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真正赚钱的地方
 作者: Andy Serwer    时间: 2003年07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五十五期>>投资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在你把裤子都输光了的时候,对冲基金却赚了几千亿美元。这会是下一个泡沫吗?

    作者:Andy Serwer

    在这片寂静的、白雪覆盖的原野上,在树丛中间和围墙后面,潜伏著一头华尔街巨兽。这里是康涅狄格州的韦斯特波特,从长岛海峡出发走I-95 公路约有一英里的路程。在森严的墙壁里面是掌管著 70 亿美元的对冲基金 Pequot Capital,以及另外十几家大型对冲基金──许多对冲基金散布在周围的城镇里──他们撼动著华尔街主流的核心。这里就是费尔菲尔德县──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中最富裕州的最富裕县,大量的财富在这里产生,金融规则在这里被改写。

    千万别以为这一切对你没有任何影响。对冲基金的繁荣不仅对华尔街的交易者以及几千名富有的投资者有非常重要的影响,而且对于每一 位美国商人、投资者以及退休者来说,也越来越具有重要的意义。你知道,市场不景气三年来,7 万多亿美元的股票市值被蒸发。但是,你猜怎么著:这些钱并没有简简单单地消失。一些人,通常是对冲基金的卖空者,从下跌中赚取了巨额利润。这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对冲基金本来就应该无论牛市和熊市都能赚钱。一些最出色的对冲基金就是这样做的,它们首先赶上了 20 世纪 90 年代令人振奋的大牛市,然后在大幅下跌、岌岌可危的熊市又进行卖空。据估计,在过去五年里,对冲基金的表现已经超过了标准普尔 500 上市公司以及一般的证券共同基金。一个牛市基金的追踪者说,自 1998 年以来,对冲基金每年比标准普尔公司的表现平均高出令人震惊的7%。

    这样的业绩让即使是最挑剔的投资者也大为动心。现在,在股市疲软、债券回报率如此低的时候,对冲基金成了华尔街最后一张王牌。尽管如此,你可能还是没有听说过这些大玩家,他们为鲜有人知的公司工作,秘密掌管著数十亿美元。在这个大半个华尔街遭受谴责(或者被抛弃)的时期,一流的对冲基金经理成了华尔街的“隐形”交易人。他们是一个不为人们所知的富裕世界里的明星人物。

    我们马上将向你介绍一些这样的人物,但首先让我声明一下。与你所期望的可能相反,这篇文章不是说掌控 6,750 亿美元的对冲基金泡沫将要破裂,尽管这可能会成为现实。你也不会听到对冲基金──即使是最富有攻击性的卖空交易──破坏了市场的运行,或者它们不公正地“联手”对付有价值的公司(这是一个经常在媒体上出现的指责)。你甚至不会听到警告,让你远离这些基本不受任何监管的公司,以免把房子都赔进去。这个行业庞大、复杂、牵涉面广、不定型,以致于无法证明任何此类的指责的合理性……至少是基于到目前为止的事实无法证明指责的合理性。

    所以,你读到的是对这个奇异、隐秘的王国的一瞥──这个王国中的人们从同样的大学里毕业,曾经在相同的华尔街公司(当然,是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里工作,在同样秘密的圈子里聚集,在同样的慈善晚宴上喝酒交谈。真正的对冲基金精英都非常不愿意抛头露面,他们很少接受谈话内容将被发表的采访,更不要说摆姿势拍照了。当我们打电话给唯一有此类照片的摄影师肯•格里芬时,34 岁、掌管 80 亿美元的芝加哥 Citadel Investment 集团基金的经理立刻与摄影师商量买走底片。同样,我们也无法得到 SAC Capital 基金的史蒂文•科恩的近照。他是华尔街最大的、也是最受争议的交易人之一。尽管如此,我们所发现的关于这些玩家的事实可能还是会令你惊讶。有一点你可以肯定:他们一点都不想让你知道。

    与其它行业不同的是,华尔街是一个将潮流发挥到极致的地方:60 年代 50 支成长股的牛市;80 年代杠杆收购──垃圾债券的疯狂;以及技术股“非理性繁荣”的灾难性结局。沃伦•巴菲特说:“对冲基金已经变成了最新的圣杯。”

    近年来涌入对冲基金的数以千亿计美元大多来自有钱阶层。数十年来──甚至在 20 世纪 20 年代传奇投资者本•格雷厄姆推出合伙制之前──对冲基金一直在向所谓的“资格投资者”推销。Tremont Advisers 公司说,现在这通常指至少拥有 100 万美元的可投资资产或者年净收入超过 20 万美元的人。它的前提是,这样的人在经济上有足够的经验,因而能够照管好自己。

    然而,最近以来,一些投资对冲基金的资金也开始向不太有资格的投资者──牙医、学校校长等──进行推销,门槛降低到只需购买价值 2.5 万美元的股份。同时,一大批股东──美国的退休族,可能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加入到对冲基金中。例如,加利福尼亚州掌管 1,330 亿美元的 Calpers 基金向对冲基金中投入了 5.5 亿美元,其中包括在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 Andor Capital 基金投入 5,000 万美元 。有 210 亿美元的宾州员工退休管理机构 PennSERS 最近下的赌注更大,在对冲基金中投资了大约 25 亿美元,这相于其资金总量的 12%(一位发言人称,这笔投资是基金中的基金)。

    这种作法的动机不难猜测:它们谋求利用对冲基金的所谓魔力来提高退休基金微薄的利润率。然而,这些魔法的基本要素却一点也不新奇──对冲。用一笔投资来预防和抵消另一笔投资的亏损。第一家对冲基金就是这么做的,现在依然如此(许多对冲基金还在使用融资或者借贷的方法增加回报)。

    然而,现在许多基金已经不再进行对冲交易。事实上,“对冲基金”一词适用于数以万计的各类投资基金。就像我的同事卡罗尔•卢米斯 1970 年在《财富》一篇反响巨大的文章中所称,对冲基金可以指任何有限合伙关系,这种关系的建立是为了“给予一般合伴人(基金管理者)可以分享依靠有限合伙人的资金赚取的利润”。

    如何分享?为了换取丰厚的回报,许多基金使用“1 和 20”的分配方法。这意味著,经理的收入为基金总额的 1% 加上利润的 20%。因此,按《机构投资者》杂志的说法,前面提到的芝加哥交易明星格里芬在 2001 年可能赚了 2.15 亿美元──尽管,公平地讲,要考虑到他的基金在市场下 跌的情况下令人瞠目地增长了 20%。

    巴菲特在管理哈撒韦之前的很多年前,也曾打理过一家对冲基金。巴菲特敏感地指出,“对冲基金只不是一个称谓。”同时他还说,对冲基金本身并没有引人入胜或者神秘之处,“一家基金的好坏取决于管理这家基金的人。”当然,巴菲特是对的。但是,对冲基金囤积的现金则突然间令华尔街恼怒。华尔街和董事会传统精英指责对冲基金吸干了资金,用超高的佣金吸引客户,同时以上亿美元薪酬许诺挖走了最好的交易人、分析师及基金经理。最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有几位 已经是亿万富翁──比华尔街最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还要富有。关于对冲基金的任何吸引人以及有争议的事情都能归纳为三个简单的字母:SAC ──史蒂文•科恩管理的 40 亿美元基金。这家基金 10 年来赚了很多钱,据说大约一半的资金是科恩的私人财产。科恩看上去讨人喜欢、微秃、身高大约 5.7 英尺(170 厘米),他的同事称他为史蒂维(Stevie)──与《欢乐单身派对》(Seinfeld)中的乔治•科斯坦萨的性格有些相像。据说,他善于自我批评,同时他也是一位好父亲。但在经纪公司 Gruntal & Co. 开始其职业生涯的科恩,也是世界上最富有攻 击性的交易商。他非常注重自我安全保护,善于保守行动秘密,并数次拒绝我们的采访请求。而想让别人公开谈论他也几乎不可能。最近一天下午,我给 SAC 的前雇员斯科特•莱德曼打电话,他听上去很不安。他说,“我很愿意帮助你,但是我不能,我签了保守秘密的协议,所以不能回答你的问题。”

    与许多一流的交易人一样,科恩在康涅狄格州西南部进行交易。但由于他的交易策略受到争议,他被视为局外人。他自称自己是所谓“信息套利交易”的信徒。但充其量我们只能说,这意味著他在某种程度上依据每天在华尔街流传的成千上万条信息进行交易。许多业内人士说,麻烦在于,为了得到这些信息,SAC 的雇员为获取竞争优势而煞费苦心。为什么会这样呢?据说史蒂文的公司每天创造的交易量高达纽约证券交易所日平均交易量的 1%,因此为投资银行创造了大量的佣金。据知情人士透露,出于这一原因,SAC 的交易员期望从投资银行获得最佳的信息,包括在华尔街人们所熟知的“第一个电话”。例如,如果一名销售人员有许多的股票要出售,他就会被极力怂恿把这些股票先提供给 SAC。这并不违法,但会导致滥用。(史蒂文拒绝对此评论)“史蒂文希望得到`第一个电话'吗?”一位接近他的助理说,“绝对是的。而如果他没有得到的话,他会大声叫嚷。我不知道有什么违法的事情。这一行业没有太多的规矩。”

    实际上这并不正确。这一行有其规矩。事实上,证监会正在调查 SAC 的一位雇员迈克尔•齐默曼是否从他妻子(雷曼兄弟公司的分析师霍莉•贝克)那里接受了 Amazon.com 可能会被调低等级的内部信息。

    科恩不择手段的作风不仅惹恼了大型机构交易商(他们斗不过他),也触怒了同行。一家成功的大型对冲基金经理说:“如果我看到酥简历上有在 SAC 工作的经历,我连面试的机会也不会给他。”科恩的支持者则说,这种说法是出于嫉妒。去年 SAC 上涨了大约 11%,而市场却下跌了 22%。与大多数基金经理不同,科恩让有限合伙人承担了相当于资产 2% 至 3% 的花销,而自己留下了 25% 到 50% 的利润(SAC 已不对新投资人开放)。

    菲尔•达夫说,全球有 6,000 位左右投资合伙人的基金大约有近 20 家,他们的雇员人数超过 50 名。达夫曾是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的老虎基金(Tiger)的第二号人物,并一度担任摩根士丹利的首席财务官。他说,“那些超过 10 亿美元的基金,是第一个层次的基金。”达夫与人联手创建了被称作 FrontPoint 的对冲基金。 是的,它们是第一层次的基金。这是对冲基金等级中的最高等级。在这一层次,大约 20 名经理聚集了数亿甚至是数十亿美元。甚至连顶级的首席执行官通常也不了解这些惧怕在公众面前露脸的人,如:Moore Capital 的路易斯•培根,Tudor 集团的保罗•图德•琼斯,Duquesne Capital 的斯坦利•朱肯米勒,以及新近涌现出来的分别管理 50 亿和 10 亿美元资金的格里芬和史蒂夫•曼德尔。在行内,他们被看成传奇人物。

    这些传奇人物中,有许多人曾经在罗伯逊的老虎基金工作过,或者与这家基金有关联。在 2000 年 3 月关闭前,这家价值投资基金曾经战绩 显赫,最后它成了疯狂的技术股市场的牺牲品。那些显贵人物用于慈善捐助的是保罗•琼斯创建的基金会 Robin Hood Foundation。该基金会接受富人的捐赠,分发给纽约穷人。

    即使是名誉非常清白的对冲基金,行动也颇为神秘。它们不接受采访,不允许拍照,对有限合伙人之外的任何人都守口如瓶。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保护交易安全,还有一些理由听起来很荒谬。“我的客户给这家他投了许多钱的对冲基金打电话询问交易的情况,”一位基金中的基金经理说,“他们却告诉他说,`这不关你的事。'而这是他的钱!”尽管这件事听上去无法自圆其说,但最近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发生 了对冲基金经理埃迪•兰珀遭绑架案,这一事实说明这个圈子的人们要求保护隐私有其道理。40 岁的埃迪•兰珀是最成功的基金经理之一。根据一些估计数字,他的身价为 8 亿美元。他最近被绑架者拷上手铐,用带子捆在一家廉价旅馆的浴缸中。将近 30 个小时后,他才得到解救(绑架者已被逮捕)。

    对大多数基金经理来说,创建一项业务是一项庞杂而又不大讨好的工作,涉及盛大的作秀表演以及永无休止的握手行动。但对于极少数成果赫赫的人来说,这不过是小事一桩。芝加哥 Citadel 基金少年得志的肯•格里芬就是其中之一。格里芬在伯克莱屯长大,1987 年在他哈佛大学的宿舍里开始交易。他被 Glenwood Capital(芝加哥“基金中的基金”的管理机构)的弗兰克•迈耶发现,迈耶为他提供了第一笔资金。格里芬从交易可转换债券入手,并由此发展起来,进入套汇和其它投资领域。

    Citadel 也是一个“隐形”交易商,尽管它是少数几家有自己网站的对冲基金之一。在前不久,这家基金的名字出现在一个热门话题中,这的确使格里芬很不舒服。当时是 2002 年 3 月,就在惠普公司股东投票表决是否同意公司收购康柏的几天之前。你可能还记得,惠普首席执行官卡莉•费奥瑞 纳极力推动这一交易,而惠普董事会成员沃尔特•惠利特持强烈反对态度。在投票两天前,有人将卡莉给惠普首席财务官鲍勃•韦曼的语音邮件交给《圣何塞信使报》。这家报纸发表了卡莉欲争取对合并支持的消息。在语音邮件中,她说,“我们正在从我们的一些对冲交易者那里得到信息,你可能还记得那些在 Citadel 对我们非常有用的人。”这意味著,Citadel 的对冲交易人将股东们的投票决定告诉了卡莉。Citadel 后来宣称持有惠普的股份,但否认有不当的行为。当然,在黑帮中有朋友显然也不是一件坏事。

    格里芬曾经说,他有适用于所有市场的策略。到目前为止,他讲的似乎没错。他的基金去年上涨了 11%。迈耶说,“有些人很擅长做某种事情。他对这一行的所有领域都很精通。”另一位助理说:“他对于自己能对事情进行全面研究的能力感到骄傲。不管是做自己的生意,或是购买价值上百万美元的画,他的确都研究得很深。”除了在芝加哥,Citadel 目前在旧金山、东京、伦敦,还有你猜得到的地方如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都设有办事处。事实上,格里芬与那里关系密切,与同行保罗•琼斯过往甚密,也为 Robin Hood 基金会捐了不少钱。格里芬曾先后与几位真正的靓女约会,目前已与安•迪亚斯订婚。后者最近与罗伯逊共享办公区。对于格里芬来说(当然这也适用于所有对冲基金巨头),最令人头疼的是可持续性。最简单的原因是,大型对冲基金很容易崩溃:可能是以 1998 年长期资本基金(Long-Term Capital)核爆炸式崩溃的形式──迫使美联储为防止市场崩溃不得不出面干预──也可能是以罗伯逊有名的老虎基金在 2000 年停止交易时那种平抵方式。管理这些大基金就像担任前苏联的最高领导人。你能在高位呆一阵子,但通常结局都很糟糕。

    路易斯•培根操心的就只有这一件事吗?今年 46 岁的培根英俊潇洒, 事业如日中天,处于人生的辉煌时期。他管理的 Moore Capital 基金有 80 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培根非常富有,在美国和英国都拥有可观的房地产。但是,他有一个问题。尽管 Moore Capital 在14 年的交易中获利可观,但去年培根告诉有限合伙人,他的基金──以及他们的资金──下跌了 4%。一个知情人士说,“路易斯不想成为下一个朱利安•罗伯逊”。那对于培根来说将会非常痛苦。而他恰巧是罗伯逊的过继侄儿。

    大基金为什么会垮掉?自然消亡是原因之一;每天管理著数十亿美元的基金是一件耗费精力的事情。另外一个原因是缺乏灵活性:在牛市时奏 效的策略在熊市时并不灵验。对冲基金投资者的变化不定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与共同基金中的 Joe 与 Jane Mainstreet 不同,支付了大笔费用的对冲基金投资人随时会从亏损的对冲基金中退出。应付这些赎回可能需要出售这家基金的部分持仓,而如果是亏本出售,便会导致基金下跌,问题便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另一个问题是对冲基金下跌时经理人的薪酬。如果一支基金在第一年下跌了 10%──例如,从 10 亿下降到 9 亿美元──基金经理的报酬不会减少 20%。第二年,基金必须上涨 11% 才能持平,而基金经理的收益则不 会下降。如果一家基金连续两年下跌,许多经理便会选择关张,重新开始建立一个基金,而不是把原来的基金从泥潭中救出来。

    规模本身对大基金也不利。每个人都清楚像富达•麦哲伦(Fidelity Magellan)这样的大型共同基金的经理所面临的困难,即寻找了不起的创意来运作数百亿美元的资金。而对大的对冲基金来说,这方面的问题会很严重。因为他们做沽空交易,必须找到可以借贷的股票。一位有名的对冲基金经理说,近来沽空“非常、非常困难。这么多的对冲基金都在做沽空交易,股票的供应非常紧缺。”

    最严重的问题是管理。大多数对冲基金经理痴迷于投资,对管理则不大感兴趣。在这一点上,基金经理与创业者相似。为几家基金管理交易业务的戴维“老虎”威廉斯说,“一家对冲基金起初能够发展得很快,但要想取得成功,基金经理需要授权,可能还需要做一些外包。”同时,正在增长的对冲基金需要制度、首席财务官、后勤人员,需要让人们遵守规矩,以及需要进行风险管理。有些经理注意到了这种需求,而有些则没有。Glenwood 的迈耶说,“是的,当我寻找一家对冲基金进行投资时,我会考察以往的业绩,不过我也会考察基础设施。业绩只能说明过去。而制度的到位则有助于前进。” 对于这一点,Tudor 集团的保罗•图德•琼斯比谁都更清楚。他今年 48 岁,在格林威治管理著 70 亿美元的资金。他拒绝接受《财富》的采访。据说,管理对冲基金长达 20 年的琼斯一直追求能够持久的商业模式。这位孟菲斯出生的前棉花交易商不再亲自控制所有的交易,而是将一些基金管理业务委托给 Tudor 内部相对独立的高层合伙人。他在办公室操作大量的投资。尽管他是真正传统的宏观面的投资者(在全球范围买卖各种金融工具),他还是喜欢将他的基金看作为一家可持续发展的公司。谁知道呢?他也许能做到。

    对冲基金能够持续增长吗?你们应该把钱都投到对冲基金中吗?对冲基金能够拯救世界吗?对于所有这些问题的回答是:几乎肯定不会。事实上,30 年前你可能就会问同样的问题,得到同样的回答。回顾 1970 年《财富》的一篇文章,你就会发现,尽管最近以来市场出现狂热,但对冲基金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在文章中,卡罗尔•卢米斯认为,包括 Fairfield Partners 在内的一些对冲基金日子都不好过。Fairfield 的管理者之一是巴顿•比格斯。他于 1973 年离开了对冲基金,应邀加盟摩根士丹利,他因此获利颇丰。

    比格斯在后来的几十年里建立了摩根士丹利的资产管理业务,成为华尔街著名的投资战略家。在这一过程中,他每周关于市场的尖锐研究评论也使他闻名遐迩(他的侄女后来嫁给了朱肯米勒)。比格斯以对市场观察敏锐而著称,他能够迅速地使客户从头脑发热中解脱出来。一年前,比格斯对于在华尔街盛行的“对冲基金泡沫”现象提出警告。而此一时,彼一时。今年一月份,70 岁的比格斯宣称,在为摩根士丹利工作 30 年之后,他将离职。已经非常富裕的比格斯会放弃全职工作到 Lyford Cay 俱乐部安享晚年吗?实际上,不会,他离开是为了创建一个对冲基金。这家基金名叫 Traxis,你将来也许会接到这家基金的电话的。

    译者:孙钰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