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后来者”王翔

“后来者”王翔

张光维 2021年08月18日
让雷军几次抛出橄榄枝的他,究竟是何人?

2021年7月16日晚,中铁青岛世界博览城国际会议中心三楼宴会厅门口外,人头攒动。一群中外嘉宾在焦急等待。

21:45,宴会厅门终于打开。在一个人潮汹涌、所有人都戴口罩的人堆里,要找到一张熟脸并不容易。这时,一个身材微胖、个子不高、两鬓有些许白发的中年男子在东张西望,似乎在找寻着谁。正路过宴会厅门口的我,竟一眼认出他来,他是我最近两周最想见的人。

他叫王翔,小米集团总裁。这晚,他出席了第二届跨国公司领导人青岛峰会的开幕式。在听完自我介绍之后,他露出口罩也挡不住的笑脸:“你们的问题准备得好,没想到你们能把《财富》8年前的采访找出来,怎么回答我得好好想想……”

由于人太多,此刻人群的挪动有些慢。我正好和王翔聊几句。提到小米的专利问题,王翔反应很快,“这个话题之后再找时间详聊,因为想说的东西太多,怕时间不够”。“你和雷军差不多大?”我惭愧之前没确认王翔的年龄。“我比雷总大多了”。我拿出手机告诉王翔,微博上他的生日显示是:1978年2月3日。王翔说这一定是同名同姓是别人。但当他看到上面显示:他今年只有43岁时,他赶紧说,我得让助理改一改。

王翔“被”年轻了。他生于1961年,今年60岁。2015年6月,在雷军力邀之下,王翔加盟小米,担任集团高级副总裁。相比雷军、黎万强、林斌等,王翔是新进者,是后来者。

一次拒绝

雷军第一次向王翔抛出橄榄枝是2014年。

那一年第二季度,小米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第一名,成为全球第三大手机厂商。它的估值高达450亿美元,成为当年全球估值最高的企业。我们不难猜出,雷军邀请王翔加盟的条件肯定不菲,并且小米有着如日中天的发展势头,但王翔不为所动。事实上,因为涉及垄断调查,时任高通大中华区总裁的他,正在配合国家发改委洽谈和解协议。作为职业经理人,如果在这个特殊时期跳槽,他很可能会在高通乃至整个行业里留下骂名。王翔告诉雷军,再等等。

2015年5月,持续了一年多的高通反垄断调查案终于结束:高通被国家发改委认定实施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处罚款60.88亿元。而这场高通反垄断调查,始于两家美国公司的举报,举报内容是“高通涉嫌通过不公平高价、歧视性定价、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等做法,滥用其在无线专利标准、手机芯片市场的支配地位。”处罚结果出来后,高通认缴了全部罚款。除了修改在中国的商业惯例,降低在中国的专利使用费率之外,高通还明确表示,将继续加大在中国的投资。

2015年6月,王翔离开了供职13年的高通,站好了最后一班岗。加盟小米那天,雷军发微博评价“王翔是位经验丰富的管理者,对于通讯行业有着很深了解,对支持中国移动终端产业走向世界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但王翔,究竟有怎样的履历和背景?

王翔何许人也?

2013年,《财富》采访王翔,他自述“有一次聚会,一位朋友跟我说,全球的500强企业当中,你恐怕是唯一一个没有留过洋、持中国护照、接受中国教育的CEO。我当时还有点诧异,后来问了问,可能还真是。”

王翔参加高考是1979年,那是刚恢复高考后的第三年,全国有468.5万人参加高考,录取了28.4万,录取率为6.1%。那个年代,无数莘莘学子都想圆大学梦,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王翔的家人、亲友也对他寄予了厚望。最终,对半导体科研有浓厚兴趣的王翔如愿考入北工大半导体无线电器的物理专业。

王翔后来的领导,高通创始人艾文•雅各布,在大学的专业选择上却经历了“弃暗投明”。当年受高中指导老师影响,他没有选择科学,认为科学没有未来,于是报考酒店专业,因此被康奈尔大学酒店专业录取,然而,雅各布的寝室室友却嘲笑其专业太过简单,雅各布受不了这份气,最后他改报电子工程学专业。如果他真的学酒店管理,那历史也就没有后来高通雅各布的篇章了。

1984年,王翔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北京前门器件厂工作。这一年,对雷军等企业家产生重大影响的一本书,著名的《硅谷之火》在美国出版。1984年的雷军只有15岁,还在湖北仙桃中学读书。1985年,王翔已工作了一年。同年7月,大洋彼岸的艾文•雅各布,离开拥有1400多名员工的咨询公司Linkabit Corp,与修维特等其他6位联合创始人,创建了高通公司。王翔一定难以想象,17年之后他会加入高通。

小米集团总裁王翔。图片来源:小米

在王翔现在小米的同事中,还有一位他的北工大校友,也是小米联合创始人,他叫王川。在北工大学计算机,属于参加过不少顶级竞赛的工程师类型学霸。范海涛在《一往无前》里写到:“2006年,王川与雷军相识于北京南山滑雪场,他是当时雷军的朋友中最懂硬件的一个”。北工大,还出了一位日后在通信领域大展宏图的知名校友,吴鹰。他1978年考入北工大无线电通信专业。后来他因“小灵通之父”一举成名,也因小灵通栽了跟头。

2020年,作为北工大校友,王翔与王川代表小米慈善公益基金兼老校友身份回到母校,并向北工大捐赠500万元。

从北工大毕业后的最初几年,王翔都沉浸在科研的氛围中,对知识如饥似渴,学习不知疲倦。1992年,王翔加入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外企公司摩托罗拉,再之后是朗讯。直到2007年,王翔加入高通。这一年,他45岁。同一年,雷军带领金山在香港上市,他在《波士堂》里说“从珠海到香港,只要坐船一个小时,但就这一个小时我们走了19年”。雷军一定没想到,11年之后,他会带领王翔和几万小米人再度香港IPO,这一次,只等了9年。

王翔与雷军的渊源

雷军等王翔,其实只等了1年多。要理解雷军对王翔的期待,必须理解高通。

高通与小米的关系,不止手机厂商与芯片客户关系那么简单。在小米成立一年后的2011年,高通就投资了小米。这时的小米刚起步,激情万丈。2011年,王翔经高通同事介绍,第一次在北京卷石天地大厦与雷军见面。王翔在接受《财富》会客厅采访时提到,那时,雷军饱满激情地讲述小米“铁人三项”:硬件+软件+互联网的未来场景,一聊就是3个小时,王翔听后耳目一新,完全被吸引住。此后,为了引起高通对小米这个“潜力股”的重视,也为了调动更多的工程师资源配合小米做产品,他隔三岔五地领着当时的高通CEO保罗•雅各布和现任CEO史蒂文.麦克考夫与雷军交流,他充当翻译。高通的高层,通过与雷军的近距离接触,才直接感受到一个中国知名创业家的梦想、激情与执行力,尽管一开始他们可能怀疑雷军有点儿“疯”。

随后几年,身为高通大中华区总裁的王翔一度成为小米“代言人”,尽管他也为其他客户品牌站台。他多次被雷军拉去小米手机发布会撑场。2011年,当小米获得硬件开放团队以后,苦苦寻求的就是高通平台。在王翔的支持下,高通成为小米坚定的盟友。

2021年7月29日,高通发布截至6月27日的2021财年第三财季财报,其营收为80.60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48.93亿美元,增长65%;净利润为20.2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8.45亿美元相比增长140%。这个成绩主要得益于,华为麒麟芯片的退出以及小米等安卓机型销量上升。2021年看上去还不错。但事实上,这几年的高通遭遇了很大的挑战。

高通如何重塑?

2021年8月2日,高通无缘《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昔日的芯片巨无霸已是连续第四次名落孙山。

2018年,高通仅在美国500强榜单里排名第133位。2019年,高通财收243亿美元,但2020年500强的门槛是253.856亿美元,高通仍然差了数十亿美元。

2015年之前的王翔,时常会被媒体问及“垄断”话题。在他看来,因为创新驱动,高通在技术层面的确有领先优势。戴夫•莫克在《高通方程式》一书中写道,“高通公司的核心竞争优势一直而且将永远依赖于卓越的技术。”

王翔认为,面对竞争,高通一直是以技术的挑战者、后来者的身份进入市场。因为CDMA的发展晚于GSM,它是一个后来的技术,高通是后起的公司。后来的技术在市场上很弱势,只有靠技术创新来实现超越。高通的确因垄断付出不小的代价,但从另一个角度讲,高通能短短20多年就成为世界芯片巨头,它的基石就是它独特的商业模式。当年无数同行业公司不公开模拟技术,形成“独断”趋势,但高通以开放者姿态,它靠技术实力研发出芯片之后,以专利授权方式,与手机厂商合作。在王翔看来,“一项技术、一项专利,只有拿出来和大家共享,让大家使用,共同来完善它、提升它,才能实现真正的进步”。小米作为手机市场上的后来者,如果没有芯片厂商合作,它根本不能存活发展,但高通的模式给了小米生命的血液。只有分享者,才能成为收获者。

高通,从圣地亚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企业,靠技术、挑战者姿态赢得市场。但今天,作为曾经的挑战者,它显然要面临更大的挑战。过去,高通是一个美国式传奇,今天,它是否还能完成中国式奋进。近一年,高通因为骁龙888的发热问题,陷入舆论争议。而在失去苹果、华为等重要客户后的高通,如何重塑?也有不少人认为等5G时代来临之后,高通凭借技术储备可以再次崛起。

“后来者”王翔与小米国际化

2021年8月10日晚,雷军在年度演讲上立下誓言:三年时间,拿下全球第一。

勇气来自于信心。2021年7月16日,就在我们采访王翔的当天早上,他发了一条微博:小米手机市占率晋升全球第二,漫漫征途又进一步,加油!

2014年乌镇大会上,豪情万丈的雷军当场立下 Flag:“五到十年,小米要做到全球第一。”苹果公司高级副总裁布鲁斯•塞维尔紧接着说,“It's easy to say, it's much more difficult to do。“观众哄堂大笑……7年后,小米手机销量第一次超过苹果,晋升全球第二。

小米也属于手机市场的后来者。2010年,小米创业这一年,全球手机市场份额——第一名:诺基亚,市场份额34%;第二名:苹果,市场份额15.6%;第三名:黑莓,市场份额15.1%;这是苹果首进前三。十年后的2020年,三星以20.6%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苹果第二,华为第三;小米和vivo分列第四和第五。而2021年,小米终于以17%的市场份额,位居世界第二。王翔认为,“成为全球第二名,是历史赋予的机会,如果一切都做对,你不想拿第二都没有可能。”

2015年加入小米之前,王翔没开通微博。入职小米后,他明白了2C企业与用户互动的重要性。他几乎不发个人生活,2019年他发了一条,“陪爸爸在公园里散步。”然后是几张荷花的图片。陪父亲是次重点,重点是他想告诉大家照片是小米手机拍的:大家喜欢哪张?雷军随后在评论区回应:真好看。今年8月12日,他难得再发了一条微博“秀肌肉”。

王翔在印尼雅加达去看店路上。图片来源:小米

仅从王翔的微博“国际化“程度就能看得出他都干了什么。他的微博内容最多的就是小米手机在全世界各地开店的信息、图片,印度、越南、印尼、阿联酋、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等。王翔计算了自己的飞行里程,从2018年到2019年,他飞了4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0圈。我们问王翔,雷军和你这几年最大的进步是什么?他脱口而出是小米的国际化。仅用9年时间,小米生态产品已实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外布局,加上工厂本地化及市占率,这个国际化速度和质量是中国企业前所未有。

截至2020年,小米的营收超过一半来源于海外市场。且除发展中国家之外,也全面进入欧洲发达国家的市场。2015年王翔接手国际部时,销售团队前方加后方不到10个人,今天已是3000个人。王翔认为,小米国际化的成功,正得益于年轻化,尤其是年轻化的用户和团队。他自认为是有正向思维的人,他愿意看到每个人的优点,比较容易与团队建立强的信任。即便是有很多缺点的人,王翔也想努力找到他身上的优点,“这是我的一个习惯。”

王翔去国外出差,下飞机后,第一件事不去酒店,不见供应商,直接去线下看店。尽管舟车劳顿,但他乐此不疲。除了解一线市场情况,时不时他也当一名店里的“实习生”,向用户推销一下充电宝,偶尔还能卖一两台小米电视。

8年后再问一次,你焦虑吗?

“今天,你还焦虑吗?”这是我们希望王翔时隔8年后,可以再回答的问题。

8年前,《财富》采访王翔时,中国还处于3G的时代。当年,王翔评价下游的中国伙伴,说“一家公司只有差异化才能活得很久,简单的价格竞争没有出路”,隐隐约约这话是王翔说给小米的。我们追问王翔,今天你作为小米总裁,给当年的小米和今天的小米分别打几分?

王翔认为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财富》的“翻旧账”出乎他意外。但他庆幸当年自己的坦白,没讲错话。“今天看来,这句话还是正确,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不是纯价格竞争”。他认为今天的小米能排世界第二,远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证明了小米不是一家靠价格竞争的企业,它有非常强的实力。他愿意给小米打9分甚至更高分。

面对焦虑之问,王翔坦诚产生焦虑的因素更多,因为变化太快。我眼看着王翔6年前的照片和今天对比,白头发增加了不少。但他却自我感觉更好。因为他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要凝聚团队,把一个人的事变成几个人的事,几个人的事变成一个组织的事,然后大家共同成长。

焦虑或许和开会有关。管理大师德鲁克在《卓有成效的管理者》里说,“会议的运营管理能体现一家公司的管理水平。不夸张地讲,企业中80%的开会时间是浪费掉的。”会议过多,一定是管理出了问题。王翔每天一到办公室就被淹没在各种的会议之中。他的习惯是专注地开会,解决重要的问题,开会要设立些优先级,只开非常有必要的会。王翔参与的大多数会,都是以他为主的会,他要充分利用好大家的时间。一个年收入2459亿元的企业,每一个总经理参与开会的时间“都很贵”。如果开会什么决策都没有,也浪费很多钱。王翔开会有个原则,很少在开会的同时回微信邮件,除非遇到紧急事件。正因为这样,王翔时常被同事“投诉”:回复太慢。王翔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一心两用。而且他并不喜欢开那么多会,他想多看店。

年轻的小米,管理者并不年轻

小米是最年轻的世界500强企业,但其合伙人团队并不年轻。

60岁的王翔属于合伙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雷军、林斌、王翔、王川、刘德、洪峰、张峰、卢伟冰,8位合伙人的平均年龄已近50岁,这不是年轻的团队。然而,50岁又是一个当打的年龄,对第一次创业的人来讲,50岁太老;但二次创业,50岁必将站在更高的起点。2021年,有不少大佬迈入五旬。今年50岁的马斯克坚定地探索太空变现、50岁的马化腾依然在维稳腾讯帝国、50岁的张勇继续为海底捞市值正名;50岁的丁磊想要用网易云音乐再敲一次钟;50岁,已过人生半场,却是创业的壮年。今年已60岁的王翔,一定更希望见证小米登顶世界第一。

从大到伟大,小米还要走多远的路?

王翔很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但写下这个标题后,我们仍觉得底气不足。将问题写进了提纲,不意味就能从王翔口里得到最好的答案。

对一个成立11年的公司来说,这个话题的探讨可能太早。称得上大公司,就进入了伟大公司的讨论序列?大与伟大,只是一个字的距离,但小米的大与伟大可能隔着N个长征。

雷军认可“小米”这个名字,多少是因为他崇尚中国共产党小米加步枪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从1921至2021年,100年征程,炼成一个伟大的党。但今天的小米只有11年的历史。别忘了守业比创业更难,在500个以上的世界巨头阵营里,有多少真正的百年、两百年企业,他们经历的风浪和转折点,小米还未曾体会。雷军的合伙人制度是对的,需要找到下一代有创业精神的人。像4*100米一样交接下去,但远不止田径比赛的转瞬即逝,创业是一场马拉松,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王翔的答案是什么?他坦诚要“拒绝贪婪”。小米造车不一定是贪婪,也许是它战略纵深的结果,甚至是不得而为之。除了抵制贪婪,王翔认为更要提升效率,再加超强的执行力。用最新技术、最新材料,同样的供应链,还要比别人更便宜,只能通过超强的执行力和运营效率,才能把因此带来的价值返还消费者。

小米是最年轻的《财富》世界500强,成立11年销售额已达2459亿,超过成立25年的泰康保险,超过成立134年的可口可乐,更超过331年的英国巴克莱银行。但仅仅11年,还无法穿越所有的周期。要实现王翔的回答,挑战极大、道阻且长。

今天的市场竞争极其残酷,尤其是手机市场,前有狼后有虎,还有垂死挣扎的熊。

2021年8月5日,以当年29亿美元被联想收购了6年之久的摩托罗拉,赶在8月10日小米新品发布会前,继续发布新品edge s pro:2399元起的价格,骁龙870+UFS3.1+LPDDR5性能铁三角的配置,1亿像素主摄……也许有人会不知道市场上居然还有摩托罗拉在卖。他们在大屏幕上打出Slogan——做中国用户喜欢的摩托罗拉,也拉回了一拨人的怀旧情绪。其实,远不能说摩托罗拉对小米产生了威胁。这个曾经倒下的巨人今天在市场上溅起的浪花,可能比全红婵那一跳封神的浪花还要小,但摩托罗拉们的韧性,足以证明前巨头想要冲击甚至重返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决心,也证明小米一直在遭受“围剿”和追赶。

王翔说,小米已年收2459亿,任何一个决策的闪失都可能造成巨大损失。所以,必须诚惶诚恐,保持冷静和谦虚。王翔在言语中,多次与“雷军看齐“,也常用“雷总说过”这样的开头语。这是职业经理人与老板之间的默契,更是小米合伙人之间的共识。另一方面,行稳致远,雷军负责“远方”,王翔等人负责“行稳”。今天的雷军,除了制定战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小米第一代言人,可以在抖音里讲段子,有时间和先锋导演孟京辉对谈,他是小米与用户之间的强大路由器。

当苏炳添的9秒83,遇到小米的行稳致远

《荀子•议兵》:后之发,先之至;此用兵之要术也。

后发制人,是从旁观者的视野进入,起点更高,看得更清,抓住时机再出手。小米造手机,是后来者,今天已登上全球第二。小米造车,也是后来者,雷军已放豪言:将押上自己人生所有信誉。王翔是小米的后来者,今天已成“先遣部指挥”。后来者,可以错失先机,也可以当先进。仗有不止100种打法,打赢是唯一目标。

8月10日,创造9秒83新亚洲纪录的苏炳添成为小米代言人。一个强调行稳致远的企业,请了亚洲短跑速度最快的男人做代言,当然是好事。苏炳添是奥运精神更高、更快、更强的象征。小米用9年时间成为世界500强,也是速度和力量的榜样。

但别忘了有一句话王翔向我们重复了三次:漫漫征途。100米冲刺是短跑,而创业是马拉松。要以9秒83的拼劲,在42.195公里的征程上完成合理配速,最终到达终点,何其之难。而对一个奔向百年老店的企业而言,马拉松没有终点,是一个又一个的“撞墙期”,需要一代又一代的跑者、创业者薪火相传。

创业维艰、九死一生,却仍有无数人愿意加入创业大军;跑步训练如此艰苦,却永远有人咬牙奋起一搏;面对冷嘲热讽甚至谩骂,但依然要前行……

因为使命与梦想。王翔、雷军、苏炳添,也许是一类人。

追梦的人总会跑着相遇。(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