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这家美国500强的掌门人为何热衷于写“论文”?

这家美国500强的掌门人为何热衷于写“论文”?

Aaron Pressman 2021年06月17日
在手机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威瑞森一直是美国最好的语音和数据网络供应商。其地位似乎固若金汤。

在手机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威瑞森(Verizon)一直是美国最好的语音和数据网络供应商。其地位似乎固若金汤。但对5G霸主地位的争夺可能会改变一切。正因如此,作为第一位来自贝尔系统(Bell System)之外的威瑞森的首席执行官,卫翰思(Hans Vestberg)并没有沉湎于公司过去的荣耀而不思进取。日前,这位瑞典人在位于曼哈顿的威瑞森总部接受了《财富》杂志的专访,畅谈了他对无线行业未来的看法。

作为威瑞森公司(名列2021年《财富》美国500强第20位)的首席执行官,卫翰思放弃了他梦寐以求的体育事业,决意帮助这家无线运营商铺设美国最大的5G网络。图片:MACKENZIE STROH

为篇幅和简明起见,以下问答做了摘编。

再次出任首席执行官

《财富》:当你在2016年离开爱立信公司(Ericsson)的时候,你是否打算再做一份角落办公室的工作?而且这么快?

卫翰思:我一直梦想着在体育领域里做出一番事业,所以我很高兴出任瑞典奥委会(Swedish Olympic Committee)的主席,并为此付出了全部身心。但这种专注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我接到了威瑞森公司的电话。一开始,我们谈论的是让我出任董事的事情。但很快,他们就邀请我负责技术和IT业务。从2017年4月开始,我做起了这份工作,往返了将近一年时间。我经常返回瑞典,因为我还要履行瑞典奥委会主席的职责。在那之后,就像我过去经常说的那样,我成了最后一位站在威瑞森公司走廊的人。

那是2018年,你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洛厄尔·麦克亚当(Lowell McAdam)的接班人。当时,你撰写了一篇你称之为“威瑞森2.0”(Verizon 2.0)的论文,并由此赢得了董事会的支持。

我有撰写“老板合同”的习惯。从踏上职场的那一天开始,不管我遇到什么样的老板,我都会写一篇论文,对老板说:“这是我要做的事情。”这样做是为了让彼此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匹配的地方。我的第一份老板合同是1993年在智利写的,当时我担任爱立信公司一个会计部门的主管,手下有三个人。我在文中向经理概述了五个要点。那时候我就意识到,哇,这招很管用。

所以当我得到首席技术官的工作时,我就写了一篇白皮书,阐述我对技术发展方向的看法。后来成为首席执行官候选人时,我也是这么做的。

我把一切都分为三块:我们要保留什么,我们要加强什么,我们要改造什么。我知道,在公司内部,我是一位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瑞典人,不是来自公司的根源。所以与团队和员工打成一片非常重要。我还想制定一项服务于社会、客户、员工和股东这四个利益相关方的战略或愿景。

在你的成长过程中,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的家人都是警察。我的父亲、兄弟和祖父。唯一一个决定摆脱这个行当的人是我的母亲。她为瑞典的国税局工作。所以你可以说,我们全家都是公务员。但我是我们家唯一上过大学的人。我的出身有些不同寻常——我是由一位强硬的警察养大的。

携手内容生产商

编注:这次采访是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宣布剥离华纳媒体(WarnerMedia)之前进行的。我们专门就这个消息对卫翰思进行了跟踪采访;他的部分评论被融入下文。

你们的竞争对手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和康卡斯特(Comcast)相继斥巨资收购娱乐公司。现在传来了华纳媒体被剥离的消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似乎开始改弦易辙。与此同时,你们的娱乐业务一直围绕合作关系展开,例如给一些顶级无线客户免费提供一年的Disney+服务。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我拥有一些内容公司所没有的资产,而运营内容公司所需要的某些资产是我所不具备的。当我与迪士尼(Disney)达成第一笔交易时,它们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我说:“你们的分销渠道在哪里?不妨这样,让我们把它建立起来。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在这个市场上,我服务的消费者比其他任何人都多,我的网络能够管理你们生产的所有内容。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联手呢?”然后,我们开始为客户提供独家服务。无论我注入什么内容,我都可以得到赏金。就这样,仿佛在一夜之间,网络和分销渠道的货币化让我获得了收益。

后来,我们与探索频道(Discovery)和苹果音乐(Apple Music)进行了类似的合作。我认为这三笔交易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些人在制作内容、管理和进行正确的资本分配方面比我们强得多。而我对分销和面向网络的资本分配更在行。

我们仍然专注于我们的战略。无论竞争对手是否改变战略,我们都将一如既往地与它们正面交锋。

公平地说,威瑞森并非总是采取合作的方式。从2015年开始,贵公司寻求通过收购美国在线(AOL)和雅虎(Yahoo)等媒体资产来打造自己的互联网帝国。5月3日,你宣布将这些业务的多数股权出售给私募巨头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为什么现在要卖?

最初的计划是,美国在线和雅虎应该获得所有的无线客户数据,以更加精准地投放定向广告。但出于隐私原因,这行不通,所以这个计划根本不可能推进。我们决定冲销这些业务的大部分资产。然后我们说:“让我们把它重建为一个卓越的广告平台,并确保我们有巨大的流量。”经过两年半的不懈努力,我们终于实现了这个目标。到一年前,我们已经整合了7个不同的广告技术平台,并由此减少了大约20亿美元的成本。随后,新冠肺炎疫情袭来。这当然重创了广告业务,但就雅虎体育(Yahoo Sports)等媒体的数字用户基数而言,这场疫情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开始收到一些收购要约。我们说:“那好吧,让我们找一家能够推动这项业务更上一层楼,并愿意加大投入的公司。”

威瑞森极其重视5G业务。但这项技术是否真的为消费者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与你的期望相比,5G业务现在处于什么水平?

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我们在五个月前才刚刚拿到首款5G版本的iPhone手机。所以,我知道许多人会说:“哇,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啊!”但生态系统正在悄然建立中,从网络到芯片组,再到即将推出的手机。威瑞森有1.2亿用户,其中只有1,000万人持有5G手机。所以你要知道的是,我们才刚刚起步。但现在,我们看到5G用户人数持续走高。当人们走进商店时,他们现在会购买5G手机。这一切表明,5G生态系统正在逐渐形成。

弥合数字鸿沟

这场疫情凸显了一个事实:并非每个人都有足够的互联网连接。一些人没有连接。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太贵了。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现在提出了一个价值1,000亿美元的宽带计划。你支持吗?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充分领略到了社会的脆弱性。无论你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当然还包括非洲和亚洲,你都会意识到这一点。现在,你可以一分为二地看待这种现象。诚然,这是一个大问题,但它也是一个扩展互联网覆盖的绝佳机遇。我们要让人们获得平等的互联网接入机会,无论他们住在哪里,出生在哪里。这就是我的起点。

我们在弥合数字鸿沟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个人一直在全球各地推动这件事情,算起来已经有15个年头了。威瑞森将首先在农村地区建立网络。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网络覆盖面位居行业之首。我们也为低收入家庭提供低成本无线套餐。我们有一款只需要20美元的Fios套餐。所以说,我们在互联网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

现在,这个行业正在利用无线网络和光纤来不断扩展家庭宽带。在这方面,我们走得更远。我们将利用私人资金来实现这项目标。至于可负担性,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为低收入家庭提供长期的联邦补贴,这样他们就能够购买他们需要的宽带。

威瑞森拥有全美最庞大的员工团队之一。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你们是如何工作的?

我们有2万人无法在家工作。所以一开始我有些惴惴不安,我要告诉12万人:“待在家中,注意安全。”另一方面,我还得告诉2万人:“嘿,伙计们,你们需要外出工作。”所以我们决定每天中午和员工交谈30分钟。我们把它称为“实时跟进30分”(Up to Speed: 30 Minutes)。一天的听众有时会多达10万人。我自己每天都参与,坚持了6个月。我希望鼓舞一线员工的士气。但我也想告诉那些不在实地工作的员工:“你需要待在家里,但我们仍然是一个团队。”

我听说你作为首席执行官,一直在非常仔细地追踪你的工作时间安排。你使用的是什么系统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做?

2009年,在爱立信工作的时候,经过一番讨论,我们认为首席执行官需要做好六件事情。所以我说:“大家不妨预测一下,看看我应该花费百分之多少的时间来做每一件事情。”从那以后,我一直在衡量我工作的每个小时。其中有三件事情是外部事务,有三件事情是内部事务。外部事务往往是出席一些大场面,会见股东、会见客户,诸如此类。对于有些场合,你可以说:“我是威瑞森公司唯一能够胜任的人。”比如,与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一起登台,宣布推出首款5G版本的iPhone。这种事情是其他人无法代替的。内部事务则涉及三个领域:人才、战略和治理。

我对时间的安排如此较真,是为了确保自己真的把时间花在了最重要的事情上。因为在这样一家公司,领导者很容易深陷一个大问题而不能够自拔。但你知道的,应该有其他人正在解决这个问题。作为一把手,你真的应该关注那些其他人无法做的事情。这就是我对首席执行官工作的定义——至今仍然如此。(财富中文网)

译者:任文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