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2001年全球最大的公司

2001年全球最大的公司

Jeremy Kahn 2001年11月01日

    作者:杰里米•卡恩(Jeremy Kahn)

    上榜名单上有四分之一的公司在 2000 年赢利低于 1999 年。而其余的公司采取了哪些正确的策略呢?

    沿岸航行。这一词汇恰如其分地描述了全球最大的企业悄悄步入 2001 年时的状态。虽然在去年下半年关键市场经历了技术泡沫的破灭和经济条件恶化,《财富》全球 500 强名单上的巨擘们仍然在 1999 年,以及 2000 年头几个月的快速扩张带动下不断发展。全球 500 强企业的总收入提高了 10.8%,利润增长了 20.4%。

    与以往一样,去年最轰动的商业新闻在我们的名单里都有所反映。比方说,原油价格提升意味着石油生产商能把黑金转变成盈利。炼油企业的收入平均增长了 39%,利润平均增长了 124%,这一领域的收益增长超过其他任何一种行业。没有一个企业的成就能超越石油业巨擘埃克森(Exxon Mobil),它的排名上升了两位,结束了通用汽车(GM)连续四年蝉联总收入第一的状况。[GM 下降至第叁位,沃尔玛(Wal-Mart Stores)仍稳居第二。] 埃克森还以 177 亿美元的利润把通用电气(GE,位居第八)从赢利最多的企业的宝座上拉了下来,其利润额整整提高了 124%。假如把整个竞赛场的状况考虑在内的话,此次壮举就更令人瞩目了:去年有 22 家公司越过了 60 亿美元的盈利界限,比 1999 年多出了 8 家。

    2000 年制药公司的盈利也大幅提高,这一行业在收入和资产方面都实现了 17% 的回报率, 于其他任何一个行业。然而,丰厚的利润率掩盖了潜在的麻烦。“由于大公司上市的新药越来越少,专利即将到期,增长的环境更加艰难,这一行业一直处在巨大的压力下,”驻纽约的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药物分析师巴巴拉•赖安(Barbara Ryan)说。这大概就是合并在这一行业里势头不减的原因吧。在去年最大的并购交易当中,葛兰素•威康(上次排名第 349)以 760 亿美元的价格购并了史克美占 [(SmithKline Beecham),上次排名第356],新公司 GlaxoSmithKline 此次排名第 159。2000 年辉瑞(Pfizer,排名第 138 位)与华纳•兰伯特(Warner-Lambert)之间的并购交易涉及金额 1,160 亿美元,Pharmacia 公司(排名第 273 位)则花费了 310 亿美元将孟山都(Monsanto)收至旗下。

    合并热潮在全球经济的其他领域也是来势汹汹。实际上, 2000 年的并购交易在数额及价值上均超越了创记录的 1999年。根据加拿大调研公司 Thomson Financial 的调查结果,该年度共发生了 38,292 起交易,涉及金额近 3.5 万亿美元,其中一半多一点的交易发生在美国。

    当然,大的不一定就总是好的。戴姆勒-克莱斯勒(DaimlerChrysler,排名第五)作为跨越国界的大规模合并的产物,在 2000 年处境艰难,险些从欧洲最大公司的宝座上跌了下来。它勉强领先于呈上升之势的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 Shell,排名第六)。其他大型汽车制造商也举步维艰,通用汽车的利润下降了 26%,福特(Ford)的利润下降了 52%(排名第四),尽管全球汽车销量在 2000 年上半年创下了记录。

    大型汽车公司的麻烦并未影响到欧洲的小型汽车制造商,后者在整体上将盈利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例如,大众(Volkswagen,排名第 21)的利润增长超过了一倍。菲亚特(Fiat,排名第 47)利润增长了63%,标致(Peugeot,排名第 86)利润增长了 56%。

    总体来说,2000 年是喜忧参半的一年:140 多家公司的利润低于 1999 年,50 多家公司亏损。在亏损的企业中,有一些正是去年榜上宠儿的技术公司,这其中包括朗讯(Lucent)和 Olivetti 公司。“技术行业销售额的增长不仅已经放缓,而且在下半年还出现了下降,”莱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的首席投资战略师杰弗里•阿普尔盖特(Jeffrey Applegate)说。

    虽然电信和计算机公司在 2000 年下半年处境不佳,但去年表现最差的行业之一却是旧经济的中坚力量──航运业,其原因则进一步证实了旧经济行业和新经济行业之间的关联。经济放缓以及美国的技术繁荣的结束导致需要运输的产品减少了。运输量的下降也使邮递,包装和货运公司的利润锐减。这一行业的盈利平均下降了 24%。然而,联合包裹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排名第 135)的利润却上升了 232%,大部分是靠将业务集中在美国之外的市场上。例如, 公司在欧洲的载货量增长了 30%,帮助其超过了预期目标。

    日本的运气就没这麽好了。虽然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了 1.7%,是 1999 年增长速度的两倍,消费者的需求仍然迟滞。没有人预言繁荣期的出现。“日本比最悲观的预言表现还差。”J.P. 摩根银行(J.P. Morgan)驻伦敦的一位经济师丹尼尔 加巴伊(Daniel Gabay)说。

    虽然日本的经济政策差强人意,但毋庸质疑的是,它的蓝筹企业懂得如何经营,另外,它以出口为导向的巨擘也正在努力谋求发展。佳能(Canon,排名第 171)精简了其制造程序,以满足对其激光打印机和数码相机的激增的需求。公司去年的利润增长超出了一倍,达 12 亿美元,收入达 25 亿美元。同时,全球的办公室经理人都吵嚷着要购买理光(Ricoh) 印机,该公司(排名第 377)在美国取得了重大进展,去年下半年购并了美国雷立环球公司(Lanier Worldwide)。总体来说,它的利润增长了 28%,达到 4.81 亿美元。丰田汽车公司(Toyota,排名第 10)也度过了令人瞩目的一年,收入增长了 5%,利润增长了 17%,这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美国对运动型车的持续需求。叁菱公司(Mitsubishi,排名第九)的收入增长了 7.5%,这已足以使它取代日本贸易公司叁井公司(Mitsui)成为日本最大的公司。

    在过去的几年里,全球 500 强排名的读者可以从排名中探寻到中国逐渐成为经济强国的影子。由于越来越多的企业将帐目按照西方的标准进行审计,名单上中国企业的数量不断增加。今年有 12 家中国企业榜上有名──从银行业到电信业等行业

    ──比去年增加了两家。新上榜的公司有中国移动(China Mobile,排名第 336)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前者是一家销售额达 150 亿美元的国有电话公司,后者则为销售额高达 420 亿美元的国有能源公司,它同时也是全球 500 强中雇员最多的公司,拥有 1,292,558 名雇员。出于同样原因,印度公司的缺席也同样引人注目。只有一家公司──印度石油(India Oil)勉强挤入了 500 强的名单──这一数字甚至低于人口不到印度 2% 的比利时。人口占世界第四位的印度尼西亚没有一家公司上榜。人口占第五位的俄罗斯有两家公司上榜,它的人口稀少的邻居瑞典却有五家公司榜上有名。

    欧洲的跨国公司在 2000 年扩展了在全球的经营范围,这部分得益于欧元疲软而产生的良好的贸易环境。以法国轮胎制造商米其林(Michelin,排名第 353)为例,它在全球范围内的销量取得了坚实的增长,尽管收入有所下降。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德国的西门子(Siemens,排名第 23)身上,欧元疲软帮助该公司攫取了国际市场的份额,但以美元来衡量,其收入反而略有下降。然而,部分得益于其在德国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Infineon Technologies 所持有的大部分股份,西门子的利润还是取得了很大的增长。由于在首次公开募股中转让了其在 Infineon 的部分股份,西门子净赚了 52 亿美元。去年公司的总利润增长了 383%,达 86 亿美元,总共有 156 家欧洲公司出现在 2000 年的名单上,低于上次的 163 家。

    美国的故事则是繁荣化为泡沫。但是即使是在这个不太光明的年景里,美国的公司仍然占据了全球领导地位──185 家公司登上了排行榜,比 1999 年增加了 6 家。这些企业巨擘的平均收入上升了 14%,为 297 亿美元,而平均利润则保持在 17 亿美元。然而,到去年年底之前,仍然有乌云遮天。根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经济师约瑟夫•昆兰(Joseph Quinlen)的预测,在 2000 年达到 5% 的 GDP 增长率今年将只有 1.1%,“由美国开始的经济放缓已经从那里开始蔓延,”昆兰说,“需求疲软,公司们将很难在这样的环境中经营。”

    那麽全球 500 强将面对怎样的前景呢?全球的经济都在放缓。根据经济合作与开发组织(OECD)的调查,较之于 2000 年的 4.1%,全球经济增长率在 2001 能够达到 2% 已属幸运。谨慎的货币政策──今年到目前为止 75 个国家的央行已经降低了利率──也许能使全球经济免于崩溃。但是企业要想在收入和利润上超越去年的数字肯定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沿岸航行不会再是一条捷径了。

    译者:徐梅珊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