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希腊国内消费低迷

Dody Tsiantar 2010年07月15日

绝望的情绪四处弥漫。即便在晴朗的夏日,天生欢快的希腊人也无法打起精神来。

    某个工作日的傍晚,在雅典富裕的格来法德(Glyfada)海滨郊区,38岁的女企业家阿莱卡•马克斯塔波罗(Aleka Maxtapolou),为了找到一台能够提出现金的自动取款机,花了近一个小时。“如果连属于自己的钱都取不出来的话,那你可以想象我们现在是何处境了,”她笑着低声抱怨道。

    马克斯塔波罗碰到的是个技术问题,但是其他希腊人面临的问题,则是他们手里根本没有钱。目前,希腊不仅身陷自1993年以来的首次经济衰退,而且处于全球债务危机的中心,该国的政府债务问题已经把世界金融市场搅得一团糟。现在,现金短缺的希腊已经捉襟见肘,绝望的情绪四处弥漫。即便在晴朗的夏日,天生欢快的希腊人也无法打起精神。

    在雅典的郊区尼欧-塞斯科(Neo Psyhiko),大型超市AB Vasilopoulos的一名收银员指着空荡荡的通道说:“要么所有人都已经逃离了这个国家,要么就是他们根本没钱消费。”以往,这家超市都是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

    希腊人已经开始对债务危机感到切肤之痛了:他们的钱包瘪了。几十年来,希腊人挥金如土,入不敷出。现在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普遍感到,正如希腊发行量最大的日报《Kathimerini》的编辑阿莱克西斯•帕帕切拉斯(Aleksis Papachelas)于今年2月所言:“是该还账的时候了。”而且,希腊人开始认识到,这种还账的滋味并不好受。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EU)答应提供1,400亿美元的紧急财政援助,但为此设定了一系列条件。为了获得援助,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领导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简称“泛希社运”)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政策:工资削减了约20%;增加税收;企业停止招聘员工。上周四,也就是7月8日,希腊议会经过激烈辩论,通过了养老金改革议案。该议案将退休年龄推迟到65岁,同时,退休金也降低了。7月1日,希腊政府再次提高商品增值税,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希腊的商品价格猛涨。现在,希腊人购买任何商品都要支付高达23%的增值税。

    在位于雅典市中心的中等收入者聚居区Ambelokipos,市民玛丽亚•肯斯塔托波罗斯(Maria Konstatopoulos)表示:“日子很艰难。所有东西都比往日贵了很多。”她说的没错,与去年同期相比,消费物价上涨了5%,失业率居高不下,在12%左右徘徊。

    此外,希腊政府还对汽油征税20%。在雅典往日拥堵不堪的街道上,这一政策的连锁反应清晰可见。律师罗克扎尼•艾夫格瑞罗(Roxani Avgerinou)住在雅典北郊,每天开车到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以前我上班路上需要1个小时,现在只需要35分钟,”她说。据周日版《Kathimerini》报道,自年初以来,汽车加油站的生意少了25%。

    经济低迷的迹象也体现在城市街道两侧的墙面上。“出售”和“出租”的标牌,在雅典的居民区几乎随处可见。比如,在主干道Vassilis Sofias大街上,有3面从阳台上悬下来的横幅,另外还有11张写有红字的黄色胶纸贴在房子大门上或者附近的墙上,全都是出租或者出售公寓房的广告。这描述的还只是街道一侧的情景。

    到处都是空无一人的沿街店铺。据报道,零售场所的闲置率已经接近20%。据雅典工商会(Athens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主席康斯坦丁•米卡罗斯(Constantine Michalos)介绍,仅过去半年,雅典和周边的阿提卡地区就有1.7万家企业倒闭。他还警告说,形势有可能进一步恶化,特别是如果危机蔓延到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其他欧洲国家的话。“那将像电影《大白鲨2》(Jaws 2)中的景象,恐怖不堪,”米卡罗斯苦笑道。

    小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生意糟透了,”克里斯托斯•波特齐欧里斯(Christos Botziolis)表示。他自1975年以来,就在Ambelokipos一带的Kifisias大街上经营一家小袜店,店内出售各种短袜和长筒袜。他介绍说,自今年1月以来,他的生意少了20~30%。

    “以前一下子就买10双袜子的客人,现在只买一双。”他耸耸肩,望着空荡荡的商店,说道:“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整天穿着仅有的一双袜子,即便那上面都有窟窿了。你还能怎么办?”

    据波特齐欧里斯估计,仅仅他们那一带的近10个街区内,就有22家零售店关门歇业,其中一家是丝芙兰(Sephora)化妆品专卖店。他表示,由于生意不景气,许多店主根本无力支付运营成本,甚至没钱付房租。

    眼见经济危机风暴来袭,许多小企业都开始勒紧裤腰带。塔索斯•普拉皮蒂斯(Tasos Prapidis)的小服装店“时装市场”(Fashion Market),开在一条小巷里。他说,为了能将生意做下去,一个月前,他关了另一家店。

    “现在判断我这么做是对是错,还为时尚早,”他表示,“但我想,由于现在只需支付一家店的房租和水电费,情况应该会好一些。”

    当然,也并非到处都是了无生气的景象。在街对面的施华洛世奇(Swarovski)专卖店,女售货员麦塔克西亚•罗里(Metaxia Rori)介绍说,这家精品店几个月前才搬到现址,与以前相比,营业空间缩小了,同时房租也降低了。自那之后,生意一直比较稳定。这或许表明,即使如此严重的经济危机也不能打垮希腊人。

    “我们的生意不错。谢天谢地,希腊人依然购买礼物,”罗里微笑着说,“我们能挺过去。我们不会被一次经济危机打垮。”

    看起来,即便手头拮据,经年累月养成的习惯和态度,也不会那么容易消失殆尽。

    译者:红权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