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下一个迪拜在哪里?

Colin Barr 2009年12月03日

以债务为驱动的迅猛发展导致了这次迪拜世界危机,这种模式同样也让希腊等其他欧洲国家泥足深陷。

    以债务为驱动的迅猛发展导致了这次迪拜世界危机,这种模式同样也让希腊、罗马尼亚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泥足深陷。

    作者: Colin Barr

    野心勃勃的迪拜,并不是唯一一个因负债招致灭顶之灾的城市。

    作为这个中东城邦国家的投资机构——迪拜世界正在与贷方合作,重组其经年累积的260亿美元全球债务。

    上周,全球各大市场集体陷入恐慌,只因迪拜世界表明无力偿还债务,而迪拜政府声称不会干预此事。

    虽然这次迪拜危机现在看起来已得到控制,但与此同时,有不少国家正深陷收入猛跌与过度借款泥潭,必须马上引起注意。

    在希腊,预算赤字预计会超过今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2%。还有另一个处于泡沫中的国家是罗马尼亚,本周六它即将进行总统大选,选举结果将关系到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首的贷方是否愿意对其提供额外援助。

    迄今为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等机构已为匈牙利、乌克兰及拉脱维亚等国提供了紧急资金援助,以防这些国家的经济进一步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自雷曼兄弟破产以来,截止到今年九月,其担负总贷款额度已达1630亿美元。

    但由于各国经济都举步维艰,再加上投资者对那些挥金如土的政府信心不足,下一轮全球债务危机的爆发只是早晚之事。

    供职于经济信息服务机构RGE Monitor,负责观察欧洲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Mary Stokes 表示:“放眼世界,有个问题被一问再问——为这些身陷经济困境的国家提供支持,底线在哪?”(RGE Monitor为纽约大学经济学家Nouriel Roubini创立的分析网址)

    希腊极有可能要被刷下。这个南欧国家在金融方面一直疏于监管,信贷市场也因过度支出而受到冲击。

    今年年初,希腊政府的信用度被有关机构降级,之后其借款成本急剧增高。自2007年金融危机以来,希腊政府债券保险违约成本已膨胀到10倍。

    希腊选民一怒之下,投票推翻了当时的政府,新政府计划在次年将预算赤字减少四分之一。然而,即使是这个改良方案,其预算赤字也超过了GDP的9%,三倍于不起眼的欧盟相关限度。

    一些观察家称,希腊可能不得不对欧盟卑躬屈膝,因为欧盟已经给希腊银行提供了充分的廉价贷款支持。但是新当选的社会主义政府财政部长乔治帕帕康斯坦丁努(George Papaconstantinou)坚持认为,目前还没到需要救市的时候。

    帕帕康斯坦丁努周一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特别报道中恳请:“事实上,希腊现在需要的是合作伙伴 ‘抛下疑虑’。”

    如果说继迪拜之后,目前形势最为严重当属希腊,债务危机一触即发,那么其他国家也好景不长。即便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支持,拉脱维亚和乌克兰等出口型国家也仍在苦苦挣扎。而西班牙和爱尔兰等较大的经济体虽然较为多样化,但在2000年左右它们陷入了巨大的房产泡沫,至今依然苦苦挣扎。

    在持续一年的创记录消费刺激方案之后,即使是那些规模最大、信用度最高的债方,也没能免除责备。现在人们越来越担心日本、美国以及英国的财政不平衡现象,信贷衍生品研究给出的美国政府风险指数自九月中旬以来一路攀高,目前涨幅已逼近50%。

    不过,美国的预算问题本身还不至于构成危机。预计到2010财年末,美国政府负债将增至GDP的60%,而这要远远低于日本或其他危机国家三位数的比例。

    美国更严重的一个潜在问题是今后几年债务服务的成本,以及所有这些支出是否会有碍经济增长。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数据显示,联邦利息支付已经达到GDP的1%,如果现有政策不变,至2020年,这一比例可能会达到GDP的2.5%。

    不管怎么说,许多人从迪拜的例子中学到的教训是:如果资产价值下降,债务数目居高不下,那么在接下来几个月就会有一些令人不快的事情发生。

    Gluskin Sheff的经济学家戴维罗森伯格(David Rosenberg)在最近给客户的研究报告中写道:“在一系列后信贷泡沫余震中,迪拜并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Where's the next Dubai?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