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热爱朝鲜的资本家

BILL POWELL 2009年11月05日

詹姆斯•金回国圆梦,他要在这个共产主义国家办一所大学,并且令人不解的是,还要开设MBA课程。

    在美国经营实业成功之后,詹姆斯•金开始回国圆梦。他要在这个共产主义国家开办一所大学,并且令人不解的是,还要开设MBA课程

    作者:BILL POWELL

    詹姆斯•金(James Kim)是一位美国商人出身的教育家,曾经在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最不想去的地方呆过:位于朝鲜荒凉的首都平壤的一个阴冷潮湿的牢房。金于20世纪70年代从韩国移民到美国,为了一个在许多人看来最多不过是空想的事业,过去几年间频繁造访平壤。他希望在平壤开办一所国际大学,采取英文授课方式,由国际师资任教,并且为学生配备电脑和互联网。不仅如此,在这个世界控制最严的共产主义国家的心脏地带,金还希望自己的学校提供一个未来资本家的培育基地:MBA项目。

    1998年朝鲜闹饥荒一度饿死数千人。在这期间,在一次造访平壤时金被朝鲜秘密警察逮捕。朝鲜独裁者金正日之所以要关押他,并不是因为他举止疯狂,而是因为金正日认为这个异常执著的美国人是一个间谍——当时金在朝鲜所做的事情之一是,利用来自中国的食物援助救济饥饿的朝鲜人。在接下来的40多天里,金落魄地呆在一个朝鲜监狱中。金是一个福音派基督徒,坐牢期间他立下遗嘱,但是并不知道能不能传出去。

    正因为如此,他在今年9月中旬的行程安排就更加显得不可思议。金将带领一个由来自世界各地的200名要人组成的代表团,到朝鲜参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允许设立的第一所私立大学——平壤科技大学(PUST)——的命名典礼。该校将有一个国际师资团队,最终将教授大约600名研究生。金梦想着最终在PUST周围举办一个工业园,吸引世界各地的公司前来落户——一个朝鲜版本的帕洛阿尔托或者波士顿128号高速公路(Route 128,波士顿郊区的一条高速公路,两侧是高科技产业密集区——译者注),这听起来很荒唐。学校将为所有学生提供上网,让学生接触外部世界,而迄今为止他们一直被教导说外部世界是敌对和危险的。并且在六个系之中,将有一个工业管理学院。“我们决定不叫它‘MBA项目’,”大卫•金(David Kim)(跟金没有亲属关系)开玩笑地说,“因为他们[朝鲜人]认为它听起来有些帝国主义的味道。”大卫曾任柏克德和太平洋天然气电力公司(Bechtel and Pacific Gas & Electric)高管,现在被派到平壤帮助筹建PUST。

    朝鲜人竟然会允许这一切发生,特别是竟然会允许詹姆斯按照自己的心意开办大学,真是不可思议。外界人很难理解朝鲜是多么的落后、隔绝和贫穷。自从20年前世界东方阵营崩塌以来,到国外学习的朝鲜学生越来越少了。允许开办PUST将会给这个生硬而极度隔绝的环境带来一丝清新的空气。曾在1982年共同创办过康柏电脑公司(Compaq Computer)的创业投资家本•罗森(Ben Rosen)去年跟随纽约爱乐乐团(New York Philharmonic Orchestra)访问平壤期间与金结交。在跟随金视察完当时在建的占地248英亩的校园之后,罗森开始相信金的努力。他说,这所大学将给学生“打开一扇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并且将培养一批可能在后金正日时代领导政府的技术官僚。”

    推动这个国际关系壮举的人,对于自己却故意营造出一些神秘的气氛。在被问及两个非常基本的问题时——您多大年纪,以及您出生在何地——金[他的韩文名字叫镇庆(Chin-Kyung)]笑着地提出抗议。关于年纪(他在佛罗里达州做小商人十多年,公开记录显示他生于1935年9月),他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取决于你的健康状况和你的态度。“我现在非常健康,”他微笑着说。至于他的确切出生地,他拒绝回答并且也不多做解释。金的父亲本人也是一位教育家,经历了20世纪上半叶吞食东北亚的殖民战争,受到这段混乱的历史的严重影响,因此经常处于流离颠沛的状态。二战期间金的父亲逃离日本占领下的朝鲜,逃亡到中国东北离延吉市不远的地方。在半个多世纪之后,他的儿子正是在这座城市开始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个梦想——把西式教育引入自己的祖国——最初形成于17年前,当时他在延吉开办了一所小规模(1,750名学生)、但很兴旺的私立大学:延大科学技术学院(YUST)。今年夏天我曾在延吉两次长时间采访金。延吉位于吉林省,与朝鲜接壤,多半居民是朝鲜族人。中国的这一地区虽然夏天凉爽宜人,但冬天却寒冷阴暗。金迎接到访者的标准欢迎词就是“欢迎来到北极。”

    他有用不完的精力。在没有到世界各地筹集资金的时候,他每天早上6点钟就开始在校园里来回走动,强行叫住偶然遇上的学生进行交谈。但是随着朝鲜新校命名典礼日期的临近,最近他更多地呆在平壤。他持有美国护照,并且拥有一个类似多次入境签证的许可,能够多次进入这个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尽管朝鲜战争已经结束50多年,迄今华盛顿尚未与朝鲜缔结和平条约。)他希望确保命名典礼能够如期举行。

    此前已经推迟过一次了。原计划PUST去年举行命名典礼,但由于伟大领袖金正日2008年夏天得了中风,一切都暂停了下来。直到最近朝鲜对美国及其盟友一直表示出公开的敌意,这确实让人怀疑PUST是否能够开业。正因为如此,金在谈到朝鲜政府时用词非常非常谨慎。在记者向他宣读本•罗森有关PUST可能改变朝鲜的谈话记录时,金迅速打断说:“我们不是要改变朝鲜。我们是要帮助它。”

    对于一个曾经的小商人而言,这是令人陶醉的成就。他最初通过经营一家韩国出租车公司挣到了一些钱,从而能够移民到佛罗里达州潘沙克拉市。(此前一次探望一个在该州读书的老表期间,他喜欢上了这一地区。)1976年移民到美国之后,他开办了一个经营假发的生意。“当时韩国主导着假发出口业务,”金最近回忆说。“于是我在佛罗里达州开办了一个企业从韩国进口假发。没想到相当成功。”金说他到美国来的目的很简单,跟众多移民一样:他认为这是“挣钱”的最佳地方。不过对他而言,钱一直都只是实现一定目的的手段。“我知道如果我想进入那两个共产主义国家——中国和朝鲜——并且做我想做的事情,它不但能给我提供一些财富,而且还能提供一个美国护照。你们美国人是当今的罗马帝国,你们几乎能到任何想去的地方。”他当时的店铺房东弗兰克•韦伯(Frank Webb)回忆起有关金的两件事情:一是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二是他总在说要到中国和朝鲜办学。

    金在20世纪80年代又开办了一个服装店,之后又在潘沙克拉市收购了一家女鞋连锁店,并成功地扩展了业务。总之,金和妻子格雷斯(Grace)——她协助金经营业务——过着美国梦的生活:他们是努力工作的第一代移民,并且不仅取得了成功,而且在蒸蒸日上。“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们拥有三家很好的企业,”金现在说。

    这时他认为圆自己一生梦想的时间到了。于是他把妻子留在佛罗里达出售家庭企业,并在完事之后来找他,自己前往中国东北父亲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在基督教曾经试图扎根的所有亚洲国家中,韩国是最为肥沃的土壤。韩国人口的20%左右都信封基督教。第一次来到首尔的西方人往往会为夜色中教堂顶部熠熠发光的霓虹灯十字架数量之多感到惊诧。不过基督教传教士并非仅仅在韩国成功地找到了皈依者。在上个世纪中叶把朝鲜半岛一分为二的战争之前,早就有基督教传道士前往北朝鲜。布道家葛培理(Billy Graham)已故的妻子路得(Ruth Graham)就曾在20年代前去平壤的私立小学布道。

    从金身上就能够看出基督教在韩国的扎根之深。其父亲年轻时皈依基督教,并在长老会制传道士1897年在平壤开办的一所大学读书。在逃离日本占领“而非向神道教诸神(Shinto gods)”(金的说法)之前,他在朝鲜南部釜山附近开办一所基督教学校。1939年父亲前往中国东北地区的黑龙江省,并在那里开办了另一所女子学校;1945年日本帝国被打败之后重返韩国。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