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科技

全宇宙最具野心的CEO

Miguel Helft 2015年01月12日

谷歌的核心业务继续蓬勃发展,与此同时,拉里·佩奇正在大举押宝可吞食纳米粒子、热气球宽带等可能定义未来的新技术。

    《财富》(中文版)-- Google X,流传着一个关于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笑话:有一天,一位在该实验室工作的科学奇才走进佩奇的办公室,挥舞着改变世界的最新发明—时间机器。此人正要插电演示该设备,佩奇不屑地问道:“这玩意为什么还要插电?”Google X实验室正在开发无人驾驶汽车、高空风力涡轮机以及旨在使全球实现网络覆盖的平流层热气球项目。

    未来派实验室Google X中的奇才们喜欢一再动情地讲述这个夸张的故事,因为该故事反映了他们的老板佩奇对推动技术发展的迫切和渴望。在谷歌(Google)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看来,不大可能的事情一定会实现,而看似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也很可能实现。他领先自己手下的工程师和科研人员不只一两步;他经常似乎住在另一个宇宙,一个已经提前进入未来的宇宙。当互联网热气球项目负责人表示,如果一切顺利,谷歌或许能使互联网总带宽提升5%时,佩奇问道,他们为何不能使全球网络能力增加一倍或两倍。Google X的负责人阿斯特罗·特勒(Astro Teller)表示:“他希望疯狂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地上。”特勒把手高高举过自己的头顶,一边比划一边说:“我们发现,他的抱负有这么高,这让我们的野心也更大。”

    安迪·康拉德(Andy Conrad)负责Google X实验室的最新的未来派项目—用于监测人体疾病的可吞食纳米粒子。康拉德表示,与佩奇讨论创意是一种奇特的体验:“你觉得害怕,同时又受到启发,长知识。”如果说设定高期望并要求员工实现该期望是传统的管理招数,那么佩奇将这一招数带到了完全不同的一个层面。

    不过,梦想家佩奇还有另外一面—管理者佩奇。他曾经用10年的时间参与了美国企业界最另类的一项管理尝试:三头共管,即由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担任首席执行官,两位联合创始人—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担任总裁。2011年,三头共管解体,佩奇当上了首席执行官。他在这个岗位上证明了自己,展现了他的运营专长。在福特公司(Ford)的前首席执行官艾伦·穆拉利(Alan Mulally,他是谷歌最新的董事会成员)等管理界偶像的启发下,佩奇推动谷歌这家科技巨擘向前发展,同时根据自身的宏伟愿景对它进行改造。佩奇(两度)重组了公司的高管层,砍掉了无数产品,并且统一了剩余产品的外观和质感,依靠工程师加以简化。此外,佩奇坚定地推动整个公司把移动放在第一位。在佩奇担任首席执行官的三年多时间里,谷歌一如既往的强大,不断扩张它的核心业务,包括搜索、广告、地图、Gmail邮箱、应用软件、Chrome浏览器、YouTube、安卓(Android)等。这些业务稳健增长,影响波及到计算的所有领域。

    苹果(Apple)如今将谷歌视为头号劲敌。但有意思的是,亚马逊(Amazon)、Facebook、微软(Microsoft)、雅虎(Yahoo)以及很多不大知名的科技公司也都将谷歌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搜索》(The Search)一书的作者、连续创业家约翰·巴特尔(John Battelle)表示:“我认为谷歌在科技公司中独树一帜。它在方方面面都与众不同,包括它的财务业绩,它涉猎的市场的广度,还有它的抱负。”《搜索》是关于谷歌初期的重要作品。

    谷歌在商业上的成功无可否认。过去三年,该公司年增长超过20%,最近一个季度的营收突破了160亿美元。谷歌的现金储备也一路增长,佩奇担任首席执行官时,公司的现金储备为370亿美元。如今,谷歌坐拥大约620亿美元的现金及等价物。这使得佩奇能更积极地投资于谷歌的核心业务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项目。佩奇表示:“我曾经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辩论,他总是说:‘你们做的东西太多了。’乔布斯确实将一两件事做得相当出色。”尽管乔布斯的方法对苹果有奇效,但是佩奇称,自己对谷歌的愿景不一样:“我们要做更多的事情,对世界产生更大的影响。”

    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佩奇在这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谷歌的那些著名的疯狂项目并不新鲜。早在佩奇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前,谷歌就在开发无人驾驶汽车。但是如今,佩奇和主管Google X的布林正在从事各种开创性的新项目。过去一年,谷歌投巨资于人工智能、机器人和无人机快递项目,还大力扩充了自己的风投部门,后者已经投资了数百家新创企业,并负责寻找谷歌之外的、正在酝酿的创意。谷歌斥资32亿美元收购了Nest,追求全自动化家居的梦想;并向由谷歌孵化、基因泰克公司(Genentech)的前首席执行官阿特·莱文森(Art Levinson)管理的独立生物技术公司Calico投资数亿美元,研发抗衰老技术。此外,谷歌开始将血糖监测隐形眼镜商业化;并继续推进遭到人们漠视和嘲弄的虚拟现实眼镜Google Glass。

    谷歌最初的使命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且从中受益”。该使命曾经显得荒谬大胆,如今,佩奇表示,这一愿景“可能有点太狭隘”。佩奇希望,自己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读研期间与人联合创建的谷歌,能继续以许多人难以想象的方式改变世界。正是这种强烈的使命感,加上谷歌令人瞠目的绝佳财务业绩,使佩奇被评为《财富》杂志2014年年度商业人物。

    谷歌的那些影响最深远的项目,很容易被人视为空想。但是要知道:2010年,当谷歌首次宣布正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时,没有几个人将此事当真。四年后的今天,无人驾驶汽车似乎近在咫尺,汽车行业正在斥资数十亿美元研发该技术,希望实现赶超。这正是佩奇推动世界按照自身愿景发展的力证。风投机构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的本·霍洛维茨表示:“他事业的广度惊人。自通用电气(GE)的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或者说自惠普(HP)的戴维·帕卡德(David Packard)以来,我们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商业领袖。”

    并非人人都能接受佩奇的雄心壮志。在谷歌之外,人们大都认为,该公司“不作恶”的座右铭,不过是公关的漂亮话。的确,越来越多的批评者—包括竞争对手、监管机构以及消费者称,谷歌正在毫无节制地运用自身巨大的市场支配力,抢夺一个又一个新业务。对谷歌的批评之声在欧洲尤为尖锐,谷歌在欧洲市场正在面临反垄断调查,并可能因此被开出数十亿美元的罚单。

    另外一种批评是,谷歌是一招鲜,靠着搜索广告业务这棵摇钱树,为那些异想天开的项目提供资金。然而,虽然谷歌的大部分收入仍然来自于广告,但是佩奇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后促进了公司业务的多元化。值得注意的是,据投资银行杰富瑞集团(Jefferies)估计,YouTube 在2014年有望获得将近60亿美元的收入。与此同时,Google Play商店以及谷歌企业级销售业务—企业所购买的应用和服务—的体量据称也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而全球最成功的计算平台安卓虽然是免费提供,却正在帮助谷歌公司产品组合的收入结构向移动端转移。佩奇现在的许多投资,都可以被视作为确保公司的未来前途、预防搜索广告放缓所下的赌注,实乃明智之举。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认为:“他在长期技术趋势方面押对了宝。如果不是投资于智能家居、无人驾驶汽车以及可穿戴设备,谷歌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值钱。”

    不过,佩奇没有过多地把批评者放在心上。佩奇表示,自己纯粹是被拥有正面影响的愿望所驱使。此外,他决心避免重蹈之前那些早期科技巨头的覆辙,后者只是一味做自身最擅长的事情,最终落了伍。世界顶尖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不想在因循守旧的地方工作。佩奇希望谷歌继续吸引全球最优秀的人才,使他能够打造一种全新的企业—能够世世代代处于巅峰期,而不是在辉煌一二十年之后就走下坡路的企业。佩奇表示:“这仍然是我前进的动力。”

    首席审查官

    阿米特·辛哈尔(Amit Singhal)14年前加盟谷歌,他仍然记得2000年公司发布第一个广告的那一天。佩奇那天在办公室待到深夜,在谷歌上输入一个又一个问题。第二天早上,辛哈尔(他现在是主管搜索的高级副总裁)看到公司走廊的墙上贴着十几份打印出来的搜索结果。佩奇在每张纸上都手写下了一个严厉的评论或问题:我们的用户觉得这个广告好吗?那个广告为什么出现了?这里出了什么问题?“他是我们的超级用户。”辛哈尔说。

    直到今天,佩奇仍然和当年一样,是谷歌的头号用户维权者。这个角色适合他,因为他关注细节,标准苛刻,同时性格内向。他今年41岁,说话欠条理,声音单调刺耳。几年前,因为患上了一种名叫“声带瘫痪”的罕见疾病,他几乎失声,如今病情稳定了,只是基本无法提高音量。他有一头黄白相间的头发,眉毛浓密。面部表情一会儿严肃认真,一会儿咧嘴微笑。两种表情的切换很有规律,尤其在他因为某项让他“激动”的技术而打开话匣子的时候。(在一个小时的谈话中,佩奇有将近半个小时都在主动谈论他对这件事“超级激动”,对那件事“很激动”,对另外一些事“非常激动”。)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佩奇正在准备向全公司发表每周例行的TGIF演讲。TGIF的意思是“感谢上帝,今天是周五”(thank God it's Friday)。他穿着牛仔裤,红色跑鞋,红色T恤衫外套着一件露露柠檬(Lululemon)的黑色拉链运动衫。(谷歌在早期就形成了TGIF传统,如今演讲改在周四进行,世界各地的员工可以通过视频会议观看现场直播,或是在周末观看重播。)佩奇的办公室位于第四层高管办公区的尽头,配有数个听众席和办公空间。佩奇坐在附近的一间会议室里,拿出一部全新的Nexus 6

    手机。该手机是谷歌最新的旗舰产品,由摩托罗拉(Motorola)制造。他说:“只要颠一下,它就能显示你的应用通知,不必输入任何密码。”然后,他把手机伸到一臂之长的距离,将它的大小和显示性能与远处墙上挂着的大平板电视进行比较。他说:“真疯狂。在这个距离上,这款手机的清晰度要比一台高清电视更高。”

    尽管佩奇对外界大赞谷歌技术的进步,但是在公司内部,他本人却是谷歌技术最严厉的批评者之一。为了让公司聚焦于移动技术,佩奇强迫自己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不用电脑工作。他给自己立下规定,只带手机出席会议。他还鼓励工程师和产品经理每周有一天只使用移动设备。如果有什么不称他的心意,他会马上让人们知道。他说:“我觉得作为首席执行官,我的工作一直是推动人们前进。”

    亚历克斯·高利(Alex Gawley)经常收到佩奇的吐槽。作为Gmail的产品管理负责人,他常常在邮箱里看到来自于佩奇的邮件,邮件里会提出一些非常专业的问题。高利说:“有时候是一连串问题。他深入考察了这个领域,发现两三个情况。”

    佩奇会定期提出进行更激进的变化的要求。两年前,佩奇召来高利和他的几位同事,对他们说,Gmail很不错,但是它也有10年历史了,在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问世之前就有了。他给团队提出了一项挑战:为下一个10年创造一款新的沟通工具。重要的是,佩奇告诉他们,不要想着制作Gmail的2.0版本。这是一种解脱。高利说:“你再也不必围绕着我们过去10年使用产品的方式设计了。”

    去年10月,谷歌推出了Inbox,展示了高利团队的成果。这是一款完新重新构想的电子邮件应用软件,是专为移动手机屏幕而设计的。它按照推广、社交或金融等类别对邮件分组,用户只需简单地刷一刷,就能标记重要邮件或是设置提醒。Inbox还没有完全开放,仅限于谷歌邀请的用户,但是已经得到了正面的评价。一个热门的科技类博客Verge称Inbox是“电子邮件的未来”。

1 2 3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