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房地产

陡坡上的“豪宅”

章劢闻 2012年08月13日

建筑师斯科特·李和一群志同道合的设计界人士在一块被认定为完全没有价值的陡坡上,搭建了一座居住体验优秀,真正意义上绿色的“豪宅”。

    建筑师斯科特·李居住在美国最富有的县城——加利福尼亚州的马林县。让当地居民骄傲的是这里的人均收入达到了12万美元以上。同时该县一边是太平洋,另一面毗邻旧金山湾,地处黄金地段;壮观的自然景观吸引了众多大公司和富豪来这里安家,所以当地高端住宅市场十分繁荣,是名符其实的寸土寸金。而李最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设计界人士在当地进行了一项大胆的尝试:他们准备“见缝插针”,在一块被认定为完全没有价值的陡坡上,利用周边的原材料搭建一座四层森林“豪宅”,并且让它完全融入当地生态环境,成为一座居住体验优秀,并且真正意义上绿色的建筑。

    不过,在某些人的理解中,建筑物的绿色特性则是以空间、建造条件甚至是居住舒适度作为代价而换取来的。而在主要设计者迈克尔·麦克唐纳德看来,最好的可持续性的设计就是“让这些绿色设计元素完全消失在建筑物之中”,高度地保证人们的居住舒适度。麦克唐纳德所说的这些隐藏的技术包括一个精密的地暖网络,供应了建筑物60%电力的屋顶太阳能系统,以及低能耗的全自动LED照明设备。此外,李指出该建筑物的地板和墙壁都来自当地可持续性采伐的森林,而屋顶则是利用了各种回收的金属。以至于天台上养眼的绿草地都是来自废物利用——采用了一种回收塑料和豆基底板制作而成。

    在这个很陡峭的山坡上,这个建筑就像是一颗生命力顽强的植物:冬天,它利用屋顶的太阳能预热水流,接着用低能耗的锅炉再次加热,然后让热水循环加热地板。到了夏天,电动窗帘不仅可以控制光照,还可以自动调节、控制进入室内的热量,以减少空调的使用。而这个团队最后的一个挑战就是尽量减少水和电的消耗,为此他们求助于科勒和美国尊爵(Jenn-Air)等公司。科勒为这些设计师提供了最前沿的淋浴、厨房和卫生间等所有用水设施,在获得优秀体验的同时让水资源的消耗降到了最小。

美国加州马林县的这座绿色“豪宅”建在陡坡上。它就像一颗生命力顽强的植物,从建造到维护充分利用了周边的环境和资源。

    正如以色列前外交部长佩雷斯所说:挖掘人脑的潜能是应对能源和资源枯竭的重要途径。这群人的努力显示了一个趋势:近年来绿色建筑的发展速度很快,可持续性成为了很多富裕的高端人群选择住所时首先考虑的问题。科勒的高级产品经理肖恩·裘德在谈到这幢建筑物时指出:“这其中巨大的(商业)机会就是加强各类产品的节水和节能的特性,以减少这些建筑的碳足迹,顺应这种需求的发展。”

    裘德的这番话并不是在讲述一个偶然发现的商业机会。这家公司早就提出“节省每一滴能源才是最朴素的救市哲学”。这也是科勒公司全球CEO大卫·科勒最近在三亚接受《财富》(中文版)采访时反复提到的“让商业价值和环保携手”。无论是一部手机还是一只浴缸,这些产品的商业价值在今天可以浓缩到“体验”两个字上,而科勒提到的“携手”是要让可持续性的设计不去破坏优秀的体验,并且在生产投入和产出上都能够顺应这种价值的产生。

    关于体验和可持续性能的双重追求,他提到了一个产品作为例子:公司有一款商业上很成功的座便器名为纽密。“面对这种一体超感坐便器,用户在触动它之前,背后的技术已经开始工作。”科勒介绍道,它会感知到你的到来,接着自动开启,播放音乐,离开时自动冲水。在这些很炫的体验后面还埋藏着一个具备高技术含量的电子冲水系统,这项2.3/4.8升双冲技术可以在每次使用后根据使用者的实际状态智能判断冲水大小,这种聪明的设计大幅度节约了水资源的消耗。这就是追求“可持续设计”的麦克唐纳德等人求助于这家公司的原因。

    当然,要让“携手”的逻辑成立的更重要的依据在于生产过程中的能耗情况。科勒提到公司一直在监测全球范围内各种设施的(能源)消耗,并且让管理层成员理解自己负责的流程中产生的能耗及其规律,从而开始着手消除碳足迹。比如,他们已经开始把更节能的炉头放到窑炉中,用这种高科技的炉头烧制陶瓷可以大幅减少能源消耗,同时也减少了成本。

    科勒亚太区总裁阮家明提到公司在淄博的工厂,以及和工厂相连的办公室,获得了LEED金奖等级。LEED标准是目前采用较多的绿色建筑认证标准,它对整个绿色建筑,从开始的设计,使用,到最终拆除的处理方法,都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规定。该标准的最高等级是LEED铂金等级。此前提到的麦克唐纳德和李等人建造的房屋就获得了该等级。据了解,现在国内拿到铂金等级的项目很少,只有上海浦东普惠飞机发动机制造公司的新建筑,深圳万科的万科中心等。

    作为厨卫设计和技术居世界前沿的公司,科勒却认为自己的“对手才是身处厨卫行业,而科勒是投身于追求人类生活方式的领域。”作为这家百年家族企业的第四代继承人,科勒在铸铁工厂和发动机部门等基层工作过多年。从一百多年前约翰·科勒把一个马槽改造成了世界上第一只浴缸开始,到今天把空气注入水珠,让人们富氧沐浴等,这个家族和其继承人就在不断挑战自己的能力,发掘更好的体验。现在,如何让这些生活方式能够持续下去无疑是他们新的兴趣所在,当然其难度和挑战也显然要大于一般的产品体验的创新。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