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排行榜 - 全球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 - 2013年

Twitter创始人回乡记

Michael Lev-Ram 2013年09月25日

Twitter上市在即,它的创始人杰克•多西成了老家圣路易斯居民眼中的宠儿。不仅如此,他创办的另一家公司Square也在蓬勃发展。同时手握两家炙手可热的公司,多西在美国科技界的影响力正在与日俱增,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把他比作乔布斯。

    Twitter公司通过一条推文发布了世人期待已久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就在消息发布前两周,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杰克•多西前往圣路易斯,宣传他的另一家公司——移动支付新创企业Square。这位当红的创业家(在本年度《财富》“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排行榜”上列第2位)回到家乡,发起了一场由小企业老板参加的讨论会。这是Square今年主持的具有全民大会性质的全美国巡回研讨会的第一场。在研讨会的前后,多西接受了《财富》杂志的采访。他对Twitter的上市计划始终保持沉默,但正面回答了观众的问题:他如何创办了两家科技界最热门的公司。

    多西对观众说:“我们的Twitter仍然处在起步阶段,因为我们要不断地重塑公司——我们要反思当前的工作。”

    有关Twitter公开募股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多年(最近几个月尤其热闹),但它在9月偷偷向美国证券交易会提交申请上市文件还是让很多人感到激动。上市对股票有好处,时机也不错,因为股票市场突然爱上了社交网络股,如有名的Facebook(这家公司在2012年上市之初曾经历剧烈波动。)一旦Twitter上市,多尔西很可能将加入亿万富豪俱乐部。他是Twitter的执行董事长,不久前,他还在领导团队给公司的服务增加新功能。但是,他现在的首要工作是管理他在2009年创办的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也有传闻称,这家位于旧金山的公司(在Twitter的街对面)正盯着公开市场,但这至少是几个月后的事情。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多尔西在硅谷的影响与日俱增。

    在多西的家乡尤其如此。8月里的一个工作日的闷热夜晚,超过500位当地人涌进了古老的大礼堂Casa Loma Ballroom,这个礼堂位于这座城市曾经繁荣的切诺基大街(Cherokee Street)的街区。他们像欢迎《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s)的总决赛选手那样欢迎这位老家的孩子。圣路易斯市市长弗朗西斯•斯雷介绍多西时称他是“我们特别自豪地称他是‘圣路易斯老乡’的人,在场的人听后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

    多西的父母、叔伯和弟弟们眉开眼笑地坐在礼堂的前排。就连他母校杜伯格主教高中(Bishop DuBourg High School)的老师们也穿着印着学校名字的红色T恤参加了欢迎会。大伙儿似乎都在高喊:“我支持多西!”。

    多西或许还算不上圣路易斯最受欢迎的孩子,因为现年87岁的前棒球巨星乔•加拉吉奥拉的地位很难撼动,但36岁的多西已经激起了一波创业的浪花。无论是Twitter还,是Square都获得了巨大的估值,分别超过了100亿美元和55亿美元。

    Square能让所有人(从狗保姆到餐厅老板)通过一个与智能手机连接的小型读取器实现信用卡支付,每年处理的交易数量已由2012年4月的50亿笔增长至目前的150亿笔。多尔西想做的事情远不止信用卡支付。他想要简化交易过程的方方面面,从笨重的收银机到会计软件再到顾客忠诚度计划,让包括有机面包作坊、出租车司机在内所有商家更轻松地做买卖。多西称,在圣路易斯这样处于困境之中的城市,这些商家才是经济复兴的关键。

    “我们打心眼里认为,地方经济的力量将帮助恢复美国经济,甚至可能帮助恢复全球经济,”多西说。现身Casa Loma Ballroom之前数小时,他正在他最喜爱的一家当地场所Sump Coffee咖啡馆里。“如果我们拥有强大的人脉关系网,共同来建设地方经济,就有可能让人们愿意在这些街区里居住和生活,为整个美国的经济打下坚固的基础。”

    众所周知,圣路易被称为“通向西方的门户”(Gateway to the West),曾经是商业和制造业枢纽。直到今天,它仍然是安海斯-布希公司(Anheuser-Busch)和雀巢普瑞纳宠物食品公司(Nestlé Purina PetCare Co.)的总部所在地。但这座城市的很多大型企业——比如鞋厂和肉类加工厂——都已经外迁或关闭。不久前,PNC银行(PNC Bank)的金融服务部门在一份关于该地区经济的报告中称:“这个市场的劳动力基本上处于不断减少的过程中。”在横穿该市的密西西比河的两岸,点缀着大门紧闭的工厂。部分街区废弃红色砖房的窗户被用木板封上了。但多尔西认为这座城市复兴的势头正劲,他希望Square的到来能有所帮助。

    公司的系列巡回研讨会取名为“我们谈谈吧”(Let’s Talk)。多尔西承认,研讨会还有更加自私的企图。首先,对于Square来说,它是一个沟通和了解当地人的渠道。这家公司还将造访美国其他5座城市,包括底特律、新奥尔良和明尼阿波利斯。但圣路易斯对多尔西有着特殊的意义。他说:“这里仍有家的感觉。我全家人都在这里。我是唯一离开的人。”

    多尔西和圣路易斯有很深的的渊源。他的家族在这里生活了六代以上(他的曾祖父死于1927年一次摧毁城市的龙卷风。)父母各自经营着当地的一些企业,包括一家咖啡店和一家比萨饼店,两个弟弟至今还在这里生活。多西的父亲叫蒂姆,待人友善,留着多节的马尾辫。几个月前,他偶然走进Sump Coffee,发现它在使Square处理付款。多西的父亲现在已经是那里的常客,甚至从咖啡厅的老板斯科特•卡雷那里订购了当地一家奶牛场的牛奶。他们自然也曾经把儿子带到这里。卡雷留着胡须,从前是位专利律师,后来和多西家关系密切。他说:“多西第一次来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谁。”

    多西给人的感觉谦逊而热情,必要时他会发挥出这种魅力。他培养了好奇的粉丝和追随者。他在Twitter上有240万粉丝,而且数量还在增长。不仅是因为他的创新公司,还因为他有各种爱好和兴趣。(花絮:他曾经学习过做一名按摩治疗师。)有人将多尔西比作史蒂夫•乔布斯——这样的评价还为时太早。但他在科技界的威望正在与日俱增。

    即便如此,Square和今天的Twitter一样,仍然受到很多人的怀疑。Square公司不透露是否盈利,但业内人士说可能性不大,因为公司还在快速扩张之中。(Square也不发布营业收入数字。)尽管Square增长迅速,但它的很多竞争对手的钱包更鼓,自带的客户基础更大。例如,加州山景城的Intuit公司已经把自己的会计软件QuickBooks销售给了500万家小企业。Intuit高级副总裁、公司小企业金融解决方案部门总经理丹•温尼科夫说,Intuit现在的产品生态系统使它相对Square具有“战略性的优势”。(Intuit也销售与Square类似信用卡读取器,名叫GoPayment)

    但是,多西拥有他的众多竞争对手所没有的东西:他能将人们集结在他的旗下,让他们相信他的愿景,欣赏Square设法积聚起来的酷元素。回到圣路易斯的Casa Loma Ballroom,他满怀自信。在当晚的分组讨论刚刚开始时,提出了只有另一位创业家(指乔布斯——译注)能提出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要干这个?(指创业——编注)你们为什么让自己经历这样的痛苦?”当时他穿着蓝色衬衫,袖子卷到了臂肘下缘,很有政治家的范儿。(多尔西从来不掩饰他对政治的兴趣。)

    讨论会结束后,人们排队等待跟多西聊上几句。最终,人群渐渐散去,他与家人以及Square其余的员工走出了会场,家人中包括“丹叔叔”,一位天主教牧师,同时也是多尔西的教父。时间已是晚上9点,外面的温度高达30摄氏度。有什么计划?去当地一家名叫Ted Drews的甜品店,那里从1929年开始就制作冻蛋糕。

    多尔西在Sump Coffee对我说:“我长大时,还有邻居感觉。但是现在,住在这个街角的人已经不再跟另一角的人说话了。”

    仅仅举办一次活动不太可能让Square在圣路易斯取得什么进展,但在多西看来,无论是在老家,还是在别的地方,围绕他公司的产品打造一个居民圈都不仅仅是为了改良社会,同样还因为它是公司战略的一部分。(财富中文网)

    译者:古正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