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排行榜 - 中国最佳商务城市

武汉:光荣与梦想

王亦丁 2006年09月01日


    中部城市武汉正试图重新确立其在中国城市商业版图中的地位,重现昔日商贾云集、车水马龙的“大汉口”商业繁盛图景

    作者: 王亦丁

    8 月的武汉,骄阳似火。飞机开始徐徐降落,九省通衢尽收眼底,阡陌交错的绿地被大片波光荡漾的湖泊分隔开来。这是一幅与其他在商业化进程中突飞猛进的大中型城市不同的景象,如果从上海、广州或成都的上空俯瞰,那里看到的是蜿蜒的公路、林立的厂房和高耸的写字楼。

    这座全球少见的河湖众多的内陆城市,一度是中国城市商业文化的象征。“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宵明”的诗句,描述了汉口在 19 世纪中叶的繁盛景象。在西方人眼中,“大汉口”更是与“大上海”齐名的东方商业之都。上世纪 80 年代,凭借川流不息的长江航运,汉正街成为全国著名的小商品集散地。这里也成为中国个体经济发端和改革的风向标。1992 年,武汉商业企业鄂武商、中商、汉商、中百等相继上市,内陆城市武汉再领先河。

    虽然武汉人的商业梦想仍不断在延续,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球争夺资本的城市赛跑中,它却逐渐拉大了与其他城市的距离。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报告显示,武汉城市综合竞争力排名第 24 位,落后于沈阳、无锡、佛山和苏州。如果看看未来,仲量联行关于跨国公司下一轮工业投资的调查显示,成都、大连、杭州和天津将成为跨国公司向中国二三线城市扩张的首选投资之地。越南、印度等新兴低成本市场的崛起,也对武汉发出挑战。在全球化的城市发展中,曾经有过辉煌的武汉需要重新找到自己在中国商业版图中的地位。

    中部崛起为武汉提供了新的机遇。在最新修订的《武汉城市总体规划(2006-2020)》中,武汉首次提出“成为我国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的蓝图。新的规划将武汉定位为: 湖北省省会、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科教基地、交通和通信枢纽。长期以来,国家政策扶持的东部开放和西部大开发,让中部城市武汉面临“东西夹击”的局面。2005 年初,武汉市市长李宪生在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提交了一份题为“遏制中部塌陷: 武汉应有所作为”的报告,寻求政策扶持的武汉展示了其作为中部崛起龙头的信心。

    这座城市拥有值得骄傲的资本。这里是距离世界最大水利发电枢纽──三峡大坝最近的中国大城市,能源成本是上海的三分之一。这里也是中国的经济地理中心,交通成本是上海的四分之一,工业成本是北京的八分之一。三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和汽车、光纤、激光、钢铁产业链初具规模,还有仅次于北京的高校人才资源库。14 年前,安海斯布希就来到武汉进行投资,并将武汉作为其在全国的生产基地和运输中枢。“我们令总部满意的发展,证明了当初选择武汉的正确性,”安海斯布希大中国地区董事总经理程业仁说。

    武汉不能再输掉任何机会。以武钢、武船为代表的传统工业企业转型迫在眉睫;初具规模的光谷,需要打造光电子产业的全球性品牌;高速增长的汽车产业有待建成武汉新的支柱产业;基础设施水平需要提升,环境保护力度需要加大。这样,才能将武汉塑造成为极具魅力的中部城市。

    创新

    从汉口驱车半小时经过武汉长江大桥进入武昌,沿光谷大道东行,烽火通信、长飞公司、正源电子等一批代表中国光电子产业最高水准的高科技公司沿街而立。在以制造业为代表的中国经济高速运转的过程中,这里积蓄著中国拥有自主产权的企业和产品的新力量。“我们的目标是中国的硅谷,将光谷建设成有国际影响力的自主创新平台。”武汉东湖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唐良智说。

    这并非好高鹜远。过去 10 年间,光谷以光电子为主导,以生物工程、能源环保、新材料、机电一体化和高科技农业为产业格局,在创造高附加值的特色产业园区上实现“突围”。2005 年,东湖高新区工业总产值达到 629 亿元,占武汉全市工业总产值的近四分之一,产值过亿的企业超过 75 家,光纤光缆的生产规模居全球第二位,光电子信息产业成为武汉四大支柱产业之一。

    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内陆城市“光谷”在与中关村、浦东新区和大连新区的竞争中拥有了一席之地,而后几个开发区曾占据开放先河,享受政策的支持,更容易赢得资本青睐。2006 年 6 月 28 日,首条 12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中芯国际项目一期工程落户光谷,项目投资 107 亿人民币,形成了消费电子产品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半个月前,诺基亚和普天合作的 3G 基站项目落户光谷,总投资 9 亿元,生产 3G 系统设备。

    赢得著眼于未来的投资,光谷的筹码是什么?在中芯国际项目上,光谷采用开发区投资“请进来”的方式。项目由湖北省、武汉市和东湖高新区联合出资,以委托中芯国际来管理的模式进行经营;而在 3G 项目中,光谷利用在光通讯领域的完善产业布局吸引普天诺基亚。武汉 NEC、多普达和新光电 3 家手机生产企业相继扩产。同时,大批中小企业也在从事 SIM 卡、电源、测试仪器等相关产品的研发与生产,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和 NEC 的合资公司则在生产 3G 设备。

    光谷突围的实践,也为武汉超越沿海发达地区提供了经验。根据规划,光谷的移动通信产值将在 2010 年达到 280 亿元,与京、津、沪、杭、深并列为中国六个移动通信产业重镇。“高成本的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是武汉的机遇,但武汉需要承接的是高附加值的高科技产业,”唐良智说。在他看来,具有高附加值的高科技产业需要营造国际性的产业环境,利用光谷的优势在新一代产业中实现跨越式发展,“创新型的政府和前瞻性地布局,是关键所在”。

    创新型的政府需要远见和魄力。东湖开发区不同于其他开发区,它集行政权力和管委会职能于一身,通过人大立法给予管委会市级的经济管理权以及托管性质的地域管理权。开发区设立公检法机关,市级机关在开发区设立办事处,解决企业的问题。“城市管理者和开发区的职能不同,创造一个局部优化的环境,更利于开发区政府服务于企业。”唐良智说。不仅如此,政府职能不断优化,更多了解科技知识,擅长经济官司的公检法人员走进了东湖开发区。

    另一方面,前瞻性的布局和大胆的创新,让光谷敏感地在科技与金融相结合的模式中找到机会。资金饥饿的中西部地区如何发展资本密集的高科技产业?从最初的高科技产业互助会,借鉴农村合作社的方式解决融资,发展到后来的担保基金、风险资本,再到上市融资,光谷引导的银行信贷超过 100 亿元,30 多家风险投资机构筹措资本金 30 亿元,15 家公司在境内外上市。“我们对资本市场是最渴望和最敏感的。”唐良智说。只要证监会能够受理的光谷企业上市,开发区管委会给予 20 万元至 50 万元的中介费用补偿。

    唐良智见证了光谷的进程。他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从管委会的基层做起,直至管委会主任。他懂技术,拥有经济学博士学历,熟悉他的人称他“思路清晰,行事果断”。事实上,唐良智代表了武汉市政府新一代政府官员的形象,他们对武汉的未来满怀信心,蓄势待发。他曾经到过国内外很多高新区考察,但在他心目中,掩影在三湖六山之间的东湖开发区最美丽。

    机遇

    2005 年初,旅居法国 14 年的陕西人张向明和法国人马克来到武汉创业。他们将目光瞄准了武汉的环保景观产业。“这里的政府已经意识到绿化对于城市的重要意义。”马克说。短短一年间,这家取名为“莫奈景观”的公司已经承接了武汉市少年宫、法国街、莲花湖等项目。政府推进的以东湖水体生态修复工程为代表的治理排污和城市景观工程,为莫奈景观这样的公司提供了机遇。在“十一五”规划中,武汉的目标是建设最适宜居住和创业的城市,提升城市个性的魅力,彰显滨水生态特色。

    山、水、城相融合的城市名片,将提升武汉的城市商业价值,而更多的跨国公司正开始意识到这座城市蕴藏的这种价值。作为全国最大的商品集散地,武汉每天卖出 3 亿元消费品。这座被誉为“中国底特律”的城市,每天有 450 辆汽车下线。以生产特种钢而扬名海外的武钢,每天有 2.6 万吨钢材运往全国各地。不仅如此,每天有 6,600 部手机、6,900 台空调从武汉运往中国和世界各地。

    2004 年,沃尔玛来到拥有“零售之都”之称的武汉。全球总裁李斯阁亲自参与开业庆典,意义不言而喻: 沃尔玛需要在这个中外资零售品牌胶著竞争的市场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此前武汉广场已经连续七年荣膺商业企业单体销售之冠。

    位于江汉路的沃尔玛店,用差异化的竞争赢得了超过 10% 的年增长率。这家店首次推出了眼镜业务,在超市经营金银珠宝,并与柯达合作进行快速冲洗。同时,为了迎合武汉本地消费者,沃尔玛推出了瓦罐鸡汤和不洗泥的莲藕。此外,沃尔玛还打出“服务牌”,利用“顾客下午茶”等活动拉近与消费者的距离。

    跨国公司拉动了行业的竞争升级,同时提升了全行业的服务和管理水平。2005 年 9 月,沃尔玛在武汉的第二家店开业,而物业所有方却是本地的零售巨头──中商,中商甚至在沃尔玛的对面新开了一家折扣店。它模仿沃尔玛,将结账柜台的长度缩小,增加了与顾客交流的活动。“竞争并不仅仅是价格战。即使是短兵相接,也不会僵持得时间太久。”沃尔玛深国投百货有限公司公司事务经理王维说。王维负责沃尔玛在湖北地区的业务开拓。

    如果说沃尔玛对武汉的投资是外资投资商业零售的“试金石”,那么阿尔斯通控股武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则意味著外资参与“武”字头国有企业重组的“破冰之旅”。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武锅将自身持有的 51% 法人股作价约 3.3 亿人民币,转让予阿尔斯通,后者将在武汉建立其全球锅炉中心。

    长期以来,振兴乏力的武汉国有企业面临工业投入不足、历史包袱沉重的普遍性难题,这最终导致武汉 GDP 在全国位次逐年后移。2005 年,武汉 GDP 在国内 19 个副省级以上城市中排在第 14 位(2001 年排第 8 位,2002~2004 年排第 11 位)。

    最新的“十一五”规划中,武汉首次将“工业强市”提上议程。振兴国有大中型工业企业,为武汉提供了无限机遇。2005 年,武汉市政府安排 GE 与武钢高层讨论双方直接采购的合作模式。长期以来,武钢的硅钢片一直是 GE 的水轮发电机组的指定采购产品,而武钢也向 GE 采购机电产品。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迫使双方考虑采用直接采购的方式降低成本。“从简单买卖到直接采购再到投资,跨国公司与本地企业的合作一步步推进。”GE(中国)湖北首席代表王萍说。

    伴随更多的公司向二三线市场转移,拥有重工业基础的武汉成为跨国公司理想的采购基地。从 1997 年起的八年间,从 GE 与湖北宜昌 403 厂签订的采购 10 万元的试单开始,GE 在湖北的采购已经接近 7,000 万美元,供应商 11 个,GE 的湖北办事处也由原来的 22 人发展到今天的 52 人。从 2002 年至 2005 年,在每年 9 月的武汉机电博览会上,政府都会搭建平台,为 GE 设立专场演示会,由 GE 业务系统的采购团队与供应商面对面交流。在王萍看来,接下来的武钢扩产、京广铁路升级建设、机场扩建、武汉石化 80 万吨乙烯项目等,都将为 GE 提供大量机会。

    403 厂在 GE 的采购体系中脱胎换骨的变革,无疑为武汉的国有企业改造提供了新的思路。在接受 GE 能源系统的最初试单──生产大型机电设备的外壳时,这家企业曾经举步维艰。GE 派驻的工程师将六西格玛引入 403 工厂,一系列质量控制和检测标准被贯彻到生产过程中。参与这场变革的人形容,这是一次“痛苦的转变”。三年后,GE 在 403 厂的采购达到 980 万美元。

    新武汉

    看看武汉的汽车产业规划,你就可以了解这个城市对于未来的雄心。按照规划,到 2010 年,武汉将形成年产汽车 60 万辆以上的整车生产能力,成为名符其实的“汽车城”。在武汉沌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崭新的 4S 店和林立的工厂沿街而立,雷诺、本田、日产、标致以及与此配套的汽车零部件公司康明斯、全兴、爱机等纷纷落户。在竞争激烈的中国汽车市场,它们选择在武汉成就梦想。

    今年 6 月,东风有限公司总部和商用车研发中心从十堰移师武汉。东风有限公司总经理中村克己认为,搬迁到武汉的意义在于: 武汉处于中国中心地带,可以缩短企业与国内市场及用户的距离。同时,与武汉大专院校合作,能吸引并留住更多人才。而武汉也可以作为东风有限公司开拓海外市场的“桥头堡”,实现由机遇性出口模式向战略性出口模式的转变。东风有限公司是东风汽车公司与日本日产公司合资企业,双方各占 50% 股份。

    初具规模的汽车产业链和配套环境,吸引更多的“卫星公司”来到武汉沌口,这里的地价已经翻了近十倍。台湾全兴 15 年里在沌口投资了 5 家企业,总投资超过 1 亿美元,2005 年总产值达到 20 亿人民币。这家生产汽车座椅的公司,为所有园区内的汽车公司供货。在半径约 15 公里的范围内,生产厂商在供应平台上发出生产指令,供应商在 3 个小时之内按照生产计划和订单数将货运抵生产商,全兴的库存通常不会超过五套。“在中国做汽车生意,武汉的机会一个接一个。”武汉全兴汽车配件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镇发说。

    “汽车梦”只是未来武汉蓝图的序篇。基础设施的改善,将成为武汉跨越式发展的浓墨之笔。未来的武汉将在主城区规划中央活动区、滨江活动区、王家墩商务中心区、汉口中心商业区、环沙湖公共服务中心区和中北路商务办公区。在交通运输领域,天河机场将建设成为全国大型枢纽机场。到 2010 年,机场旅客年吞吐量 1,000 万人次以上。商务会展和文化体育设施的改善,将提升武汉的综合城市竞争力。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院长张在元演讲时称:“武汉希望像上海申办 2010 年世界博览会、广州申办 2010 年亚运会那样,为城市的发展寻找一个载体。”

    全球化的交流与合作,为武汉注入了新的活力。历史遗留的“码头文化”,正在被规范的商业运作和国际化的交流取代。“这里政府开明,行事规范。”法国驻武汉副领事安妮说。她代表了近 1,000 名长期居住在武汉的法国人的看法。目前,法国在中国的投资有近四分之一是在武汉。为了改善法国人的居住和生活环境,武汉市政府规划了近 7,000 平方米的“法国街”,当地医院也增加了针对法国人的门诊,有能熟练地讲法语的中国医生为法国人服务。

    武汉本地人的王萍,已经从细节上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变化。她早年供职于湖北省外经贸系统,熟谙政府的运作规则和跨国公司的商业规范。2002 年,GE 的业务团队希望在武汉进行投资,在比较东湖开发区和苏州、无锡工业园的条件之后,全球团队将原定的首选地从武汉改到了无锡。当时的武汉仍然不够开放,产业配套、财政支持与沿海存在差距,但是今天,“武汉绝对不会错过任何合适的机会。”王萍说。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