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专家的忠告
 作者: Fortune    时间: 2007年11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一百二十期>>特别报道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次级贷款灾难和信贷危机会导致金融业危机吗?为此,我们请教了13位最睿智的商界人士,分享他们对于衰退的看法和对未来的洞见。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次级贷款灾难和信贷危机会导致金融业危机吗?为此,我们请教了 13 位最睿智的商界人士,分享他们对于衰退的看法和对未来的洞见

    麦晋桁 (John Mack) 摩根士丹利公司 (Morgan Stanley)董事长兼 CEO

    交易人开始退缩

    这是危机吗?无论何时,只要市场这么混乱,那就是出现危机了。与其说这是一场信贷危机,不如说它是流动性危机,罪魁祸首就是次级贷款灾难。结果,定量基金(quant fund)的举债经营失败了。我们在一天之内处理了 825 万张票据。为了让大家对此有个概念,两周前我们处理了 360 万张票据,当时我们还以为创造了一项记录呢。

    我亲历了 1987 年的危机,其破坏力和警示作用远胜于这一次。1998 年的那场外债危机也是如此。目前的情况并非一无是处。市场仍然具有流动性。除美国外,中国、俄罗斯和中东还有大量投资者的资金。世界其他地区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即便美国陷入衰退,我想我们也不会陷入全球性的衰退。我觉得不会发生衰退,但这是我们的中央银行必须考虑的问题。

    现在说这一切将如何结束,还为时尚早。市场终将恢复正常,但情况已经有所改变。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会对(提供给私人股权公司用于收购的)抵押贷款持更谨慎的态度。它们将要求充分的灵活性。交易中将纳入更严格的合同条款,这样,一旦出现差池,就可以对交易重新定价。当买家开始为流动性支付更高的价格时,它们的回报显然就得减少。半年前我曾说过,我们最终将看到 1,000 亿美元一笔的私人股权交易。现在,我们离这个目标只有一半距离了。(售价高达 485 亿美元的加拿大电话巨头 BCE 公司是目前最大的一宗悬而未决的收购交易。)现在,类似规模的交易得暂且放在一边了。华尔街不会再像过去那样筹划此类巨额交易了。

    沃伦•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董事长兼 CEO

    按谎言定价

    许多机构公布的自己手中所持股票或抵押债务债券(CDO)、担保抵押债券(CMO)的精确市值实际上是虚构的。它们按模型定价,而不是按市场定价。近期许多债务市场出现的危机更是把这个过程变成了按谎言定价。

    这些机构中,有许多背负沉重的债务,因此“模型”和“市场”间的差别可能对股东资产造成重创。实际上,对一小部分机构来说,估值的差异就是看起来非常健康与基本破产的差别。对这些机构来说,锁定市值并非难事:它们只消卖掉持有的所有大仓位的 5%。这样的抛售会形成真实的价值,不过这个价值无疑高过把规模过大且毫无流动性的资产完全变现后的价值。

    就某个角度而言,我同情机构不愿面对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的做法。我也很希望按照“模型”而不是“市场”来标注我的价值。

    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 耶鲁大学 (Yale University)

    斯坦利•里索 (Stanley B. Resor) 经济学教授

    这可能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我们的股市和楼市都经历了激动人心的黄金发展期,由此也形成了一种心理。这种繁荣心理让我们降低了借贷标准,并且打起了如意算盘,认为赚钱很轻松,而房地产市场和股市也双双达到了历史最高点。但是,现在它们似乎开始走下坡路了。我们已经看到,美国大多数主要城市的住房价格正在下滑。基于我们的指数的独立房屋(single-family homes)期货市场预计,明年房价的下滑幅度在 3% 至 8% 之间。当然,股市已经大幅下挫。

    我们有可能正处于重大的转折点上,但我还不确定。截至目前,我还没有看到投资者心理发生任何重大变化。我一直在对购房者和股市进行问卷调查,结果与期货市场的结论有所不同。例如,在房地产方面,我们发现,几年前洛杉矶的购房者预期未来十年的中位数房价每年将增长 10%。我们今年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预期涨幅已降至 5%。因此,买方的期望值在不断降低,但人们仍然期望房价每年增长 5%,这相当不错。可问题是,未来的期望值会如何发展?如果人们不再乐观,实际上有些人已经这样,他们就不会再有同样的购房动机。这可能导致房价大幅下跌。

    我的一个更乐观的看法是,住房和股票价格的下滑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它让购买住房更为可行,而且还为年轻的投资人提供了更好的机遇。这并不是什么重大灾难。它可能会减缓经济发展速度,并且导致衰退,但我们还会从中重新站起来,而且许多人的生活将变得更优越。

    吉姆•罗杰斯( Jim Rogers) 罗杰斯原材料指数(Rogers Raw Materials Index)创始人

    市场回调即将到来

    我们陷入了美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信贷泡沫。随泡沫的不断膨胀,它开始向新兴市场、杠杆收购甚至是各个领域扩张。而且,至今还没有被彻底清除。我觉得这样的泡沫不可能在一年半载之内被清除。它一般需要更长的时间。

    以住宅建筑公司为例。从历史角度来看,当某个行业经历类似的紧缩时,总会有两三家公司破产,而且该行业中的大多数公司会在一年甚至两三年内处于亏损状态。然而,我们的房屋建筑业还没有陷入这样的境地,因此我认为我们还远未触及谷底。就信贷泡沫而言,抵押贷款的调整以及人们继续支付更高的月还款的情况可能至少还要持续几个月。损失还会进一步扩大,其中大部分损失我们只有等到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后才会知道。

    通常而言,市场每过两年就会下跌 10% 左右。近五年来,股市却始终没有出现过 10% 的回调。我还不敢肯定这是不是市场调整的开始,但许多调整已经出现。如果出现小幅反弹,比如央行降低利率,我不会感到惊讶。但是,这只会导致市场在今年年末或明年进一步下滑。如果我们能够继续前进并且彻底整饬这个体系,那么对市场将是件好事,对投资者是件好事,对全世界也是件好事。如果美国真的降低利率,那它可真是发疯了。只是因为市场会从历史最高点下滑了 7% 或 8%?天哪,这对美元来说意味什么?对外国债权人意味什么?对通货膨胀又意味什么?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并不是为了救助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或几家对冲基金而设立的。成立它是为了稳定货币并且保持币值。

    长期以来我一直看空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而且还将继续持此观点。如果它们反弹,我很可能会更加看空它们。我肯定不会买任何东西。市场仅下跌了 8%。我觉得这并不是买入的时机。我沽空的事物在有些人看来可能正是购买的好机会,但我不这么看。我对银行已经看空了近一年,而且在一段时期里这并不是在开玩笑。但是,我补充了仓位,现在来看这非常有意思。

    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 WL•罗斯公司 (WL Ross & Co.)董事长兼 CEO

    华尔街上最危险的词汇

    前不久,我无意中听到两个人争论谁的经济状况更好。一位吹嘘自己的新车,另一位则夸耀自己的等离子电视机什么的,直到有一个人说:“我的情况更好,因为我欠的钱比你的身价还要高。”第二个人自愧不如。这个小故事是对抵押贷款泡沫的概括。2005 年和 2006 年,美国人花的钱比他们挣的还多,并且用借款来补足差额。联邦政府也是如此。所有人都在暗暗担心这样做有危险,但他们又想让自己的需求立刻得到满足,于是人们对那些认为全球流动性会保障这些贷款安全的发言人表示赞同。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甚至建议人们取消可调整利率抵押贷款。

    然而,流动性并不关乎现金;它主要还是一种心理状态。次级贷款问题只消耗了全球现金流量中的一小部分,但它却让贷款人大惊失色,从而导致泡沫破裂。巧妙的金融工程学曾经成功地说服贷款人忽略风险,而且不仅是在次级贷款市场上。一家大型对冲基金参与了对我们的一家子公司的贷款,但它却没有派人参加尽职调查会议。于是我打电话给这位高级合伙人向他致谢,并且和他说起缺席的事情。他回答说:“我知道。对于 1,000 万美元的贷款来说,参加这样的会议不值得。”

    今年春天,当次级贷款问题刚刚浮出水面时,许多著名机构纷纷表示它们没有类似问题,但最近公布的季度注销项目报告显示,它们都遇到了这个问题。它们当时并没有撒谎;只是不知道自己遇到了问题。它们面临的尴尬局面,使风险控制重新流行起来。在没有收入证明和资产负债表的情况下,不经估价就以折扣利率向资质有问题的借贷人发放贷款,从来都是愚蠢的行为。没有哪一种模型构造能够让华尔街接受这种 100 美元的票据,然后再把它变为可以卖到 103 美元的证券。模型的特性就是假设未来与过去的情况相似,因此一旦多项标准发生变化,它们就会失灵。次级贷款模型既没有捕捉到日益宽松的信贷标准,也没有留意房地产价格可能持续大幅下滑,这再次证明“金融工程学”是华尔街词汇表中最危险的词组。

    现在我们已经确认了这次疾病的病因,那么它的情况究竟有多严重?它的传染性又如何呢?由于 5,700 亿美元利率更低且有前期优惠利率的抵押贷款将重新进入市场,并且消耗掉借款人一半以上的收入,因此目前 2,000 亿美元的逾期贷款到明年就将增至 4,000 亿或 5,000 亿美元。有鉴于此,这批贷款中的大部分将会被取消赎回权或者重新调整。大约有 150 万到 200 万户家庭将失去住房。与此同时,几乎没有贷款人会为被取消赎回权的房屋提供抵押贷款,因此房价将会下跌。尽管有这么多不幸,但损失总额可能还不到家庭财产的 1%,而且只相当于一年 GDP 的 2% 到 3%,因此这并不是世界末日。然而,今后即使是巨额优质抵押贷款也会变得非常昂贵,而且很难获得。

    公司债市场上也出现了类似的过剩情况。杠杆收购的融资过程中几乎没有甚至根本没有限制性的合同条款,而且一些借款人能够“变更”或者发行更多债券,用以代替现金来支付利息。债务与现金流的比率达到了历史最高点,发行的垃圾债券中有 60% 以上被评为 B 级甚至更低。高回报债券的收益中只有 13% 用于扩大规模的资本开支,87% 用于赞助人分红、股票回购、杠杆收购或再融资,根本没有用来提高信誉的预算。而且,这种异乎寻常的贷款的利率只比国债 5.5% 的收益率高 2.5 至 3 个百分点。因此,投资者从拖欠违约率高达 25% 的债券上只能得到 8% 或 8.5% 的利率,这与次级贷市场上对风险的忽视如出一辙。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也是一样的。华尔街把这些 100 美元的贷款变为可以卖到 102 美元甚至更高的证券。我们再一次用证券化的伪点金术创造出黄铁矿。2 万亿美元的抵押贷款和高回报债券中最脆弱的 5% 左右将形成洼地。这只占 GDP 的 1%,但贷款标准会在一段时期内变得更加严格,就像电信泡沫破裂后它们采取的做法一样。

    鉴于这样的发展前景,WL 罗斯公司下属的成员企业今年筹集了 20 亿美元,以消除外部的融资需求。最近,当第 10 大次级贷款机构美国住宅抵押投资公司(American Home Mortgage)濒临破产时,我们向它提供了 5,000 万美元经管债务人融资。最终,我们将大举进入抵押贷款市场,因为凭借正规的尽职调查和评估,按照较高利率向资质不佳的借款人贷款是有意义的。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破裂后,我们用类似的战略使 Kansai Sawayake Bank 恢复了元气。一年之后,该银行的资产收益率就达到了 17%,这几乎是普通日本银行回报率的两倍。

    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 Kynikos Associates 公司总裁兼创始人

    我们不知道情况有多糟

    人们不断提及一个事实,即资本开支相当大。但是,2000 年他们也曾提到过同样的问题,那时正是电信业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而市场却处于低迷状态。当时我们指出,电信业的扩张几乎走到了尽头,而且这个行业越来越关注不合理的项目。如今,你会发现无论是迪拜计划筹建的第 48 个社区,还是建在中国农村地区的利润微薄的工厂,这些项目的资本计划也没多大意思。但是,其中却存在巨大的滞后效应。金融公司是矿井里的金丝雀,而落在后面的则是资本货物公司。

    我们不清楚情况有多糟。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这个黑洞究竟有多深。所谓“黑洞”,我指的不仅是信贷问题,还有其中的会计问题。我认为,许多金融机构的盈利能力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也就是说,它们在上升期显示了巨额利润,而且人人都有高额奖金,但进入衰退期后它们也会注销巨额资产。

    在个体层面上,目前发生的情况可能是关于指数的争论,而并没有考虑到个股的风险。当然,任何由于会计问题而看似可疑的事情,都会遭到华尔街全面而又猛烈的抨击。过剩的领域会被彻底摧毁,而且所有反应过激的领域都会成为人们最终寻找廉价交易的场所。但是,我认为我们离这一步还很遥远。

    比尔•米勒(Bill Miller) 美盛资本管理公司(Legg Mason Capital Management)董事长兼首席投资官

    留意收购机遇

    这些情况正是学术界所熟知的“系统内生”(endogenous to the system)现象。也就是说,它们是正常的。通常,它们每隔三五年就会发生。于是,2002 年夏天我们的公司信贷市场冻结了。在此之前,刚出现过股票泡沫。1998 年,我们遇到了 Long-Term Capital 公司。1994 年,我们遭遇了与眼下类似的抵押贷款危机。1990 年,中小型储贷机构(S&L)倒闭。1987 年,股市崩盘。这些事情渗透整个体系,而且成为该体系的一部分。我看到上周末有人在反复引用一个数据,说:“人们认为在一万年里都不会发生的事情在今年 8 月连续 3 天出现了。”我想你会从金融工程的基础知识中发现,市场的分布并不是人们所熟知的正常分布。我不清楚当所有这些事情每隔三五年出现一次的时候,他在哪里。我认为这些数量模型存在结构性缺陷,而且有可能让这种情况加剧。

    但是,这些事件中也包含机遇。实际上,当市场像现在这样出现冻结时,只要你还拥有流动资产,你就总能获得机遇。不要担心情况会变得多糟糕。相反,我认为人们应该思考哪里会有机遇。

    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金融指数可能是衡量未来状况的最佳晴雨表。通常,金融数据是预测市场走向的准确指标。由于它们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所以会引领市场的发展。有鉴于此,我认为金融指数将告诉你这件事是否结束。然而就目前来看,它显示事情还未结束。它仍在下跌。但是,正如金融数据引领下降趋势一样,它同样也继续引领升势。

    斯蒂芬•罗奇( Stephen S. Roach) 摩根士丹利亚洲区(Morgan Stanley Asia)董事长

    央行的失败

    这是大规模的资产泡沫破裂七年来第二次对世界金融市场造成重大破坏。在这两次事件中─2000 年的股票泡沫和 2007 年的信贷泡沫─中央银行均未能尽职尽责。缺乏货币秩序已经成为无拘无束的全球化进程的特点。中央银行未能向全世界的金融市场以及越来越依赖资产的全球经济提供稳定的支持。

    目前,因泡沫破裂而产生的股市动荡并不是孤立的现象。央行沉浸在因成功遏制通货膨胀而带来的暖意中,并且认为放松银根是这个世界应得的奖励。这种观点引发了一系列事件,而这些事件又在股票市场、住房市场和信贷市场上产生一个又一个泡沫。

    当这种泡沫在 2000 年初破裂时,乐观人士说不必担忧。毕竟,1999 年底的时候,互联网股票只占美国股票市场总市值的 6%。不幸的是,在接下来的两年半里,标普 500 指数(S&P 500)下跌了近 49%,而且在过度扩张的美国商界的带领下,美国和全球经济陷入了衰退。

    与之类似的是,今天的乐天派也在鼓吹同样的信条:他们说,如果次级贷款市场只占美国证券抵押债务市场的 10%,那有什么可担心的呢?然而,随漫长的信贷周期逐步展开,我们完全有理由感到担心,尤其是对过度消费的美国消费者以及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经济来说,更是如此。现在,中央银行被迫为市场注入紧急流动资金,这更加让人坚信,发生新的金融危机的风险正在加大。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些努力是否能够成功阻止仍然被高估的信贷市场的崩溃。这是管理现代世界经济的方式吗?“不是。”答案非常明确。

    现在正是货币管理机构采取新举措的时候。也就是说,在设计政策选项时明确地把资产市场的情况纳入考虑范围。正如日益蔓延的泡沫所显示,意识不到资产市场状态与现实经济间的相互影响,是极大的政策失误。

    这并不意味央行应该把资产市场设为目标。然而,这也的确说明它们必须打破只关注基于消费价格指数(CPI)的通货膨胀的单一思维,并且认真考虑资产价值的极端情况。这项任务并不那么棘手。当住房市场出现过度局面时,当次级贷款人加入这场竞争时,或者当人们能够以低得离谱的“价差”轻松获得公司信贷时,央行就应该采取比狭隘的通胀目标所规定的更为紧缩的货币政策。

    目前的金融危机为现代中央银行业务敲响了警钟。这个世界担负不起在一个接一个的泡沫中蹒跚而行的代价。疏忽的代价就是系统风险不断升级,它有可能对日益一体化的全球经济构成严重威胁。它还有可能刺激政客草率地采取干预措施,从而削弱中央银行至关重要的政治独立性。中央银行业务的艺术性和科学性亟须趁现在还为时不晚,予以彻底整顿。

    埃米•布林克利( Amy Brinkley) 美国银行 (Bank of America)首席风险官

    中场休息,评估不确定性

    毫无疑问,由于商业信心遭受打击,而且信贷价差进一步扩大,经济增速减缓的风险在不断扩大。此外,消费者申请贷款的能力被削弱,这有可能影响到消费情况。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和负债抵押贷款市场受到的打击还将继续。与次级贷款市场不同,在负债抵押贷款市场上,信贷的基本原则并没有发生变化。但是,新贷款的发放出现了供应过剩,正在办理中的负债抵押贷款额达到了 2,370 亿美元。它们必须在我们实现平衡之前通过这个体系。

    我们早就知道这些调整会到来。让我们感到吃惊的是波动的幅度以及对流动性的影响,尤其是对短期流动性的影响。近五年来,金融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并且提出了新的挑战。我们有了新的参与者:外国投资者、对冲基金以及私人股权公司。我们还有了新产品,它们比以往的产品更加复杂。这些变化的确让风险变得更加分散,但它们也增大了不确定性。当银行发放的贷款成为呆账而无法偿还时,要确定风险来自何方就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这些更复杂的产品透明度更低,因此很难确定其价值。对冲基金的透明度也很低。这种不确定性产生了更严重的风险厌恶水平。反过来它又产生了流动性风险。人们希望袖手旁观,直到他们觉得自己把情况搞明白了为止。

    它会由此去往何方?风险厌恶期越长,对市场的影响就越大。过度供应的负债抵押贷款得几个月才能通过这个体系。次级贷款问题明年一年也不会得到解决。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些调整都是健康的。我们并没有看到明显的经济疲软迹象,这才是最重要的。预计全球经济仍将保持强劲增长势头。美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指标就是低失业率,目前为 4.6%。个人收入正稳步增长。出口额不断扩大。而且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同样形势喜人。

    本•斯坦( Ben Stein) 经济学家、作家、律师、演员

    “愚蠢的”投资者,大声欢呼吧!

    世上没有人会因为太愚蠢而无法在股市中赚到钱。但是,却有许多人因为太精明,反而没赚到钱。

    要想赚钱(至少是在二战后的世界里),你所要做的就是在国内购买新兴市场和发达世界的主要指数,然后再为你的老年生活增加一些保障,比如可以购买一些养老金。

    要想赔钱,那就假装你的的确确非常聪明,而且通过阅读财经新闻、收看 CNBC,你天天都能猜透市场走向。除此之外,你还必须对资金以及整个世界毫无分寸感。

    例如,我们现在正为大家所说的“次级贷款危机”而坐卧不宁,简直快被逼疯了,我们整日哀伤不已─用《贝隆夫人》(Evita)中的话讲,我们竭尽全力摆脱一切不幸。我是 2007 年 8 月 13 日写的这篇文章,在过去的四五周里,美国市场已经缩水了近 7%,大约相当于 1 万亿美元。

    但是请接往下看: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占整个抵押贷款市场的 15% 左右,价值大约相当于 1.5 万亿美元。其中约 10% 为逾期债款,其数额在 1,500 亿美元上下。而在逾期债款中,有近一半是拖欠债款,而且有可能会取消其抵押品的赎回权并予以出售。这笔贷款大约为 750 亿美元。大约一半至三分之二的贷款将通过清算来偿付,这样一来亏损额大约是 370 亿美元。无论用哪种标准来看,这都算不上是巨款,它约占股市损失的三十分之一。

    不过,“精明的”投资者却在阅读报纸,设法摆脱困境,远远地逃开,并且开始囤积罐头食品。他从阅读新闻中得到了莫大的乐趣,这些新闻报道说,并购市场也存在问题,而且一些交易可能由于融资过程存在问题而无法获得批准。他没有看到,美国主要股票市场的总市值(Wilshire 5000 指数)大约为 18 万亿美元。私人股权领域中的失败交易的价值不过几百亿美元。投资者的损失─即兼并的价格与兼并前的正常价格相比─是几十亿美元。这是实实在在的一笔钱,我可以用它给我妻子买些名贵的珠宝首饰,但如果把它放在国家乃至全球体系内来看,它根本算不上什么。

    “精明的”投资者还了解到,在过去的一周或 10 天内美联储已经向银行系统注入了 1,000 亿美元,他说:“啊哈!整个国家都在蒸发。瞧瞧,这个体系为了钱是多么不顾一切啊!”但他没有看见,美联储总是要么增加流动性,要么减少流动性,而且从 12 万亿美元的国家货币供应量来看,最近的这些举措实在微不足道。“精明的”投资者没有看见,因为他正忙于寻找原因,寻求庇护,而且他觉得自己能够胜过长期趋势。

    愚蠢的投资者只知道一些基本事实:自 1941 年以来经济还未真正陷入过衰退,66 年的记录实让人惊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大约 60 个 10 年节点上,标普 500 指数(S&P 500)的总回报几乎超过了财政部发行的所有“无风险”长期债券的回报,只有 4 个 10 年期债券例外,它们的截止日期分别是 1974 年、1977 年、1978 年和 2002 年。前 3 个周期适逢货币政策出现严重失误,从而引发了滞胀,而最后一个正好发生在技术泡沫破裂以及西方世界遭遇了其发展史上最严重的和平时期的恐怖袭击之后。

    迟钝、懒惰、无所事事的投资者 [这是我的导师菲尔•德穆特(Phil DeMuth)的话,他既是位投资经理,又是位难得的好友] 知道,尽管存在战争、通货膨胀、经济衰退、汽油短缺、美国诸多地区住房市场崩溃、街头骚乱以及工资─物价管制等不利因素,但分红再投资的标普 500 指数创造的 10 年期平均回报率是 243%,而最高等级的债券的回报率仅为 86%。对他而言,这个结果相当不错。

    躲在蒙大拿郊外掩体内的“精明”投资者用金块的形式保存自己的资金。毕竟,他已经听说,全国范围内的住房价格已经有了小幅下跌,而部分地区的跌幅还非常大 他忽略了旧金山、纽约等地价格上涨的事实 。他说,这将打击消费者的积极性,并且导致严重的、深不可测的衰退。他甚至让电视上发表言论的秃顶人士告诉他,他的担心完全正确。

    只知道躺在自家沙发里的愚蠢投资者知道,消费者总是说很快就会停止购买行为,但实际上却从未罢手过。也许在他的保龄球俱乐部里曾有人告诉过他,自 1959 年以来,消费开支下滑的现象只出现过一次,而且那还是在 1980 年。不管怎么样,如果消费者能在技术泡沫破裂、蒸发掉近 7 万亿美元财富后继续消费,那么他们也许还能接消费,即便次级贷款“危机”吞噬的损失是技术泡沫的 0.5%,而股市也受到巨大惊吓。他或许还知道,即使出现经济衰退,也很少会持续两个季度以上,而且经济和股市还有可能在此之后强劲反弹,在低迷期间购进股票可是个好主意,而不是坏主意。

    现在,警觉的读者可能会说:“嗨,这个看似`愚蠢'实则聪明的家伙是个长期投资者。这正是他取得好成绩的原因。”完全正确,是个警觉的读者。有句老话:“牛市能赚钱,熊市能赚钱,但是猪却只能被屠宰。”我不确定这句话是否应验过,但我敢肯定它现在是不正确的。真实情况是,有分寸感的长期投资者能挣钱。短期投资者的生死是以价值 30 万美元的手表的秒针来计算的,他能一夜暴富,也能很快一贫如洗,有时甚至会在更短的时间里被宰杀。对于他们,我给不出什么良策,只有以下建议:下趟火车或许会带来更年轻一些的人,他们出手的速度更快,而且更贪婪,所以他们最好在还拥有自己的湾流飞机时尽情享用。

    对于我们当中的其他人来说,以市盈率来看股市缩水了,但利润却相当可观,克林顿夫人(Mrs. Clinton)和朱利亚尼先生(Giuliani)还远算不上是社会主义者,而且就长期来看,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股市还是个好去处。我对往后 10 天标普指数的走势毫无头绪,但我坚信 10 年之后它会高出许多,而且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这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次级贷款、私人股权和对冲基金的家犬可能会狂吠不止,但股市车队还会继续前行。

    亨利•鲍尔森(Henry M. Paulson) 美国财政部部长

    为华尔街敲响警钟

    当我们的金融市场明显发生波动时,全球经济的基本面依然保持健康。这有力地证明了金融市场还会继续调整。这次的教训并不新鲜─在长期的经济扩张以及良性的市场环境下,人们更易于向过激行为妥协。这是一记警钟。它提醒所有参与者,必须全面了解他们所面临的风险,并且保持警觉。

    眼下的紧张局势还会再持续一段时间,而且还会有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消息出现。一些投资者会遭受损失,一些机构会破产,但整个经济和市场仍然是健康的,它们足以吸收、消化这一切。正如我说过的,对风险的重新定价正在展开,这不仅限于次级贷款市场,而且遍及整个资本市场。随投资者重新评估那些与重要的基本原则有关的风险和回报,市场最终将恢复流动性。再强调一遍,基本条件还是稳固的,我们的市场是有弹性的,它们终将与经济同步发展。

    作者:钱志清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