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奇普里亚尼星球
 作者: John Brodie    时间: 2007年09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一百一十五期>>特写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吉塞佩•奇普里亚尼─一位国际花花公子和享乐主义者,威尼斯哈里酒吧创办者的孙子─正努力把他的家族餐饮企业转变为全球奢侈品品牌。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吉塞佩•奇普里亚尼─一位国际花花公子和享乐主义者,威尼斯哈里酒吧创办者的孙子─正努力把他的家族餐饮企业转变为全球奢侈品品牌。但在投资上千万美元在迈阿密和洛杉矶打造酒店和公寓时,他的名字却不断出现纽约的小报上。

    作者: John Brodie

    1月份一个寒冷的夜晚,吉塞佩•奇普里亚尼(Giuseppe Cipriani)走出一辆劳斯莱斯,走进了原来的鲍里储蓄银行(Bowery Savings Bank)大楼的侧门。这座华丽的大楼建于 1923 年,位于纽约中央火车站对面。他的家族在 1998 年将它改造成纽约市最重要的活动场所。一群狗仔队员在四层楼高的拱道里抢夺位置,希望看一眼来此的明星:莎朗•斯通(Sharon Stone)、乌比•戈德堡(Whoopi Goldberg),她们是前来为艾滋病慈善活动 amFar 做慈善募捐的。41 岁的餐饮业大亨身穿保守的蓝色西装。白天,他和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市的银行家们开过会。他冲保安点了一下头,然后乘电梯上升五层,来到一片铺木地板的办公区。他把这里变成了公司的总部和他的单身豪宅。奇普里亚尼 他已经离婚,有两个 10 多岁的儿子 大步走过一张堆放建筑画纸和一艘 Riva 游艇模型的老式撞球桌,消失在他密室的深处。过了一会儿,他又出现了,穿订制的燕尾服,一件哔叽布衬衫,黑色休闲皮鞋。共有 500 位饥饿的社会名流需要进食。在从前银行的大厅里,特雷西•查普曼 (Tracy Chapman) 高歌《伴我同行》 Stand by Me 将毕,奇普里亚尼走下楼梯,前往一间地下厨房。100 位身穿无尾礼服的侍者即将往他们的盘子里装满牛排、扁豆和烤薯块。 “8 分半。” 他说。他不是估算,而在宣布所有侍者上菜的时间。

    奇普里亚尼 42 号大街 (Cipriani 42nd Street) 是他不断增长的餐饮帝国中的第二大餐厅(最大的餐厅位于华尔街 55 号,拥有超过 1,000 个座位)。42 号大街每年要举办 250 场这样的活动,包括婚礼、颁奖宴会、慈善捐助等。有时候一天要举办三场。客人如果想从没完没了的宴会中缓解一下,每人可以交上 200~300 美元,享受奇里普亚尼餐厅的特色饮食,包括意大利调味饭和贝里尼鸡尾酒 以白桃汁和 prosecco 葡萄酒调制而成 。奇普里亚尼满怀自信,穿梭于楼梯下的员工和上面的名流之间。这种自信来自于他是这家家庭餐饮企业的第三代传人。谈到在威尼斯度过的童年,他说:“在我长大的那个家里,谈话的内容是`今天上了多少套餐具'、`今天有人投诉吗'、`谁来餐厅了'。对我来说,经营餐厅就像在家里招待客人。你要让他们感觉舒适。”他 20 岁时就来到纽约,但说话时仍稍带一点意大利口音。

    除了用餐大厅,家族还拥有七家半餐馆,分别位于纽约、香港等地 那半家在撒丁岛,只在夏天营业 。奇普里亚尼美国部 2006 年营业收入约为 1.4 亿美元,不算高,但吉塞佩正在行动,在贝弗利山和迈阿密建造酒店,把这个上流人士推崇的名字转变为全球奢侈品品牌。不过,就在打造品牌之时,纽约的花边新闻报道却对他纠缠不休。去年夏天,报上说他与犯罪组织成员有牵连。罪犯辩护律师斯坦利•阿尔金 (Stanley S. Arkin) 是奇普里亚尼的老友,偶尔担任其法律顾问。他说:“听,你在纽约的餐饮业,就免不了有时出现这样的报导。但你看到了,这是个杰出人士,已经成为餐饮业的拉夫 劳伦 Ralph Lauren,著名高品质时装设计师─译注 。”

    今年夏天,奇普里亚尼和他的合伙人将开工建造一个 3 亿美元的项目,要把迈阿密陈旧的 Saxony 酒店改造成名为“奇普里亚尼海洋度假村和俱乐部住所”(Cipriani Ocean Resort & Club Residences)的五星级综合建筑。其中一座大厦为酒店,其余为分户出售公寓,面积从 110 平方米到 930 平方米不等,价格为 150 万美元至 3,000 万美元。公寓包含两个游泳池、一个 182 米宽的私人海滩和一座活动中心。

    在南方海滩之外,他还在筹备出资 7,000 余万美元,改造贝弗利山郊外一座上世纪 60 年代中期建造的 12 层旅馆。在谈到征服全球最高档商业区的计划时,他说: “以后,我们要去芝加哥、伦敦、莫斯科、圣保罗。我们的名字在这些城市里有影响力。”最近,他的电话呼叫清单上的常客包括瑞士信贷银行 (Credit Suisse) 、德意志银行 (Deutsche Bank) 两家银行分别给迈阿密和洛杉矶的项目放贷 ,以及一家意大利面食公司 De Cecco,该公司向奇普里亚尼家族出售食品。

    银行家对奇普里亚的公司感到乐观,尽管迈阿密的酒店和公寓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对冲基金 Petra Capital 的一位经营合伙人安迪•斯通 (Andy Stone) 说:“我们不是特别喜欢南方海滩,因为我们担心它走得太远、太快,但我们喜欢吉塞佩,所以对这项交易感到满意。”该基金是这个项目的投资商之一 。

    或者,正如另一位房地产银行家在总结奇普里亚尼品牌的魅力时所说: “过去,我们支持安德鲁•巴拉兹 (Andrew Balazs) 和伊恩•施拉格尔 (Ian Shrager) 均为高档酒店老板 ,但现在,最有长期潜力的人是吉塞佩。”

    就像同名的祖父那样,奇普里亚尼也有将顾客变成合作伙伴的本事。实际上,家族进入食品服务行业靠的就是这种能力。1929 年秋天,老吉塞佩在威尼斯的欧罗巴酒店当招待,遇到了一个叫哈利•卡辛 (Harry Cushing) 的美国学生。由于手头缺钱,卡辛求酒吧招待借给他 10 万里拉 相当于今天的 6,000 美元 。随后,他消失了,这让奇普里亚尼担心,他再也看不到他的钱了。可是,这个美国人在 1930 年 2 月回来了。他不仅把钱还给了奇普里亚尼,还出资 24,000 美元,想与他一道创建属于自己的地盘。

    第二年,他们在圣马克广场附近街道尽头一间旧仓库里开办了哈利酒吧 (Harry's Bar) ,装修简单纯朴,服务精致,但看上去很随意。作家和各类有品味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很舒适的聚会场所。哈里酒吧成了明星、闲人和时髦人士混杂的地方。

    1985 年,小吉塞佩和他的父亲阿里戈 (Arrigo) 在纽约开了分店。和威尼斯酒吧类似,它到 20 世纪 90 年代末也成了为商界领袖和银行家举办盛大宴会的场所。 老吉塞佩死于 1980 年。

    琼斯服装集团 (Jones Apparel Group) 的首席执行官西德尼•金麦尔 (Sidney Kimmel) 很早就是第五大街这家餐厅的常客,后来成为它的投资人。他说:“我觉得吉塞佩是个工作勤奋的人,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完成他的计划。所以,我就成了这家连锁餐厅的合伙人。”

    把纽约著名的彩虹屋变成奇普里亚尼餐厅的交易,又招来了另一位餐客─丹尼尔 尼迪奇 (Daniel Neidich) ,时任高盛公司 (Goldman Sachs) 的高级副总裁,是公司的高级房地产银行家。高盛拥有洛克菲勒中心 30 号 即彩虹屋地址─译者 ,想把它租给能让这片装饰空间重新充满活力的租户。吉塞佩和阿里戈接下了这块地方,重新加以改造,于 1999 年 1 月开门营业。

    1996 年前,奇普里亚尼在 SoHo 区开了一家名为 Downtown 的分店。自那以后,模特、演员、艺人和制片人就进入了他的名片库。当 2004 年他在伦敦开分店的时候,电影大亨哈维 魏施泰因 Harvey Weinstein 就带种子资本上门来了。

    魏施泰因回忆说:“我有天晚上和他以及 F1 雷诺 (Renault) 车队经理弗拉维奥 布里亚托利 (Flavio Briatore) 共进晚餐。吉塞佩说:`我打算在伦敦开一家餐厅。'我们都鼓励他。”后来表明,这种合作是互利的。每当需要劝说一位明星为其工作,魏施泰因总能在这家热门餐厅里有张桌位,价钱也更优惠。而奇普里亚尼在伦敦的餐厅星光闪耀,成了娱乐界的食堂。 魏施泰因在洛杉矶的项目上也有投资。

    在把纽约的餐厅开起来后,阿里戈和吉塞佩想承办活动。奇普里亚尼说:“承办酒席是最容易的,因为你知道有多少客人要来。”他们需要的是场所。

    在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有辉煌历史的华尔街 55 号前景黯淡。建于 19 世纪的希腊复兴大厦曾被用作商品交易所和美国海关办公室。奇普里亚尼前去查看这栋大楼将近 2,700 平方米的圆形大厅,望 22 米高的屋顶,他突然有了创意。这个创意也成了 42 号大街那个活动承办场所和伦敦那间小场所 [ 位于切尔西的玩具大厦 (Toy Building) ] 的模板。当时被称为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按揭贷款权威的安迪 斯通说:“他展示了买下这个银行大厅的计划。当时,它差不多成了中看不中用的东西。但他把它改造成了一项有价值的资产,用它来举办音乐会、私人聚会和承办宴会。”

    过了几年,在开始犯了几个错误之后,奇普里亚尼最终与房地产开发商史蒂夫 维特科夫 Steven Witkoff 合伙买下了华尔街 55 号,将其改造成高级住宅区和活动举办场所。维特科夫说:“他找我来谈华尔街 55 号,说了 5 分钟我就同意了。 我们仅仅握了一下手。 没有律师。这和其他大多数合同都不一样,没有律师给你打电话,不是没完没了地和你细究协议中的每个字。”维特科夫拥有 186 万平米的办公室空间。

    维特科夫和奇普里亚尼将这座大楼一分为二:奇普里亚尼自己出资 2,000 万美元,买下圆形大厅;余下的五层楼,他和维特科夫各出一半。他们花了 4,000 万美元买楼,然后又花了 8,000 万美元将华尔街 55 号改造成 106 套公寓,价格从 88.5 万美元到 300 美元万不等。维特科夫和奇普里亚尼计划让业主们享受到私人餐厅、酒窖、图书馆、台球室、水疗和健身房。据维特科夫说,2005 年以来,他们已经卖出了超过 75% 的房子。

    在纽约以外,奇普里亚尼追求的是目的地,而不是位置。他在贝弗利山的新酒店的位置远离罗迪奥大道 Rodeo Drive,洛杉矶的繁华商业街─译注 ,迈阿密的 Saxony 也距南方海滩热门地段有 10 个街区之远。但是,奇普里亚尼认为,对高端、特别是拥有名人顾客的酒店经营者来说,与普通群众拉开一段距离是件好事。他说:“当我的祖父在托尔塞罗 威尼斯一海岛 开办齐普里亚尼旅店 Locanda Cipriani 的时候,他把名人和淡水带到了岛上。伊丽莎白女王去过那里。”

    奇普里亚尼从餐饮到房产的转型,有过惨痛的教训。其中最著名的错误尝试,是他想把曼哈顿 15 大街西端的 57 号码头改造成名叫莱昂纳多 (Leonardo) 的 3,250 平方米意大利主题公园。2003 年,奇普里亚尼把点子告诉了维特科夫。当时,一个市政机构提请公司竞购这块地。维尔科夫拥有伍尔沃思大厦 Woolworth Building,建于 1913 年的一幢古建筑─译注 ,因此他知道历史性建筑的麻烦,对卷入公共工程项目很紧张。“但我迁就了吉塞佩。”维特科夫说。他和奇普里尼亚以及该项目的其他几位投资人都有合作。“他把这当成烹小鲜,但对我来说,我见识过社区团队、生态影响报告、古迹复原运动以及项目搁浅。还有比这些更棘手的吗?”

    竞标对手切尔西码头管理公司 (Chelsea Piers Management) 让这个项目变得更加棘手。该集团已经把 57 号码头以北几个街区的一些码头改造成了大型体育场所。此外,领导集团的是关系广泛的罗兰德•贝茨 (Roland Betts) 。此人与布什总统私交深厚,两人在耶鲁大学念书的时候一起加入了骷髅会 Skull and Bones,美国高校的精英组织─译注 。

    2005 年春天,哈德逊河公园信托公司 (Hudson River Park Trust) 的 13 位董事把 57 号码头给了奇普里亚尼和维特科夫。该信托公司经营从下曼哈顿到 59 大街的河边地带。信托公司喜欢他们两人的计划:宴会厅、商店、餐馆、屋顶游泳池和一座公园,但他们还喜欢他的钱:他们愿意在项目上投入更大的资本、支付更高的租金。他们的出价是一开始 150 万美元一年,到第六年增至 200 万美元。 贝茨的公司提出的租金要到第 5 年才增至 150 万美元。

    奇普里亚尼说,他的麻烦始于与罗兰德•贝茨竞标。“不幸,排在第二位的公司很有关系。他们失败之后,市州政府官员开始上门来了。一个月内,政府机构12次来找我。”奇普里亚尼认为,甚至在中标之前,他就是切尔西码头集团策划的一场两路诽谤行动的目标。 贝茨的代表坚决否认此事。

    第一路行动关系到联邦法官起诉黑社会主要头目彼得•戈蒂时出现的指控。彼得是逍遥教父(Teflon Don,指美国甘比诺犯罪家族首领约翰•戈蒂─译注)的弟弟。2003 年,甘比诺家族 (Gambino) 的一位名叫迈克尔•迪莱昂纳多 [Michael DiLeonardo,绰号刀疤鼠 (Mickey Scars) ] 的打手承认有罪,并同意为从前的同伙作证。刀疤鼠在作证时说,奇普里亚尼给了甘比诺家族 12 万美元,要他摆平彩虹屋的工会。他透露了奇普里亚尼存在劳资关系问题。他对法庭说:“1998 年春天,他在彩虹屋遇到工会上的麻烦。他想除掉餐厅里的工会。”刀疤鼠说,他拿了钱,但没能对工会下手。

    在被问及行贿指控时,奇普里亚尼说:“我想,此事已经经过了广泛调查。他(迈克尔•迪莱昂纳多)就像他们所说的,是个鼠辈。他们什么也证实不了。有关我的一切全是谎言。”

    到 2006 年春天,奇普里亚尼感到,涉及另一项新调查 这回来自曼哈顿区法官的办公室 的传言对 57 号码头项目的进展产生了负面影响。此外,他的资金还没有到位,也不愿意为一项市建供应商审查工作提供与城市及联邦调查人员的相关交谈内容。因此,他打电话给维特科夫说,他要退出这个项目。

    调查的结果是,曼哈顿区的法官在去年7月以担保欺诈的罪名起诉奇普里亚尼美国部副总裁丹尼斯 巴帕斯 Dennis Pappas 。即使起诉书没有提到他的名字,这位充满魅力的餐饮业大亨还是背上了黑社会的名声。起诉书中说,巴帕斯在申请彩虹餐厅歌舞表演许可时没有如实交待其犯罪前科,在是否有犯罪纪录一项,他填的是“无”。但事实上,他曾经在一起涉及科隆波 Colombo 犯罪家族的案件中承认犯有勒索和养老金欺诈罪。奇普里亚尼在巴帕斯被起诉当天就解雇了他。

    奇普里亚尼的律师阿尔金说:“罗兰德•贝茨和汤姆•贝恩斯坦(Tom Bernstein,切尔西码头集团的总裁和联合创办人)是始作俑者,他们到调查部门翻旧账去了。据我所知,根本没什么事情值得吉塞佩担心。”

    切尔西码头公司的发言人和阿尔金的说法不同:“除了在纽约杂志上发表的报道,我们对奇普里亚尼的公司一无所知。说我们引导或影响了调查奇普里亚尼的执法部门,纯属无稽之谈。”

    amFar 晚会的上餐结束后,奇普里亚尼由原来属于鲍里储蓄银行的大厅回到了楼上的房间。看上去,57 号码头事件并没有让他劳神。几周前,他刚从乌拉圭的海滩回来,所以肤色很黑。他坐进一个皮沙发里,痛饮一杯阿马罗内 (Amarone) 葡萄酒。他的祖父曾和海明威喝过这种酒。他以坚毅的态度对待从纽约码头上学到的活生生的教训,准备继续前行,把家族的旗帜插到迈阿密和洛杉矶。他说:“我曾全心投入这个码头,但你必须学会怎么生活。”说完,他出发前往 SoHo 的分店,因为他还要和另一位银行家共进晚餐。

    译者:Oliver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