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怎样面对汽油的高成本?
 作者: Adam Lashinsky, Nelson D. Schwartz    时间: 2006年06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九十四期>>特写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停止对氢燃料的幻想吧!乙醇才是解决能源问题的办法。它干净、环保,现在就有汽车在使用。它有可能在 25 年内取代汽油。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停止对氢燃料的幻想吧!乙醇才是解决能源问题的办法。它干净、环保,现在就有汽车在使用。它有可能在 25 年内取代汽油。

    作者: Adam Lashinsky, Nelson D. Schwartz

    或许你并不知情,但解决美国汽油依赖的玄机可能就在你的汽车引擎盖之下。超过 500 万辆的 Taurus、Explorer、Stratus,Suburban 和其它车型汽车上,都安装了可以燃烧乙醇的引擎。乙醇比汽油便宜,几乎不会产生造成温室效应的气体,而且它产自中西部,而不是来自中东。

    如果能找到这种燃料的话,这些幸运的司机就再也不需要为汽油买单了。从化学成分上来说,乙醇和你读大学时用来搀在潘趣酒里的谷物酿酒精完全一样。它还可以制成汽油醇,这是 20 世纪 70 年代的产物,颇令人回想起身著开襟羊毛衫的吉米 卡特总统和当时令人震惊的政府津贴。不过,即使是化学成分一致,乙醇的经济原理、技术和政策却是完全不同的。

    原来乙醇只能从玉米和甘蔗中提取。多亏了生物工艺上的突破,如今从草原柳枝稷(美国西部大草原上特有的一种小草──译注)、树木的碎片、玉米皮和其他农业废料中都可以提炼出这种燃料了。这种生物燃料又称为纤维乙醇。不管是使用何种原料提炼的乙醇,它替代汽油作为燃料,都可以减少 80% 的碳排放,还可以完全避免产生导致酸雨的二氧化硫。即使是向来谨慎的美国能源部也预测说,到2030年,乙醇将使美国的汽油消费量减少 30%。

    我们也许不必等那么久。数十年来乙醇仅仅是作为汽油的添加剂存在,而现在它突然成了引发燃料革命的物质和未来主义者的心之所系。风险投资商、华尔街、汽车制造商、环境保护主义者、农民(对了,还有政治家)组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他们在对乙醇潜力的挖掘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们在生物提炼厂、在汽油和生物燃料之间轻松转换的汽车引擎和廉价提炼乙醇的研发等方面投入了大笔现金。(要顺便一提的是,那 500 万辆可使用乙醇燃料车的车主之所以不知情,是因为底特律的汽车公司认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必要告诉他们。汽车制造商不声不响地增加了灵活燃料装置这个功能,以期能打破燃油经济性方面的标准。)

    此外,华盛顿从不关心与植物相关事务的强大政治游说团体也突然关注起了乙醇。“能源依赖是美国经济、环境和安全的致命伤。”主流环境保护团体之一的──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纳萨尼尔•格林(Nathanael Greene)如是说。国家安全问题上的鹰派人物也同意这个观点。原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詹姆斯•伍尔西(James Woolsey)说: “我们看到了环境保护狂、不切实际的社会改良家、农民、鹰派人物和福音派信徒结成的同盟。”(没错,他的确说了“福音派信徒”──一些在环境管理观念方面与绿色分子有共同立场的人士。)

    在今后五年里,可以预见乙醇将从在燃料中只占一个小份额,变成世界上主要的能源解决办法。对这个世界来说,依赖有限的油储量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硅谷的风险投资家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如今已经是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乙醇倡导者之一。他说,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绝对相信无需增加任何农业用地,无需改变粮食生产,我们就可以采用足够的乙醇,替换美国国内大部分小汽车和卡车的用油问题。”

    利用乙醇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 Model T 赛车就是以乙醇为燃料。现在有所不同的是蒸馏乙醇的费用变了,并带来了在燃料竞争上的优势。能源理想主义者喜欢梦想把氢作为矿物燃料的最终替代品,但是,这一转变意味著在新的生产和流通体系、新型的燃料站和新车上高达一万亿美元的剧变。而对乙醇来说并非如此──通过很小的改进,现有的加油站就可以提供最常见的混合了 85% 的乙醇和 15% 汽油的 E85。行驶一英里消耗的乙醇要比汽油多 30%。这种东西具有腐蚀性,但造一辆可以使用 E85 燃料的车只需增加大约 200 美元的费用就可以了。乙醇已经形成了一个大的行业: 在巴西,近四分之三的车可以使用乙醇和汽油两种燃料。不管最后哪种燃料更便宜,巴西都可以自给自足。

    你听说过通用汽车公司的黄色油箱盖吗?在今后的五周里,这个汽车巨头将要揭幕一场行销活动,为 E85 和雪佛兰雪崩(Chevy Avalanche)等可使用 E85 燃料的小汽车和卡车造势。他们将高调宣传特别的黄色油箱盖(通用将在可以使用 E-85? 混合型燃料的车型上增加黄色油箱盖,提醒消费者在普通汽油之外还有替代燃料可供选择──译注),如果你已经有了一辆这样的车,那么通用将免费赠送你一个黄色油箱盖。加利福尼亚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同时也是悍马越野车的车主,他支持进行一项调查,鼓励服务站提供乙醇。即使是像壳牌(Shell)和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这样的大型石油公司也在资助乙醇研究。通用汽车公司负责能源和环境的副总裁贝丝•劳瑞(Beth Lowry)说: “以往人们常常认为`农业游说员对此非常感兴趣'。现在人们已经觉醒,并认识到`这不仅与中西部有关,而是与整个美国都有关'。”美国国内顶级能源问题专家之一丹尼尔•叶尔金(Daniel Yergin)补充说: “我从未见过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可再生的能源涌现出来。`油'这个概念正在变得越来越宽泛。”

    乙醇并不会一夜之间替代汽油。美国有 1.7 万个服务站,其中只有少得可怜的 587 个出售 E85。若想提炼出足够的乙醇来替换我们用作燃料的汽油(每年 1,400 亿加仑),可能需要数千家生物提炼厂和数千亿美金的资金。不过,资本主义制度中最受青睐的幻想家之一仍坚信,很快,加满野草和玉米壳变成的东西,会变得像常规途径加油一样寻常。基于乙醇带来的灵感,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Virgin Group)已经开办了一个名为维珍燃料(Virgin Fuels)的子公司,他说: “这将是一种带来双赢的燃料。”

    从谷物中大量提取燃料

    在伊利诺斯州迪凯特镇,没有人会呆呆地等著未来降临;从玉米中获取乙醇的需求正在急速增加。农业综合企业巨头 Archer Daniels Midland 公司(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 ADM)正位于这个农业升降机星罗棋布的小镇上,它让迪凯特镇成了获得老式重点资助的美国乙醇工业的中心。1 月的一天,大风呼啸,天空浓雾弥漫,飘著雪花,还有从 ADM 办公楼旁边占地 600 英亩的综合设施中的玉米加工厂里的浓缩物气味。乙醇工厂外面的空气闻起来像是变了质的葡萄汁,工厂里面巨大的桶和发酵塔让这个生物提炼厂看起来颇像葡萄酒酿造厂,只是这里要喧闹得多。

    ADM 过去常自诩为“通向世界的超市”。而现在,作为一家替代能源提供商出现的 ADM 以“大自然恩赐”而自豪。1978 年,应吉米 卡特的要求,这家公司创造了玉米-乙醇工业。这位为石油而感到震惊的总统希望国内能生产出汽油的替代品。到现在,ADM 每年产出的乙醇已经超过了 10 亿加仑。尽管这部分燃料只占了该公司高达 360 亿美元的年销售额的 5%,但分析人士估计,它为 ADM 创造了 23% 的营业利润。温文尔雅、62 岁的 CEO 艾伦•安德雷斯(Allen Andreas)说: “我们一直都在为人们提供食物并寻找更好的替代品;现在我们在能源领域做的也是同样的事。”

    ADM 的目标是在安德雷斯所说的“从碳氢化合物到碳水化合物”的转变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现在它并不重视 E85 和纤维乙醇,而是对已经急速发展的需求亦步亦趋。玉米乙醇最主要的用途是作为添加剂,帮助汽油充分燃烧。ADM 所有的产出几乎都卖给了石油公司,它们用乙醇作为甲基叔丁基醚(MTBE)的替代品。那是一种用石油制造的添加剂,不仅有毒,而且在加利福尼亚和其他 24 个州都已经被禁用。鉴于对 MTBE 每年仍有 20 亿加仑的需求,而 25 个州仍然禁用这种添加剂,所以仅通过替换 MTBE 一项,乙醇工业就可以获得 50% 的增长。

    2005 年 9 月,ADM 宣布了一项幅度近乎 50% 的扩张计划,即新增年生产能力 5 亿加仑的产量。ADM 的宿敌美国嘉吉公司(Cargill)后来慢慢增加了乙醇产量,新进入者也在用私人资本修建乙醇工厂。唯一一家纯粹生产乙醇的上市公司、位于弗雷斯诺的 Pacific Ethanol 计划在加利福尼亚新建 5 个厂,它已经募集了 1.11 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来自比尔 盖茨的 8,400 万美元。总之,这些规划的项目意味著 26 亿美元的投资,并可将美国乙醇的生产量提升 40%。

    其他大公司也对乙醇下了长期的赌注。福特公司将与南达科他州的 VeraSun 能源公司合作,促进 E85 加油站的推广。壳牌公司是加拿大生物技术公司 Iogen 最大的支持者,后者正在渥太华的一家试验工厂里尝试大规模生产提炼自草和谷物秸杆中的纤维乙醇。埃克森-美孚捐赠 1.1 亿美元给斯坦福大学,用于研究替代燃料。2005 年,这个石油巨头的新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还访问了斯坦福大学,听取研究人员的构想。生物学教授克里斯•萨莫维尔(Chris Sommerville)表示,业界内的改变是很明显的: “去年我参加了六次关于生物燃料的科学会议,而在之前的 29 年里,我一次也没去过。”

    当然,美国政府才是代用燃料领域里最重要的角色。每生产一加仑用于混合到汽油中的乙醇,炼油厂就可以享受 51% 的退税优惠。据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五年之后,仅此一项就可为厂家增加 70 亿美元的收入。此外,美国政府还投资对使用可食用油脂和其他无害的成分来替代柴油燃料的生物柴油进行了研究。但是,除非消费者有这个需求,否则乙醇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的发展。当美国还依赖纳税人的慷慨来刺激生产积极性时,巴西已经更进一步,跃进到了一个无需政府参与的有利可图的自由市场体制中。 巴西是怎样打败美国的在位于圣保罗以北 200 英里繁华的农业城市塞尔唐济纽附近的农田里,用于提炼几个月后就要注入巴西 300 万辆汽车的燃料的甘蔗,还仅仅有齐腰高。美味的甘蔗的种植地一直延伸出去,除了间或耸立在其中的白色塔状炼造厂,简直一望无际。当 3 月收获开始的时候,这些炼造厂将把甘蔗的茎干加工成乙醇。

    巴西一直以墨西哥以南的最大经济体而自豪,年 GDP 增长为 2.6% 左右。你可能认为它的发电厂会需要越来越多的石油、煤炭和核能。但巴西恰恰拥有最适合甘蔗生长的地理环境,而甘蔗则是目前已知最富含乙醇的原料来源。因此,对于巴西 1,650 万的司机们来说,在遍布全国的 3.4 万个加油站中与葡萄牙语里称为“ cool”(酒精)的燃料打交道,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每个人都在谈论替代燃料,但我们已经在做了。”福特(巴西)公司的总裁巴里 英格尔说道。乙醇已经占据了巴西人汽车使用燃料的 40% 以上。

    与必须跨越半个地球运送才能提炼成汽油的石油相比,甘蔗就长在塞尔唐济纽市附近的 Santa Elisa 炼造厂的周围,甘蔗送进门口后被加工成乙醇,而且由于提炼后的剩余残渣可以用于燃烧,为 Santa Elisa 炼造厂和当地电网供电,所以很少有废料。蔗产农工联盟(Unica)代表了巴西广大甘蔗种植者的利益,联盟秘书长费尔南多 里贝罗(Fernando Ribeiro)说: “甘蔗农场到炼造厂的最远距离大约是 25 英里,从能源使用的角度来说真是非常、非常高效。”

    尽管巴西人从 1979 年就开始驾驶专用乙醇燃料的汽车,但直到三年前新型发动机的问世,才促使那些在乙醇和汽油间犹豫不决的司机们下定决心,从而使巴西从小范围内使用一举变成世界上可再生燃料使用方面的领头羊。福特公司 2002 年展示了广为人知的混合燃料引擎的第一台原型机;很快,大众公司便推出了混合燃料汽车。福特的英格尔认为,混合燃料技术帮助解决了长期以来纯乙醇汽车无法解决的麻烦,比如在气温较低的清晨汽车难以发动、加速性能差及腐蚀等问题。

    消费者喜欢混合燃料,因为它意味著你不必在乙醇和汽油中非要做一个选择──很多人对 1990 年那场甘蔗短缺记忆犹新,当时乙醇汽车的驾驶者发现他们竟然没有燃料可用了。现在,“没有人会去买一辆只使用乙醇作为燃料的汽车了,即使有税收方面的优惠。巴西人都被我们过去供应短缺的经历吓怕了。但现在有了混合燃料技术,就再也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位于圣保罗的扩展代理商 Green Automoveis 公司的销售经理罗格里奥 比拉尔多这样说道。

    因为 2003 年和 2004 年每升乙醇的售价比汽油便宜 45%,混合燃料汽车与 iPod 一样大受欢迎。2003 年混合燃料汽车占了巴西自产汽车市场 6% 的份额,而汽车制造商们估计这个份额在 2005 年会增加 30%。现在,这一估计被证实过于保守: 截止去年 12 月,巴西市场上出售的 73% 的汽车是带有混合燃料引擎的。如今有 130 万辆混合燃料汽车奔驰在巴西的大街小巷里。英格尔说,“我从未见过一项汽车方面的技术被这样快地接受。”

    乙醇燃料的迅速应用,对巴西经济产生了深远影响。不仅巴西不再需要进口石油,光这一项费用就为国家节约 690 亿美元的外汇,这些资金留在巴西国内,使一些景况不好的农村地区恢复了活力。250 家乙醇燃料生产工厂已经在巴西东南部地区先后出现,还有 50 座工厂正在建造当中,每家造价都高达 1 亿美元。塞尔唐济纽因而变的愈加繁华,当地甘蔗种植联盟的领导者曼努•卡洛斯•奥特兰指著一家又一家新企业,包括从农场机械销售商到锅炉建筑商和与附近炼造厂相关的配套企业。他说,“我们家从事这个行业已经 30 年了,现在是有史以来行情最好的时候,有些人甚至发起来了。”

    巴西成功的关键因素在于,消费者是主动去选择乙醇作为燃料,而不是被强迫购买。20 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早期,巴西的军事独裁政府曾企图通过强迫来实现这个目标。他们通过减税来修建炼造厂,命令国有石油公司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在加油站销售乙醇,并在油泵处调节价格。这种欺凌弱小的举动,加上 90 年代时低廉的油价,几乎完全扼杀了乙醇市场直到混合燃料技术到来。咨询师费力奥 纳斯塔里认为,军人政权没有带来什么好处,但它的确建立了配送体系,让驾驶员能在任何地方加上乙醇。

    尽管美国没有也不会有像巴西那样的甘蔗资源,但投资者现在把里约热内卢视为未来燃料利用的榜样。有个精明的美国自由思想家泰德•特纳(Ted Turner)这样说: “我讨厌看到美国落后巴西 10 年,但这可能的确就是我们现在的情况。”

    乙醇教父

    只要有风险投资人的地方,必然就会有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他是 Sun 公司(Sun Microsystems)创始人之一,同样也是著名风险投资公司 Kleiner Perkins 的合伙人之一。他还是 Juniper 网络公司的早期支持者之一,Juniper 的技术最终终结了传统电信厂商几十年的垄断地位。科斯拉今年 50 岁,清瘦,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印度人。“我喜欢挑战垄断,并打破它。”他毫不谦逊地说。

    由于科斯拉失望地发现 Kleiner Perkins 从互联网泡沫破灭后还没打算进行大的风险投资,他决定不借助 Kleiner Perkins 的力量,而是建立他自己的基金组织──科斯拉风险投资(Khosla Ventures)。之前,他虽涉足到环保领域,但却从未想到会对其进行投资。巴西的成功,让他看到了乙醇燃料在美国的潜力。“我花了两年的时间试著让自己相信,这只不过是又一种无关紧要的替代能源而已。”他说,“但我发现,乙醇可能最终会在这个国家及其他很多国家中替代石油成为主要燃料。这对我震动很大。”

    很快,科斯拉就开始让别人吃惊了。他做了一个名叫“生物燃料: 跳出石油桶想一想”的演示幻灯片,瞬间吸引了人们的关注。他在白宫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等地方到处游说支持乙醇燃料,还支持在加州即将举行的民意投票,给燃料零售商争取到增加安装 E85 燃料泵的补贴。“让配送运行起来的确是个问题,”科斯拉说,“我们需要增加混合泵,并采用 E85 油泵,从而使不可能变成可能。”

    他对能源投资的转变,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硅谷的发展趋势,风险投资商们开始在能源领域寻找以往计算机给他们提供的庞大市场和高速增长机会。例如,位于圣布鲁诺的优点风险投资合伙公司(VantagePoint Venture Partners)建立了一个名叫新能源资本(New Energy Capital)的基金,专门为乙醇、风力发电和其它能源项目提供资金。第 N 种能量(Nth Power)是旧金山的一家能源投资机构,去年他们把流入风险资金的 210 亿美元中的 7 亿美元,标为用于投入“洁净技术”方面的新创企业。

    纤维素的天堂

    没有人(即使最乐观的风险投资也是如此)认为,我们在近期内能够彻底抛弃汽油。以石油为基础的产业链实在太有效了,它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生活的各个层面,人们很难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很多人对通过谷物进行发酵获得的乙醇是否能够满足美国各式各样的汽车、皮卡和多功能运动型轿车对燃料的需求也表示怀疑。用于生产乙醇的谷物已经占了美国谷物产量的 14%。大量的谷物转换为燃料,将制约世界粮食供应,这是怀疑论者最喜欢用的论据。还有些批评家认为,从谷物中获取乙醇将消耗更多的能量。最近美国能源部的报告,终于让网上这些无休止的争论平静下来了: “就关键能源和对环境的正面影响而言,通过谷物生产的乙醇明显领先于用石油生产的燃料,而未来通过纤维素生产的乙醇则会做得更好。”

    由于纤维素乙醇是通过秸秆、草皮和树皮等产生的,这些纤维素人类并不能食用,所以它根本就不会威胁人类的食物供应。纤维素是构成植物细胞壁的碳水化合物。研究人员发现了如何通过使用将纤维素进行分解获得简单的糖类物质来获取能量。纤维素在自然界是大量存在的,通过纤维素所获的乙醇非常洁净,可以和汽油一样有效驱动汽车行驶。而且,你不需要彻底改造汽车。不过,纤维乙醇的大规模生产,还是个有待解决的工程问题。

    目前,这个责任落在了像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市的杰能科生物科技公司(Genencor)这样的企业身上。汰渍(Tide)洗衣粉中就添加了它生产的生物 来分解污渍,这样洗出来的衣物会更加干净。不过,用它来清洁衣物和改变美国长期以来的汽油添加剂现状,可完全是两回事。最好的办法是把乙醇的成本降到消费者能接受的程度。在灵活燃料引擎出现之前,巴西人加油时甚至情愿把他们的 rabo de galo(鸡尾酒)和汽油混在一起,这只是因为它比石油更便宜。杰能科公司表示,他们生产的已经使纤维素乙醇的成本从五年前的每加仑 5 美元降低到每加仑 0.2 美元。现在生产乙醇的工厂所要做的,就是摸索出大规模生产的经验。目前,加拿大 Iogen 公司是在商业化道路上摸索得最远的一家公司。此外,位于马萨诸塞州戴德姆城的碧玺国际集团(BC International)在路易斯安那州建立了一个纤维乙醇工厂,它在大规模生产上也很有希望。

    光靠企业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政府的作用不可小觑。不过,我们指的可不是对农民或是酿酒厂分发更多的宣传册。最近生效的能源法案采取的措施就十分正确,比如美国政府要求到 2013 年纤维素乙醇燃料的年使用量要达到 2.5 亿加仑,但还有其他一些措施可以采取。若美国政府消除高达 54% 的从巴西等国进口乙醇汽油的关税,相信也会很有帮助。和玉米相比,用一亩甘蔗能制造的乙醇要多得多,所以巴西生产的乙醇比美国更便宜。降低关税将不仅能方便更多的美国人购买乙醇燃料,同时还会让我们这些最终消费者得到实惠。这将反过来刺激为汽车加乙醇的服务站更广泛地设立。此外,像壳牌石油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等一些以绿色环保自居的石油巨头们还应加大对纤维乙醇的投资力度。壳牌石油公司在俄罗斯萨哈林岛投入了高达 200 亿美元的资金生产石油天然气,它对 Iogen 的投入与之相比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当然,乙醇燃料从理想到现实不会一蹴而就,它不仅仅是个投资或补贴就能解决的问题。巴西花了几十年的时间,直到居高不下的油价和灵活燃料引擎迫使消费者把乙醇当作燃料的不二之选后,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就。但是,越早开始推广乙醇燃料,我们就会越快从依赖石油的泥潭中解脱出来。原油的需求是不可能降下来了: 只要中国、印度想采取与我们一样的生活方式──而且他们确实在这样做──油价就再也不可能回到每桶 10 美元甚至是 20 美元的价格了。但不管技术上遇到怎样的挑战,建设一个充满洁净的乙醇能源的世界,怎么看都要比回归到廉价石油取之不尽的日子更为现实。

    译者: 未尧

    把油加满,威利

    妈妈,千万别让你们的孩子长成汽油人,给他们来点生物柴油吧!这是乡村歌手威利•纳尔逊关于可再生燃料的新歌的歌词。

    “威士忌河”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威利•纳尔逊(Willie Nelson)选择了一种新型燃料。他正开著他的旅行巴士向距“新墨西哥州大鸟以西约一小时路程”的加利福尼亚驶去。这的确十分应景,因为他正提到生物柴油──一种可以用来作为巴士燃料的常规柴油和精炼菜油的混合产品。纳尔逊是美国最坚定的生物柴油支持者之一,作为 BioWillie 生物柴油品牌的推销商,他声名大噪。现在已经有 12 个加油站开始买这个牌子的生物柴油,大多数在得克萨斯,还包括他自己位于达拉斯南部希尔斯博诺的卡车驿站──卡尔之角(Carl's Corner)。

    纳尔逊生产的 B20 混合物一般由 80% 的柴油兑上 20% 的植物油组成。就 BioWillie 来说,这些植物油主要取自大豆。通过一种叫做“脂交换反应”的过程,就可以从花生、油菜籽或其他农作物中获得生物柴油,甚至油渣和猪油也可以作为原料。威利怎么会想到这上面来呢?“当我们住在毛伊岛时,我妻子听说有人能从餐馆的油脂收集器里提取生物柴油。”他回忆说。

    纳尔逊现在是一个名叫地球生物燃料(Earth Biofuels)的小公司的股东(公司网站播放著他的热门歌曲“再次上路”)。他认为,生物柴油是一种三赢选择,“它对环境无害,能帮助农民提高农产品需求量,而且我们不需要为了在海外获得石油而去打仗”。

    然而,也有人提出一些反对意见。冬天,生物柴油要远比柴油容易凝结──对 B20 来说,大约摄氏 7 度就会凝结起来──不过纳尔逊声称,只需要加入一些添加剂就可以降低凝结点。此外,还有一些评论家认为,生物燃料会最终吸走我们的食物供给,少数人还认为生物柴油在生产中耗费了太多的能源、肥料和农业机械设备。威利对于这些论调完全没有耐性,任何抱著这种想法的人在他看来都是“白痴、偏执狂或者傻瓜”。他说: “它很受卡车司机们欢迎,农民们种植起来也很容易。”对于生物柴油占用食物的论调,他的回答是“那纯属一派胡言”。而且,后者的观点似乎与现在控制肥胖症流行背道而驰。当问到生物柴油的份额能做到多大的时候,纳尔逊说: “通过使用生物柴油,可以降低我们对进口原油 10% 的依赖,谁不愿意这样做呢?”这是个好问题。-------- Andy Serwer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