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非法企业家
 作者: Julia Boorstin    时间: 2006年01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八十六期>>创业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作者:Julia Boorstin

    “何塞”和“玛丽亚”似乎已实现了美国梦。何塞 36 岁,身材瘦长,蓄著髭须,一年到头忙个不停。他在南加利福尼亚经营著一家盈利的服装公司。公司成立 7 年了,有员工 25 人,2004 年的销售收入是 65 万美元,纳税金额达到了 6 位数。玛丽亚 23 岁,把公司的办公室打理得井井有条。何塞在 2000 年雇用了玛丽亚,一年之后,他们结了婚。2004 年,他们买了一套有两间卧室、后院很大的房子。他们与可爱的儿子乔治还有两条狗住在里面。但他们苦心经营的事业和生活可能会突然终止。因为他们不是美国公民,非法来到了美国,面临著被驱逐出境的威胁。

    1987 年,为了逃避贫穷和饥饿,何塞从洪都拉斯来到圣迭戈。他刚来的时候只能睡在大马路上。1999 年,他得到了合法工作许可证、社会保险号码和驾驶执照。当时,由于飓风灾难袭击了洪都拉斯,美国政府为那些非法的洪都拉斯移民提供了“临时保护身份”。他每年要花 500 美元延续这个身份,目前可以展期到今年 7 月。到那时之后,除非他马上拿到绿卡,否则可能被驱逐。但每年申请合法身份的移民有 600 万人,其中仅有大约 100 万人能通过。他们的成功希望并不大,通常要等待 15 年以上。玛丽亚在 1988 年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来到了美国,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法律文件,连驾照也没有。

    一位喜欢他们的管理方式的员工把他们介绍给了《财富创业》杂志(FSB)。这对夫妇同意接受我们的采访,条件是隐去他们的真名,也不能报道任何可能暴露他们身份的细节。他们用自己的故事反对有关非法移民是美国经济负担的论调,并展示了他们的贡献,比如创办企业和创造就业岗位。

    何塞和玛丽亚没有雇主帮助他们申请绿卡。移民法有规定,在美国境内投资达到 100 万美元以上的人可以得到永久居留权,所以他们的律师建议他们根据这一条来申请。他们的律师说,何塞在 2000 年申请过,但被驳回。法官判定,他们的公司不够大,不足以构成永久移居美国的理由。律师说,根据现行法律,他们拥有的价值数十万美元的设备不得计入获得公民资格所要求的最低资产数额。根据以前那些成功获得公民资格的判例,律师建议他们尽快把企业的年利润提高到 100 万美元。他们希望在 2007 年或者 2008 年实现这个目标。

    但谁也不敢保证一定成功。何塞每天都要在工厂工作很长时间,而他一直梦想著回洪都拉斯探望生病的父亲,希望还来得及见上他最后一面。自从 1987 年来到美国之后,何塞就再也没回过家。没有绿卡,他就不能离开美国,因为他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我想我这样在这里生活了 15 年以上的人,是应该得到绿卡的,”他在工厂机器的喧嚣声中说道,“我花了 68,000 美元买了这台机器,还付了 8,000 美元的销售税。我总共贷了 20 万美元,但现在还差 1 万美元就还清了。如果布什因为临时保护身份过期或者其他别的原因把我送回老家,我也不能把工厂带走。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让我在离开之前有时间把这家厂子卖掉。”

    如果布什总统 2004 年提出的移民法改革能在议会通过的话,何塞和玛丽亚就有了别的选择。布什的计划是让那些有工作的非法移民申请成为合法的临时工人,期限为三年,这也能够让其他非法移民到那些需要工作三年的工人的公司工作。最后,一些工人将允许申请绿卡。布什申辩说,他的提案将帮助雇主找到能做美国人不愿意做的工作的工人(至少在现在的工资水平上),并且能够让那些已经生活在这里的工人合法地工作,而不必让他们断绝和本国的联系。去年 5 月间,有议员提出了《2005 年安全美国和有序移民法案》(Secure America and Orderly Immigration Act of 2005),当中就体现了布什的这个提案。但是,这个法案并没有对非法移民企业家的情况做出明确的规定。不过,如果这个法案通过了,美国的 900 万到 2,000 万非法移民中的上百万人将会因此获得合法的工作许可。这将成为自 1986 年里根总统一次性给予 270 万非法移民合法身份以来力度最大的移民法提案。

    在布什改革提案付诸投票之前,激烈争论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反对者们称布什的提案将会使美国人找工作更加困难。移民的支持者声称这个措施还不够得力,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让那些大公司掌握了他们的命运。而一些非法移民企业家─很少在辩论中被考虑到─并没有发现在申请合法身份时有任何优势。

    36 岁的大卫(David,化名)面色黝黑,身材矮壮,是墨西哥移民,在圣法南度谷区做著清洗游泳池的生意。他每年能挣 80,000 美元现金,从不交税,无论国会有什么消息,他也不打算申请绿卡,还计划退休后回到墨西哥去。“我从政府那里没有得到任何东西─没有社会保险,没有医疗福利─所以我为什么要交钱给他们?”他问道。他根本不考虑政府在国防和警察保护等方面的支出。

    但对于像何塞和玛丽亚这样深深扎根于美国的企业主来说,这项法案无疑给了他们巨大的希望: 当初驱使他们越过边境来到美国的雄心壮志和冒险精神最终会得到回报。提到本地的非法移民企业家,洛杉矶经济发展局(Los Angeles County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的首席经济学家杰克暱↗ack Kyser)说: “他们知道美国是充满机遇的土地,而他们的国家还在与官僚主义和腐败做斗争。他们会拚命地工作,因为他们没有后路可退。”根据最近一年的数据统计,凯瑟估计 2003 年那些获取“黑”工资的非法移民创造了 1,630 亿美元的 GDP,而洛杉矶及周边四县的企业的 GDP 是 6,730 亿美元。南加州大学移民专家哈利暸骞℉arry Pachon)教授预计,全国范围内 8% 到 10% 的非法移民经营著企业,但这方面并没有实际的数据统计。

    尽管生活在美国经济阴影中的日子对何塞和玛丽亚来说并不好过,但他们觉得即使这样也比在洪都拉斯的生活好得多。何塞父母有 11 个孩子,家里很穷,他直到 12 岁才有鞋穿。在洪都拉斯,他找不到工作,所以在 18 岁的时候几经辗转非法越过西部和北部边境来到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墨西哥。他在香蕉、芒果和甘蔗种植园做过各种工作。他离开洪都拉斯一年后的一个晚上,非法越境来到加利福尼亚圣迭戈附近,然后步行或者搭公车北上。他在美国一个人都不认识,一句英语也不会说,只能睡在洛杉矶东部的大街上。在那里,每天他都和其他非法移民在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等待有人找他们做建筑和油漆的工作。这样的工作能让他得到现金。他把一大部分赚的钱寄回了洪都拉斯,给父母买了一栋房子,并且把他的哥哥接到了美国。何塞回忆说: “这里拿 400 美元的工作,在洪都拉斯只能拿 50 美元。”

    为了拿到更高的薪水,他又去了迈阿密和波士顿做看大门的工作,直到他意识到他糟糕的英语让他不可能有更好的发展。所以,他又搬回了双语氛围浓厚的南加利福尼亚,在一家塑料厂找到了工作,然后又到一家血汗工厂做缝衣工。他领的是计件工资,每天都要一口气工作 10 到 12 个小时,没有休息。“我们被工厂主占了很大的便宜。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何塞耸了耸肩说。但是,他的辛苦工作还是值得的。他尽可能地延长工作时间,一周工作 6 到 7 天。就这样,他每周能拿回家 400 美元的“黑”工资。自那以后,他的薪水大幅增加。后来,他给在洪都拉斯的家寄去了大约 40 万美元。他的家人用这笔钱买了 8 栋房子、一套公寓住宅和一家让他姐姐经营的商店。

    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何塞。一天,一位买主来到了他工作的工厂,寻找一种印染布料,而当时工厂却没有做这种布料的机器。一直存钱想自己创业的何塞悄悄地留下了这位买主的名片。当何塞的存款达到了 15,000 美元的时候,他又跟银行申请了相同数目的贷款。他的哥哥在老板的帮助下已经获得了绿卡,并拥有了信用额度,跟他一起签了贷款协议。何塞买下了专用的机器,给那个买主打电话,得到了他第一批订单。他两天不眠不休学会了如何操作机器并且按时交了货。他花钱请一些朋友帮他管理工厂,而他就去制衣工业区寻找潜在的客户,一天能发出去大约 100 张名片。“我一直都想自己创业”, 何塞说,“否则给别人打工只会受骗”。当生意越来越多的时候,他开始雇佣员工,包括那些越境找工作的亲戚。他对以前的雇主欺骗他的行径还记忆犹新。他总是按照工作的小时数支付给工人薪水,至少也要保证最低工资。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墨西哥人,也是通过非法移民来到美国的。长时间的工作导致了这段婚姻的破裂。但是,2000 年,他雇用了玛丽亚,他们相爱了。那一年他的公司年收入达到了 20 万美元。

    玛丽亚和何塞有很多共同点。玛丽亚 7 岁的时候,为了摆脱在墨西哥的贫困生活,已经在美国工作了 5 年的父亲花钱让一个“蛇头”把她、她母亲、奶奶和她一岁的小妹偷偷带到了美国。她回忆说: “我们得翻过一道墙。奶奶被一颗大钉子挂住。最后她不得不把外衣脱下来。”到她高中毕业时,玛丽亚已经能说两种语言,并且是学校的优等生。她来到何塞的工厂面试办公室经理的时候,她立刻觉得她对这工作很熟悉,因为她父亲曾在类似的工厂里工作过。她很惊讶公司里竟然没有电脑。她开始著手对公司进行改造,不久就成了公司里不可或缺的人物。

    玛丽亚来到公司一年之后,就和何塞结了婚,之后不久她就怀孕了。她流利的英语和电脑技能为公司拉到了不少生意。为了达到客户要求的服装特殊效果,何塞投资购入了一台新机器,但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何塞回忆说: “开始的时候我们赔了好几千美元,因为我们没买对运转机器的软件,而这个软件要 7,000 美元。”但是,在他购买了合适的软件并且雇佣了更多有经验的工人之后,他发现跟工厂里的其他设备相比,这台机器能让产量提高 18 倍。这样,就产生了更高的收益,让他在同行业的工厂中更具竞争力。

    为了不犯下任何威胁到他们成为美国公民的错误,何塞和玛丽亚每个季度都要交纳州税和联邦税。他们根据政府为公司指定的联邦纳税 ID 号交税。公司是以他们二人的名字注册的,各种证照也都齐全。他们也为员工缴纳工资税,虽然三分之一的员工是非法移民,用的是从大街上买来的假社会保险号。而非法员工也许永远也不可能享受合法公民的退休福利。但是,接受工人的假社会保险号,就能使工厂从那些需要证明所有员工都有这种政府证明的大公司手里接活。

    2005 年,公司的销售额有望达到 120 万美元。玛丽亚和何塞还在拼命工作,尽量忽略移民法带给他们的忧虑。他们正在考虑买下工厂所在的大楼,这样他们就能够有一笔租金收入。虽然何塞担心海外竞争对手会阻碍公司的发展,他还是决心留在美国。他对公司三四年之内利润达到 100 万美元持乐观的态度,这样他就可以重新申请绿卡了。但是,他希望布什总统的提案能够加速这个过程。“我合法缴税。我按照法律做所有的事情,”何塞用口音浓重的英语说,“我甚至可以为这个国家打仗”!

    译者: 古春若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