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我在微软的任职将是长期的”
 作者: 周展宏    时间: 2005年05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七十七期>>CEO访谈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陈永正说,虽然此前微软中国公司的总裁任期都不足两年,但他的任职将是长期的。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微软公司的一举一动都备受业界关注,比尔•盖茨讲话全世界都会屏息聆听。这毫不奇怪,因为在IT产业中,微软是处于生态链最顶端的公司,它定义了这个产业的标准。那么,微软公司针对中国这个全球最炙手可热的市场,有哪些新的战略呢?上任一年半的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永正日前接受了财富(中文版)高级编辑周展宏的专访,他一一介绍了微软在中国的新策略、新业务,提出了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建议,分享了他本人在中国的管理经验,并谈了他加盟微软的理由。陈永正说,虽然此前微软中国公司的总裁任期都不足两年,但他的任职将是长期的。

    财富(中文版)问: 自 2003 年上任以来,你在微软中国公司推行了哪些举措?

    陈永正答: 微软从 1995 年开始就在中国推行一系列的举措,如 1995 年建立了中国研发中心,1998 年设立研究院,2003 年成立了微软亚洲工程院。其实,微软在 很早就看到了中国这个重要的市场,决心在中国长期发展,因此在布局上有比较大的动作。我来了以后,只是继续执行微软在中国一贯的战略,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可能是现在跟总部有更多的沟通吧。去年 9 月,我在美国向微软的董事会汇报了中国策略,这是微软中国第一次直接对董事会进行汇报。当然,汇报之前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把微软中国公司的策略与全球发展策略接轨,计划制定得很细。最后,我们能跟董事会汇报,也表示公司高层对中国的认识已经成形。

    问: 以前微软中国公司的高层也曾经向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汇报过吧?

    答: 是的,以前他们两人每次到中国来,这里的高层都会向他们报告中国的情况,但这与向董事会汇报是不同的,后者要复杂得多: 首先,汇报内容要让各事业部先看过,然后经史蒂夫•鲍尔默本人审阅,最后才能向董事会汇报。中国公司、总部以及总裁都对我们准备的内容很有信心,汇报的结果也很不错。之所以能够沟通成功,最关键的首先是我们自己比较清楚未来发展的方向,总部对我们也比较了解。一旦彼此有了这种同步和理解后,总部的支持、资源就会来得比较顺畅。

    问: 其实微软以前也提过一些计划和目标,但很多时候提出后就没有看到下文了。你能不能介绍一下微软在中国的新目标、新计划?

    答: 现在目标确实很清楚,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微软怎么在中国与中国的软件企业、与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双赢,促进中国软件工业的发展。这也始终是我们的目标,我还没有来的时候,微软的广告牌就这么说,这个调子没有变。

    问: 有没有具体的投资计划和财务目标?

    答: 今年,我们准备在中国投资数亿人民币。目前我们在和 20 多家公司进行不同层次的交流,估计今年下半年,会比较明朗。今年对微软应该是个好年头,也是很有趣的一年。首先,中国对软件企业的重视程度这两年一直在增加,在中国一些发达地区招商引资时发现土地不够,希望更多地引进高附加值的企业。其次,在知识产权保护上,我觉得今年政府力度也在加大,比如吴仪副总理要求,中国各省、地、市、县政府,到今年年底使用的软件要全面“正版化”。这是非常大的举动,表示了政府的决心。

    问: 财务目标不便透露吗?

    答: 我们不说各个国家的财务数字,但与去年比起来,我们估计今年业务发展会很好。

    问: 微软中国公司今年能不能盈利?

    答: 这样讲吧,中国目前的业务的成长速度与其他地方相比应该是比较高的。至于盈利,微软在全球其实每年都赚钱,我们觉得在中国业务发展得比以往好,这就是最好的事,而且我们估计公司未来几年还会高速成长。这里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是整个环境的改善和政府目前对正版的支持,而且企业对正版和知识产权的保护也在加强; 第二,我们的业务结构与以前也有所不同,以前我们个人操作系统和应用平台产品多一些,现在我们很大的业务是与企业相关的,如服务器软件、中间件以及数据库业务,与企业相关的业务占我们公司总业务的将近 40%,在中国,这个比例甚至更高。因此,我们在中国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趋势,即用户开始发现微软不再只是一个平台,整个微软开始进入企业级软件领域。

    在中国,我们还有一些新业务今年陆续会被大家看到。首先是更多使用微软操作系统的手机,今年摩托罗拉、TCL 都开始推出了; 其次,互联网上的流媒体、MSN 等业务,今年我们在中国也会有比较大的突破; 第三,今年我们还有一个亮点,即企业解决方案,我们中小企业 ERP、CRM 以及企业流程管理等软件未来会有很大的增长。

    你问微软中国的业务赚不赚钱,虽然我不能直接回答你,但我觉得中国的业务前景肯定是好的。

    问: 你介绍的这些业务实际上是整个微软公司在推广的一些最新业务?

    答: 对,这些业务其实在美国也只进行了一两年。2003 年 7 月,微软开始成立七个事业部。这七个事业部开始基本上把上面我提的这几个业务进行了分类,有一个更清晰的框架。实际上,微软已经基本上从个人电脑的软件公司走出来,走向企业、走向数字家庭以及提升个人和企业生产力的业务。

    问: 我的理解是,你来的时候,整个微软实际上还是一家个人电脑软件提供商,而现在则进行了转型,除了提供 Office、Windows 这样的个人软件工具,还提供企业级产品、网络软件产品以及手机软件。这些软件产品是不是盗版比较困难?对于你来说,这些新业务算不算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答: 我觉得机会来自两方面。一,中国的正版化目前是一种趋势,这本身是一个机会,我相信仅仅在正版化这个方面,微软未来几年的机会就很大。以大中华区来讲,台湾、香港十年前跟大陆地区现在的盗版情况差不多,现在台湾、香港的正版率达 50~60%,而大陆这个过程可能不需要十年。另一方面,如你所言,其他的企业级的软件、个人娱乐等新业务陆陆续续地将会在今明两年引入,这也是个机会。两方面加起来,我们成长空间更大一些,这也是我们做中国策略时看到的很大的机会。

    问: 有没有看到什么风险呢?

    答: 风险在于我们在新业务方面是后来者。微软是在追赶其他企业,如在手机软件、中小企业 ERP 软件等领域,都有领先于我们的企业。我觉得困难就在于你怎么样在中国、在不同的领域全力拼搏,这是我看到的一个风险。另外,怎么样在中国更快地培养人才,也是一个挑战,因为我们正处在转型的过程之中,从个人电脑软件提供商转为现在这么多的业务,最大的风险是从哪里找这些人帮助我们快速成长。

    问: 你们进入企业级软件市场,挑战确实不小,因为这个市场里的公司已经很多了。尤其是中小企业 ERP 市场,大家都看好。你们在 ERP 上有哪些优势呢?

    答: 我想有以下几点: 首先,大型企业里面的小型应用我们也能做,并且开始做了一些。第二,实施快,比较容易使用。针对大公司的管理软件要缩小是很难的,因为大公司流程比较复杂,不管怎么简化,都不好用。我们是从中小企业市场入手,逐渐开始向大型的企业软件发展。第三,我们的产品与企业现有的 PC 平台结合得非常好。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即我们的产品能够跟企业当前使用的 Windows 和 Office 软件以及服务器很好地结合起来。

    问: ERP 的实施用户都会关心,你们一般要多长时间?

    答: 几个礼拜就能完成。我们有一个标准的工作流程,跟其他企业不一样,它们的产品基本上是封闭的。我们是做一个平台,我们还有销售的代理商,代理商其实是在做我们的产品,必须在上面开发一些适用的流程。

    问: 这是不是公司新业务里面比较容易推广的业务?

    答: 看起来这块业务我们的成长还不错,我们的客户在中国已经超过了 100 家,一下子就起来了。

    问: 公司未来将有哪些主要业务?它们现在各自的地位以及未来二三年的地位如何?你能不能就这些作一个概括?

    答: 现在,我们的业务主要还是三大块。首先,我们的平台,包括 Windows 操作系统和 Office 软件; 其次,针对企业的,包括服务器、开发工具、数据库等。这两块平台业务规模比例是 50% 多一点。与企业相关的业务是 40% 左右。未来几年,我们的新业务包括 MSN、流媒体软件、手机软件等,而且我觉得网上游戏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因此希望在未来两三年内引入 Xbox。再加上我刚刚提到面向中小企业的 ERP、CRM 等业务,我相信会有很高的成长。我希望在五年以内这些新的业务也能够达到跟我们现有业务一样的规模,这样我们在中国更全面、更多元化。

    问: 就是说,希望几年内新的业务能够占有半壁江山?

    答: 对。

    问: 为了达到这些目标,你认为你领导的团队有什么挑战?

    答: 以前大家可能对微软人事变化比较关注。一年多来,我觉得这方面相对稳定了,未来最大的挑战是怎么加深公众对于微软的了解和认知。微软以前在媒体上有很多不同种类的形象,我估计大家对微软的认识都有一些先入为主的观念。其实,微软在中国是一家做了很多贡献的公司,与很多中国公司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对中国的信息化、促进中国本地软件工业发展都有不小的贡献。怎么样让大家认识到这一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问: 所以这是一个形象工程?

    答: 形象只是其中的一点。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怎么通过我们的努力,提高我们的服务质量。很多人讲形象工程就是公关工程。事实上,我觉得如果要改变形象,我们的服务一定要做好。现在我们已经在加强服务,我们在中国有上千人给大家提供电话服务。

    问: 外界说微软中国公司是职业经理人的华容道,因为你的数位前任都只待了不到两年。你能谈谈微软为什么能够吸引你吗?

    答: 这事也蛮巧的。当初和微软的高层接触以后,我对微软的观念改变了。我刚才讲过,我们最大的挑战是怎么样改变公众对微软的认识。我跟微软的高层会面时发现,他们对中国的承诺很大,很坚决,而且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当时,我问他们对中国有多少耐心,他们回答说“耐心很强,中国这么大,耐心很强的”,而不是像大家所说的,微软在中国就是打击盗版,打完盗版就跑了。这中间有很大的反差。我觉得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是要有长期的承诺和长期耕耘的想法,其实微软在中国有大的投入。除了在美国,在其他国家基本上没有这么大的投入。如果公司高层有这样的决心,加上中国市场环境的改善,大家对知识产权、对软件价值逐步的认同,风险就相当小了。此外,微软有那么多先进的技术,每年 70 亿美元的研发投入,这可能是世界上其他任何公司都无法比的,所以我觉得风险又降低了很多。最后,我觉得未来发展都存在风险,重要的是看发展的潜力,我认为微软发展潜力应该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大一些,所以就来了。

    问: 所以一开始,您对微软的看法也跟普通大众一样,认为微软在中国承诺不大,经营也不是很成功?

    答: 确实,微软在中国遇到的挑战非常大,之前也换过几任领导了。 在这个情况下,这家公司是否还有机会做好呢?大家都认为还有机会做好。来了之后,我感觉也不错,首先有美国总部的支持,第二中国市场情况也在变化,第三我们有那么多新的业务可以做,因此跟以前看法就不一样了,以前老是放在挑战上面,现在则看到到处都是机会。

    问: 这么说,加盟时你就充分估计到此职位的挑战性了?

    答: 没有,没有。以前我从事的电信业还相对简单点,现在则要面对来自各行各业的客户,这个挑战太大了,而且 PC 每年还在以 1,500 万台的数字增长,我没有想到挑战会是这么大的规模。

    问: 从目前情况来看,你会在现在的职位上继续干下去吗?

    答: 我觉得(在这个职位上)会是长期的,因为任何一个工作,没有三、五年,很难看出效果。也只有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你才把握公司和产业的重点和方向,才能真正做好。最近大家已经不再谈这件事了。(笑)

    问: 看来不仅你自己有信心,而且大家也都对你比较有信心。你到中国大陆工作十几年了,能否分享一下你的一些体会,比如投资环境的变化或者管理的经验?

    答: 我觉得中国的变化很有意思。比如,现在一些开发区与投资者见面,对方会看你的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然后才决定接不接受你的投资,可能有一些地方的供开发的土地不够了,这可能是中国投资环境方面最大的变化。尽管中国去年进行宏观控制,还是有 600 多亿美元的外资进来,现在中国不用担心吸引不到外资,而是要担心吸引什么样的外资了。另外,我觉得真正的高科技、培育知识产权的投资还是很少,目前投资多半是在生产、制造,而在软件方面的投资数量很小。

    谈到管理上的经验,我感觉中国的人才在全世界来看算是很多的,但把这些人才整合形成团队就比较困难。团队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只是合作就好,因为这包括企业内部的资源分配、授权,还有责任的分清。责任分不清楚,大家怎么合作?很多外商到中国遇到几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他怎么去授权,怎么去分责,能够让大家发挥出团队的力量。一般在中国做得好的外企,一定都培养了大批中国人才,而在培养中国人才的过程中,必须能够分权、授权,责任要分得很清楚。

    问: 最近联想收购 IBM 的 PC 业务引起广泛关注,你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有什么看法?

    答: 我觉得这两、三年,全球收购兼并的案例比较多。最近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在美国也被收购了,美国的电信公司 MCI 也正在做一个很大的整合,PC 业也有很大的整合,如联想收购 IBM 的 PC 业务等。在中国,手机产业也是大家所关注的,现在这么多不同的手机公司,必定会有兼并、整合发生,我觉得未来两年在这方面一定会有很多精彩的案例出现。

    联想走出去是世界上的一件大事。PC 是 IBM 发明的,现在联想把这一业务接过来,我相信这里面会很有意思。但中国公司走出去,最关键的是怎么管理外国的公司,怎么管理外国员工,怎么使外国员工愿意继续留下来为你工作,这是最具挑战性的。我相信 TCL 和联想都遇到了这些方面的挑战。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