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福斯特曼如何偏离了常轨?
 作者: Adam Lashinsky    时间: 2004年10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七十期>>特写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64 岁的特迪•福斯特曼对自己帮助创建起来的私人权益投资行业嗤之以鼻

    作者: Adam Lashinsky

    西奥多•福斯特曼(Theodore Forstmann,人们常叫他“特迪”)曾经是华尔街最活跃的人物。那是在高人辈出的 20 世纪 80 年代。福斯特曼与老对手亨利•克拉维斯(Henry Kravis)一干人催生出一种收购公司的全新方法: 杠杆收购。凭借一连串的高调收购,福斯特曼的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Forstmann Little)赚了几十亿美元。

    但福斯特曼不仅是个交易人。他是华尔街的叛逆,最爱在全国的大报上写专栏,长篇大论,发泄对他所讨厌的一切的不满(垃圾债券是他关注的头等大事)。福斯特曼还是共和党的重要筹款人,他积极投身于自己热爱的理想事业,如教育改革;他还是个周游世界的花花公子,曾经向黛安娜王妃和伊利莎白•赫莉(Elizabeth Hurley)大献殷勤,和形形色色的政客和社会名流过从甚密。你喜欢他也好,憎恶他也罢,你就是无法忽视他。

    然而最近,特迪•福斯特曼却好像换了一个人。6 月 1 日的上午,天空阴暗多云,他坐在康涅狄格州的一个死气沉沉的法庭里。64 岁的福斯特体形瘦小,说话时声音软弱无力,结结巴巴,双肩还微微向前耸著。他坐在证人席上,因为康涅狄格州政府指控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违反了两家的合同。电信泡沫期间,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在两家电信企业 McLeodUSA 和 XO Communications 身上烧掉了 25 亿美元,其中有 1.25 亿美元属于康涅狄格州政府,后者想要回自己的钱。在州政府律师杰拉德•菲尔兹(Gerald Fields)的厉声诘问下,福斯特曼一副谦恭顺从的样子,你很难把眼前这个证人与那位享有“传奇人物”美誉的人联系在一起。

    当被问及在受到起诉前是否阅读过用来讨论的合同文本,福斯特曼供认没有读过;当被要求对 1997 年提交给康涅狄格州负责退休金的政府官员的投资计划发表评论,福斯特曼表示自己全然无知,他还说,这种会议一般都是由他的弟弟尼克(已于 2001 年去世)负责的;当被催促著说出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是怎样做交易的,他却告诉询问的律师,一位名叫托马斯•利斯特(Thomas Lister)的 40 岁合伙人对这类事情比他知道的要多得多。甚至对从前最爱谈论的话题──垃圾债券,他也要抗辩。“菲尔兹先生,”他语带嘲讽地说,“我可是全世界对垃圾债券最外行的人。”

    就在五年前,特迪•福斯特曼还是成功的行家。到那一年,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的六支基金已经在 21 年里筹集到了逾 80 亿美元的资金,每支基金都为各自的投资者赚到了钱。平均每支福斯特曼-利特尔权益基金为其公司退休基金投资者(占绝大多数)创造了近 60% 的年均回报率。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福斯特曼-利特尔利用杠杆收购买下的公司几乎无一例外都实现了盈利。许多在别的杠杆收购者看来就要完蛋的公司,在它那里被改造成了营业额数十亿美元的成功企业,比如它在 1984 年收购的 Dr Pepper 公司、1990 年收购的湾流航空公司(Gulfstream Aerospace)和通用仪器公司(General Instrument)。如此百战不殆的业绩令福斯特曼深感自豪。

    但在后来,特迪•福斯特曼遭受了失败。他不但要从失败中恢复过来,还得到法庭维护自己的名誉。福斯特曼以前从不追随管理风潮,对于福斯特曼- 利特尔收购的每家公司,他始终坚持控制其权益。然而,对 McLeod 和 XO 这两家公司,福斯特曼显然偏离了自己以及公司的成功之道。尽管在 7 月初,康涅狄格州陪审团做出了一个颇为尴尬的分歧判决──裁定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在其投资中存在疏忽,但它无须为任何损失承担责任──但问题在庭审结束之后依然存在: 为什么?特迪为什么会放弃自己长期奉行的投资原则?他为什么会栽这么大的跟斗?

    正如我在几个月的采访中所发现的,福斯特曼也许并不是回答这一问题的最佳人选。每当他回顾近来的惨痛教训,他的情绪就阴晴不定。有时候,他能和颜悦色地承受人们把所发生的一切归咎于他,但有时候,他又拼命责怪向他提建议的那些人。他的语气一会儿充满挑,一会儿变得苦恨难当,稍过一会儿又消沉沮丧。福斯特曼愿意谈论的话题是近些年来所遭受的损失。他说他的损失远不止是经济上的──癌症让他在 2001 年失去了弟弟尼克,而他本人对自己所创建的公司以及由他促生的行业都失去了热情。

    崇拜福斯特曼的人说,他取得了很多成功,足以掩盖最近遭受的挫折。约翰•迈尔斯(John Myers)为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退休基金管理投资,是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的长期投资人,他说: “没人记得巴比•鲁思(Babe Ruth)为波士顿勇士队(Boston Braves)效力的最后一个赛季。福斯特曼将以其整个职业生涯被人铭记。”然而,华尔街却普遍认为,福斯特曼已经跟不上时代。一位长年来与福斯特曼多次共事的银行家说: “他就像一位曾经实力超群的田径选手,如今已经跑完了最后一圈。”

    福斯特曼在投资界的地位今不如昔,他本人比谁都清楚。只要环顾一下他在曼哈顿凌乱的办公室,他就会回想起以往的快乐时光。书架上摆放著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在狱中使用过的盘子,上面有曼德拉的亲笔签名,书架旁边是若干镶著框的私信,来信者分别是鲍威尔、克林顿和前众院议长金里奇。福斯特曼的办公桌上没有电脑,而是摆满了多次投资活动的纪念杯。在一张茶几上摆著一幅素描,画的是福斯特曼的后脑勺,作者是歌手托尼•伯奈特(Tony Bennett)。

    福斯特曼喜欢向人们炫耀这些纪念品。它们是趣味生活的产物,在我们交谈时,他不时地看看它们。他说,“我确实以为我的事业不会遭受任何挫败。眼下的情况我可是没想到。”福斯特曼讲话时总是动个不停,不是摆著手臂,就是舔著嘴唇,话到一半时还用手压压头发。有时他说话不能连贯自如,仿佛心到口不到。一说起近五年来的情况,他经常发出很做作的大笑。

    无人能指责福斯特曼喜欢谈论过去的辉煌。他先是在哥哥托尼(Tony)创办的福斯特曼-莱夫公司(Forstmann-Leff)短期工作过一段时间。1978 年,他与弟弟尼克以及怀特-威尔德公司(White Weld)的前投资银行家布莱恩•利特尔(Brian Little)共同创办了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从创立之初起,公司就把工作重点放在了杠杆收购上,当时人们对这一业务的界定还很模糊。但是,在 80 年代初,福斯特曼悟出了杠杆收购的门道,整个行业也因之发生改变。在为杠杆收购借债时,福斯特曼不再依赖保险公司这样的中介,他想到了可以创立自己的债务基金,取代中间人。这种债务被称作“夹层债务”(Mezzanine Debt),多年来一直是特迪•福斯特曼的收购大餐的秘密调味品。通过在收购中提供股权和债务,福斯特曼可以加快交易运作的速度并全面控制交易──这点对他而言极其重要。借助这种方法,他还能做比同保险公司合作时所做的还要大的交易(当然风险也大大增加了)。1984 年收购的 Dr Pepper 公司就是一个经典案例。福斯特曼从银行借来 5 亿美元贷款,又从自己的债务基金拿出 1.2 亿美元,再加上价值仅 3,000 万美元的股权,收购了这家失败的汽水公司,而该公司恰巧具备可以产生现金的资产。当福斯特曼于 1986 年出售 Dr Pepper 时,他的股权投资人得到了 900% 以上的投资回报。

    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还是两个性格不相容的人──特迪•福斯特曼和布莱恩•利特尔──勾心斗角的舞台。福斯特曼性格复杂,他爱从大处著眼看问题,可又是个什么事都想管的官迷;利特尔是职业金融家,知道每笔交易的要点在哪里。福斯特曼精力充沛,容易感情用事,说话口无遮拦,随心所欲;而利特尔却是位言语中听、有涵养的投资银行家。夹在这两人中间的是小特迪七岁的弟弟尼克。福斯特曼的长期律师斯蒂芬•弗雷丁 (Stephen Fraidin)说: “尼克很有才华,非常友善,是招人喜欢的人。”在公司里,尼克的工作主要有两件。一件是与那些投资于福斯特曼-利特尔的退休基金的代表打交道,另一件则是尽力让哥哥和所有与之作对的人──包括利特尔和竞争对手──保持和解。据一位银行家回忆: “通常,特迪需要身边有一个起缓冲作用的人才能有所作为。”

    在公司内部,福斯特曼的自负一直都是个问题。公司的规模一直较小,因为特迪希望它如此;他要让一切事务都归自己掌握。他对合作伙伴的评价似乎也不高: 每到实施交易,他就爱说自己是毕加索,其他人的工作就是帮他扶稳梯子,好让他施展画技。

    在公司外部,福斯特曼的自负同样是个问题。他对华尔街其他人的指责激起了怨恨: 他批评所谓的俱乐部式收购(由若干家公司草率实施的收购),暗示自己的单干策略在道义上更优越。垃圾债券开始流行后,福斯特曼又不断发表激烈的批评言论。他写过一篇专栏文章,题目叫做“触犯了我们的审慎规则”(Violating Our Rules of Prudence)。他批评自己的死敌亨利•克拉维斯依靠垃圾债券做交易,借此话题发泄私怨,他的支持者都觉得他的做法很不合适。一位著名的投资人说: “对特迪用这种方式挑起同亨利•克拉维斯的争斗,他的朋友们差不多都感到遗憾。从中他究竟能得到什么呢?”

    在这段时期,福斯特曼声名远扬,这也使他有机会同社会名流接近。福斯特曼喜欢和这类社会精英打交道,从中还可以得到商业上的好处。共和党的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是他的好友,后来成了通用仪器公司出色的首席执行官。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收购主要由乡村医院组成的社区卫生系统公司(Community Health Systems)时,董事会成员鲍伯•多尔(Bob Dole)和山姆•纳恩(Sam Nunn)一起游说那些收购目标机构的非赢利托管人,让他们相信收购这家田纳西州的医院公司是合法的。在此期间,福斯特曼还从 事了几番理想的事业,包括税收和教育改革,为波斯尼亚的难民儿童提供帮助等。此外,他还是老布什的重要筹款人。

    不过,福斯特曼最大的成就,是他复兴了湾流航空公司。这是个特别让人著迷的成就,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湾流公司看上去似乎肯定要成为福斯特曼最大的败笔。1990 年,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以 8.25 亿美元的价格购进了这家公务机制造商,其中 4 亿美元是来自湾流公司自身的债务和权益基金。但是,当年的经济衰退重创了湾流公司,使它濒临破产。福斯特曼的投资人希望他甩掉这个包袱。 福斯特曼反而提高赌注。他亲自出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并且招聘了一批新的高层管理人员。1992 年底,他再次为湾流公司注入了 2.36 亿美元。利用这笔投资,湾流公司完成了它准备推向市场的产品,也就是如今大名鼎鼎的“湾流 5 型”公务机。不久后,这款公务机就成为全世界首席执行官和亿万富翁最渴望得到的玩具。湾流公司于 1996 年公开上市,两年后卖给了通用动力公司(General Dynamics)。1999 年,当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获准抛售手中所持的通用动力股票时,投资人当初在湾流公司投入的 6.36 亿美元已经变成了 31 亿美元。也许,特迪•福斯特曼真的是杠杆收购交易中的毕加索。

    在采访过程中,福斯特曼不止一次地告诉我,如果把他的一生拍成一部电影,那么整个故事原本应在 1999 年美满告终。但不幸的是,这部电影并未在那一年结束。

    卖掉湾流公司后,福斯特曼面临抉择。他已经年届六旬,身家将近 10 亿美元。他把精力越来越多地投入到慈善事业上,例如他与沃尔玛公司(Wal-Mart)的继承人约翰•沃尔顿(John Walton)合资创立儿童奖学金基金(该基金为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提供私立学校的奖学金)。利特尔已于五年前离开了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据利特尔的朋友说,是因为他厌倦了与福斯特曼的争斗。除尼克•福斯特曼以外,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的绝大部分老员工也已离去。而杠杆收购行业此时也发生了变化──单枪匹马做交易越来越难,寻找暗藏著的机遇越来越难,赚取超额回报也越来越难。

    另一方面,公司手头还有 36 亿美元资本尚未进行投资。福斯特曼想过把这些钱归还给投资人,就此罢手,但他也有别的想法: 让这家公司在自己去世后还能够继续发展下去。最终,他选择了后者。

    尼克•福斯特曼有意担当起他在公司的角色,但特迪并不愿由弟弟来主导投资。于是,他和尼克聘请了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的老朋友厄斯金•鲍尔斯 (Erskine Bowles)。此前不久,鲍尔斯刚刚卸下克林顿总统的办公厅主任一职。

    鲍尔斯于 1999 年初上任,他早该成为管理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的最佳人选。在投身政坛之前,鲍尔斯在北卡罗来纳州经营一家小型投资银行长达 20 年,在此期间,他与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有过业务往来。鲍尔斯是公认的行政管理专家,特迪•福斯特曼以其特有的吹嘘方式说,鲍尔斯管理过美国政府一年半。鲍尔斯与民主党关系密切,这正是福斯特曼所缺乏的。1996 年《电信法》(Telecommunications Act)获得通过时,鲍尔斯正在白宫任职。这一点非常重要,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早就认定,公司应该到电信和技术领域投资,因为大笔资金都流向那里。

    鲍尔斯立即著手为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制定组织结构和管理制度。他组织投资专家进入专业技术领域,这家一次只做一项交易的公司以前从未这么做过。几乎与此同时,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从自己新成立的基金中调拨资金,开始了公司历史上首次风险资本投资。福斯特曼-利特尔扔进 McLeod 和 XO 两家公司的数十亿美元,正是公司经营策略发生急剧转变的一部分。

    在这两家公司中,McLeod 更像一笔典型的福斯特曼-利特尔投资: McLeod 是一家初具规模的公司,急需现金以图增长。公司推销电话服务,包括本地电话、长途电话等。它的竞争对手是小贝尔公司(Baby Bells,在美国,因 AT&T 的解体而产生的各公司称为小贝尔公司──译注)。但是,在投资过程中,福斯特曼-利特尔放弃了一贯坚持的“全面控制”原则,公司 1999 年 9 月首笔 10 亿美元资金仅得到 McLeod 公司 12% 的股权。

    Nextlink Communications(后更名为 XO)的情况更离谱。从 2000 年初到 2001 年中,福斯特曼-利特尔总共向该公司投入了 15 亿美元。和许多新创企业一样,Nextlink Communications 也在大力建设光纤网络。提出创建该公司的是无线领域的先驱克雷格•麦考(Craig McCaw),他也是公司的大股东。丹尼尔•埃克森(Daniel Akerson)执掌了 XO 公司的大权。他曾在 MCI 公司任高级经理,后来掌管通用仪器公司,十分成功。在他的管理下,通用仪器担当了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的特别合伙人。埃克森向福斯特曼保证,XO 公司一定会成功。

    在讨论新技术的会议上,福斯特曼承认,自己对技术一窍不通。这本该能让他停下来,但实际却没有。他说: “说实话,我以为自己虽然落伍,丹•埃克森这种人还没有。”福斯特曼向更懂技术的朋友求教,其中包括 IBM 公司的郭士纳(Lou Gerstner)、施乐公司帕洛阿尔图研究中心(Xerox PARC)的约翰•西利•布朗(John Seely Brown)以及微软公司(Microsoft)的前技术总监内森•米尔沃德(Nathan Myhrvold)。福斯特曼还记得米尔沃德曾说过一句话: “这就是未来,而且你和最优秀的人在一起。”米尔沃德否认曾经向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提过有关 XO 公司或埃克森的建议,但他的确记得自己曾对克雷格•麦考表示过赞同。他说: “即便是今天,我依旧会这样做。”

    随后,天塌了下来。公司在电信和技术领域进行大规模投资没过多久,尼克•福斯特曼告诉哥哥自己患上了癌症。2001 年 2 月,尼克病逝(五个月前,布莱恩•利特尔由于心脏病发作去世)。与此同时,技术和电信泡沫破裂,福斯特曼-利特尔在 McLeod 和 XO 公司上的投资化为乌有。到 2002 年,这两家公司上了破产法庭。福斯特曼-利特尔注销了自己在 XO 公司的投资。XO 不久后被卡尔•爱康(Carl Icahn)买下,免于破产。但有谁要想控制 McLeod 公司,就必须先勾销其大部分股权以及 30 亿美元的股债。如今,McLeod 持有 Cedar Rapids 公司 58% 的股权。2000 年,McLeod 公司的股价曾涨到 27 美元左右,相当于福斯特曼 -利特尔公司最初投资时的三倍,而目前在每股 60 美分左右徘徊。

    电信投资失败几个月后,一些亲福斯特曼的人把过错直接归到鲍尔斯头上。鲍尔斯于 2001 年离开了公司。通用电气的约翰•迈尔斯说: “公司来了一位新人,向特迪献上了一项新战略,随后这位新人就再也见不著了。”这些言论激怒了鲍尔斯,他目前正在竞选约翰•爱德华兹成为副总统候选人后放弃的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席位。鲍尔斯说: “在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一切都是特迪说了算。要知道,特迪•福斯特曼实际上就是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我认为他从来都是,今后也永远是。” 在鲍尔斯表示不满后,福斯特曼在 2002 年 3 月发表声明,为鲍尔斯开脱,表示“最近媒体对某些投资遭遇困境的报道”是“不准确和不公正的,这些投资基本上是公司自己的决策。”

    公司为何做出这样的决策,一种更可能的解释是: 福斯特曼和他的合伙人与华尔街上的很多人一样,不过是看厌了巨额收益落入他人、尤其是风险资本家的口袋。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的投资银行家汤姆•塔夫特(Tom Tuft)曾和福斯特曼共事过,他说: “我认为,在他周围有那么几个好心人,老是对他说: `我们正在错过机会,我们正在错过机会'。他终于让步了。”

    如今,公司内外的一致看法是,尽管特迪•福斯特曼也许没有带领公司搞那些投资,但他仍然是那些投资的发起者,对此负有责任。福斯特曼沉思片刻,对这样的看法表示赞同。他说,“毫无疑问,我当时完全可以说不。”但是,他并没有说。

    既然康涅狄格州的诉讼案件已经结束,福斯特曼便把全部身心扑在了一件事上: 挽救 McLeod。“我没想到,我都 60 岁出头了,还得去向人推销电话服务,”他叹气说。“它根本不像谈论湾流 5 型飞机那么有趣。”说到这儿,他让我想起批评他的人曾多次把湾流视为一大败笔,嘲笑他不断在上面投入时间和金钱。福斯特曼把 McLeod 公司说成湾流第二。“我还不能向你许诺说它也能获得巨大成功,”他说,“但是 McLeod 能够好转起来。”电信行业目前仍然不景气,所以单是让 McLeod 有个好转起来的样子就是一大挑战。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为中西部以及山区各州的企业提供长途和本地电话服务。可是,每次公司制订出新计划以实现盈利,都会出现价格受侵蚀、营业收入下滑,迫使公司再次重组。

    为了让 McLeod 好转起来,福斯特曼开始效仿湾流公司的做法。他先是请来了湾流公司的财务总监克里斯•戴维斯(Chris Davis)。离开湾流公司后 ,戴维斯一直在硅谷一家名叫 ONI 系统(ONI Systems)的新创企业担任财务总监。2001 年年中,ONI 系统打算以 9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 Ciena 公司,戴维斯接到了福斯特曼的电话。“如果是别人打电话跟我讲`我需要你',我是不会答应他的,”戴维斯说。现在,她每周都要从南卡罗来纳州希尔顿-海德市的家到衣阿华州上班。戴维斯重组了 McLeod 的销售队伍,削减了公司运营成本,福斯特曼在做著他最擅长的工作──打电话劝说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听取 McLeod 公司高管人员的介绍。

    在其他方面,福斯特曼的明星影响力派上了用场。今年 5 月,McLeod 在达拉斯附近一个豪华高尔夫球场为自己的重要客户组织了一次高尔夫球比赛。参加此次活动的包括福斯特曼的挚友、高尔夫球超级明星维杰•辛格(Vijay Singh)和前达拉斯牛仔队的著名球星、McLeod 公司董事会的新成员罗杰•斯托巴赫(Roger Staubach)。辛格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辅导大家的球技,斯托巴赫向一位 McLeod 公司潜在的客户抛了一只带有他签名的橄榄球。“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崇拜特迪•福斯特曼,”斯托巴赫说。“我根本不想再到别的公司当董事,我就喜欢特迪。”斯托巴赫绝不只是一位让 IT 经理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前运动健将,他还是一家大型商业房地产项目管理公司的董事长,有能力游说他的客户购买 McLeod 公司的电话服务。

    戴维斯坚称,McLeod 的实际状况比它的财务报表和股价所显示的情况要好。她说,近期内有可能与一些大公司签下大单。戴维斯在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驻纽约办事处接受采访时被福斯特曼亲自打来的电话打断。福斯特曼一直在为 McLeod 寻找战略合伙人。7 月初,AT&T 同意把自己的部分网络与 McLeod 合并,McLeod 的股价为此飙升,人们也更加猜测 AT&T 可能会最终收购它。

    不久前,福斯特曼在一个好天气飞往波士顿,到哈佛商学院的风险资本和私 人权益投资俱乐部(Venture Capital and Private Equity Club)发表演讲。他此行公开的目的是谈论私人权益投资的早期历史。福斯特曼先是向 300 位一脸稚气的学生听众热情介绍自己早期交易的有趣经历,随后,他的表情凝重起来,他说: “现在,我已经是落后于时代的巨人了。”

    福斯特曼的话当然没错。从前,那些彼此竞争的杠杆收购小公司是一个活跃的群体,主宰这个群体的是一些能引起轰动效应、追寻巨额回报的人物。但如今这个群体却变成了一个叫做“私人权益投资”的行业。福斯特曼语带轻蔑地称它为“所谓的私人权益投资业”。过去,如果能筹集到 10 亿美元资金就是非凡之举了,而现在,管理著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有数十家,它们的管理原则是尽可能的平稳,追求的是稳妥的回报,在交易过程中通过协作把风险降到最低,它们经常都是相互收购旗下的公司。对此,福斯特曼讽刺地称之为“资产洗牌”。

    福斯特曼怀念过去的开拓时代,那时他是个传奇人物。他的我行我素使他无法适应今天不再激动人心、不能随心所欲的新环境。他在两项投资中的损失超过了 20 亿美元,但他仍然坚信,找准机会、一举成功极是唯一的玩法。福斯特曼用他著名的绘画比喻向哈佛商学院的听众做了解释。“假如有很多种用绘画赚钱的方法,”他说。“你可以画楼房,也可以画人物肖像。我画肖像,不会画楼房。我会说除了我以外,你们听说过的所有公司都在画楼房。你必须把楼房画得特别好才能赚到钱。”福斯特曼的讲话结束后,第一个举手的学生问道,现在私人权益投资领域里的机遇与福斯特曼刚创业时是否相同。他的回答很简单: “不同。” 福斯特曼提到了私人产权投资领域里的联合大企业 Blackstone 和 Carlyle ──它们是这些听讲的未来 MBA 渴望供职的地方,他说: “它们很像投资银行。”这句话可没有恭维的意思。

    这就是特迪•福斯特曼在 2004 年的景况。福斯特曼至今单身,在曼哈顿、南安普敦、阿斯彭和贝弗利山都有房产。他有自己的生活,但并不感到满足。他特别想念自己的弟弟,有时他会走到尼克的办公室坐上一会儿。尼克去世后,福斯特曼让屋中的一切均保持原样。他承认,独身一辈子已经是俗套了。他已经从南非收养了两个儿子,但在纽约办事处,他告诉我他非常想拥有婚姻生活。他说: “在最初 15 年到 20 年里,有自尊心的女孩都不会嫁给我。”当时福斯特曼全心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在电信投资出现问题的时候,与他相恋七年的女友戴比•哈格蒂(Debbie Hagerty)也离开了他。豪华游艇的名字叫做“狡猾的逃避者”(Artful Dodger),正是哈格蒂给取的。这个名字点出了福斯特曼害怕承担责任以及终身支持布鲁克林道奇队(Brooklyn Dodgers)[福斯特曼拥有罗杰•卡恩(Roger Kahn)赞美道奇队的畅销书《夏日少年》(The Boys of Summer)的电影改编权]。2003 年,福斯特曼甚至还有机会买下洛杉矶道奇队,当时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新闻集团(News Corp.)准备卖掉这支球队。他很想买下,但鉴于康涅狄格诉讼案所引起的各种麻烦,他没敢那样做。“想想人们会怎样议论这件事吧,”他叹惜说。

    特迪•福斯特曼至今仍然非常在意人们对他的看法,这一点倒是挺可爱的。业已 64 岁的福斯特曼正处在人生的又一个岔路口。无论如何,McLeod 公司的问题要在近期内解决。也许福斯特曼-利特尔会使 McLeod 实现财务平衡,但也有可能令它亏损。眼下,这并不是件要紧的事。那么,还有什么事要紧呢?

    特迪•福斯特曼即将面对 1999 年曾经遭遇过的问题: 他应该就此罢手,还是继续经营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在 2006 年 6 月现有基金到期之后依然运转?在我们谈话时,福斯特曼多次强调,他在私人权益投资业方面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他正积极地投身于慈善事业,甚至还在寻找新的事业。他曾经跟我说: “我感觉还能做更多的事情,还有力量没有发挥出来。我希望能拿出我的一切,充分利用我的一切做些好事。”

    此外,他对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已经不那么感兴趣了。在康涅狄格州判决宣布前,我最后一次采访了福斯特曼。“如果公司只有三四个人,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你的弟弟,情况就不一样”,他对我说。“就好像你有一场美满的婚姻。你们年轻时相遇。你们没有钱,但感情却很深。随后你再婚,尽管是和一个很好的女孩,但和当初的感觉已经大不一样了。”

    但是,公司的最后一支基金仍然有 22 亿美元未做投资──有一项投资特迪•福斯特曼关注了很久,也确实让他感到激动。他说: “目前,我正在关注一件事,是与我多年来做过的事情当中最有趣的,”他对此并未详说。

    然而,对这件事,福斯特曼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费心了。“这还是我所谈论的市场吗?我认为它变了。我已经告诉过退休基金。就是用枪顶住我的脑袋。我再也不会创建别的基金了。游戏结束了。这是一场精彩的游戏。”看著特迪•福斯特曼这个日渐老去的狡猾的逃避者,你很难相信他说的真是这个意思,你只有盼望他确实这么想。

    译者: 钱志清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