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如何摆脱石油依赖?
 作者: Nicholas Varchaver    时间: 2004年10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七十期>>特写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油价在飞涨,输油管道在燃烧,石油供应吃紧。为了在油井枯竭之前摆脱困境,我们给出了四条建议

    作者: Nicholas Varchaver

    每天都有人干坏事,使得油价涨个不停。8 月 5 日,俄罗斯政府表示要再次冻结尤科斯石油公司(Yukos Oil)的账户,于是有人传言石油巨头的原油出口有了危险。这则消息使得原本就高得离谱的油价又涨到了每桶 44.41 美元,打破了 21 年来的最高记录,道琼斯平均工业指数也为此骤跌了 163 点。就在三天前,另一则消息──有传闻基地组织计划袭击美国的金融机构──刚导致了油价飙升。事实上,无论在什么日子,无论发生哪些事件,都会使油价出现类似的上涨,像伊拉克的输油管道爆炸、委内瑞拉的政治抗议、尼日利亚的工会骚乱以及沙特阿拉伯境内的恐怖袭击。有时候,仅仅有个传闻,说突发了什么事件就够了。每次油价攀升所造成的苦痛都会通过股市和航空业等依赖石油的行业层层波及开来,最后传到消费者身上。当加油泵上的计价器显示每加仑汽油 2 美元(有分析人士认为,每加仑 2 美元的油价是普通美国消费者能够承受的心理极限──译注)的时候,消费者就成了这一层层苦难的最终承受者。

    美国人不习惯于把俄罗斯的税务纠纷和尼日利亚的工人示威看成影响我们生活的力量。我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不是吗?但是,这些发生在遥远国度、看似微不足道的事件已经成了美国的风险,它影响的并非美国的安全,而是美国的幸福。9•11 之后,世界饱受安全问题困扰,此时美国的能源安全(也就是确保得到足够的石油以维持美国经济的运转)变得特别脆弱。

    产能增加有限、需求居高不下、供应充满变数,要是我们再经受几次骚乱或是爆炸,就会又一次陷入石油危机。曾在壳牌石油公司(Shell)负责方案规划的彼得•舒尔茨(Peter Schwartz)说,目前备用产能匮乏的情形与 1973 年可怕地相似。年纪稍轻的人已经记不起当年的石油禁运了,那一年,油价在数月之内增长两倍,输气管线成了国家衰弱的象征。外国的骚乱其实已使油价在过去一年上涨了 40% 以上。这也就是说,风险已经成为影响油价的基本要素,而不是某些人形容的那样,只是起到暂时性的“推动作用”。实际上,眼下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即便不发生重大灾难,油价还是有可涨到 50 美元,然后才会回落到 30 美元的价位。

    更糟糕的是,我们比 1973 年更加脆弱。1973 年,美国消耗的石油只有 30% 需要进口。而今却有 60% 来自国外。尽管战略石油储备可以让我们支持一段时间,但并不能解决石油的长期短缺。

    也许我们很想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但我们不能这样做。毕竟,二十来年,美国人一直就像饕餮者在小饭馆里狼吞虎咽一般,贪婪地吞噬著石油。不错,中国的饭量也越来越大。但就在过去十年里,美国又把自己本已是世界第一的石油消耗量增加了 20%。情况很可能变得更糟。

    问题不只是高价格和供应中断。投资银行家马修•西蒙斯(Matthew Simmons)等一些资深的观察家就认为,全世界的原油供应将在某个时刻达到最高值,随后将开始回落。这一时刻正在逼近,甚至可能已经来到(顺便说一句,西蒙斯可不是什么激进分子,这位 61 岁的休斯顿石油专家为布什 2000 年和 2004 年竞选总统以及狄克•切尼的秘密能源特别工作组出谋划策)。连乐观人士也认为,再过 35 年,石油供应量就要下滑。实际上,谁对谁错无关紧要。我们要利用 30 年这段宝贵而又短暂的时间,改造全球能源体系。

    事实上,无论谁想解决能源问题,都面临著捉襟见肘的情况。例如,加拿大的焦油砂储量丰富,是“非常规石油”重要的新来源。但是,通过它提炼石油要用天然气,而美国经济对天然气的需求正越发的迫切。美国新建的发电厂绝大多数依靠天然气发电,你不能顾此失彼。

    可惜,人们对天然气的预期比石油好不到哪里去。就在几年前,天然气还被看作是价格低廉、储量丰富的替代品,但如今它已经不再便宜了:现在的价格已经从上世纪 90 年代末的 2 美元 / 百万 BTU(英国热量单位,约等于 252 卡──译注)涨到了 6 美元以上。它的储量也不那么丰富了: 美国天然气自给率将近 85%,但据美国能源部说,从 2000 年到 2020 年,美国的天然气净进口量将增长 100%。国际能源机构(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预测的增幅竟然达到 1,000%。天然气需要经超低温冷却为液态后,方能进行远程运输。因此,为了进口,我们要花近 2,200 亿美元建设输送管道和转化液态天然气的接收站。这样做将激起强烈的反对,人们会认为它们有害环境,还破坏了街区的景观。 赖斯大学(Rice University)贝克公共政策研究所(James A. Baker III Public Policy Institute)的副主任埃米•贾菲(Amy Jaffe)认为,对进口天然气的需求还意味著,美国在未来将面对一个类似于 OPEC 的天然气组织。仅俄罗斯和伊朗就控制了全世界 42.6% 的天然气储量,如果加上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那么这个比例将增长到 61.3%。贾菲说:“到 2020 年,它们将在很大程度上控制著天然气市场。”看起来,我们不但没有从石油问题中汲取经验教训,反而还准备在天然气问题上重蹈覆辙。

    这点也更加证明(似乎这也是我们想要的证据),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为能源问题已经磨破了嘴。尼克松以来的每位总统都立誓要让国家摆脱对外国石油的依赖。毫不奇怪,布什和克里也都在眼下的总统竞选中鼓吹自己的能源计划。实际上,克里在民主党集会上发表的就提名演讲中,获得掌声最多的就是与能源安全有关的一句话:“我想让美国去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创新能力,而不是沙特的王室。”

    我们并不缺少动听的话语或是美妙的主张,问题在于政治现状。几十年来,围绕著一些以缩写形式作名称的观点,两大对立阵营一直纠缠不休。例如,共和党中有许多人仍在为 ANWR 问题而奋斗。ANWR 即“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Arctic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在那里开采石油,日产量可达到 100 万桶。而民主党的强硬分子却要求提高 CAFE(corporate average fuel economy,统合平均油耗,即规定小汽车每加仑行驶里程)的标准。这个标准几乎有 20 年没进行调整了。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是真正意义上的政治道路,即将每加仑汽油税提高一美元或更多,支持者说这是石油消费的最大进步,反对者却坚称这么做会导致街头骚乱。

    汽油税是个极为敏感的话题,以致布什的总统竞选阵营把克里十年前支持过征收 50 美分汽油税的事也找了出来。它以在开设了一个网上汽油税计算器,上面写著“约翰•克里花了你多少钱?”多次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反对征收汽油税,反对者的比例通常在 65% 以上。

    前科罗拉多州民主党参议员蒂姆•沃思(Tim Wirth)说:“政治上的一些事情你是斗不出什么结果的,CAFE 是其中之一。ANWR 问题和汽油税问题也是如此。这些问题没有一个能取得任何进展。”沃思说,每年都会有一些勇敢的议员“披挂上马,手执长矛冲锋陷阵,却狠狠地碰了壁。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每当涉及到能源提案都会出现这些情况。骑士们被撞得人仰马翻,然后一切又恢复原样。我们目前就是这个样子。”

    因此,《财富》杂志在审视各种可以带我们走上摆脱石油束缚之路的主张或替代方案时,会从政治和技术现状加以考察。我们的目标是:制定一项切实可行的,既能保证经济正常运转、又可以在政治上顺利实施的计划。不过,有些建议肯定会遭到反对。

    我们的提议针对四个重要领域:(1)制定优惠措施以改善汽车油耗;(2)资助能在 20 年内大幅度降低油耗的替代燃料项目,尤其是乙醇燃料;(3)提高政府的节能标准,鼓励各州实施节能计划,在不降低生活质量的基础上,节约四分之一的用电;(4)尚有 37 个州没有关于公用事业公司使用风能和太阳能的规定,推动它们做出相关规定。

    这些措施是否足以让我们摆脱对石油的长期依赖呢?当然不行。即使采取了更彻底的措施,这个问题也无法在十年内解决。这将是一个循序渐进、持续数十年的过程。然而,我们必须从石油泥潭里爬出来,我们每坐等一天,都会陷得更深。所以这项计划有望提供我们眼下最需要的东西──良好的开端。

    正如我们下文介绍的,一些公司已经在这些领域带头搞起了创新。但要让计划奏效,政府也必须发挥自己的作用。尽管对于这种程度的改革,完全依靠市场机制是最理想的办法,但政府通常要起到助推的作用。

    也许最令人吃惊的是,相对这个问题的重大,这些初步措施的成本非常低:我们预计,实施下面的建议,每年大约要花费 70 亿-90 亿美元,而且其中大部分开支还可以通过取消当前的补贴来弥补。

    如果与我们现在依靠纳税人的钱来维系石油消费方式所承担的成本相比,这点费用是个小数目。据偏于保守的国防委员会基金会(National Defense Council Foundation)统计,即使在和平时期,美国的航空母舰和驱逐舰在波斯湾巡弋的费用也要每年 500 亿美元,更不要说还发生了伊拉克战争。去年,基金会发现,如果把石油冲击对经济的影响考虑在内,一加仑汽油的实际成本超过了 5 美元。

    如果和另外一个数字比,这点费用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国际能源机构(IEA)称,到 2030 年,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和应对不断变化的供应源,美国和加拿大用在石油和天然气上的开支将达到 1.4 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勘探工作以及管道、精炼厂等基础设施在内的所有开支。这笔钱还没有计入电力基础设施建设的开销,那样的话,还得再加上 1.7 万亿美元。

    无论我们现在进行怎样的能源改革,这笔 3.1 万亿美元巨额开支中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不可能避免的。对美国来说,问题是明摆著的:我们凭借财力搞起来的体系,不过是为了把钱送给那些不值得信赖的外国独裁者,而这个体系所依赖的也是我们明知迟早都会耗尽的商品。我们还想这样下去多久?

    以下是我们的四点计划。

    降低汽车油耗无需懂得高等数学就能明白,提高汽车的汽油里程(一加仑汽油所能行驶的里程数──译注)将减少石油消耗。小汽车和轻型卡车占到了美国石油消耗的 43%(轮船、卡车和飞机占 25%,其余部分用于工业和供暖)。美国消费者每年购买 1,700 万辆汽车,车辆的行驶里程在不断增加,汽油的消耗量与日俱增。 要想在近期内节约大量汽油,混合动力汽车是最佳选择。政府可以提供帮助。不要再开雪佛兰织女星(Chevy Vega)或者福特斑马(Ford Pinto)这些廉价的破车了,混合动力汽车可以显著降低油耗。它配备了电动机,当车子处于怠速或低速行驶状态时,电动机就会接替汽油发动机工作。

    到目前为止,消费者非常热心。人们纷纷购买丰田公司(Toyota)的 Prius 汽车[参阅《丰田公司的秘密武器》(Toyota's Secret Weapon)一文]。 但是,真正的市场检验还要过几个月才能到来。届时,混合动力车技术的省钱功效将嫁接到炫耀性消费中花钱无度的象征──运动型多功能汽车(SUV)身上。这样的结合听起来很矛盾,但是 SUV 极受美国人喜爱,已占到轻型汽车销量的 50%,所以增加 SUV 的汽油里程将对降低油耗产生更大的影响。福特和丰田很快就将推出混合动力 SUV,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将生产混合动力皮卡。汽车生产商们都聪明地把这些汽车定位为技术奇迹,不再刻板地说它们是竭诚打造的产品。

    尽管苗头不错,但混合动力车还远未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其中最大的障碍就是价格,它的新技术使它比同类型非混合动力车贵了近 3,000 美元。

    立法者应该为此提供帮助。在国会的一个协商委员会里,一项为混合动力车购买者提供每部 1,000-3,000 美元减税的提案已陷入困境。这个提案是一项更大的有关出口补贴的法案的一部分,人们对该法案存在争议。参选的克里承诺把减税额提高到 5,000 美元,显然是想借此打动那些爱环保的驾车者。但是,据政坛知情人士说,无论谁赢得大选,这个主张都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引发激烈的争论。

    我们的计划是只为混合动力汽车的前 100 万位购买者提供 3,000 美元的优惠(由此产生的开支不超过 30 亿美元,可以安抚那些坚持要求平衡预算的人)。这样应该可以推动混合动力汽车的购买热,由规模扩大而产生的节约可以降低混合动力车与燃油动力车的差价。

    为了避免赤字增加,国会可以通过取消对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几项补贴来支付这项优惠。石油天然气行业近来大发横财(见附文),完全不必请求政府救济。政府的补贴有多少说法不一,据能源部提供的数据,为每年 15 亿美元,许多环保组织则声称达到了数百亿。石油公司得到的百分率折耗减免,超过了其资本投资成本。取消百分率折耗减免及其他一些补贴,联邦政府就有充裕的资金支持混合动力汽车的发展。当然,石油行业会拼命捍卫这些补贴。但是,油价现在已经超过 44 美元,所以眼下正是推动这项措施的时候。

    可我们要知道,单凭混合动力车解决不了问题。目前上路的小汽车和轻型卡车有 2 亿辆,每辆车的平均使用年限为 15 年,因此混合动力汽车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占据较大的比例。到了那时候,我们每天大约可以节约 200 万到 300 万桶石油,相当于现在美国日消耗量的 10-15%。

    不过,那时我们就不是在每天 2,000 万桶的基础上节约了。到 2025 年,我们的日消耗量预计将接近 2,500 万桶。新型车并不能减少石油消耗,它仅仅是降低了消耗的增速,除非从明天起美国的所有汽车全部报废,改用混合动力汽车(连绿色和平组织也没有这样的奢望)。

    这是我们不能完全指望混合动力汽车的原因。我们还可以从几乎被人遗忘的能源危机时期的老办法找出另一种措施:对高油耗车征税。目前,对汽油里程 22.5 英里以下汽车的罚款越来越高,比如对汽油里程 17 英里的汽车就要征收达 3,000 美元的高油耗税。但 SUV 却被定义为“轻型卡车”,不在征税之列。有些事我们都清楚,现在是该承认它们的时候了: 康涅狄格州的足球老妈(指住在郊区的已婚有孩子且富裕的白人妇女译注)去逛商场时开的福特开拓者(Explorers)和切诺基吉普(Jeep Cherokees)是高油耗乘用车。国会应该对 SUV 和皮卡征税。

    征税将带来的巨大收入足以支付本文各条提议所需的开支。为此,我们要小心行事:一些研究表明,实施了新的油耗标准,每年大约可以征收到 100 亿美元,这将极大地影响汽车业的利润。汽车生产商需要时间去适应,所以这项规定可以在五年内逐步落实,对油耗标准也可以略作调整。

    毫无疑问,汽车公司会反对。但是,比起重开有关 CAFE 标准的讨论,把 SUV 归入小汽车这种粗线条的法律解决办法要简单得多,也更合理。多年来,汽车业成功地阻止了 CAFE 标准的提高(它得到了密歇根州三位实权民主党人的帮助),而且目前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汽车业能容忍提高里程标准。通用汽车公司副总裁罗伯特•鲁茨(Robert Lutz)抱怨这些规定是对美国汽车生产商的歧视,因为美国汽车生产商更倚重于车体较大、能耗较高的车型。鲁茨说: “这无异于为了消除肥胖症而要求制衣厂只生产小号服装。”汽车业的反对使得里程限制自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以来就没有取得什么进展(虽说有计划在 2007 年将轻型卡车的汽油里程提高 1.5 英里)。比起 1988 年,今天 25.1 英里 1 加仑的平均油耗竟然还有所提高。

    不过,把 SUV 车归入小汽车之列,实质也就是利用市场的力量提高里程标准。汽车生产商和消费者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生产和购买汽车,但是油耗更低的小汽车和 SUV 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国会还应该废除一项鼓励过多消耗汽油的奇怪规定:购买悍马(Hummers)这样的大型 SUV 的小企业可以获得高达 10 万美元的减税。

    增加对替代燃料的投入替代燃料看来终于走向成熟了。尽管这个名词具备新时代的内涵,但它所代表的事物却和石油一样久远。据丹尼尔•尤金(Daniel Yergin)的石油工业史著作《石油世纪》(The Prize)记载,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英国人就尝试用菊芋制作燃料了。

    只要国会大力提高对替代燃料的支持力度,替代燃料由幻想变现实的可能性就会变得更大。《财富》杂志在此预测,如果能在两个关键领域中每年投入 35 亿美元,就有可能在 20 年内替代目前石油消耗量的 20% 甚至更多。

    这笔开支的绝大部分(30 亿美元)都应该用在长期但至关重要的目标上──即开发用于汽车和电力的氢燃料技术。布什和克里都支持这个目标。事实上,布什总统已经在炫耀自己提出的一项耗资 17 亿美元、开发氢-氧燃料电池的计划,克里也不甘示弱,提出了一项 50 亿美元的计划。在混合动力车受到追捧之前,氢动力汽车一直是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许多专家都认为,不会产生温室气体的氢燃料终将解除汽车对化石燃料的需求,甚至更有可能成为家庭用电的来源。

    但是,要让大量氢动力车开上高速路,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在今年 3 月的一份报告指出,要想用上燃料电池,我们就必须取得“重大科学突破”,比如找到可用来在汽车中储存氢燃料的廉价轻型材料。通用汽车公司计划在 2010 年推出“可商业化”的氢动力汽车,许多专家对此都有疑问。

    能源部的前官员约瑟夫•罗姆(Joseph Romm)说,氢动力车要是运气好的话,能在 2030 年占有 5% 的市场份额。罗姆是《对氢燃料的吹捧》(The Hype About Hydrogen)一书的作者。罗姆还指出,氢动力车面临著技术难题,还要花费数十亿美元建设氢燃料加充网络。此外还有个问题是:今天 95% 的氢都来自天然气。

    技术上的一大挑战在于找到依靠风能或太阳能(而不是化石燃料)提供的电力以生产氢燃料的方法,我们的一部分资金就需要用在这个方面。总的说来,氢燃烧的前景十分看好,我们不应该半途而废。

    与此同时,还要把目前更易得到的替代燃料,作为未来最终使用氢燃料的过渡。在此,我们希望寄托在生物燃料上。和石油、煤炭一样,这种能源形式也是曾经活著的动植物的衍生物。拿前克林顿政府能源官员丹•赖克(Dan Reicher)的话说:“化石燃料来自古老的生物,生物燃料来自新近的生物。”今天,有多种原料可用来制作生物燃料,如玉米、草类、树木、纸和动物的排泄物,甚至还有火鸡的内脏[这可不是玩笑。联合农产公司(ConAgra Foods)与一家叫做改变世界技术(Changing World Technologies)的公司成立的合资企业已经在密苏里州迦太基开设了一家工厂,把火鸡的内脏用超高温加热,将之还原为燃油]。

    有种生物燃料尽管需要假以时日才能广泛应用,但前景非常广阔,它就是纤维乙醇。可别把它与普通乙醇相混淆。普通乙醇以玉米为原料制成,曾经得到政府大量补贴,而纤维乙醇是由柳枝稷、白杨树和麦杆制成的。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经济学家莱斯特•拉夫(Lester Lave)说,纤维乙醇产生的能量要多于用玉米制成的乙醇,它与玉米制成的乙醇一样,也可以掺入到汽油里,而且只需对当前应用的发动机和加油站做极小的改造。

    跨党派的组织能源未来联盟(Energy Future Coalition)支持利用生物燃料,前参议员沃思和共和党前白宫顾问博伊登•格雷(Boyden Gray)都是该组织成员。这个团体已经提出了一条较为稳妥的建议。世贸组织已经颁布了禁止对棉花和糖提供补贴的规定。如果这项法规得以执行,美国将终止相关补贴,否则就要支付数十亿美元的罚款。沃思说过,“我认识的政客中,没有一个人想让大批选民蒙受损失。”他提议把棉花和糖的补贴转投到柳枝稷和树木上。这不会给政府造成任何负担,但却能给消费者、农场主,甚至是环境(草木所需的土地肥力要低于棉花)带来好处。

    如果不转移补贴,就需每年投入 5 亿美元,才能在 20 年内实现在汽油中掺入 20% 纤维乙醇。即便是这样,也可以获得巨大的回报。到时候即便你开的不是混合动力车,也没有采取其它控制油耗措施,你还是可以立刻减少 20% 的油耗。

    下面核检一下现状。与大多数替代型燃料一样,纤维乙醇的价格非常昂贵(不过,通过补贴可以降低它的成本),而且还要过五年才能大量投产。目前生产纤维乙醇的厂家只有加拿大 Iogen 公司的一家工厂,壳牌石油为它提供了支持。此外,如经济学家拉夫所说,种植相关的作物需要数千万英亩的土地。尽管如此,前景依然光明。五角大楼在去年委托公司搞了一项研究,考察美国应为石油枯竭做哪些准备,结果发展纤维乙醇的方案得到了认可。 加倍注意节能离开房间时请随手关灯,这句话听上去没什么稀奇的,但能源专家却说,像随手关灯这种行为可以为美国节约 20% 的电力(这些行为可以节约天然气和煤炭,但不能节约石油。但别忘了,石油供需的规律同样也会适用于天然气和煤炭)。越来越多的大型公司看重这条经验,主要是出于省钱的目的。但是,我们仍需要政府发挥推动作用。

    节能的最佳办法,应著眼于能源的使用效率,而不是减少能源的使用。后者让人想起在不幸的卡特时代人们坐黑暗中、穿著厚毛衣抵御寒冷的情形。支持节能的人则认为,我们完全可以在维持当前生活方式的情况下减少能源的使用。7 月,革新人士艾默里•洛文斯(Amory Lovins)在《财富》杂志“集体讨论”栏目的会议上提出了一份新的全面能源计划,他将在 9 月份发表该计划的报告全文。他说:“美国是在能源浪费上的沙特阿拉伯。”他的意思是,就像沙特蕴藏著大量易开采的黑金一样,我们目前对能源的巨大浪费也给我们带来了重要而又容易把握的机遇。

    以电冰箱为例。政府为电冰箱制定的节能标准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加州能源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节能工作的权威阿瑟•罗森菲尔德(Arthur Rosenfeld)说,与 1974 年的电冰箱节能标准相比,2001 年的标准一年多节约出来的电力几乎相当于美国年均水力发电量。并没有人因此牺牲了什么:今天的电冰箱更大更便宜,质量更好。专家们还认为,我们仍能使电冰箱的能耗再改善 30%。

    政府应该坚持提高家电和其他设备的节能标准,不要将问题诉诸法庭。布什政府曾经为了阻止降低空调的节能标准打起了官司,结果败诉。不过,即使没有联邦法规的威慑,公司和个人也能不花钱、不费事地大量节约能源。照明研究中心(Lighting Research Center)的拉斯•莱斯利(Russ Leslie)指出,办公室里多达 50% 的照明“被浪费掉了,因为有些时候办公室里并没有人,有些时候日光充足”。只要在办公室安装一个便宜的运动感应器,办公室的灯就可以在没人的时候自动关闭,节省数百万美元。陶氏化学公司(Dow Chemical)为员工安装了让电脑显示器在闲置时自动关闭的装置,去年少花了 250 万美元电费。办公用品零售商 Staples 在公司总部安装了一套控制其下属 1,500 家商店的照明、供暖和空调控制系统的设备,在过去两年里省下了 650 万美元。

    节能带来的好处还远不止这些呢!杜邦公司(DuPont)透露,十年来,加强节能使它在能源上少花了 20 亿美元。同行业的巨头陶氏公司利用电脑程序优化能耗,使它单厂每天能节省天然气 8 亿 BTU(英热单位)。

    一些公司在设计它们办公楼或厂房时也考虑了节能因素。例如,丰田公司设在加州托兰斯市的美国市场营销总部节省下的能源,比当地的苛刻标准还要多 60%。办公楼采用了隔热设计和双层玻璃(也起到隔热作用),楼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提供了大楼 20% 的用电量。

    那么政府该从哪里介入呢?目前,美国有 22 个州利用征收小额公用事业公司发票附加税(一般为 1%)筹集资金,设立了节能和可再生能源计划,为节能工程提供种种补贴与优惠。例如,加利福尼亚州的可再生能源计划就负担了丰田办公楼顶太阳能电池板费用的一半。还有一些计划项目奖励那些改进照明、降低供暖和制冷系统能耗的公司。无论谁担任总统,都应该充分利用职位的便利促进其它州也制订类似的计划。联邦政府还可以通过为各州提供资金来鼓励它们,这是无党派机构美国节能经济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for an Energy-Efficient Economy) 近来提出的建议。据该机构执行干事史蒂文•纳代尔(Steven Nadel)介绍,各州每年在节能和可再生能源计划上的开支为 14 亿美元,这笔钱来自用户缴纳的小额电费发票税。在我们的计划中,这个数字要加倍,因为我们要敦促所有州都设立节能项目。这样做是值得的,因为它将使用我们的用电量节省整整四分之一。

    重视太阳能和风能可再生能源技术进步飞快,甚至超过了替代燃料。风能和太阳能虽无法完全解决问题,但肯定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可惜,国会态度的反复使得它们的发展受到了影响。1992 年,为了促进利用风能,国会议员通过了生产税抵减法案,向风能项目提供补贴。但在随后的五年里,他们又使得该法案三度终止。每当生产税抵减法案到期时,风能项目就陷于停滞,直到法案展期后,项目才又恢复进行。眼下,参众两院的一个协商委员会又在将该法案展期和扩大到太阳能项目的问题上拖延不决。我们不能再因为政治原因耽误事了。

    事实上,有 13 个州已经主动采取了行动,它们要求公共事业公司利用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要达到一定的比例(一般在 2%-10%)。这些花许多年、分步实施的项目竟然在一些看似最不可能成功的地区获得了成功,例如到处都是石油的得克萨斯州。还有更让人惊讶的,据负责为得克萨斯州公用事业公司 TXU 管理风能项目的亨利•迪尔韦希特(Henry Durrwachter)说,在得州“利用风能发电比天然气还略便宜些”。得克萨斯的情况特殊:它有很好的风力资源,却严重依赖于天然气发电,这就使得风力发电具有一定价格优势。尽管如此,得州的例子仍是对可再生能源价格一向昂贵的说法的反驳。

    凡是还没有制定可再生能源利用比例标准的州都应该制定。联邦政府可以向超额达到所在州硬性标准的公用事业公司提供税收优惠。

    近 20 年来,风能项目的成本已经下降了 80%。风能和太阳能已经成为重要的行业,连全球电力行业巨头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也为此大举收购。通用电气购得了安然公司(Enron)的风力发电机部门,把它发展成了营业收入达 12 亿美元、连年实现两位数增长的企业。通用能源公司(GE Energy)首席执行官约翰•赖斯(John Rice)说:“我们认为,这些将是未来我们许多客户都会采用的发电技术。”

    风能和太阳能不会在短时间内取代烧煤或烧气的大型发电厂。这两种技术不能连续提供电力(总会遇到无风天或阴天),无法随意利用。据说有许多专家认为,风能和太阳能最多可承担 20% 的用电量。我们觉得,在未来 20 年内达到 10% 是更实际的目标。

    那么,如果我们落实了上面所有建议,即共同努力推广混合动力技术和替代燃料、促进节能和可再生能源的开发,结果会怎样呢?正如我们先前所言,它并不能立刻治好我们的化石燃料依赖症,但却能使我们走上康复之路。我们将能克制我们对天然气的强烈需求,消除石油带给我们的脆弱感。对于最要紧的原油,我们的消耗量将不再像现在这样以 25% 甚至更高的速度增长,相反,我们的消耗量将比现在降低 20%。

    20% 看来是个不起眼的数字。确实,这仅仅是个开始。最终,这个比例终将超过我们从波斯湾进口原油的比例。可以肯定的是,假如现在我们毫无作为,美国人付出的代价将会比加油站计价器上所显示的数字还要高。

    译者: 钱志清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