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石油之王
 作者: Nelson D. Schwartz    时间: 2004年10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七十期>>封面专题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他不喜欢吃牛肉,他关注环保。约翰•布朗如何管理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他不喜欢吃牛肉,他关注环保。约翰•布朗如何管理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

    作者: Nelson D. Schwartz

    No.2石油行业里有很多得克萨斯人,说话带著得州人的口音,长得像西部片里英姿飒爽的牛仔。但 BP 石油公司的约翰•布朗(John Browne)与那些人完全不一样。在正式场合,他的头衔是“马丁格利的布朗爵士”(Lord Browne of Madingley)。和他谈论公司最新的油气发现或是最近的管道项目时一样,他也能饶有兴致地谈论他收藏的水晶高脚杯和当代艺术。他好吃鲑鱼,不喜牛排,说著一口在寄宿学校和剑桥大学学来的伦敦腔英语。别的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比如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的李•雷蒙德(Lee Raymond),对全球变暖持怀疑态度,咒骂那些批评石油巨头的人, 而约翰•布朗却热衷于谈论如何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以及如何限制能源业对环境的影响。

    布朗爵士完全有本钱在行业中摆出与众不同甚至是超然非凡的姿态。凭借著大胆的并购、娴熟的管理、圆滑的公关,他把一度艰难的 BP 领到了世界能源行业排头兵的位置。2003 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2,326 亿美元,超过了美国最大的能源公司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跃升至世界 500 强第二位(见“财富世界 500 强排行榜”)。明年,公司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竞争性的能源业的一项重要指标)预计也将超过其在达拉斯的竞争对手。

    BP 的崛起,反映了远离中东的石油产地(尤其是非洲和俄罗斯)是怎样成为世界能源主要来源的。目前,BP 打出的油气是科威特产量的一倍,布朗向华尔街承诺,BP 在今后几年的产量将远远超过竞争对手。与此同时,布朗公开支持限制温室气体排放,使得埃克森这样的一贯持怀疑态度的公司也不得不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改变立场。

    与 1995 年布朗上任时相比,这可是 BP 的一场大逆转。那时,公司的名称还是英国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股票价格比 80 年代初还要低,公司的主要资产是北海和阿拉斯加开采多年的老油田。那一年,BP 列 500 强第 31 位,销售收入只有 507 亿美元。今天,BP 是美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商,也是第一家大举进军俄罗斯的西方石油公司。它在墨西哥湾和安哥拉海边的海上石油项目也位居全球最高产的油田之列。“我们的历史同埃克森大不一样,”布朗最近在都柏林接受采访时说。他吸了一口温斯顿•丘吉尔爱抽的古巴优民雪茄,“我们从平凡中走来,知道失败的滋味。”

    每当布朗吹嘘 BP 近些年来的业绩,就会说这种话。不过,把埃克森-美孚甩在身后,确实让 BP 总部的人们暗自窃喜(公司富丽堂皇的总部位于伦敦圣雅各广场 1 号,离白金汉宫不远)。多年来,布朗就不同于雷蒙德,BP 也不同于埃克森。BP 打出了“超越石油”(Beyond Petroleum)的系列广告,标榜自己是一家绿色能源公司。1997 年,布朗成为第一位承认二氧化碳排放与全球变暖有关的大石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一位行业权威人士称他简直是“离经叛道”。七年后,这却成为让布朗得意不已的一句批评。而此时的雷蒙德却成了所有人都想责难的能源业首席执行官,人们要他对整个行业的公共关系恶化负责。在欧洲,埃克森成了受抵制的对象。如今,埃克森公司也发起了环保广告宣传,只是有点晚了。

    布朗不只是第一位谈论全球变暖或全力在俄罗斯发展的大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除了这两项成就,他有可能还将因为在过去十年发起了改变了整个石油业的合并浪潮而被人铭记。1988 年,他签订了以 560 亿美元收购阿莫科石油公司(Amoco)的协议,完成了工业史上最大的合并。几个月后,埃克森收购了美孚。但布朗不甘落后。1999 年,BP 对阿莫科尚在整合之中,布朗又斥资 320 亿美元买下大西洋富田公司(Atlantic Richfield)。奥本海默基金(Oppenheimer)的分析师盖特(Fadel Gheit)说: “他是行业超级并购之父。”布朗最新的大动作是去年年初以 70 亿美元获得了俄罗斯秋明石油公司(TNK)一半的股份。这是西方大石油公司首次大量收购俄罗斯能源企业的股份。

    布朗很清楚投资俄罗斯的风险。就在七月初,《财富》杂志记者还与布朗一道去了俄罗斯,那时俄政府正在加紧对尤科斯公司(Yukos)及其被关押的首席执行官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施压。然而,BP 和秋明公司以及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维克多•维克塞尔伯格(Viktor Vekselberg)、伦•布拉瓦尼克(Len Blavatnik)等石油寡头的合作如今正带来不菲的收益。它与秋明的合资企业称为秋明-BP 公司。2004 年第二季度,秋明-BP 为 BP 每天贡献 90 万桶原油。到今年年底,仅此一家公司就将把 BP 的油气产量提高 10%,达到每天 400 万桶。以目前每桶近 40 美元的价格计算,这样的增长将为 BP 增加数十亿美元的利润。

    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石油分析师勒弗(Fred Leuffer)估计,在今后四年,BP 的产量每年将增加大约 7%,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德士古(ChevronTexaco)以及法国的道达尔(Total)这些竞争对手最多也只能达到 4%。勒弗说: “布朗出任首席执行官后,公司开展了风险较高的前沿性勘探。”如今,赌注正产生回报。“这个家伙有远见,”奥本海默的盖特说。不论是全球变暖、公司合并,还是俄罗斯的商机,“布朗总能在还没有出现竞争之前预见到”。虽然在五年前,公司把名称中的“英国”去掉了,就称作“BP”,但布朗还是像典型的英国人那样对受到如此赞扬感到难为情。“称我是有远见卓识之士,让我非常不安。真的很不安,”他说。

    BP 公司的湾流-5 型飞机正飞越北海上空,前往莫斯科,早餐已经准备就绪,有牛角包、百吉饼、烟熏鲑鱼(布朗到哪儿都离不开鲑鱼)、水果、丹麦酥皮饼。美食摆了半个小时了,谁也不说话,也没有人动,机舱里就像剑桥圣约翰的图书馆(布朗以优异成绩获得剑桥物理学学士学位)。最后,还是布朗放下手上有关俄罗斯的资料,开始用餐,随后与他一起旅行的三位公司主管也拿起了刀叉。

    面对诱惑著自己的早餐却摆出一副专心致志、不为所动的样子,只有布朗爱这么做,常有人说他假道学。约翰•斯图辛斯基(John Studzinski)是汇丰银行(HSBC)的顶级投资银行家,也是布朗的密友。他说,“布朗奉献给 BP 的并不是偏执,而是精神、感情和智慧上的完全投入。他没在休斯顿的油井干过,也不是优秀的老资格员工,他是一个世界主义者,一个想让 BP 在竞争中胜出的世俗商业领袖。”

    布朗曾经考虑过到研究所或科学院工作,但是,他最终踏著父亲的足迹,在 1969 年大学毕业后进入 BP。布朗的父亲为 BP 的海外机构负责社区关系,布朗的早期职业生涯是在德黑兰和新加坡这样的地方度过的。他说: “这让我对油田有所体验。”

    即便如此,初次前往阿拉斯加的油田上岗,还是“让我大吃一惊……我一直在抱怨那个地方条件太差。”两年之后,布朗转而前往 BP 在纽约和旧金山的机构服务。虽然布朗最初对安克雷奇的生活颇有怨言,但他说“欧洲人就应该去这样的地方,那里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会出现很大的变化。”在美国工作也影响了布朗,使他远离当时弥漫在 BP 公司中的古板文化。那时英国政府持有公司的多数股份,员工们都配有茶具,每天享用茶点,放点心的器皿用骨瓷制成,供管理高层使用。如今,茶具已经不复存在了,英国式的保守也不见踪影。事实上,现在的 BP 比其美国的竞争对手更富大胆进取精神: 比起埃克森吞并美孚、雪佛龙买下德士古,BP 收购阿莫科的速度快了一倍。

    布朗有一半时间花在路上,多数是在美国。这是因为,虽然许多美国人把 BP 看成是一家英国公司,但从许多标准来看,BP 更像是一家美国企业。BP 有 104,000 名雇员,其中 39,000 人在美国工作,比在英国的员工数高出一倍还多。公司在美国有约 15,000 个加油站。在去年 103 亿美元的利润中,来自北美的利润要超过来自英国和欧洲大陆的利润总和。随著在墨西哥湾的投资开始产生效益,BP 在美国的业务还将继续增长。公司在美国每个季度的支出在 10 亿到 20 亿美元之间,占其全球总资本支出的三分之一。到 2007 年,来自墨西哥湾的油气产量将从现在的每日 30 万桶提高到 50 万桶。

    然而,美国的产量只占 BP 的三分之一。对于未来的增长,BP 越来越看重俄罗斯和中国这些地方。中国是全球增长最快的能源市场,BP 正在那里兴建两个液化天然气厂,以满足当地的电力需求。公司还在想办法利用秋明-BP 公司在东西伯利亚的设备向中国和韩国输送天然气,这有可能成为公司的下一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大项目。

    这类资本投资是公司得以避免出现壳牌公司(Royal Dutch/Shell)所面临的储量噩梦。从上个世纪 90 年代初开始,当时布朗还在负责勘探和生产业务,BP 就积极涉足新开放地区的勘探工作,比如在墨西哥湾、里海和安哥拉近海。相比这下,竞争对手壳牌公司行动迟缓,由于在地下找不到油,管理层最后竟然在文件上造假。目前,BP 的油气探明储量为 180 亿桶,低于埃克森-美孚的 220 亿桶,但大大超过了壳牌公司的 140 亿桶。布朗拒绝对壳牌的厄运发表意见,但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BP 主管说,“公司的反应并没有幸灾乐祸,而是感到难以置信和震惊。”

    至少在私下里,BP 的主管们更愿意谈论埃克森-美孚。他们钦佩这家美国公司的组织和盈利能力(它去年的盈利是 BP 的两倍多),可他们说起这家公司的口气,就像《星球大战》里的天行者卢克描绘死星一样。一位 BP 上游业务的经理回忆说,几年前,两家公司负责勘探和生产的主管相会得克萨斯,讨论他们在全球的合资企业问题。BP 的人穿著随意,而埃克森的人都身著深色西装、蓝色衬衣,系红色领带。埃克森的那帮得州人里,只有当时的二号人物哈里•朗威尔(Harry Longwell)一人讲话,而 BP 这边则连低级经理也能发言。BP 的这位经理说,“我们做事没有那么多规矩,我们的文化和他们不一样。”

    石油业十年来劣迹斑斑,大多数人都把矛头指向埃克森-美孚和雷蒙德,而布朗却乐得享受“绿色”石油商的美称。尽管也有环保分子说,BP 的“超越石油”广告宣传活动是为自己涂脂抹粉(连绿色和平组织也授予过他“地球日奥斯卡环保分子最佳印象奖”),但 BP 的形象确实比埃克森好很多,尤其是在欧洲。毕竟,埃克森由于原油泄漏和二氧化碳排放而受人抵制,而在同样的问题上,却没人拿 BP 当攻击目标。不过,现在 BP 已成了行业老大,环保组织可能对它的活动更加关注。比如,BP 参与修建了从里海经格鲁吉亚到土耳其地中海港口杰伊汉的管道,在英国招来了环保分子的批评。环保人士警告说,公司可能会给高加索环保敏感地区造成损害。

    “雷蒙德和布朗是截然不同的人,埃克森和 BP 也是截然不同的公司,”美国绿色和平组织研究主管柯特•戴维斯(Kert Davies)说。“埃克森至今仍然在气候变化的问题上怀疑科学、欺骗公众。不过,BP 也有压力,它说话要算数。他们的推广做得很出色,但投资最好也要跟上。”为此,布朗回应说,高加索管道的每日输油量达上百万桶,将大大减少经过黑海和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油轮数量,从而降低石油泄漏的概率。他强调,使 BP 在环保方面更友善不是在装点门面。他举例说,近年来,公司在增产的同时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公司还耗资上千万美金,在阿尔及利亚进行将二氧化碳回灌地下的试验。BP 还是世界三大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之一,它甚至把这些电池板安装在美国和英国的加油站里。

    此外,布朗还试图改变整个行业的公众立场。以往,石油公司总是反对任何管制条例,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妥协。布朗不再这样做,他希望能在制订规则的过程中采用更加合作的方式。“每当出现新的管制条例,我们都说行业的末日到了。石油工业在这方面的记录非常糟糕,”他说。

    布朗的莫斯科之旅只有短短三天,他还要参加最后一个会议,看上去像是“累垮了”(那些英国人总是这样说)。几分钟后,他就要对几百名秋明-BP 公司的员工发表演讲了。“我希望他们能提问,我会站在那里不说话,直到他们开口。”布朗最后抽了几口雪茄,然后登上了有警车护卫的奔驰车离去。事实证明,俄罗斯人很主动,疲惫的布朗在观众的瞩目之下也来了精神。“BP 对俄罗斯,有著无限的承诺。”他冲著坐在前排的石油寡头维克塞尔伯格颔首致意,接著说: “从别的股东那里,我们也看到了同样的承诺。”

    但是,前景虽说看好,俄罗斯仍有可能给布朗带来麻烦。尽管收购秋明公司要比许多观察家预料的更为成功,但这也使得 BP 越来越依赖于俄罗斯实现华尔街所期望的产量增长。贝尔斯登分析师勒弗表示,假如普京总统决定追查其他拥有秋明股份的石油公司或石油寡头,BP 的股票上升势头就会受到遏制。勒弗说: “在俄罗斯做生意风险很大。”他透露,在 90 年带后期,BP 在俄罗斯的投资比现在小得多,“那时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公司曾经被迫起诉现在的合作伙伴。”

    此外,任何地方出现产量不足都会导致人们抛售 BP 的股票。一年来,BP 的股票价格上涨了 35%,埃克森和雪佛龙德士古分别为 29% 和 32%。2002 年,BP 的产量让投资者大失所望,股价下跌了近 10%,《金融时报》一篇报道的标题是“布朗爵士风光不再,好运全无”。如今,BP 在预测油气产量时已经不再底气十足地下定论,尽管如此,华尔街还是指望布朗能实现大的增长,尤其是在俄罗斯市场。“要求兑现诺言的压力很大,”勒弗说。

    两年前的股票低迷让布朗风光尽失,如今,他无疑再度风光不已。已经 56 岁的他肯定将一直任职到公司 60 岁的强制退休年龄。目前来看,想要接替其职位的主要竞争者有两人──托尼•海沃德(Tony Hayward)和约翰•曼佐尼(John Manzoni)。海沃德今年 46 岁,一脸孩子气,负责从前布朗的职责──上游业务。无论是分析家,还是公司高管的司机,都说此人更有优势。44 岁的曼佐尼也在油田干过多年,目前管理公司在全球各地的精炼与营销部门,这些部门的销售收入占到全公司的四分之一。还有一个人选是 42 岁的伊恩•康恩(Iain Conn),他掌管公司在世界各地的营销和技术部门。三人都是英国人,一直都在 BP 工作。布朗和董事会正对这三人密切关注。

    不过,有关继任的话题仍然只能在 BP 肃静得像图书馆一样的办公室里私下谈论,因为布朗仍然是公司绝对的公众面孔。他是欧洲最显赫的首席执行官,作为代表大石油公司的新面孔,他在全世界的形象肯定会愈加显著,到明年李•雷蒙德退休之后更是如此。他喜欢收藏艺术品和摄影,还特别爱到威尼斯的住宅中休假,然而 BP 才是他的生命所系。布朗是独子,没结过婚,他说过,“当你没有一个真正的家庭的时候,你就得找一个替代品”。所以布朗决意专心投入到巩固 BP 的世界头号石油公司地位中去。“游戏已经开始,”布朗模仿英国另一位独身智者侦探福尔摩斯的口吻说,“游戏将永远进行下去。”

    译者: 庞琦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