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肮脏腐烂的数字
 作者: Andy Serwer    时间: 2002年05月0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四十一期>>特别报导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安然让我们对美国上市公司的帐目得窥一斑。现在,只要你的公司露出一点报表方面存在问题的迹象,股票就会受到重创

    作者:安迪•塞尔韦尔(Andy Serwer)

    在 E.B. 怀特(E.B. White)的经典儿童读物《夏洛的网》(Charlotte's Web)里,有一个场景描述老鼠坦普尔顿(Templeton)刚刚用展览会后的残羹剩饭填饱肚子。“多美的一个夜晚啊。”他说,“多麽丰盛的酒宴。我从来没见过这麽好的剩饭。白天的漫长和酷热正好使每样东西都变得格外的够味。噢,太丰盛了,我的朋友,太丰盛了!”这正是集会或狂欢过后的景象。在扰攘的人群和热闹的气氛过后,余下的只不过是吃剩一半的棉花糖和其他各式各样的垃圾罢了。而 90 年代的牛市也面临了同样的情形。科技股的追捧者、没头没脑的投机商和愚蠢无能的网络公司经营者纷纷停止了他们的投资。我们面前剩下的就只有一些发臭的残留物而已。可问题在于,我们的消化功能可不像坦普尔顿那麽好,我们无法吞掉这些垃圾。

    目前美国商界有些东西已经彻底腐烂掉了,并且正在使我们中的许多人染上疾病。所有在 90 年代盛行的关于新经济的谎言和欺骗都卷土重来,啃噬着我们的痛处。而现在到了审判的日子。再不需要任何借口。再也没有拖延的最后期限、额外的贷款额度,或是令人厌恶的数字。再没有“相信我们”的声明,再没有资产负债表。甚至当华尔街满怀希望地注视着经济复苏的迹象时,市场仍在无情地将股票按“贫”(你的盈利数字糟透了)“富”(你的盈利数字达到了这一标准)划分。“人们总是先抛出股票,然后再对那些看上去有疑点的地方提出质疑。”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投资官史蒂夫•加尔布雷斯(Steve Galbraith)说。

    显然,导火索正是令老鼠坦普尔顿也会消化不良的安然丑闻。是的,安然事件也许是一次欺诈性的事件,但是它的破产已迫使我们审视美国上市公司的帐目,而我们所看到的肯定不是什麽美丽的景象。光是在 1 月份的最后几天里,Tyco、Cendant、Williams Cos.、PNC、Elan、Anadarko 这些公司就因被指控或公认的会计记帐问题而受到了严厉的惩罚。

    我们作为公众为这些所付出的代价完全令人难以置信。目前正在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教书的美国证监会(SEC)前首席会计师林恩•特纳(Lynn Turner)估计,在过去六年里投资者由于财务重申而造成的损失──这里指的是股市上的亏损 ──已经远远超过了 1,000 亿美元。而这还不包括安然公司在内。正如特纳所指出的,安然破产所造成的损失大约相当于飓风安德鲁(Hurricane Andrew)造成的 150 亿美元损失的六倍。

    但是最终的代价也许还远不止这些。假如华尔街对于企业盈利质量的担忧越来越强烈的话,首席执行官们就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促使他们通过削减资本支出来保持盈利,而这将对经济复苏造成潜在的致命打击。“我非常担心安然事件对商业信心造成的影响,”一家大型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说。

    即使是最经验丰富的华尔街老手也被目前的环境所困扰。“我很难不对此表示愤怒,”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的首席执行官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说,他指的是安然和其他违规的公司。“这是名誉受损的问题。会计帐目清算是我们的资本市场体系的活力源泉,而我们目前急需在这方面进行改进。”SEC 前负责人亚瑟•莱维特(Arthur Levitt)甚至更为坦率:“美国的投资者已经遭到了蛮横的劫掠,就像是一家银行被持枪蒙面歹徒抢劫一样。”

    那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麽?我们是否已进入了新的企业道德沦丧的时期?而这些又为什麽会发生在现在?人们又能做些什麽来清理这一团混乱?

    首先,我们必须理解,欺骗人的记帐方法、糟糕的盈利数字,或是无论你冠以何种称谓的东西,掩盖了多重罪恶。有些公司──它们或依赖于审计师的帮助,或者没有──采取了彻头彻尾的欺诈行为。有些公司犯下了无心之过,被迫重申盈利数字,他们的行为也许不算极端恶劣,但对股东来说却几乎相当于致命打击。还有一些公司──这是为数最多的一个群体,其中包括许多美国最受欢迎的蓝筹股企业──想法设法曲解会计准则,以使他们的盈利数字看上去更为诱人。这并非欺诈──它甚至是合法化的 ──但却是欺骗性的。

    没有人能计算出有多少家公司正在对他们的帐目玩弄花样。我们只能计算那些被逮住的公司、重申盈利数字的公司,或是被某位记者或分析师提出质疑的公司。然而,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现在记帐方法混乱的情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根据在 Willkie Farr & Gallagher 工作的律师迈克尔•杨(Michael Young)所说,1997 年有 116 家公司需要纠正或者重申它们的财务报告。到 2000 年止这一数字已经增长了一倍多,达到 233 家。去年很可能情形更糟。一份针对大公司首席财务官的单独的秘密调查显示,大约有叁分之一的人承认他们在上司的压力下作出了虚假的财务报告。只有 55% 的人说他们成功地抵制了这一压力。

    情形是怎麽演变成这样的呢?企业道德规范的日益沦丧无疑是原因之一。“现在已经和 50 年代大为不同了。”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的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说,他长期以来对于会计准则一直持批评的态度。“那时虽然企业向外界公布的情况较少,但你得到的情况都是准确的。在 60 年代有了更多你可以参与其中的游戏。各大财团企图利用股票作为货币来进行收购,但是保守的美国人并不那麽做。好人与坏人之间仍然存在着分歧。而现在,一些一流的大公司通常先公布喜人的数字(季度盈利),接下来的表现却每况愈下。趋炎附势的道德规范已经昂起了它丑陋的头颅。”

    会计行业的变革显然与事无补。在 70 年代后期,联邦政府敦促会计行业放弃一种行为准则,因为它阻碍了会计公司竞相降价,或是从同为八大会计师事务所(现在已减少为五家)的对手公司那里抢夺客户。FTC 认为这是反竞争的(当时的确如此),但是它同时也保护了会计公司,使它们不受讨厌遭到拒绝的首席财务官的左右。在新的规则下,如果审计师不与气势汹汹的首席财务官合作,公司就更容易对审计师实行解聘。

    但是掩藏在最近一大批令人生厌的会计事件背后的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对股东的盲目崇拜。简单地来说,这段时间以来人们已经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抬高公司股价上,以致于许多管理人员不择手段──不论这样做合法与否──将其付诸现实。

    对于股东的崇拜是从 80 年代并购与“杠杆收购”热开始的。当时的“袭击企业者”迫使首席执行官们“将股东的价值最大化”。90 年代股票期权的风行成就了数百万持有股票的员工,他们都仰仗着股票的升值。接下来便是退休帐户。新奇的 401(k)计划通常以公司股票的形式实施,从而使得股价每日的波动成了一件令举国上下着迷的事情。

    让我们不要忘了那些高级管理人员,他们的薪酬中越来越多地包括了股票和期权,而且他们所获的酬劳也是以股票的业绩或公司的盈利增长情况为基础的。曾在 SEC 与莱维特共过事的哥伦比亚法学院教授戈尔德施密特(Harvey Goldschmid)说:“以前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比现在有保障得多。而今天,由于首席执行官对于股票的表现富有更大的责任,他们不得不在更大的压力下确保股价上扬。”而对于那些贪得无厌的公司来说,高额股价甚至更为重要。思科、Tyco 和其他公司在 90 年代收购了大量公司,几乎全部是用股票。股价越高,他们就能吞并掉越多的公司。

    当然,华尔街在此过程中也心甘情愿地做了帮凶。分析师的报告向他们公司的金融利益妥协,目的是为了保护与客户之间的有利关系。根据圣迭戈大学法学教授帕特诺伊(Frank Partnoy)的统计,直到 2001 年 10 月份,17 位证券分析师中依然有 16 位将安然公司的股票评级定为强烈建议买进或建议买进。多麽令人震惊的事实啊!

    盈利数字游戏无疑是独立分析同样存在腐败的另一个侧面。公司引导分析师们关注一个数字,然后又用微乎其微的金额将这一数字神奇地推倒。玩弄这一技巧最为熟练的要算思科公司了,直到最近,他们每季度公布的赢利都超出了华尔街的预估 1 美分。这使我们想起了巴菲特关于季度盈利的说法。假如你的公司在 1998 年第一季度盈利为每股 23 美分,你告诉华尔街说你的利润增长率为 17%,那麽你在 1999 年第一季度的盈利就得达到 27 美分!对于巴菲特来说这一运作方式实际上使造假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没有哪家大公司可以像这样在一个季度内便增长 15%。”他说,“这不是商业运行的方式。”

    因此为了保证这一盈利增长成为现实,管理人员们便求助于各种手段。其中有一个为人们所熟知的方法就是增加交易额,或是借用下一季度的销售额,就像吉列(Gillette)曾经做过的那样 ──公布远远超出消费者需求的剃须刀片的销量。还有一家公司将可能会发生的销售额提前计入帐目。有些人暗示注册域名的 Verisign 公司就采用了这一方法。“你付 29 美元便可以注册域名一年。然后公司就问你是否想要续约。”一位刚刚卖空了吉列的股票的对冲基金经理说,“即使你第二年不再继续付钱,Verisign 也会把你第二年的费用计入它的延期收入中,并假定你会继续付费。Verisign 声称它只将那些费用的大约一半计入了帐目。

    那麽卖方贷款的状况又如何呢?这里指的是当一家公司将钱借给消费者用于购买它的产品。大的电信产品供应商如朗讯(Lucent)和阿尔卡特(Alcatel)这样做之后便自食恶果,因为那些实力较差的客户破产之后根本无法偿还贷款。另外一类卖方贷款也许会在消费者领域见到。比如,福特公司(Ford)大量使用消费者借贷资金购买它的汽车和卡车。让我们花一点时间来研究一下福特吧。呜呼!呜呼!这是一家正在饱受困扰的公司,但是仍然不失为一个优秀的美国品牌。它制造汽车,出售汽车。就这麽简单,不是吗?也许事实并非如此。

    福特正在越来越依赖于它的贷款业务。就其本身来说,这麽做没有什麽错。但是,(1)许多投资者也许还不了解这项业务,(2)这项业务有它自身的缺陷。2000 年,福特公司 1,700 亿美元收入的 16.9%,即 288 亿美元来自于它的贷款业务。去年这项业务更是占到了其销售额的 18.9% 强。过去,贷款是福特公司赚钱的一项业务,但是公司提供无息贷款来推动汽车的销售量,导致 2001 年第四季度该业务损失了 3.6 亿美元。那麽贷款是否是汽车销售量下降的罪魁祸首呢?也不尽然。对于福特公司有一个悲哀的事实,那就是即便提供了无息贷款,它的汽车业务仍然在同一季度亏损了 47 亿美元。

    另一项对策就是所谓的“饼干罐”记帐法。公司设立储备金,然后再利用它来制造财务利润。用养老金就可以做到这点。比如说,通过一些使人麻 的复杂的记帐技巧,公司只要增大养老金的假定利润,就可以使它的盈利膨胀。 IBM 最近就是这麽做的。

    还有些公司利用折旧冲销的办法来扩大盈利,这种方法被称做“大浴室”,也就是公司将各种各样的费用计入冲销费用或是重组费用,只将成本入帐,这就使盈利看上去更好。看看这个吧:根据 Zacks Investment Research 公司的调查,1992 年标准普尔 500 指数成分股(S&P 500)中只有 31 家公司报告了扣除的临时费用。2000 年,却有 247 家公司记录了这一费用!美国 1,000 家最大的公司中,有 28 家在过去的八个季度里连续记录了扣除的临时性费用。这些公司怎麽可能做出这麽多错误的决定,以致于它们确实需要这些冲销费用呢?是啊,当今的公司的确规模更大和更加全球化,并且正处在一个管制更为宽松的商业环境中。而且,是的,这也使得公司帐目变得更为复杂。但是许多冲销费用都是为了增加盈利所为,这也就使财务报告显得更加暧昧不明。“当我浏览公司年度报告时,假如我有不明白的地方,他们也不打算使我明白,”巴菲特说。

    当然,最新的记帐窍门还是以安然公司着称的“服务于特殊目的的经济实体”(SPE)。这里关键的问题是:这些合作关系能够被整合进公司的资产负债表,而且/或者说他们是否重要到可以向股东汇报的程度?生成这许多 SPE 窍门的是一系列衍生品种。“就其本质来说安然正是一家衍生品种交易公司。”帕特诺伊在提交美国参议院的陈述中说。根据帕特诺伊的统计,1999 年和 2000 年安然从衍生产品中所得的营运收入为 27 亿美元。在同一时期,它的常规业务却亏损了 9.47 亿美元。而除了法律会计师外,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

    而这里就出现问题了。在一般的情况下,公认会计准则(Generally Accepted Accounting Principles, GAAP)要求公司出示不良帐目。但是公司们却采用取巧的方式躲避这一规定:让分析师或投资者将注意力集中在公司希望他们注意的地方。其中一个方法便是将预估的盈利计入帐目,比如 Ebitda(利息、税收、折旧、摊销前的收益),观察家们都用嘲弄的口吻称其为“坏帐前收益”。最初预估数字曾一度对投资者有所裨益。如果某家公司卖掉了一间工厂并记录了一次性收益,预估数字就会将这笔收益剥离,以显示公司业务的实际运作情况。但是现在预估数字却被用来扭曲事实,隐藏真相。

    从根本上来说,预估盈利使公司得以引导投资者透过玫瑰色的镜片看问题。像一次性费用等项目往往被忽略。在 2001 年头叁个季度,纳斯达克市场的叁巨头──思科、戴尔和英特尔──公布的合计预估收益为 44 亿美元。而实际上根据 GAAP 的规则上报 SEC 的盈利又是多少呢?合计 14 亿美元的亏损。

    这场游戏进行的一种方法是,当第一季度结束后公司将发布一份新闻稿,公布必要的预估数字,这一数字往往比较乐观。在该季度结束后,公司需提交 SEC 的 10-Q 报告最迟可能拖延 45 天。届时公司就将公布其不太乐观的 GAAP 数字了。“但是到了那时,他们已经将你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下一个季度,或者他们希望如此,总之此时公布的数字已经不再受到人们的关注了。”法律会计师切谢尔斯基(Jack Ciesielski)说。然而,SEC 似乎正准备对此举采取严厉手段。它最近公布了一项禁令,禁止 Trump Hotels & Casino Resorts 发布误导的盈利报告。

    这时你也许会提出一个问题:在所有这些过程中审计师跑到哪儿去了?是的,有些人会说,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充当了同谋的角色。曲解法规并不等于违反法规,因此审计师们非常乐于在不违背法律规定的声明上签字。“必须遵守的法律”,或“明确的界限”实际上却鼓励了他们这麽做。切谢尔斯基说。“因为它意味着会计师们可以围绕这些法规钻空子。”换句话说,公司可以在不违背 GAAP 规定的情况下误导投资者。GAAP 的法规与英国的会计规定不同,它不够具体,只是要求审计师基本上不违背法律的精神。

    安然事件是审计师与客户之间串通一气的最极端的事例。他们之间的联系是如此紧密,以致于任何关于“独立审计师”的说法都失去了意义。安然聘用了安达信公司(Arthur Andersen)的各类员工,而 2000 年安达信从安然公司得到的咨询费用超过了 2,500 万美元。“审计师们说情况太复杂了──可是,如果这项审计工作真的那麽复杂的话,他们又为什麽会在 Q-10 报告上签字呢?”法律会计师希利特(Howard Schilit)就此提出了质疑。“审计师的角色应该如同足球比赛的裁判。有时候你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的规定。可是,这简直太过火了。”

    至于到底是谁在对审计师进行审计,这个问题提得很好。对于审计师的监督和规范只能被称作是拜占庭式的,缺乏效率且不完整。首先,SEC 对于与 GAAP 和上市公司审计工作有关的一切事情都具有监督权。目前有一个称作证券交易委员会执业管理部(SEC Practice Section)的机构,由 1,300 家审计公司组成,对上市公司进行审计,为其成员公司提供进行质量控制的必要条件,并核实对审计失误的指控。这一机构的成员都是独立的,它主要负责监督会计公司之间的相互核查。但是 POB 的所有成员都在 1 月下旬辞职了。因为他们遭到了 SEC 新任主席哈维•皮特(Harvey Pitt)的冷遇,后者建议建立一个新的监管机构。

    GAAP 由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FASB)直接管辖。FASB 的急项会计问题小组(Emerging Issues Task Force, EITF)负责处理关于 GAAP 规则阐述的问题。另外还有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AICPA),AICPA 实际上是该行业的专业机构。会计准则执行委员会(Accounting Standards Executive Committee, AcSec)是 AICPA 关于财务报告标准的官方喉舌。会计准则委员会(Auditing Standards Board, ASB)也是 AICPA 的一部分,它负责监督审计过程。我的天!你看到了吗?这也许是在某种程度上故意搭建的一个老鼠窝!毕竟,这一行业在若干年来已经非常有效地阻碍了改革以及各种各样有效的独立监督(问问莱维特和特纳吧)。

    好吧,那麽我们该怎麽来收拾这一团乱麻呢?我们又该求助于何人?“这就好像是一场针对恐怖主义的战争。”希利特说,“问题很棘手,必须要花时间去解决。大的会计公司的文化需要改变。会计公司里的职员应该知道这是一项公众性职业。他们最重要的职责应该是对投资者负责。”

    以下是几项可供选择的建议。特纳认为应该要求审计师在几年后互换客户。他还提议要求公司在首席执行官离任时向 SEC 提交 8-K 报告(在发生重大企业事件时需向 SEC 提交的报告),解释他离职的原因[想想安迪•法斯托(Andy Fastow)和安然公司吧!]。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戈尔德史密特(Harvey Goldschmid)提议为审计人员建立一个独立的会计职务委员会。莱维特同意戈尔德史密特的建议,并且补充说,“这个独立委员会必须要有传唤权。”

    另外关于禁止会计公司对同一客户进行审计和咨询一事也有了进展。最近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德勤,Deloitte & Touche)是唯一一家拒不合作的公司]中已经有四家宣布他们将采取措施向职能分离的目标努力,并声称他们将不再为审计公司提供技术咨询。另外,迪斯尼公司(Disney)最近也宣布它将不再允许其审计公司同时兼做咨询工作。

    但是也许我们最应该关注的还是董事会的审计委员会。巴菲特提议审计委员会应该在审计师中设立一个问答会议。“你不可能一年两次只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和审计委员会的其他成员碰面,并确实了解目前的状况。”巴菲特说,“审计师们在大多数时间里都应该了解情况,要让他们及时作出反应。”巴菲特希望这些问题和答案能够准确无误地被写进会议记录里。

    现在我们该谈谈那些有意犯下欺诈行为的人是否该入狱的问题了。在本文中我们采访到的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巴菲特和戈尔德史密特指出,虽然刑事监禁不一定就能杜绝盗窃类的犯罪行为,但是它对于杜绝白领犯罪却尤其具有良好的效果。“我认为会有人为此入狱,我还认为这件事情的发生有利于规范人们的行为,”巴菲特说。是的,过去曾经有高级职员因罪行而入狱,但是还没有谁的级别高得像埃尔•邓莱普(Al Dunlap)一样。

    还有最后一个选择,那就是什麽都不做。那会引起什麽后果呢?唔,可能会使投资者对我们的金融体系丧失信心,我们也许会在短期内看到一些迹象。“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投资者会要求他们的股票得到更高的风险酬金。”莱维特说。这意味着什麽呢?证券的风险酬金很容易理解。投资者对于风险较高的投资要求得到更高的收益率。但是对于股票来说,高风险酬金是伴随着低股价而来的。换句话说,相对于盈利或股息,你投资风险较大的股票付出的资金较少。因此信心的匮乏将会导致股价下跌。

    而现在,所谓的安然事件仍未有平息的迹象。与会计问题相关的公司报道充斥了媒体。列在名单最前面的是 Tyco 公司,它和安然一样也曾是华尔街的宠儿,目前却在为信用问题苦苦挣扎。有消息来源说在 1 月下旬 Tyco 正在寻求资本输入──例如,它也许会将大量优先股出售给一家声誉良好的公司。(Tyco 承担着一笔 15 亿美元的过度性贷款)。Tyco 去年收购的财务公司 CIT(目前的名称为 Tyco Capital)需要稳定的资金来源。每当关于公司境况不佳的传言弥漫开时,公司的财务部门总是最早和最深刻的感知者。而当财务部门无法筹集到资金时,就等于是对整个公司的状况发出了一个极为鲜明的信号。

    而这个信号目前整个华尔街都听得清清楚楚。

    译者:徐梅珊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