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网上药品销售试验
 作者: Melanie Warner    时间: 1999年10月11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十六期>>医药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作者:Melanie Warner

    网上商店已做好大干一场的准备,现在只有一个小难题。

    两个月前,在于旧金山举行的一次医疗保健会议上,Drugstore.com 公司总裁彼得•纽珀特(Peter Neupert)站在济济一堂的华尔街分析员和投资者面前,谈起传统的铺面式药店的各种问题。纽珀特在华盛顿州贝尔维尤开设的互联网公司刚刚创立不到一年。“人们有许许多多的问题,诸如`我应当服用 10种金丝桃浸汁中的哪一种?'、`我压根儿该不该服用金丝桃浸汁?'等等。零售药店根本回答不了这些问题,”他说。“我的意思是,个别药房老板不能回答你的问题,你也不会去询问那些根本没受过有关教育、大概在药房里只干了两个月的售货员。”在参加那次会议之前一个月,他同互联网超级明星、亚马孙公司(Amazon.com)总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一起出现在《今天》电视节目中。亚马孙公司是纽珀特的公司的最大投资者,而且,看来贝索斯也同样蔑视铺面式药品杂货店。“人们不喜欢在药品杂货店中浏览。确切地说,你不会浏览摆放药品的那几排货架,”贝索斯笑着对玛丽亚•施赖弗(Maria Shriver)说。 

    在这两个场合,他们传递的信息都很清楚:铺面式药品杂货店糟糕透顶,而互联网的出现则会使一切都有所改观。感谢上帝使我们有了互联网;你们这些铺面式的无用东西,可要当心哦! 

    后来便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6月 22 日那天,Drugstore.com 宣布,它同一家大公司──赖特医药公司(Rite Aid)──结成了伙伴关系。后者是一家铺面式连锁零售公司,设有数千家蹩脚、讨厌而古板的分店。Drugstore.com 以 760 万美元的价格把自己 25.3% 的股份卖给了赖特医药公司,还以 240 万美元的价格把另外 8% 的股份卖给了赖特公司的伙伴、销售维生素和营养补品的 GNC 公司。Drugstore.com 使网上购物者可以在网上订购处方药,然后到附近的赖特分店去取药。与此同时,赖特医药公司则在其全国各地的 3,800 家分店内为 Drugstore.com 促销,并通过其网址同 Drugstore.com 联系在一起。赖特公司还将使 Drugstore.com 成为 PCS 的首选网上药店。PCS 是赖特公司的医药福利管理(PBM)部门,为 5,000 多万人服务,这些人使用的处方药由所在公司的医疗计划出钱。 

    但是,且慢。纽珀特的新公司不是要使药品零售网络化吗?他作出的主要许诺不是要“免去跑药房的麻烦”吗?街头铺面式药房不是建起来太费钱、去买药不方便、不可能找到称职的雇员因而不可以提倡吗? 

    是的,当然。 

    事实是,尽管互联网具有不可抗拒的优势──无需中间人,让效率主宰一切──但现实世界有时不肯体面地退出,它在技术与进步的道路上设置的路障及诸如此类的东西实在太坚固,简直无法排除。这里所谈的便是这样一种情况,这也就是 Drugstore.com 不得不与赖特医药公司联手的原因。它们双方是出于完全不同的心态涉足电子商务──一方是出于恐惧,另一方则是怀着强烈的期待与信心──而走到一起的。它们的联盟之所以是唯一合理的结局,其原因就在这里。 

    过去一年中,随着在硅谷和西雅图创立的网上药品公司的名声越来越大,像沃尔格林斯(Walgreens)和赖特这样的铺面式药品零售公司也慢慢地开始考虑上网的事了。CVS 公司率先采取行动,于一个半月以前迈出步子,用 3,000 万美元收购了西雅图的互联网新公司 Soma.com。但是,CVS 今后仍有大量的工作要做。Soma 公司实际上是第一家网上药品杂货公司,但是它的网址不景气,也没有它的竞争对手所拥有的那麽多种多样的产品。 

    与此同时,沃尔格林斯和赖特这两家公司到头来只是搞了一些廉价店。的确是这样。2 月中旬,赖特公司总裁马丁•格拉斯(Martin Grass)把公司的首席信息官、39 岁的肯特•怀廷(Kent Whiting)提升为公司互联网战略负责人。格拉斯交给已在赖特公司供职 13 年的怀廷一项任务,即拟定出这家连锁公司应该如何对付网上医药杂货商店造成的威胁。于是,怀廷钻进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的住所地下室(他在那里放置了一台配有 56K 调制解调器的 Gateway 个人计算机),开始在那里浏览 3,000 英里以外的技术迷们创办的网上药品杂货商店。关在地下室中两周之后,怀廷为赖特医药公司拿出了一项提供网上药品杂货商店全套服务的业务方案。那是 3 月份的事。三个月后,赖特医药公司并没有雇用多少员工从事网上销售工作,而 www.riteaid.com 这个网址除了使人能够预定到店内提取配方药品的时间和提供公司简介之外,并不能提供更多的服务。 

    在怀廷看来,这无所谓。赖特医药公司虽然知道自己应当开展网上业务,但总觉得从数字上讲是没有多少道理的。怀廷说:“如果在网上卖 2.29 美元一支牙膏,我还得花上两美元的运费。这不是做生意的模式。”另外,他补充说,“普通美国人并不在互联网上购物。很大一部分人仍然在商店里买东西,我认为这种状况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70 岁的老奶奶们早上一醒来就上网,因为她们觉得离不开互联网。” 

    经营两家主要的网上药品杂货商店──设在旧金山城南的 PlanetRx.com 和西雅图郊外的 Drugstore.com──的那些人则以略微不同的紧迫感运作着。4 月底,当我到 Drugstore.com 的纽珀特在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狭窄的办公室内拜访他时,他竭力回忆有多少人为他工作。“我想是 170 人,”他说。“不对,慢着,这个星期是 185 人,”他估摸着说。到 6 月中旬我再次同他交谈时,他已经把这家现已有 245 名员工的公司迁到贝尔维尤的较大办公室,距原址相隔几个高速公路出口,这家成立只有 11 个月的公司的网址上也增加了数百种产品以及一些新功能。此外,公司成立不到两个月后,他就提出了股票上市申请。形成对照的是,亚马孙花了差不多两倍于那么长的时间才达到那么多雇员,成立了整整三年之后才争取公开上市。 

    考虑到争夺互联网上新市场的角逐从未如此迅猛,怀廷的漫不经心的态度尤其令人惊讶。乍看起来,铺面式连锁药品杂货店想必是故意无视这种潜力。让我们单单从药品市场的规模谈起:美国人每年花在药品杂货店里的钱四倍于他们在书籍和激光唱片这两类产品上花的钱的总和。五位去看医生的人中有四个人会拿到医生开的药方。这是去年处方药销售额达到 1,010 亿美元的一个原因。到 2002 年,预计这个数字将达到 1,430 亿美元。此外还有一个每年 160 亿美元的非处方药市场、每年 360 亿美元的美容和个人保健品市场以及一个 110 亿美元并在迅速增长的维生素、补品和替代药品市场。 

    Drugstore 和 PlanetRx 预计,这 1,640 亿美元的年销售额中有很大一部分将在网上进行。情况也理应如此。人们喜欢逛书店和唱片店,但是,正如纽珀特最先说出来的,没有谁真正喜欢去逛药品杂货店。那里没有冒泡的热饮料,没有文学名著,没有唱片试听台。只有缓慢移动的交款队伍,态度很坏、无精打采的收款员,还有往往忙于往瓶子里数药丸而无暇回答你的问题的药剂师。如果把亲自去买卫生棉条、避孕套和痤疮膏这样一些麻烦事也算上,纽珀特的许诺──“免去跑药房的麻烦”──听起来的确很有吸引力。 

    此外,如果纽珀特兑现他的诺言,大大方便了你的生活,那他很可能使你成为他的终生顾客。正如亚马孙公司能了解你喜欢读什么书籍、听什么唱片一样,网上药店也很容易了解你的保健习惯。事实上,当你订购处方药品时,你就会把有关你的健康状况以及你可能服用的各种药物的信息透露出来,从而就帮了那些网上药店的忙。这些信息使网上药店能够向你提供有关的医疗知识、反复核实你所用的药物以免发生危险的配伍禁忌,同时提供其他方便顾客的服务,诸如通过电子邮件提醒你该续购处方药或者订购你常用的非处方药及各种杂品等等。既然你向一个网址提供了健康状况资料,干嘛还要费劲儿再往别的网址输入这些资料呢? 

    最先领悟所有这一切所包含的具有说服力的逻辑的是那些网迷,而不是传统的药品供应者。新建的网上公司之所以现在远远走到前头,就是因为硅谷那些炙手可热的人物一旦懂得了这番道理便迅速采取行动。1998 年 5 月,克莱纳─珀金斯─考菲尔德─拜尔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约翰•多尔(John Doerr)给当时担任微软公司下属的交互式媒体集团的副总裁的纽珀特打电话,请他出任克莱纳打算为之出资的一个网站的总裁。这个网站将在一个比迄今出现的任何其他消费类电子商务范畴都大的市场上施展拳脚。尽管杰德•史密斯(Jed Smith)(现任负责战略伙伴事务的副总裁)是在仅三个月前想出这个主意的,但克莱纳公司已经从杰夫•贝索斯的亚马孙公司──这是克莱纳─珀金斯公司曾经为之出资的另一家公司──争取到 400 万美元的投资。(这笔投资后来猛增到 3,500 万美元)。经过一番犹豫,在多尔向他介绍了克莱纳公司的一些网上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之后,纽珀特在 7 月份签了约。该网站于 2 月底正式启用,当时在门洛帕克的克莱纳公司办公楼内举行了记者早餐会。会上,贝索斯漫不经心地投下一颗炸弹:哦,顺便说说,亚马孙公司已经买下这家新公司 46% 的股份。纽珀特、多尔、贝索斯以及董事会成员、星吧公司(Starbucks)总裁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全都打着浅紫色领带,这是该公司的代表色。Drugstore.com 公司负责营销的副总裁苏珊•菲内•德尔贝内(Suzan Fine DelBene)系着一条紫头巾。记者们用紫色的笔快速地做着记录。 

    PlanetRx 公司的网上业务也开展得很迅速。去年 8 月,戴夫•贝尔尼(Dave Beirne)从他在基准资本公司(Benchmark Capital)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与多尔在克莱纳公司的办公室都在门洛帕克的桑德希尔大街上,只相隔一个红绿灯的距离──给比尔•拉祖克(Bill Razzouk)打了一个电话。贝尔尼当时正准备为 PlanetRx. 公司出资,那是由英特尔(Intel)公司的斯特凡妮•希尔(Stephanie Schear)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的学生迈克尔•布鲁纳(Michael Bruner)创办的。像多尔一样,贝尔尼希望由一位有经验的经理管理他的新公司,他瞩意的人便是在联邦捷运(FedEx)工作过 13 年的拉祖克。贝尔尼曾聘请拉祖克到美国在线公司(AOL)当了很短一段时间的首席业务官。也像多尔一样,贝尔尼在两个月之内很快便得到一些大公司的支持,其中包括风险投资公司塞阔亚投资公司(Sequoia)。后来又把电子贸易公司(E*Trade)的总裁克里斯托斯•科特萨克斯(Christos Cotsakos)拉了过来,他同意担任董事会成员。拉祖克与纽珀特不同,他没需要贝尔尼做多少说服工作。他放弃了硅谷另一家网上公司的聘请。到 9 月中旬,他便从孟菲斯迁到了旧金山,并得意地四处递送他的 PlanetRx 公司名片。3 月中旬,拉祖克领导的公司正式开业,但远没有像 Drugstore.com 那样张扬。开业那天没有为记者们准备食品。话又说回来,谁会愿意参加为一个月内开业的第二家网上药品杂货公司举行的盛大仪式呢? 

    总之,在今年年初之前,这看起来不过是又一个网上寻宝的鲁莽举动而已。到今年年初,纽珀特、拉祖克和 Soma 公司的创始人兼总裁汤姆•皮戈特(Tom Pigott)开始收到像赖特医药公司属下的 PCS 公司那样的医疗福利管理公司的来信。这些公司通知有关网站:它们的供药合同在“无须通知”之下终止了。网上寻宝者撞到了铺面式药房的砖墙上。 

    医药福利管理公司实际上是一些巨型医疗保险公司,只是人们对它们缺乏了解而已。除了 PCS 以外,还有四家主要的医药福利管理公司──处方药品快购公司(Express Scripts)、保健标志公司(Caremark)、先进典范公司(Advance Paradigm)和默克医疗公司(Merck-Medco),后者归大型制药公司默克公司(Merck)所有。这五家公司合在一起,所覆盖的人数超过 1.75 亿,即占美国购买保险的人口的 80% 左右。为什么 PBM 这样不为人们所熟悉呢?因为它们的千百万成员只是间接地──即通过他们的雇主或 HMO(保健组织)──同它们打交道。HMO 同 PBM 订立合同,处理处方药品的保险索赔问题。 

    最初,Drugstore、PlanetRx 和 Soma 这几家公司全都通过填写标准表格的办法悄悄地打入 PBM 网络。它们希望打进去是很有道理的。人们到自己的PBM 允许的药店去凭处方买药,通常自己要支付五至十美元。但是,如果他们到该网络以外的药店去买药,他们自己需支付的钱要多得多。所以,得不到PBM 的批准,就失去了大批顾客。最近我问过 PlanetRx 的拉祖克,他的公司覆盖多少“生命”。以前他对我以及每一个问他的人都说有 7,000 万。而现在他只回答说:“不够多。” 

    没有 PBM 的批准,拉祖克的网上药品杂货店就有一个很大的难题。它大概可以靠出售化妆品、美容产品、维生素、非处方药品以及通常不属于医疗保健计划范围的大量处方药品,如伟哥、Propecia 和其他“改善生活方式药物”来获取利润。但是,如果不能提供顾客需要的所有处方药品,那就一切都成了泡影。关于能向顾客提供一流服务的许诺就成了泡影,因为你不是一家能够满足顾客全部保健需要的药店。得不到处方药订单,你就无法进行有关配伍禁忌的复核,就不能通过电子邮件提醒顾客该续买药品,也不能做许多可能说服顾客登录上网、而不是驱车前往附近的沃尔格林斯药店的其他事情了。这样,从事这种买卖的经济理由也就不成立了,因为你为营销和促销花费了宝贵的钱财来吸引网上顾客,结果他们却发现自己不能在你这里购买处方药品。就连你的公司上市也成了泡影,因为你不能保证会被允许进入处方药品市场,而你本来希望这个每年 1,010 亿美元的金矿会打动投资者。一想到所有这一切,拉祖克就忧心如焚。他怒气冲冲地说:“这是前所未有的骗子游戏。他们(指 PBM)所做的事情是对消费者不利的,是不让人们有所选择。这是违背互联网的目标的。” 

    问题是,医疗保健业似乎根本不在乎它是否可能在干涉“互联网的目标”。拉祖克和纽珀特一直在要求大公司和 HMO 向各 PBM 公司施加压力,要它们允许其成员到 PlanetRx 和Drugstore.com 购买处方药品。但是,迄今为止,这两家新建的网上公司并没有使哪一家 PBM 转变态度:保健计划的管理者们认为,从一家网上公司购买所有处方药品应当更便宜一些,也更容易一些;如果这家网上公司属于现有的 PBM,那就好了。“没有一家福利管理公司打电话要求我把 Drugstore.com 或 PlanetRx 加到我们的网络中去,”处方药品快购公司的格雷格•罗滕贝格(Gregg Rotenberg)说。 

    罗滕贝格今年 33 岁,是处方药品快购公司新创建的互联网部经理。处方药品快购公司的总部在圣路易斯,是全国第三大 PBM,每年的销售额为 34 亿美元。罗滕贝格的头衔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大多数 PBM 都不愿让 Drugstore.com 和 PlanetRx 打进它们的网络。如果消费者决定到网上去购买处方药品,各 PBM 公司都希望把这些生意留给自己。为此,罗滕贝格创立了一个叫 YourPharmacy.com 的网站。该网站于 6 月 28 日启用后,很快将成为公司内部网和 HMO 网站的专用网上药品杂货店,为 10,000 项不同的保健计划所覆盖的 4,700 万人服务。 

    罗滕贝格与怀廷不同,他设法在网上运作。今年 5 月,当我们参加在芝加哥举行的一次题为“电子保健世界”的行业会议时,他把手抬到桌面以上几英寸的地方说:“我觉得我们好像处于这个位置。这个市场就好像一道自动关闭的车库门。我在设法趁它还没关上的时候从里面跑出来。”尽管处方药品快购公司的总部设在圣路易斯,罗滕贝格正在尽最大的努力使 YourPharmacy 看起来或感觉起来像是一家网上新公司。鉴于喜欢网上业务的人不会蜂拥到密苏里州来,他正在把 YourPharmacy 的大部分行政、营销及技术人员由缺乏生气的圣路易斯郊区迁到硅谷。他还设法从一家兴旺的网上公司挖来一位技术能手,委以 YourPharmacy 技术总监的重任,此人就是电子贸易公司负责产品开发的副总裁蒂姆•弗莱明(Tim Fleming)。他甚至定制了一大摞劳动布衬衫,衬衫胸前的口袋上饰有 YourPharmacy 的标志,这是所有自命不凡的技术公司的标准时装。 

    罗滕贝格正在仔细地研究其网上竞争对手。每天,YourPharmacy 负责营销的副总裁詹姆斯•加德纳(James Gardner)都要登录到 Drugstore 和 PlanetRx 的网站上查看,把重要的资料打印出来分发给 YourPharmacy 的工作人员。罗滕贝格意识到,他必须以同样低廉的价格销售 1.7 万种以上的产品,而且所有产品都要以容易查找的方式分类。他知道,他需要把这些产品同有关数千种处方药品和实际上是人类所知道的每一种疾病的大量有用信息联系起来──他已经从一个叫做 DrugDigest.org 汇接网站上得到了这些信息。他还需要一批充满热情、24 小时值班的客户服务人员,以及能在 24 小时之内答复顾客提出的任何问题的药剂师。 

    如果他能做到这一切并坚持这样做下去──即不断地增加许多新功能和新产品──罗滕贝格确实可能获得重大的胜利,因为处方药品快购公司的 HMO 顾客将感到没有什么理由去找其他网上药品公司了。但是,像纽珀特这样一些人是不会让他得手的。“他们怎么能拿出我或 PlanetRx 所投放的那么多的资金来投资并把工作做得像我们做的那样好?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告诫说。“他们将很难罗致顶尖的技术人才。我的意思是,人们为什么要去为处方药品快购公司效力?” 

    关于纽珀特其人,真正让人惊异的事情是:尽管他把自己公司 25% 的股份卖给了一家铺面式连锁药店──这是他在到 Drugstore.com 就职时决未想到的──他丝毫没有放弃“互联网会改变一切”的海口。正是他夸下的这一海口帮助他在 11 个月的时间内使 Drugstore.com 成了首屈一指的网上公司。这是一种厚脸皮的态度,因为正当他为公司上市而努力的时候,业内分析家一致认为,没有一个现实世界中的非网上公司充当伙伴,Drugstore.com 将一事无成。 

    福里斯特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的埃维•布莱克•戴克马(Evie Black Dykema)在 6 月份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预言,网上药店战的最后赢家不会是某一个“纯粹的参与者”(她这样称呼那些网上药店)。更有可能胜出的是一家铺面式连锁药店或一家 PBM。戴克马说:“没有接受保险的顾客,网上药店就是纸上谈兵,因为谁也不会去买不属于保险范围的处方药。” 马克•赫森(Mark Husson)是美林证公司(Merrill Lynch)研究药品商店股票的分析员。他所写的“为什么网上商店不重要”和“为什么网上商店需要铺面”这两份报告中提出了更为明确的看法。赫森认为,网上药店之所以与其他电子商务活动不同,是因为它们是在一个他所称的“急性市场”上经营。他解释说,当你生病需要马上用药时(这种情况占药房购药的 20% 至 30%),纯粹的网上药店决不能取代街头的药房。如果你的手臂因接触毒漆而肿胀了,你不会到网上去订购炉甘石洗液,然后等上两天再拿到货。 

    怀廷指出,这不是他的铺面式连锁药店给纽珀特的网站带来的唯一好处。在营销方面也很有利──赖特医药公司可以用它的 3,800 家药店的购物袋和收据以及在全国播放的电台和电视广告中为 Drugstore.com 作宣传。赖特医药公司的现有顾客使用该公司网站订购处方药并到公司分店取药的已达每月 45,000 人次了。此外还有个品牌问题──知道并信任赖特医药公司的人要比知道 Drugstore.com 的人多。除此之外,赫森说:“大型铺面式药品杂货店开张时,一天半之内就能卖出价值 65 万美元的商品。”而据 Drugstore.com 在其上市申请报告中称,该公司在 38 天之后才达到这个数字。 

    所有这一切只是最终说服纽珀特于四周前把正在进行的非正式讨论变成认真的谈判的部分原因。Drugstore.com 的顾客现在可以在网上订货、到药店取货,而不必等待邮寄,他觉得这样做很好;这使他能够进入那个“急性”市场。更重要得多的是,同赖特医药公司的这项交易使他能够接触到该公司的 PCS 子公司为之服务的那 5,000 万消费者。 

    不过,即使是现在,纽珀特讲起话来也还是像一个彻头彻尾的互联网坚信者。他已经有了 5,000 万顾客,但他还想要更多的顾客。他希望不受限制地接触到所有参加保健计划的人。他希望消费者能对在哪一家网上药店买药拥有选择权。现在的情况是,如果大批有医疗保险的消费者到 Drugstore.com 来购买药品,他不得不把他们中一半以上的人挡在门外。“这种状况是我极不愿意看到的,”他说。“使人们来到你的网站,但随后却不得不把他们打发走,因为保险业并非以网络的速度前进──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他和拉祖克对这种生意抱有根深蒂固的想法。例如,这两位总裁都不明白,为什么保健计划管理人员仅愿意向其计划参加者提供一个网上药店。这些管理人员的理由是,既然大多数 HMO 患者的投保范围使他们不能随便在任何时候到任何医院或看任何医生,那他们为什么必须有权选择惠顾哪一家网上药店呢?“是啊,原因何在?选择──这叫什么概念,”纽珀特讥讽地说。“消费者最终将取得胜利,因为这是互联网的目标。看一看医生网络最近是怎么开放的,那就是证据。” 

    尽管纽珀特大谈改革的必要性,但他却无法否认他同赖特医药公司的交易包含着一种特别有趣的讽刺。在 5 月份结束的最近一轮注资期间, Drugstore.com 的资产被评估为 4.33 亿美元。然而,几周之后,纽珀特竟愿意把股票几乎白送给赖特医药公司,因为从当时的售价来看,该公司的资产仅为 3,000 万美元。原因何在?因为纽珀特需要赖特医药公司的 5,000 万消费者。这些现在通过赖特医药公司子公司 PCS 同 Drugstore.com 联系在一起的人对华尔街和喜欢购买首次公开发售的股票的那类人具有极大的吸引力。过去几周来,他们的忧虑在不断加剧。这笔交易使他们确信这家由克莱纳─珀金斯公司注资、与亚马孙公司结为伙伴的公司上市时很可能一炮打响,集资数十亿美元,其轰动程度将不下于电子玩具公司(eToys)和有庭公司(Ariba)首次发售股票之时。有了价位很高的上市股票,Drugstore.com 就能够聘用更有才干的管理人员和更有天分的技术人员,能够更有魄力地推广它的网站,或许还能够购买保健业的其他公司──比如说购买两家中型的 PBM。是的,纽珀特未来的财富以及他的公司即将获得的财务实力都依靠他同一家具有数十年历史的铺面公司达成的交易。 

    那么,所有这一切对于传统的铺面式药店又有什么影响呢?赖特医药公司为什么决定把自己的命运同 Drugstore.com 拴在一起,而不是把可能来自它的 PCS 公司的顾客的网上订单留给自己呢?道理很简单:它没有什么选择。按照怀廷的心愿,他本来不会建立任何伙伴关系。“如果我们不认为这个市场上的事态会迅速地发展,我们会希望百分之百地控制自己的命运,”怀廷说。“在一个完美的世界上,我们会雇用自己需要的所有人员,建立自己的网站。但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这里存在着一些根本的荒唐现象。我希望人们能认识到这一点。”他将把赖特医药公司电子商务业务的大部分控制权让给纽珀特。

    欲买药品请点击此处 

    网上药店比得上铺面式药房吗?我们通过实际采购做了比较。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从未花多少时间想过我家附近的药品杂货店的事。好像没有什么好药店和蹩脚药店之分。你走进去,沿货架转一转,把你需要的东西装进塑料篮子里,然后就离开。但是,在我首次对 Drugstore.com 和 PlanetRx.com 作了网上浏览之后,我意识到我对我同我家附近的铺面式药房之间的关系所抱的期望太小了。我觉得我一直是个能凑合便凑合的人。 

    关于在 Drugstore.com 和 PlanetRx 购物,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是那里可选择的药物真是无所不包。普通的铺面式药房拥有 3,000 种药品,而 Drugstore.com 和 PlanetRx 有 17,000 种。牙膏有 30 种,我想要哪一种呢?增白的、去牙垢的还是两种效用都有的?带不带小苏打?我选了带小苏打的,尽管我在 Drugstore.com 的牙膏信息部分读到了关于这种牙膏对牙齿健康并无真正好处的资料。 

    我从 Drugstore 和 PlanetRx 订购的产品中,有几种是帕洛阿尔托市内距《财富》杂志编辑部几个街区的沃尔格林斯药品杂货店所没有的。像我在 PlanetRx 买的“如意牌”家庭热浴去死皮磨擦膏这样的东西沃尔格林斯药品杂货店就没有。“去什么膏?”一位售货员皱着眉头,指着一管管阿尔法羟基面膜和装在罐子里的杏黄色短毛硬刷给我看。用途相近,但非本人所要之物。沃尔格林斯药店也没有我用的那种“响乐”牌指甲油。我禁不住想,即便它有,我也怀疑它是否能有我所要的那种颜色(一种偏向玫瑰色的粉色,这毕竟是新近受到抵制的颜色)。它也没有过敏皮肤使用的“Edge Pro”剃须膏,尽管有很多瓶“硬须”用的剃须膏。 

    Drugstore 和 PlanetRx 的商品售卖价格比沃尔格林斯要低:PlanetRx 平均低 16%, Drugstore 则低 21%。我用最合算的价钱买了 Drugstore 和 PlanetRx 喜欢谈论的那些隐私商品中的一种──避孕套,一盒 12 个,便宜了 5.5 美元之多。即便加上运费,我仍然买得便宜。在 Drugstore,我让他们作为慢件送货,为此付了 2.95 美元。三天后(其实并不慢),一个印满“Drugstore.com”字样的大箱子便送到了我家门口。 

    在 PlanetRx,我要求立即送货。与 Drugstore.com 不同的是,PlanetRx 保证,如果订购的截止时间为中部时间晚上 10 点,第二天上午便可以收到货。于是,我在一个星期五晚上 8 点(他们的时间是晚上 10 点)差 5 分订了货。我不能想像星期五晚上在 PlanetRxd 的孟菲斯货栈居然还有人在那里等候订货。但是,真神,未出一个小时,有人就把我要的洗发水、盐溶液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装进一个箱子,装上一架即将离开孟菲斯货运中心的联邦捷运飞机。然而,这订货没有像我希望的那样于第二天上午送到,而是星期二(星期一是阵亡将士纪念日──放假的日子)才到,因为联邦捷运没有把它登记为星期六送到的货品。我付的是快件的运费,即 20.95 美元(要是让联邦捷运非周末正常送货,本来只需 10.95 美元)。当我打电话(号码是 888-840-RXRX)向 PlanetRx 顾客服务处抱怨时,一位友好的工作人员为给我添了麻烦而道歉,并答应退回我的 20.95 美元,尽管那可能是联邦捷运的过错。 

    在这两个网站,我不只是买了东西。我还作了广泛的浏览,阅读关于各种药品和健康状况的信息。例如,我发现,服用治疗心脏病的硝酸盐类药物的男子不应当使用伟哥。我还了解到这样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 Zyban 和 Wellbutrin 其实是同一种药,一种作为抑郁症药物销售、另一种作为戒烟药销售。最令我受益的是,我发现,摄入鲨鱼软骨粉可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在 PlanetRx,45 粒一瓶的只卖 6.99 美元)。这使我想到我可能有的许多其他问题。于是,我通过两家网上药店的“问问你的药剂师”栏目提出了一个问题。我的问题与我对大蒜过敏有关。正如它们所保证的,未出 24 小时,两家公司的药剂师就通过电子函件给了我答复。PlanetRx 的答复有三段话,并提供了查询有关过敏的其他资料的网址。Drugstore 的答复仅有三句话。它给我的忠告是:对付大蒜过敏的最好办法是避免吃大蒜。啊哈,多谢了。

    译者:隋丽君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