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改造电力行业
 作者: Brian O'Reilly    时间: 1998年02月03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六期>>管理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作者:Brian O'Reilly    

    已有120年历史的臃肿的电力行业不仅在取消政府管制,而且在进行彻底改革。这对企业的影响将是巨大而深远的。

    事情看上去再明白不过了,你真想敲敲自己的脑袋,问一问为什么这些年那么迟钝。电力在纽约和加利福尼亚这样的地方相当贵,但是在爱达荷、西弗吉尼亚和肯塔基等偏僻的州价格只有它们的三分之一。为什么不把西弗吉尼亚用不完的便宜的电输送到曼哈顿、芝加哥或者旧金山呢?

    从这个大大简单化了的问题中引出了取消政府对电力行业管制的行动。如果电力公司对电的要价太高,你为什么非接受不可呢?你为什么不能找别的公司?为什么波卡特洛的电力公司不能敲你家的门,向你推销一两千瓦便宜的电呢?

    这种情况正在出现。电力行业的竞争将比现在多得多。估计取消管制将使全国每年2l20亿美元的电费在五到十年减少20%到30%或者更多,是有根据的,但是首先必须解决一系列复杂的技术、经济和政治问题。

    如果这样做行得通——应该行得通,影响将是很大的。安然公司是一家有进取精神的大天然气和电力营销公司,带头要求取消管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肯尼思•莱说:“电力是美国取消管制的最大的一个行业。它大约是长途电话业的两倍,天然气、航运、货车运输和铁路行业相形见绌,这些行业以前都受过政府管制。”每年花850美元电费的普通房主用即将省下的钱去不了百慕大,但是对企业来说,节省的数目可能很大,像雪弗龙这样的大公司,电费可能占经营开支的15%,雪弗龙公司每年在美国支出的电费为2.5亿美元。荣指出,工商企业的耗电量约占总销量的60%左右。他说:“它们可能节省数十亿美元,这样可以增加公司利润,提高美国公司在国际上的竞争力。”这个四平八稳的行业的剧变也将影响到投资者:拥有公用事业公司股票再不仪仅是一个等待分红的问题。

    这一切对往往是臃肿的大电力公司米说只是小小的安慰,它们作为受管制的垄断者,长期以来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取消管制的前景已经引起不少呻吟和叹息,这是有理由的:取消管制将迫使许多公用事业公司大大缩小。它们将被迫出卖部分或全部最监实的资产——那大的发电厂,而主要靠经管连接各家各户和上厂的电线为生。

    老奶奶怎么办?

    自然,公用事业公司很真诚地宣布它们戏迎竞争之风,但是几乎没有停顿,便发出警告,阴郁地暗示仓促行动会使这个复杂而娇嫩的行业出现一片混孔:老奶奶被困在电梯里;炎热的夜里小商畈不愿给你送果汁:电厂的新主人贪心不足,想把电力送到处理不了那么多电的地方,造成输电线超载发热。

    电力行业是小是注定要在电火花四处飞溅中崩溃,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加利福尼亚的管制人员不理睬这些不祥的预言,宣布从明年1月起所有的人都可以向任何公司购买电。来自全国各地的捷足者已经先登加州。看水没有人特别担心被困在电梯里。

    南加利福尼亚爱迪生公司是全国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之一。该公司的总经理迈克尔•皮维说,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电力行业的经营将比过去好。皮维说,按照现有的安排,电力公司实际上不会因为断电而受到惩罚,所以断电并不罕见。但是皮维指出,加利福尼业的爱迪生公司的子公司开办了一家为私人客户服务的电厂,规定停电要受罚,结果,电厂顺利运转的时间占95%到97%,比加州受政府管制的电厂好得多。皮维说:“从此我开始怀疑管制是不是明智。我就像一个倒下的天主教徒,再也不相信了。”他辞了职,现在在洛杉矶经管新能源风险公司,准备帮助企业购买便宜的电力。

    确实是一个奇特的行业

    并非谁都知道取消管制怎么搞。这个行业看似平淡,信不信由你,它是一个有很大差异的奇特行业。电力公司同贝尔电话公司不同,贝尔电话公司在1984年解体时似乎从自身派生了七家一样的公司,而全国198个投资者拥有的公用事业公司在经营、文化、难题、长远的金融前景等方面有明显的区别。

    区别有多大?总部设在俄亥俄的美国电力公司在俄亥俄、西弗吉尼业和肯塔基的煤矿附近兴建了大型电厂,电厂的锅炉之大,可以装得下自由女神塑像。纽约爱迪生联合公司公司铺设了地下电缆,费用是在电线杆上拉明线的八倍。辛辛那提富有进取精神的中型公用事业公司辛纳吉能源公司决心成为全国最大五家能源供应商之一。

    很难预测哪家私营公用事业公司会兴旺发展。有关取消对本州公用事业公司的管制——以及这些公司的命运——的条例大部分将由州里制订。但在多数州,管制人员几乎还没有开始处理取消管制的问题。(大约3000家电力合作社和政府所有的公用事业公司将受到遍及整个行业的改革的影响,但它们不在取消管制的范围之内。)

    所以,住没有关于电力行业简单的说明的情况下,让我们带你看一看这个即将改变的行业的问题和特点。

    让我们重新装饰!

    多数公用事业公司令人气愤的一点是不考虑节省开支。它们干嘛要节省?管制人员常常允许它们根据资产确定固定的收益率,结果出现了一种名为“以资产为基础的经营”的反常现象。公司在增加地方电力系统的发电机和其他资产上花的钱越多,挣的钱也越多。这样,比如说核电厂开支过多,经理人员不会整夜整夜地睡不看觉。迈克尔•皮维说,加利福尼业爱迪生公司的核电厂的大量开支“使我们的资产增加一倍,我们的收入也增加一倍”。威斯康星电力和照叫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埃罗尔•戴维斯曾说:“这是世界上唯一能通过重新装饰办公室而增加利洲的行业。”随着这个行业竟争的加剧,这种镀金生财的做法必须停止,特别是在发电设备方面。

    “但是我们必须建”

    许多公用事业公司非常担心的是,一旦竞争开始,怎样处理它们所有成本高的电厂。现在这不成问题,因为在电厂特许经营区,不管电价多高,各家各户、各个企业都必须买。纽约爱迪生联合公司在曼哈顿有一家老电厂,生产一度电成本高达11.7美分;一些公用事业公司的核电厂,每度电的成本也那么高。如果其他哪家公司生产每度电的成本只有3美分,把电送到纽约,那些电厂还有什么价值?如果一家工厂因为竞争者能以低于它的价格出售而失去价值,是爱迪生联合公司的股东遭受损失,还是纽约人?

    分清哪些开支确属浪费,怎样支付其他开支,对州议员和管制人员来说是棘手的大问题,也许会使取消管制的成效推迟数年。公用事业公司的经理人员不是把这些开支作为“我们愚蠢地过多建设的开支”,而是想出了一个听起来有点学术味的“搁浅开支”。他们往往责怪70年代联邦决策者在阿拉伯石油禁运后鼓励发展核电厂。

    愚蠢的开支或者说搁浅开支数目很大。当竞争使公用事业公司的许多资产和供应合同变得不经济时,公司必须降低资产的帐面价值,对降低价值的初步估计在1000亿到4000亿美元之间。在8月份,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的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以高于帐面价值的价钱买下了新英格兰的一家公用事业公司出卖的几家电厂,使许多观察家感到意外。但是这种高价可能属于反常:附近电厂的问题造成新英格兰电力短缺,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在向该地区其他公用事业公司出售电力时可以抬高价格。现在仍不清楚当老电厂走上市场时,谁为这些老厂付多少钱;但是摩根-斯坦利公司的分析家基特•科诺里奇说,发电资产可能集中于几家大公司。

    粗大的、看得见的手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过去管制公用事业公司的人有时把大好机会搞糟了。大约20年前,联邦管制人员明确规定某些新开的未受管制的私营电力公司(称为非公用事业电力公司)可以把电卖给公用事业公司。纽约管制人员愚蠢地宣布,任何要价在6美分以下的电,纽约公用事业公司都必须接受。几家精于算计的公司很快算出他们可以以低得多的成本发电,于是强行让纽约公用事业公司签订了20年和40年的供应合同。现在有时在现货市场上两美分就能买到一度电,电力公司大叫血腥谋杀。纽约爱迪生联合公司说,这些合同使消费者一年要多花5.3亿美元。纽约州北部的尼亚加拉莫霍克电力公司说,这些合同几乎使它破产。公用事业公司说,在纽约开始竞争前,必须解除它们定价过高的合同。至于不经济的电厂,将让纽约人付钱,也许通过发行州公债的形式;加利福尼亚州和其他州的纳税人可以预料会出现同样的情况。这要花费数十亿美元。

    从前•••••管制挺好

    对公用事业公司实行管制并非总是馊主意。在20年代末,即爱迪生发明灯泡后50年,电力行业混乱无章。三家大控股公司控制了美国发电量的一半,另外1 3家公司控制了25%的市场。它们往往尔虞我诈,不讲道德:子公司给母公司付很高的经理费,资产的价值通过从一家子公司卖给另一家子公司而膨胀,公司常常发行毫无价值的股票。许多公司在1929年股市暴跌时破产。1935年罗斯福出面干预,拆散跨州控股公司,把电力公司限制在邻近紧凑的服务区,禁止未受管制的公司出卖电力。1932年每度电的价格为32美分(以l992年的美元计算),由于大萧条和比较有效的管制,平均电价持续下跌了40多年才开始上升。

    市场激增

    甚至现在,如果你认为当地公用事业公司电价太高,你还是别无选择,只有按它的价格支付。根据法律规定,其他人不得卖电给你。特许经营,不是吗?

    公用事业公司自己也有类似的问题。当公用事业公司不能或者不愿生产它们的用户所需要的全部电力时,它们常常向别的公用事业公司买。问题在于,邻近的电力公司并不是非卖不可。如果它不愿意,它甚至可以拒绝从遥远的公用事业公司转输。所以,如果一家公用事业公司,比如说在田纳西州,提出向电力不足的佛罗里达州公用事业公司供应便宜的电力,请佐治亚州的公用事业公司转输,佐治亚的公司可以拒绝并转而提出把它自己比较贵的电卖给佛罗里达。这一切在1992年开始变化,那年国会下令私人所有的公用事业公司不得拒绝“转输”(即把一家公用事业公司的电通过另一家的输电系统送到第二家公用事业公司),条件是这些公用事业公司有足够的输送能力。转输电力的市场很大。在全国的许多地方,发电能力过剩,但是关闭和新办电厂的复杂意味着许多厂必须不停地运转,即使用户没有几家。因此大量电力以远远低于平均成本的价格在市场倾销。

    经验丰富的电力交易公司立即行动起来,特别是休斯敦的安然公司。安然公司以前是一家受管制的天然气管道公司,在80年代初管道业取消管制时,该公司发了财。由于许多天然气的大用户是购买发电燃料的电力公司,安然公司已经掌握了电力公司和市场的情况。

    现在安然公司的交易员一天24小时坐在电话机旁,给电厂的管理人员打电话,了解谁需要电,谁卖电,哪些输电线满载。他们可以把10亿瓦电分成许多份卖出,其速度超过奥马哈宰猪的人。一家公用事业公司明天全天需要稳定的每小时50兆瓦电?夹给它!需要400兆瓦的储备以防下星期发电机出故障?拿过来!各种各样的公司都参加了竞争——公用事业公司、华尔街的公司,但是公用事业公司的经理对安然公司似乎特别敬畏,它现在买卖的电量超过其他任何公司。

    技术困难

    从地图上看一目了然。这里产煤,电便宜;那里是大城市,人们为电付出很高的价钱。他们不能把一部分便宜的电从中西部送到纽约吗?可以,但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全国电力公司互相联在一起。可能的市场买卖人应该知道,这种互相联系是为了在邻近的公用事业公司出现紧急情况时给予支持,而不是长途输电的一种途径。电不能像电话那样送到另一个地方,在长途输送过程中大量的电变成热能浪费掉了。结果,人们预料的电厂之间可能的许多价格竞争在输电变得容易以前是不会出现的。

    把头顶上那些粗粗的输电线看作互相联系的湖泊和河渠的网络,而不是有交换机的电话网。把足够多的水引入你的湖中,最终所有湖泊的水位都上涨。通常就是这样。

    比如说辛辛那提的辛纳吉能源公司同意把多余的电卖给纽约电力联合公司 (由互相联结的公用事业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后者看到热浪米临.辛纳吉能源公司的发电量开始超出它自己用户的需要。从理论上讲,辛纳吉能源公司多余的电通过戴顿电力和照明公司的输电线进入俄亥俄爱迪生公司的线路,然后通过杜肯照明公司和宾夕法尼亚-泽西-马里兰电力联合公司线路进入纽约。然而,实际上,电愿意流到哪儿就流到哪儿——通常是通过阻力最小的线路(但有时也流入邻近的电力公司已经满载的线路,造成电线过热,促使邻厂发狂地叫嚷,关闭发电机,重新安排输电线路)。辛纳吉能源公司多余的电往往会流入毗邻的美国电力公司的线路,后者的管辖范围延伸到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东部和弗吉尼亚州。但是美国电力公司的用户并不高兴。根据目前的规定,戴顿电力和照明公司以及其他所有公用事业公司要对运载辛纳吉能源公司的电收费,尽管大部分电通过的是美国电力公司的线路。美国电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小林恩•德雷珀说:“这是很讨厌的事。”

    这不是小事。许多公用事业公司将不得小出售它们的电厂,通过输电挣钱,那么它们怎样列转输邻近公司的电收费呢?在用电高峰时能额外多收费吗?现在还没有最后决定。

    每英里3200万美元

    如果你认为在纽约市开车不容易,那再试试在那里送电吧。地理环境、历史和政治情况使纽约成为输电者的恶梦。它坐落在漏斗形的纽约州的底部,州北部和外州可以送米便宜电的输电线在纽约市北部的扬克斯必须从地下走,或者从赫德森河和其他河下的隧道走。所以,即使其他地方有十亿瓦便宜的电,没有多少能进入纽约市。在炎热的一天,爱迪生联合公司需要11000兆瓦电,但只能从外面输入4500兆瓦,其余的得由市里自己发。

    这使纽约市的生活用电价格居高不下,现在千瓦小时16.2美分,在美国大陆居第二,仅次于核电问题严重的长岛。爱迪生联合公司同许多大城市的公用事业公司一样,为了保护环境而不能烧便宜的煤,必须用天然气或低硫石油。此外,它的发电机效率低,它要向州和市缴纳很高的税。为什么不多拉输电线呢?爱迪生联合公司的副总裁杰克•范斯坦说:“获准建新厂比架新线容易。”也比较便宜:范斯坦说,从扬克斯到曼哈顿商业区新铺一条345000伏的地下输电线要花6.5亿美元。

    加州也有类似的问题。附近的州生产大量便宜的电,但是加州只有两条与州外联结的干线:从俄勒冈来的一组杂乱无绪的线路和从亚利桑那到洛杉矶的线路。加州在高峰时需要400亿兆瓦,但是只能从州外得到12000兆瓦。

    加州迅速行动

    从1月1日开始,加利福尼亚州就能向任何卖电的人购买。这使加州大大领先于其他几乎所有的州,那些州充其量只是允许少数试验计划。但是要让加州的公用事业公司接受这项计划并放弃控告的威胁,需要进行政治上的讨价还价并付出很高代价:数年内难以进行从生产者到使用者的直接价格竞争。

    加州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首先,为了确保州公用事业公司不压倒发电方面可能的竞争者,管制人员力促公用事业公司卖掉烧天然气的发电厂。加州还将私营大公用事业公司对房主的要价降到1996年6月的水平。现在大约10美分,低于加州人过去一直付的12到13美分,所以没有什么人抱怨。对工商业用户,价格冻结在更低的水平。

    公用事业公司大声叫嚷了吗?没有,因为管制人员还设法帮助它们弥补那些“搁浅”或者说因竞争而贬值的资产造成的亏损。它们的成本今后几年将大幅度下降。记住,加州公用事业公司与其他地方的公用事业公司一样,曾被迫签订合同购买独立生产者定价过高的电力;这些合同许多今后几年将到期。随着成本的降低,如果到那时公用事业公司送一度电只要7美分,它们就可以节省3美分,用以勾销它们定价过高的搁浅资产造成的亏损。它们有四年时间以尽可能低的价格来生产、购买和送电。到2002年,固定价格取消,加州三大公用事业公司——南加利福尼亚爱迪生公司、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圣迭戈天然气和电力公司——要弥补剩余的搁浅资产亏损就比较难了(其他州很可能采纳加州计划的一些做法)。

    加利福尼亚的居民可能说:“既然我可以向任何人买,为什么一定要花lO美分向南加利福尼亚爱迪生公司或者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买而不能买2.5美分的呢?”道理很简单。这2.5美分的电费只是总价格的四分之一,其他的相当固定。新的法律规定,加州房主仍必须为他们用的电付:输送费(O.7美分)、把电送到你家的电线和电线杆的费用(2.4美分)、州强制性的济穷费(0.1美分)。收费和其他服务一般要再加0.4美分,所有的人还必须再付三四美分帮助电力公司弥补搁浅资产亏损。

    加州拍卖

    即使你想要,你可能也找不到更便宜的电。根据加州的新规定,犹他州有便宜电的公司没有以便宜的价格卖给你的积极性。可能性比较大的是犹他州的电力公司通过向即将成立的加州电力交换站(一个由州官员管理的非盈利性的交换所)夹电,可以卖到较好的价钱。

    交换站是这样运转的:每天电力交换站对次日每小时需要的电进行招标,选中最便宜的。谁都可以在交换站买卖。然而,加州三大公用事业公司必须通过交换站买卖它们的全部电力。

    比方说,一家我们称为奇波电力公司的公司提出以千瓦小时l美分的价格在次日上午7时提供lO兆瓦,但是到8点,估计需要量会上升到15兆瓦。奇波公司不能提供足以满足需要的l美分的电力,但是奥塔斯塔特供热和照明公司能以第二低的价格——两美分——提供剩下的5兆瓦。根据交换站的规定,奇波公司和奥塔斯塔特公司为这个小时提供的电都可以千瓦小时得两美分,尽管其中一家的报价要低一些。

    到下午3点,热风从沙漠吹过米,加州用电量大增,能找多少就用多少,外州的输电线已经满载。古奇电力照明公司(以加州公用事业公司拍卖的低效老电厂组建的公司)报价千瓦小时1.50美元。如果交换站以千瓦小时1.50美元的价格向古奇电力照明公司够买它需要的最后一部分电,它也得给奇波公司付1.50美元。这样在一天内交换站的价格从0.01美元浮动到1.50美元。

    低价者沮丧

    安然公司、太平洋公司和其他大供电力公司希望来加州提供便宜的州外电力并同大工业用户建立融洽的关系。对它们来说,成立交换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实际上,交换站是政治的另一个不方便的产物,是帮助公用事业公司弥补搁浅资产亏损的一个权宜之计。太平洋公司(俄勒冈一家公用事业公司,在西部几个州有煤厂)负责加州业务的副总裁亚历克斯•米勒说:“客户压低电力交换站的价格可不容易。”这是因为,有爱迪生以及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在交换站购买,输送费和搁浅资产亏损费定得与其他公司一样,大家的价格都差不多。

    安然公司负责加州业务的林肯•安德森正在重新考虑安然公司如何加入加州电力行业。他说,他目前把零售电作为商品以最低价出售是不会成功的。因此公司打算与客户建立关系,提供与能源有父的服务。例如:他们可以资助和安装供热、供冷和照明设备。

    安德森说,加州零售电力行业到2002年会发生巨大变化。到那时价格将自由浮动。帮助公用事业公司支付搁浅资产亏损的3至4美分的附加费将不再存在,电力交换站可能解散。他说,安然公司将随着价格的迅速浮动而兴旺发展。希望价格两年保持不变吗?希望一项合同为工厂稳定的用电量订一个价格,另一项合同限制在用电高峰时支付的最高价格吗?安然和其他公司将会提供。

    作好准备

    同安然公司这种精明的公司谈判数兆瓦的买卖,对一般公司的设备经理并不轻松。所以提供咨询意见的凯瑟琳•卢廷说,现在就要作好准备。卢廷的工作包括掌管哥伦比亚大学一年1100万美元的电费。她说,工商业的用电大户应该分析他们的建筑和工厂如何用电。“你至少要有以15分钟为间隔的一年的资料。”多数公用事业公司收集这方面的资料只收很少费用。这些资料有什么用?一旦竞争开始,每小时的电价可能浮动很大。你可能同安然公司谈判以统一的价格每天最多提供两兆瓦,但是可能不得不为8月一个炎热的下午额外的用电量付很高的价钱。公司通过研究每种设备如何以及什么时候用电,就知道如何适当减少用电量或者谈判一项有利的供电合同。几家公司已经开始出售帮助公开分析用电情况的软件。

    大功率微型涡轮发电机

    如果你以为公用事业公司一旦卖出发电机就可以轻松了,可以美美地想着那些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电线,那你就错了。还有新的威胁:微型涡轮发电机。

    在大城市,用地下输电线供电的价格比电线杆架线高出七倍,每个用户的电费绝大部分是输送费——连接到你的住房或办公室的电线。如果你认定你再不想付那输送费,那怎么办?

    制造喷气发动机和汽车部件的联信公司希单你脱离输电线,自己发电。这家公司研制了一系列小发电机,其中有一种15000美元,发一度电也只需3.5到4.3美分。这看来是一种简单的杰作:一个涡轮带有一个活动部件,能烧天然气,几乎没有噪音或污染。排出的热可以用来烧水或者给房间供热。它用于住家可能不经济,但是该公司的经理托尼•普罗费说,像布鲁克林的墨西哥快餐店两年就可以收回本钱,该店的用电量每小时大概用75千瓦。

    爱迪生联合公司的经理对这种威胁不屑一顾。一位经理说纽约地价寸土寸金,不能浪费在发电机上。另一位嘲笑地说,住公寓房的人不希望有通到房顶发电机的高压天然气管。然而,芝加哥的同行不那么乐观。当联信公司的发电机明年批量生产时,联邦爱迪生公司的母公司有在邻近十个州所有与之竞争的公用事业公司的地盘销售的专有特许权。

    电力行业在过去60年没有多大变化,所以那些宁可保持现状的人——如纽约的某公用事业公司的负责人——仍然反对变化是不足为怪的。但是,当像联邦爱迪生公司那样被认为静止、僵化的公用事业公司考虑袭击邻居时,竞争把所有效率低下的公司从这个长期受保护的行业清除出去看来是必然的。这是一场革命,它已经开始,而且正是时候。

    译者:任美芬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