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热读文章

加载中,请稍候。。。

当期杂志
订阅
杂志纸刊
网站
移动订阅
--
--
--
硅谷的心脏
 作者: James Aley    时间: 1997年09月10日    来源: 财富中文网
 位置: 杂志>>第四期>>技术         
字体 [   ]        
打印        
发表评论        

转贴到: 微信 新浪微博 关注腾讯微博 人人网 豆瓣

    作者:James Aley     

    戴维•维克利正在筹划成立两家技术公司。他的公司总部窄小、凌乱。工具摊在地上,小小的书桌上堆满了计算机零件。房间内随处散落着方便食品和袜子,想想看,这就是典型的斯坦福大学一年级新生的宿舍。联合数字媒体公司是维克利现在为之倾注了大部分时间的一家公司,他是想利用音频压缩技术在国际互联网上销售音质可与激光唱片媲美的音乐(他的另一家称之为“咖啡屋”的公司已创办了较长时间,维克利希望这个公司能制造出能让人们通过“虚拟世界”在网上相互交流的软件。)18岁的维克利来自波士顿,他身材削瘦,乐观开朗,他很高兴地用疾风暴雨般的技术合成舞曲来展示他的数字音乐。“真是好极了!”他在这嘈杂声中提高嗓门说。“唱片公司都很支持,尤其是基芬公司。”他计划在几个月后启动联合数字媒体公司。这事能成为真事吗,或者仅仅是一次不成熟的商业行为?马克•利沃说:“我从来都没有十分的把握。”利沃是计算机教授,维克利把他看作自己的导师。“但如果他的公司不能成真,其他上百家公司就会很快成为现实。就是这么回事。如果我能让他在学校里呆的时间长一些,帮助他培养自己的判断力,教给他一些有关技术方面的知识,我肯定他的公司是会成功的。”

    即使在这个到处充满了像这种创建新公司之梦的校园里,维克利想在商界大展宏图的抱负之强烈看起来也是非同寻常的,不过差别还不是太大。在硅谷,强烈的抱负和新生的资本主义思想到处可见,这种情感中的很大部分是从这里孕育出来的。斯坦福大学美丽的校园环抱着西班牙教堂式的建筑群,看上去像是一处巨大而丰盛的塔科贝尔快餐厅,里面满是像J•克鲁商品目录中脸色健康的人,但是斯坦福大学是在用世界级的研究工作滋养着这片峡谷。不仅如此,斯坦福大学是硅谷诞生的起因。

    赫伯特•胡佛很可能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生中最出名的人物——不管怎样,他的名字在校园里到处流传——但是还有一个知名度较低,但是对斯坦福大学、因而也对美国的高技术产生的深远影响远远超过了胡佛的人物,这就是:弗里德里克•特曼。30年代末,特曼是一位工程学教授,他鼓励他的两个学生将毕业论文转化成了商品。这两个学生将帕洛阿尔托的一个车库(现在已经非常有名了)改成了工场:他们的名字是威廉•休利特和戴维•帕卡德。

    在硅谷的发展史,以及在斯坦福大学从中所起的作用方面,最让人感到有趣的或许是这其中有多大成分是经过计划的。特曼是个目光远大的人.但是西海岸的有才之士纷纷回到东部去寻找真正的工作,这种倾向让他感到极为沮丧。他希望在斯坦福大学的周围建一个技术中心,而大学的周围地区当时以众多果园而出名。特曼帮助在学校与企业之间建立起一些重要的机构间的联系,如荣誉合作计划,这是一个专为附近公司的工程师们设置的通过不脱产学习获取学位的计划,该计划向他们提供了与在校生相同的课程和教师。特曼还支持建立斯坦福研究园,这个于1951年在斯坦福大学地面上成立的研究园是世界上首批建立的工业园之一。

    从那以后,斯坦福大学一直与企业界保持着密切而富有成效的关系,这种友好关系的迹象在校园中到处可见。雅虎公司为工程学院资助一个教授职位。东芝教室与三菱电气公司教室、NEC通信公司教室和惠普大礼堂同在一座大楼里,并且都在威廉盖茨计算机科学大楼的地下室中。盖茨楼就在保罗•艾伦集成系统中心的斜对面。(不论怎么说,盖茨楼比艾伦楼更有气派,而且以盖茨命名的大楼是一座独立的建筑物,而艾伦只是为大楼增建了一座附属楼——这是一种落后的改建楼房的方式,如果你想改建的话——才用他的名字为大楼命名的。你自己去得出心理建筑学的结论吧。)

    斯坦福研究园已经是满满的了:那儿有惠普公司的总部;施乐公司就在路的对面。荣誉合作计划仍然存在,但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要大得多的计划的一部分,这个计划包括一个为世界各地的公司举办广播讲座的广播网。这些正式关系固然很重要,但它们并不是故事的全部。安娜利•萨克塞尼安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记述硅谷发展史的《地区优势》一书的作者。安娜利说:“斯坦福大学是范围更大的硅谷文化的一部分。这所大学和企业界之间发生的事情,大多与当初在这里当教师或学生的那些人有关。他们保持接触。人们在学术界和企业界之间来来往往。大多都是非正式的。”

    要想列出斯坦福大学与硅谷之间相互交融的所有方式是不可能的。斯坦福大学是一个巨大的人才聚集地,它为硅谷提供了众多的工程师、律师、银行家和风险资本家,还有一个拥有数以亿计的资产的企业家。它不仅是企业界人士与教师和学生、甚至与竞争对手会面的中性场所,还是新技术的发源地之一。斯坦福大学不断生产出一些公司:惠普公司当然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有太阳微系统公司、硅图公司、思科系统公司和雅虎公司。看来,斯坦福大学没有任何人能确切知道今天已有多少家公司派生了出去。但即使知道,那又有什么意义呢?这种事情一直在发生。新创公司出现了,又消失了,速度之快,要想数数它们都简直成了傻子。许多教师在企业界兼职;许多企业界人士也兼任教师。安德鲁•格鲁夫是商学院的讲师,他不在校园教书时就管理英特尔公司。他说:“我教学是因为这其中有许多乐趣。”

    伯克利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加州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以及全国每一所在研究方面卓著盛誉的大学都为硅谷提供了人才和技术。实际上,有些人会认为麻省理工学院是美国最好的工程学院。然而,没有哪一所学校能够像斯坦福大学那样,使自己处于蓬勃发展的高技术地区的中心。使斯坦福大学不同于其他人才中心的并不是它容纳了有着雄图大志的极为出色的人才,而是因为有如此多的才识之士在地球的这个角落找到了能够接受他们的思想,并将这些思想转化为实物,而且常常是有利可图的实物的合适场所。

    硅谷到处弥漫着一种能够压倒生活上小问题的百折不挠的乐观情绪。假如由于高速公路上出了事,造成通往多城市的道路堵塞(就像5月末的一天发生的事情;那天早些时候,另一条高速公路因为一位摩托车手用枪支施威,造成交通堵塞)。你不能按时去赴采访之约,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用你的移动电话解决问题好了。又假如,你在帕洛阿尔托连一个门廊都买不起(因为那儿买一所供创业者居住的小小的住房可能就要花费50万美元),你可以从旧金山乘车到这里上下班,实际上正像麻省理工学院一位非常有才气的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主张的那样,旧金山正变成硅谷的一个郊区。在那里,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甚至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摩擦。你很难找到这样一个地方:在那里,一位26岁的企业家(不用担心会背叛自己的同代人)高高兴兴地向一名外地记者推荐帕洛阿尔托的一家饭店,因为这是“嬉皮士和雅皮士”饭店(对大多数35岁以下的人来说“嬉皮士”和“雅皮士”都是一回事。)然而,如果说这些地方有问题,并且确实是问题,而不是一个机遇,那就是人才短缺,尤其是工程方面的人才短缺。由于硅谷长期以来一直在发展,因此对新工程师的争夺是非常激烈的。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一年大约授予1350人不同学衔的工程学学位,招聘人员不顾一切地想聘用这些取得学位的人。渐渐地,一些未来的雇主开始对某些特别的课程进行密切监视。工程学院有这样一门课——CS198,这是一门需要申请才能参加的计算机课程,它教学生们如何讲授计算机课。参加这门课的每个学生都要在计算机学的入门课——CS106课程中担任小组长。申请参加CS198课程的学生不仅必须在计算机专业上学得很出色,而且必须能够进行富有实效的交流,要管理一个班,例如,他们必须是能言善辩、头脑灵活的人物,这样的人在一个因为拥有一帮性格内向、憎恨人类缺乏社交能力的人而出名的企业中,令人需求若渴。如果一家公司聘用了这门课中的约50位小组长中的一位,它聘用的就不只是一个口才出众的工程师,它还聘用了一个认识十多个参加CS106课程的学生的人,而这门课恰好是校园中参加人数最多的一门课。一个更为诱人的奖赏是聘用负责这门每星期一次的CS198课程的两名学生协调员中的一个——这两个人负责对申请参加该课的学生进行面试。因此,一个协调员能认识100多位小组长,而每位小组长又认识十多个学生,这就像用一名新职员的工资雇用了一个物色人才的公司。乔•利曼特是特里洛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这是一家设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软件公司,是乔八年前与斯坦福大学的一群大学生共同创办的。他说:“如果你能得到这些协调员中的一个",他们就能为你提供今后两年中谁会脱颖而出的信息。”

    在这个人才矿脉中进行发掘的另一家公司是在门洛帕克的一家新创建的软件公司卡尔托夫尔软件公司。公司的两位创始人都上过CS198课。其中一位名叫贾斯廷•基奇,他说公司的40名工作人员中,至少有五名是CS198课的学友。基奇说,除了特里洛基公司以外,卡尔托夫尔软件公司在招聘该班学生时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微软公司。据现在的学生协调员亚当•纳什说,苹果公司和网景公司也搞明白了CS198课是怎么回事。(纳什今年夏天毕业后将加入苹果公司。)与CS198渊源很深的公司不时地派它们聘用的小组长到那个班去,利用课前发布通知的时间做招聘宣传。现在不允许这么做了,至少是明文规定不允许这么做,纳什解释说,因为“这太扰乱人心了。我们在宣传这项规定方面可能要比执行起来要好一点。”

    据旧金山一家从事研究工作的公司——第一风险公司说,美国去年流入新创公司的108亿美元的风险资本中,有28亿美元流入了贝艾里亚地区的公司中,这28亿美元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来自门洛帕克的桑德希尔大道上那一排并无什么特征的建筑群中工作的风险资本家。街对面便是斯坦福大学向四周伸展的土地;中心校园离得并不太远。事实上,恭候合适的企业家的这一大堆资金,从街对面的停车场算起到特曼工程学院大楼,大约只有三英里或者说开车只需九分钟(包括交通灯和堵车在内)的距离,而斯坦福大学的许多研究所也都在步行距离之内。从这儿开车到硅谷主要的律师事务所——威尔逊•索西尼律师事务所办公楼或到弗纳伊奥饭店也只需要大约相同的时间。弗纳伊奥饭店是帕洛阿尔托一家价格可以宰人的饭店,这儿的每一份午餐都是一次高科技行业的交易活动。

    学校、资金和企业之间的这种近亲关系.与为什么在斯坦福大学常常会看到如此多的现实世界中的硅谷人物有着很大的关系。在任何一个特定的日子里.差不多都能保证见到至少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企业界的英雄出席的研讨会或者鸡尾酒会。在个例研究中(这是商学院的基本课程),这种亲近关系尤其能带来好处。硅谷到处部是可供研究的有趣的实例,与这实例有关的企业领导人通常不需要花费很大力气就可以碰到一个把他们公司作为实例研究的班级。

    在商业研究生院,春季学期的每个星期二,有两门上午10点开始的课特别受欢迎。一个是查尔斯•霍洛书教授的高科技企业精神课,这一天的实例是阿伯软件公司,这是1991年成立的一家数据分析软件公司。霍洛韦是克莱纳•珀金斯•考费尔德•拜尔斯管理学教授,他非常成功地掌握着这门课。有时当他面对黑板时,甚至不用回头看谁在举手就能点出学生的名字。他引导教室中的66名学生浏览了阿伯公司的成立过程——公司如何得到资金,为什么管理层会做出某些决定。学生们也参与了进去,他们常常勇敢地批评阿伯公司首席执行官采取的措施。阿伯公司首席执行官吉姆•多里恩坐在前排,每个人都能看得见他,在学生们讲评他的举措时,他时而微笑,时而点头。最后,霍洛奇让多里恩发言。多里恩说:“这与实际发生的情况非常接近。”接着就对全班讲述了真实的情况。

    在大楼的另一端是欧夫•格罗贝克主持的精选企业问题讲座。格罗贝克是大陆有线视像公司的两名创始人之一,他17年前退出公司从事教学。他现在结束了引导学生对哈特波特公司进行讨论这一部分。哈特波特公司是一家因为开发了一种能将对心脏的侵害减少到低程度的心脏手术方法而享有高知名度的新创公司。公司的创始人之一、首席执行官韦斯•斯特曼博士站在教室的前面,猛烈地谴责股东提起诉讼所造成的危害。在他旁边的是塞尔拉风险公司的彼得里•瓦伊尼奥,他是哈特波特公司的风险资本人之一。当轮到瓦伊尼奥讲话时,学生们听到的是股票市场的不稳定性以及它如何影响哈特波特公司的股票价格的情况介绍。下课后,斯特曼解释说,他还愿意到其他学院参加这样的课,可是谁有这份时间呢?此外,他还有斯坦福大学的好几个学位,他的公司的许多技术也是在大学里开发的,他的共同创始人仍然在大学医学院当副教授。

    在工程学院校园的另一端,还有一个班也在利用它与硅谷的关系:技术风险合作计划。这是一个为期九个月的合作计划,学生们暑期要到当地的新创高科技公司中当拿报酬的实习生。负责这项计划的汤姆•拜尔斯是位企业工程学教师,他负责挑选12名左右的学生,这些学生上三个月的课,然后是三个月的实习期,然后再上三个月的课。学生大多是工程学院中准备读硕士学位的高年级学生。五个申请人只有一个能入选——他们工作得特别出色,以致参加该计划的公司有时会向他们提供优先认股权。拜尔斯说:“这只是份暑期工作。这项计划中最让我感到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应付没有得到这些实习生的新创公司。”

    硅谷中似乎每个人都知道拜尔斯,考虑到他的工作史(以及他的名字:他的哥哥布鲁克就是传奇式的克莱纳 • 珀金斯•考费尔德•拜尔斯风险资本公司中的“拜尔斯”)——这就没有什么太出人意外的了。四年前拜尔斯成了一名专职教师,在此之前,他有10年左右的时间是在新创公司中工作:西曼泰克公司(一家成功的软件公司)和斯莱特公司(一家未能成功的笔写式计算机公司)。他现在是两家公司的董事和保罗•艾伦的智囊——英特瓦尔研究所的顾问。拜尔斯坚信创业精神是可以教授的,或者至少可以揭开它那神秘的面纱。他还为l 2个具有成功潜力、幸运的企业家提供了与应邀到硅谷进行讲演的一些名人建立联系的机会,如:克莱纳•珀金斯公司的约翰多尔和维诺德•科斯拉、机构风险伙伴公司的杰夫•扬等风险资本家,还有帮助创建了太阳微系统公司以及最近的格兰奈特系统公司的企业界的偶像安迪贝希托尔斯海姆。

    等到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堂课时,所有参加技术风险合作计划的学生的实习工作都安排好了。一些新创公司的知名度非常高。一名学生准备到马林巴公司去,这是一家国际互联网软件公司,最近有关它的新闻报道很多。没有人知道这些新创公司是否能生存下去,这就是全部问题之所在。然而,一旦公司开始运转,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斯特凡妮•汉农去年暑假在贝希托尔斯海姆的新创公司格兰奈特系统公司中实习。她喜欢在那儿工作,并且与公司签了合同,准备1月份完成硕士学位的学业后正式应聘到这家公司。可就在她签了合同到她正式上班期间,思科公司以2.2亿美元收购了格兰奈特公司。这对汉农的资金带来了有利的影响:公司转让给她的优先认股权的票面价值——按她的说法——已经“差不多有6位数”了。

    使斯坦福大学无止境地产生新创公司的主要动力是:过去有如此多的人创办公司,以致取得学位(这一步是可选的)、拿上你学到的东西、再用它创办一家公司这一过程看上去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出现一家能作为行为榜样的新创公司,或者更准确一点说,出现一批能作为行为榜样的新创公司,这件事的根源可以追溯至80年代初工程学院的一座教学楼——玛格丽特•杰克斯大楼,这座楼当时是计算机学系的主楼。用从那里开发的技术发展起来的三家新创公司,现在的市场价值加起来已超过500亿美元。约翰•多尔是硅谷最著名的风险资本家之一,他诙谐地告诉听众,在80年代初,就连傻瓜也能成为事业有成的风险资本家,你所要做的一切就是泡在玛格丽特•杰克斯大楼里。1980年左右,当时刚刚应聘到克莱纳一帕金斯公司的风险资本家多尔就是这么开始的。在大楼的二层,一个名叫杰姆•克拉克的教授正在致力于后来成为硅图公司的一个项目。在大楼的第四层,当时还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安迪贝希托尔斯海姆正在为斯坦福大学网络——或者叫做太阳——建一个工作站原型,这个网络后来变成了太阳微系统公司。在地下室,一个名叫莱恩•博萨克的计算机研究室主任与他的妻子、商学院的计算机研究室主任的桑迪•勒纳正在发现能将校园内各种计算机网络编织在一起的方法,这种努力后来变成了思科系统公司。(并不是玛格丽特•杰克斯大楼里的每个人后来都创建了几十亿美元的计算机公司。例如博士生戴维•肖最后成立了D•E•肖公司,这是华尔街上一家非常成功的交易所,最近该公司反过来为一家电子邮件服务公司——朱诺公司提供了资金,朱诺公司是本刊今年评出最佳公司之一。)

    这是个令人激动的时候。一种被称为超大规模集成技术的新芯片技术使得微芯片的设计有可能向前迈出一大步。研究人员常常相互伸出援助之手。多尔说:“所有的门都是敞开的。每个人都为他们所做的事情真正感到兴奋。他们认为自己有可能改变世界,但是他们并不十分了解如何将他们正在研究的技术商品化。”当然,克拉克并不包括在内。在玛格丽特•杰克斯大楼中的那拨人中,他很可能是最有商业头脑的。现在担任网景公司董事长的克拉克说:“有人说我当时是带着成立公司这一明确目的来到斯坦福大学的。我想这是真的。”

    玛格丽特•杰克斯大楼的这拨人感到幸运的是,斯坦福大学看来并不太在乎让在校园里开发出来的技术派生出去创建公司。斯坦福大学对什么样的发明创造和知识产权享有权利,有关这方面的规定真有点让人搞不清楚,但是只要负责临管此事的技术许可证办公室没有给克拉克或贝希托尔斯海姆制造麻烦,这就够了;博萨克和勒纳用微不足道的一笔费用从斯坦福大学为他们的技术获得了使用许可证。多尔把风险资本押在了从这座大楼中产生出来的两家公司上:太阳微系统公司和MIPS公司(这是硅图公司后来收购的一家芯片公司)。他耸耸肩说:“我错过了思科系统公司,真丢人。可能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到地下室去过。”

    这种培养资本家的活动仍然在继续——公司不断地从斯坦福大学派生出去。有时候,是否让捎带从事的项目转成一家公司,这种决定是由两名研究生做出的,Yahoo!公司就是这么创办起来的,但这还只是一个例子。卡尔托夫尔软件公司是用共同创始人的优秀大学毕业论文创建的;一家生产计算机外部设备、名叫伊姆尔辛的新创公司出自一位博士生的研究工作,即如何制造出能让你感觉到在计算机监视器上看到东西的设备。在工程学院的教师中,要想找出一个从未与一家新创公司发生过任何关系的人,比找有这种关系的人更困难:工程学院的前任教务主任和计算机系主任仍然在他们帮助创建的公司中工作。

    有关教授与成功的新创公司之间的关系,最近的一个例子是

    戴维•谢里顿,他也是80年代玛格丽特•杰克斯大楼那拨人中的一员。当贝希托尔斯海姆1995年离开太阳微系统公司,去创建开发高速网络技术的格兰奈特公司时,他希望有一个共同创始人来从事在这个领域中居于领先地位的研究工作。贝希托尔斯海姆说:“戴夫是我找的第一个人。”

    他很快使谢里顿相信成立公司的想法是理智的——这种理智值2.2亿美元,就像思科公司后来以非常有利可图的方式让格兰奈公司知道的那样。

    这并不是说要鼓励教授们彻底退出学术界,像吉姆•克拉克那样去从事建立帝国的工作。谢里顿仍然是计算机系的教授,一个星期中有一天到在圣何塞的思科公司工作。教师足不允许到外面的公司从事专职工作的,但是他们走出去,到企业中兼职是受到鼓励的。(像安迪•格鲁夫这样的兼职教帅可以自由追寻其他的兴趣。)谢里顿很欣赏学校对在外面企业中兼职的教职工采取的这种宽容政策,克拉克也是这么认为的。克拉克说:“任何人当时都可以对我说:“等等,这不是学术工作。“他们是不会为保持学术的纯洁性而大发雷霆的。”

    硅谷的技术、乐观情绪和资金都大量流向斯坦福大学,这此间的过程观察起来可能是很好笑,也是很有趣的。例如,5月初的一个晚上,斯坦福大学工程学学生企业协会正在学生会的一间大房间里举办“1997风险企业节”。房间里满满地挤了大约:350人,其中许多人并不是学生,所有的人都迫切希望与坐在高台上的四位风险资本家会面。这种气氛就像是一次帐蓬聚会,有四个准备口中喷火的传道士一群等不及想被烤焦的教徒。

    这些风险资本家们侃侃而谈,讲的都是些用来鼓舞人心的陈词滥调以及有实用价值的劝告之词。其中有一个人对这群听众说:“我们有许多企业计划。”他还说:“我真心地建议你们去找一个人领你们入门。”他显然没有意识到,寻找这样一个人正是如此多的人到这儿来的首要原因。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情况介绍和问题解答后,久已等待的时刻到来了:会见风险资本家。听众们涌到房间的前面,自发地分成四个组,一个风险资本家一个组,这样便开始了一个半小时的闲谈。有一位40岁左右的人,自称是来自圣迭戈的内科医生,他对一位记者说他以前也见过这个场面。他朝着高台鄙视地做了一个手势,说:“这些人是二流的,他们在寻找便宜的劳动力。”很显然,这些风险资本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在主房间的外面,当发现有一个记者在场时,人群立即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当让他们估计一下参加会见的学生中有多少人计划创办公司时,一位研究生回答说:“我们都打算创办公司。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可能就去麦肯锡公司了。”这番话引起了站在附近的另一位学生的一阵大笑。他开玩笑地说:“哦,得了,是想浪费你的学业吗?”

    对寻找交易机会的风险资本家来说,一个更好的去处是一年一度的“特里洛基/斯坦福企业家挑战”活动。这是一次竞赛活动,它用1.5万美元的奖金来奖励从34名参赛学生中挑选出来的最佳企业计划。(好几所大学都有类似的竞赛活动,创意源自麻省理工学院。)来自全斯坦福大学的竞争小组用几个月的时间开发他们参加决赛的计划。决赛定于5月23日。

    决赛的那天早晨,天下起了雨。在硅谷,这意味着要发生大的交通堵塞事件。不管怎么说,六位评委只有一个人迟到:赫默•温布莱德风险伙伴公司的安•温布莱德。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进入决赛的计划都是真正的企业计划,有的是技术令人难忘,有的是参赛人员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者两者兼而有之。计划的情况介绍在特曼大楼的一间闷热的房间里进行,大部分问题足由温布荣德、罗伯瑞安——艾斯森特通信公司的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乔•利曼特(特里洛基公司)和汤姆•科斯尼克——工程管理学咨询教授,也是工程学院中企业精神的布道士提出的。评委们仔细地听着,并提出尖锐的问题。“可你与客户交谈过吗?”温布莱德问一位计划介绍人,他没有。在中间休会时当问到她怎么能抽出将近一天的时间来听学生的计划介绍时,她说:“我喜欢这件事。这一天实在很重要。这是一个大食物链的全部所在。”

    最后的获胜者是希望建立一个他们称之为使芯片设计更为有效的系统的那个组(这个组在几个星期后的一次仪式上才得知他们赢了。)在这个组赛完离开房间后,利特曼用一种欣赏的口吻提及这个组的组长:“这家伙能够推销任何东西。”温布莱德也选择了这个组为获胜组。她说:“这个小伙子具备了硅谷的风险资本家们喜爱的所有雅皮士性格。他的牙很厉害。”然后,她看着利曼特,讽刺地说:“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获胜小组真能成立一家公司吗,还是参赛的其他小组能够成立公司,评委们无法得知。利曼特说:“你绝不会知道的一件事就是这当中有多少只是一次练习,又有多少是他们的人生。”

    曼特一直在寻找希望致力于创建高技术公司的人,因此,他了解戴维•维克利是在情理之中的。利曼特是从克里斯蒂•琼斯那儿第一次听到维克利这个名字的。克里斯蒂•琼斯是特里洛基公司的一位共同创始人,他后来成立了一家名为“peorder.com”的电子商务公司。去年秋天,维克利向这家公司发了一份电子邮件,具体地批评了它的网站。琼斯深受感动,他让维克利乘飞机来到奥斯汀,并向他提供了一份暑期工作。维克利拒绝了,说他宁愿在斯坦福大学研究自己的项目。

    到5月28日,这个学期快结束了。对维克利米说,这个月非常忙,在他4月末第一次与本刊记者交谈时,他操心的只是“咖啡屋”项目。现在他还要操心联合数字媒体公司。(他还开办了一个在线联合公司,以获得对联合数字媒体公司即将使用的音频技术的支援。)尽管压力很大,但他仍然像以前一样热情洋溢。在发表这篇报道的几个星期前,维克利的网站开始告诉来访者注意《财富》杂志即将发表的文章。

    维克利也许会作出决定,成为一位学者,也许会因此进入广告业——或许创建另一家太阳微系统公司、硅图公司或思科系统公司。当他被问及是否去过玛格丽特•杰克斯大楼时,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嘲弄的表情,“不,没有。”但是现在他必须回去工作了。创办公司需要花很多时间,期终考试也只剩下两个星期了。

    译者:田斌




相关稿件



更多




最佳评论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参加讨论>>


Copyright © 2012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财富》(中文版)及网站内容的版权属于时代公司(Time Inc.),并经过时代公司许可由香港中询有限公司出版和发布。
深入财富中文网

杂志

·   当期杂志
·   申请杂志赠阅
·   特约专刊
·   广告商

活动

·   科技头脑风暴
·   2013财富全球论坛
·   财富CEO峰会

关于我们

·   公司介绍
·   订阅查询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广告业务
·   合作伙伴
行业

·   能源
·   医药
·   航空和运输
·   传媒与文化
·   工业与采矿
·   房地产
·   汽车
·   消费品
·   金融
·   科技
频道

·   管理
·   技术
·   商业
·   理财
·   职场
·   生活
·   视频
·   博客

工具

·     微博
·     社区
·     RSS订阅
内容精华

·   500强
·   专栏
·   封面报道
·   创业
·   特写
·   前沿
·   CEO访谈
博客

·   四不像
·   刘聪
·   东8时区
·   章劢闻
·   公司治理观察
·   东山豹尉
·   山海看客
·   明心堂主
榜单

·   世界500强排行榜
·   中国500强排行榜
·   美国500强
·   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
·   中国5大适宜退休的城市
·   年度中国商人
·   50位商界女强人
·   100家增长最快的公司
·   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   100家最适宜工作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