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马克•安德森用行动证明自己

KEVIN MANEY 2009年11月06日

这个最初的网络天才少年如今成立了新的风险投资基金。他将资助下一个网景公司吗?

    Facebook公司创始人兼CEO、25岁的马克•扎克伯格在许多方面都与安德森明显不同。扎克伯格是个沉默寡言、性格孤僻、意志坚定的人,他撑着瘦小的身体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似乎不愿留下任何痕迹。安德森却占满了整间屋子。他身材高大——身高6英尺5英寸——锃亮的光头让他很难被忽视。他健谈、风趣、语调尖锐,起话来语速飞快,他能滔滔不绝、如数家珍般地讲述奇怪的新技术、流行文化、过世的经济学家,以及全球发展趋势,其间还会插入一两句生花妙语。他承认,他信奉的座右铭是“宁错勿疑”。

    然而,二人有个共同点,这是非常独特的经历:二人刚刚大学毕业就受命管理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的快速发展的公司。如果Facebook避免重蹈网景的覆辙——也就是说,快速崛起,随后又骤然衰落——安德森所发挥的作用将远远超出大多数人的想象。

    安德森的从商之路刚开始时还是非常令人羡慕的,后来才有了惨痛的教训。安德森在衣阿华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小镇长大,在伊利诺伊大学厄本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攻读计算机科学。他和他的计算机玩家朋友一开始是在刚刚兴起的万维网上消磨时间,并且开发出第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浏览器Mosaic。安德森大学毕业后来到硅谷,并且遇到了超人企业家吉姆•克拉克(Jim Clark),在著名的风投基金Kleiner Perkins的资助下,他们二人共同创建了网景公司。网景几乎立刻就成为商业和文化的试金石,而且它在1995年8月的首次公募——股票开盘价为28美元,交易日结束时报收于每股75美元——成为标志网络公司黄金时代开始的信号。当时24岁的安德森会一边开会,一边抱着盒子吃Honeycomb谷物食品。

    后来,微软公司意识到了网景的威胁,并且开始着手消灭这家年轻的公司。这场激烈而又情绪化的战斗粉碎了网景公司。1999年,仍处于上升势头的美国在线以96亿美元的公司股票收购了网景,当然结果证明这个价钱含有极高的泡沫成分。[收购了《财富》杂志的母公司时代-华纳(Times Warner)之后,美国在线倒闭。]安德森在美国在线公司做了一年多的战略企划工作,但是没有任何直接的职责,于是他离开了美国在线。

    当时安德森已经与霍罗维茨成为密友,而且他们二人均预见到云计算将会普及开来,这样用户就可以利用存储在数据中心而不是个人电脑中的软件和服务。Loudcloud和许多公司很快发现,全世界还没有做好迎接云计算的准备,而网络公司的衰败也几乎让技术行业陷入停滞。“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该行业,我们就可能破产。”霍罗维茨说。霍罗维茨和安德森并未因此而放弃,2001年他们裁员5/6,把Loudcloud转变为软件公司,并且更名为Opsware。6年后,也就是2007年,惠普(Hewlett-Packard)出价16亿美元收购了Opsware。

    那时,安德森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技术行业的英雄人物。他开始一点一点地恢复自己的声誉,创建Ning,从事天使投资,并且撰写取悦新一代人的博客。扎克伯格就是众多忠实的追随者之一。“2004年我搬到了硅谷,2005年[Facebook的支持者彼得•泰尔(Peter Thiel)]向我介绍了马克。”扎克伯格说。“他成了管理问题以及如何打造强大的技术公司的咨询顾问。他对这一切有深刻见解,而且他们帮助我形成了自己的观点。”

    他们二人开始每个季度会面一次,而且几乎一直都是在Creamery,这是帕洛阿尔托的一个类似于餐厅的公共场所。安德森住在帕洛阿尔托,而且希望永远住在这里。奇怪的是,对于一个社交如此广泛的家伙,他竟然称自己是个宁可不与外人打交道的宅男。自从安德森2006年娶了著名的硅谷社交名媛、房地产亿万富翁约翰•阿里拉加(John Arrillaga)的女儿劳拉•阿里拉加(Laura Arrillaga)之后,这个偏好就更难实现了。她让他去参加斯坦福的篮球比赛,但他还是会在比赛间隙用iPhone浏览博客。(“再说,”他说,“我和体育馆里最漂亮的女人在一起,所以就那么着吧。”)在汲取知识方面,他几乎对每一件事都感兴趣,他涉猎的内容包括历史书籍、科学论文以及商业新闻等。他是斯坦福医院(Stanford Hospital)董事会的成员,而且还帮助eBay的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竞选加州州长。除此而外,他几乎没有任何商业以外的活动。

    尽管安德森身家几十亿美元,但是他依然很简朴,他开会的地点要么选在Creamery,要么就是当地的另一家传统三明治餐厅Hobee’s,他通常穿着T恤衫、短裤和人字拖鞋。“对那里的熟悉已经到了我们来到Creamery之后根本不用点餐的程度。他们自然会端上吃的。”扎克伯格说。“马克喜欢油炸食品。”

    安德森成为扎克伯格的好友和导师,而且还在去年加入了Facebook的董事会。他并没有为扎克伯格的日常工作出谋划策。他只是帮助他成为CEO。“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帮我站在更高的位置上思考问题。”扎克伯格说。“马克关注的是重要的问题。这让我很解放。他一直在帮我不要过多考虑不重要的问题。”

    现在,安德森正在网络新宠Twitter扮演类似的角色。公司CEO伊万•威廉(Evan Williams)今年37岁,几乎与安德森同龄。但是威廉却没有任何掌控脱轨列车的经验。“我当然不会开火车。”今年年初威廉对我说。“我只是想设法了解火车要开往何处。”安德森于2007年获知Twitter,他意识到这是个非常棒的点子,但是对它的创办人却一个也不认识。他在没打招呼的前提下给对方打了电话,并且说自己希望投资,他称这个策略为“投鱼叉”。最近,安德森与威廉会面时谈论的大多是如何迅速扩大规模,以满足需求的爆炸式增长,这正是网景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必须解决的问题。

    这是安德森的工作方式,而且这也是他之所以在技术圈内变得炙手可热的原因。他总结各种经验,并且愿意把它们传授给企业家。虽然网景和Loudcloud公司最艰难的岁月也许让人尝尽了苦头,但是安德森表示他从不后悔——而且他还骄傲地点明了这两次经历的结果。一年多以前,当我问他有关东山再起的事情时,他立刻指出,他已经创造了两家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因此他很奇怪我说的东山再起是什么意思。

    我在曼哈顿采访安德森和霍罗维茨时,我请霍罗维茨描述一下他的商业合作伙伴。他们就坐在一起,二人都穿着衬衫和休闲裤,霍罗维茨戴着一块很厚重的手表,而且这块手表是一块积家(Jaeger-LeCoultre)的Master Compressor Extreme World Chronograph系列手表,比安德森的大了一倍。霍罗维茨说,安德森拼命汲取信息和思想。“他与硅谷其他人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他不仅知道整个技术行业发生的事情,而且还知道其他各个行业的情况,如媒体、金融、色情……”关于这点,安德森大笑着说。“你随便问,他会明白技术满足了市场的哪些需求。”

    软弱?盲点?当然,这些缺点安德森都有。问问与安德森共事过的人吧,他们会告诉你他是个糟糕的经理——安德森也会这样告诉你。而且他也不太会看人。所以和霍罗维茨搭档就非常重要。硅谷有一个共识,霍罗维茨是个杰出的经理及CEO教练,而且他知人善任。

    安德森-霍罗维茨公司投资各种新兴公司的战略可能会带来危险。“如果我是那些经营困难的公司中的一员,(安德森和霍罗维茨)会来帮我吗?或者他们有时间帮我吗?”硅谷风投公司Foundation Capital的普通合伙人保罗•霍兰德(Paul Holland)说。“当你的投资多达六七十项时,痛苦随之而来。跟踪所有这些投资是件有趣的日常工作。”另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而且也不愿冒险疏远安德森的投资人补充说:“马克非常优秀,而且善于游说,他应该挑选6家公司,然后集中精力。”

    这项战略也会引发冲突。而且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过。当安德森投资Twitter时,大家都认为它不可能成为Facebook的竞争对手。然而,这正逐渐成为现实,而且安德森正设法同时驾驭这两家公司。允许组织机构创建自己的迷你Facebook的Ning显然有可能逐渐崛起,与Facebook和Twitter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安德森说,只要他公开他面临的问题,并且保护机密信息,他就不会遇到麻烦。

    安德森变得越来越直言不讳,好像不再需要更多朋友似的。“当我们开会时,我不会听到惹人讨厌的空谈。”Room to Read的负责人约翰•伍德(John Wood)说,Room to Read是一家在发展中国家修建学校和图书馆的慈善机构。安德森一直是该组织的董事,直到今年。安德森在他的博客上开辟了一个被他戏称为“《纽约时报》临终关怀”的栏目,这个举动很难让他获得《纽约时报》管理层的好感。接受安德森-霍罗维茨公司资助的企业家也有可能获得同样的对待。这正是霍罗维茨1996年接到安德森措辞严厉的电子邮件的经历可以发挥作用的时候。“大家找到我说,‘伙计,马克今天对我大叫大嚷,’”霍罗维茨说。“而我说,‘让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译者:钱志清

上一页 1 2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