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唱给AT&T的挽歌

Philip Elmer-DeWitt 2009年08月20日

华尔街日报评论称,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正在死去……它正紧紧抓着对语音通话收费这项古老业务。

    作者:Philip Elmer-DeWitt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编辑委员会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与我意见相左,其中包括对已故的罗伯特•诺瓦克(Robert Novak,美国保守派政治专栏作家——译者)的贡献之看法。

    不过,特写版面就不同了。本周二,《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由安迪•凯斯勒(Andy Kessler)撰写的客座评论,此文提出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在苹果(Apple)拒绝谷歌(Google)的Google Voice应用中所扮演的角色,可谓道出了我们很多人的心声。Google Voice应用是一个世界性的电话号码和语音信箱系统,电信运营商在多年前就应该向我们提供此系统。

    同大部分观察者一样,曾担任对冲基金经理的凯斯勒责备美国电话电报公司逼苹果就范,凯斯勒说话可是毫不避讳。

    凯斯勒写道:“这个插曲真正揭露的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正在死去……它正紧紧抓着对语音通话收费这项古老业务。”

    我们猜想,与《华尔街日报》编辑委员会不同的是,凯斯勒欢迎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及其新主席朱利叶斯•格纳考斯基(Julius Genachowski)介入,凯斯勒主张美国仅仅反思其通信政策还不够——尽管该政策已经过时。他表示我们需要的是新的全国性数据政策,他提出了四条建议:

    • 结束电话排他性。任何设备都应该能在任何网络中使用。数据自由流动。

    • 改变“拥有”波段的状况。正如我们看到的无线网络Wi-Fi无需授权带宽,我们能够共用波段,而不会互相干扰。

    • 结束有线电视公司的市政排他性交易。电视频道与传声管一样,属于一个即将过去的时代。

    • 鼓励不断提高到我们住宅和电话的数据连接速度。其速度应该每两年提高一倍多。

    凯斯勒写道:“数据对古老的通信和媒体管道有害。相反的,当数据在组成互联网结构的数据包中跳跃时,它们的价值增加。”

    凯斯勒要求的是终结已有135年历史的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时代。而且事不宜迟。

    译者:熊静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