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马多夫骗局的幸免者

Jennifer Reingold 2008年12月24日

谨慎的理财顾问让一位投资者逃过财务崩溃,但其他人却不那么走运。

    谨慎的理财顾问让一位投资者逃过财务崩溃,但其他人却不那么走运。

    作者:Jennifer Reingold

    12月8日星期一上午,投资银行Financo的董事长盖尔伯特•哈里森(Gilbert Harrison)马上就要在伯纳德•马多夫(Bernard Madoff)那儿进行投资。所幸的是,他的理财顾问让他悬崖勒马。

    就在之前几天,在位于棕榈滩(Palm Beach)的特朗普国际俱乐部(Trump International club),哈里森的几个高尔夫球友再次拿几项投资来引诱他,说这些投资有“不该错过”的回报。哈里森自己的投资早就烂在了崩溃的股票市场。他知道马多夫这个人,也很欣赏他,因为他俩曾在浪花酒店(Breakers Hotel)租过两间小屋,做了几年的邻居。

    他当天就和自己的理财顾问通了电话,他说:“我听每个人都在说马多夫挣大钱了,我怎么就不能投点?”

    哈里森已经是第三次有这样的想法了,同样地,他的理财顾问第三次拒绝了他的提议。他的顾问说:“你聘我来帮你投资,而我呢,根本不明白马多夫在做什么。”

    就在几天后,马多夫因为涉嫌据称500亿美元的庞氏骗局而被拘捕。可惜,还有很多人,他们就不像哈里森那么走运了。

    某上层社会名流在自己家里举行了一次假日派对,他告诉大家:“我今天碰见了我的董事搭档,他说他刚刚损失了1800万美元”。该名流的家就在派克大街上,离马多夫大楼只相隔一个街区,位于纽约富人区的马多夫大楼此时已被狗仔队围得水泄不通。席间有个客人也提到,一个欧洲投资者同样为此损失了数十亿美元。

    某服装企业的高管抱怨道:“先是震惊、怀疑和倒胃口,现在这一切都变成了怨恨”,他不愿透露自己姓名,不过在这场骗局中他的资产净值大幅缩水。他说:“真可怕,太可怕了。我这把年纪了,哪儿经得起这鬼折腾。这事直接断送了我颐养天年的心愿”。

    这位高管是由一个朋友介绍给马多夫的,在几年的交往中彼此熟络起来,偶尔还一起在佛罗里达吃吃饭打打高尔夫。这位高管十分欣赏马多夫看似保守的策略,别人也告诉过他,还有许多大人物也在马多夫这里进行投资。

    他说:“史特林资产公司(Sterling Equities)的维尔波恩(Wilpon)不是个傻瓜,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GMAC)的默金(J. Ezra Merkin)也不是个傻瓜,这或许让人感到些许安慰。老实说,我从未怀疑过回报问题,我曾激动不已。多少年来,这项投资看似再安全不过了”。

    棕榈滩市政府议员苏珊•马金(Susan Markin)也是这么想的。马金也是特朗普俱乐部的成员,她的损失倒是不如其他人那么大,因为她奉行多元化投资策略,只把自己资产的小部分投入了马多夫的基金。然而这个结局对她而言同样并不美妙。

    马金坦言:“我觉得很震惊,就好像你花钱买了国债,然后有人告诉你你的钱泡汤了一样。我在马多夫那儿投资,是因为他的基金既保守,业绩也不错”。

    曼哈顿基金经理基金CFG创始人兼总裁罗恩•希尔(Ron Shear)指出,恰恰是马多夫基金这种一贯只涨不跌的走势说明了问题,它本应起到警示投资者的作用。

    希尔说:“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我认为这毫无意义。因为马多夫本人有点性格魅力,大家就都上当了。不过,大家当时应该随便走进哪家书店,花个29美元买本关于对冲基金的书来翻翻。马多夫解释不了书中的任何问题”。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