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最新文章

美国该提高燃油税了

Allan Sloan 2008年11月20日

要避免汽油价格再次大幅上涨,应提高燃油税,让市场力量发挥作用。

    要避免汽油价格再次大幅上涨,应提高燃油税,让市场力量发挥作用。

    作者:Allan Sloan

    现在华盛顿的重要任务是东奔西跑,处理底特律三大(Detroit Three)汽车制造商——即此前的底特律三巨头——的问题。

    但所有这些关于如何(或是否)防止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福特(Ford)以及克莱斯勒(Chrysler)破产的来来回回忽视了真正的问题——汽油价格降低。你肯定知道,油价已从7月份的历史高点下降了约50%,成为近来经济状况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那么,我还是像往常一样扮黑脸吧,我要说低油价并不见得完全是好事。我还想建议通过征收高额燃油税大幅提升油价。

    其实这个想法由来已久,但支持者甚寡。但现在这个想法正合时宜,考虑到油价的大幅涨跌;考虑到将我们的命运交给石油输出国和那些将油价哄抬到过高,现在又可能正将价格打压到过低的投机者明显是犯傻;考虑到我们很快将有一位新总统,他在竞选过程中提议定向加税却仍顺利当选。

    诚然,高额的燃油税可能导致经济困难,特别是对那些本来就几乎入不敷出的人而言。但我们可以通过所得税将钱退还给那些贫困人口。我们还可以将燃油税退还给那些不算特别困难的人,或是将这些钱用于能源研究及开发或是公共事业,或是——我斗胆说一句——用于弥补财政赤字。

    燃油税的目的不是施加痛苦或是使人们放弃开车——而是增加汽油价格的可预见性,这样汽车制造商和消费者就能做出理智而长期的决策,而不被油价过去一年那样的猛跌猛涨所左右。

    高额燃油税可抑制汽油消耗,这样当世界经济恢复后,产油国就较难再次痛宰我们。尽管我们掏的钱要比现在多,但绝对比今年夏天4美元多的价钱低得多。

    长期保持高油价将使市场来决定美国人该开哪类车,而不是由晦涩难懂、漏洞百出的公司平均燃料经济性(Corporate Average Fuel Economy)规章来决定。

    按照我的计划,我会抛弃这些公司平均燃料经济性(CAFÉ)标准,放弃目前企图迫使汽车制造商花费数百亿美元以达到更高燃料经济性标准的尝试。相反,高额燃油税指引下的市场将起决定作用。

    不过在你给我发辱骂邮件,称我为厌恶汽车的精英主义者之前,我想告诉你,我住在郊区,拥有两辆汽车,其中一辆是运动型多功能车(SUV)。今年夏天,我给我的SUV加一次油就得50多美金,那会儿我可不是个开心的露营者。尽管这个数目不至于对我的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但我还是畏缩了。而且我一直在想,我宁愿把这笔钱交给我们自己人,也不愿给那些产油国,这些国家——我想到的是俄罗斯、伊朗以及委内瑞拉——中有好些,其政府并非美国的朋友。

    除非我们能鼓起政治决心,对汽油征收高额税收,不然我们就等于作茧自缚,必将导致油价再次猛涨。历史表明,除非我们采取措施抑制需求,否则油价必将上涨,不论是因为世界经济复苏还是因为恐怖分子袭击石油设备,又或是因为其他我们无法预见的事件。但若有高额燃油税抑制消耗,我们使用的进口石油将比现在少得多,我们也远不会像现在这样脆弱。

    我最后一个理由是,汽油持续高价将避免锯齿效应——联邦政府资助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增加生产低油耗汽车,然而低油价会使此类汽车没有市场,从而使经销商受到打击。

    要确立理性的、由市场驱动的能源政策,我们任重而道远。我们将改天处理那些事情。但燃油税将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不指望这马上就能实现——但我想想总无妨。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