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职场 - 专栏

伤不起的“职业规划”

李骁轶 2011年11月23日

今天的年轻人,计划很明确,那就是出名和发财,但是到底自己愿做什么、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呢?

    作为过来人,我时常要用自己并不丰富的经验,去应付后来人嗷嗷待哺的讨教。坦白讲,在这类咨询中,我最怕、也是最有技术难度的,莫过于身处校园的那些有志气的年轻人,雄心满满却又充满忧患的“职业规划”。

    而且,一个普遍现象是,学历越是高,越难以平衡理想跟现实之间的关系。尤其在传媒圈,有个极端的说法是,实现个人财务自由,跟肩负家国使命,几乎南辕北辙。想想看也是,新闻从业者无论在哪里,都是付出的汗水跟所得的收入不一定成正比,而这中间的差价,则有一个叫做“新闻理想”的看不见摸不着、却又闪闪发光的东西来填补。

    我有一位朋友,在香港无线电视(TVB)从事娱乐新闻主播,半只脚踩着蓬勃的香港娱乐圈,半只脚踏在闪亮的新闻圈。要知道,这两个圈,几乎都是现在渴望一夜成名的年轻人所梦寐以求、削尖了脑袋往里钻的。也正因为此,找她讨教经验的学弟学妹们,像走马灯一样转的不亦乐乎。有一次,我们几个一起吃饭,席间有个非常漂亮的学播音主持的小姑娘问她,如何才能像她一样的成功做主播。这位女大学生一脸的诚恳,说话却像机关枪,不容我们分说,给我们当场表演了一段走台步,我承认她优雅又性感,可是我的朋友却憋屈着脸,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许,建议回去问问她的专业课老师?或许,去参加一场选美?

    还有一次,一个非常帅气的男生,几乎是哀求着,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我的朋友问他适合做些什么,有什么特长,他认真的说,自己会唱歌,跳舞很有感染力。这位男生在国内是专门学主持的,后来又在香港高校读了研究生,一心想进凤凰卫视。我的主播朋友有些哭笑不得,只好告诉他,今后要多留意网上的招聘信息。

    类似的事情太多了,我感到很不安,因为每次,我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虽然他们的目标说起来是那样的明确,可是,几乎没有人真正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他们热爱的,是新闻事业吗?他们关心的,是创造出艺术作品吗?他们感兴趣的,是服务受众还是自我表现?或许这两位的答案是前者,但在我交谈的很多年轻人里面,大多数人热衷的,或许仅仅是新闻事业冠冕上的宝石。也正因为此,他们需要能说会道,唱念做打,甚至哗众取宠,为的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展现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东西,而并不在乎是否具有真正的媒介素养,懂得多少政经知识,以及独立观察思考的力度。这样的急功近利,弱化了应有的职业素质训练,偏离了做新闻的道路,却又不及娱乐表演的专业,从长远来看,没有办法在任何领域生存。

    这让我想起不久前,梁文道讲了他的一个真实的经历。他有一次在大学里面演讲,结束之后一个同学找到他,跟他信誓旦旦的说,梁文道你迟早有一天要来听我的演讲。他很不解,就问为什么?同学说,他将来一定会成为财富500强大企业的其中一个老板,也会到各地去巡回演讲,到时候肯定万人空巷,都来听他的演讲。梁文道就问他,那将来你的这个大企业是做什么的呢?同学说,这我倒还没想到,但一定会成功。

    或许有一天,他真的能成功,不过,Facebook要是不想着改变更优的社交方式而只想着成功,就不会是脸书;苹果要是不思考通讯艺术化而只想着成功,就不会是苹果;谷歌每天只呼喊做大做强的口号其它什么也不干,就会成为一家传销公司。

    今天的年轻人,不知道是清醒中带着天真,还是糊涂中保有单纯,计划很明确,那就是出名和发财,但是到底自己愿做什么、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呢?不知道。不关心。不重要。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