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科技

Snapchat变革倒计时

这个照片转瞬即逝的分享应用程序出尽了风头。它能及时找到赚钱的办法吗?

【延伸阅读:“发育”最快的8大社交媒体对于SNS来说,达到规模效应的速度在一个无边界的互联网市场就像是一场“生死竞速”。从Facebook、Snapchat到微信,他们的成长速度究竟孰高孰低?请看财富中文网新式信息图,专为移动阅读开发,点击后下拉即可查看图片。带给你清新的读图体验。点此查看

    商业企业有许多理由忽视、甚至是集体蔑视Snapchat公司。

    首先,这种阅后即焚的照片发送服务的铁杆用户基本都是十来岁的年轻人,以及所谓的数字原生代。他们是反复无常的(换言之,就是无法集中注意力)受众,他们从一种数字产品跳到另一种产品,也就是说,一旦某个钟爱的应用程序成为主流产品,他们立即放弃。其次就是Snapchat公司的创始人、23岁的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以及25岁的首席技术官博比·墨菲(Bobby Murphy)。他们属于那种自信心爆棚的千禧一族,自认为无所不知,往往会让公司高管感到抓狂。说白了就是,这些孩子拒绝了Facebook公司提出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收购要求,尽管他们公布的收入基本为零。那么“阅后即焚的照片发送服务”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呢?

    但是,否认对Snapchat的崇拜是个错误。这种服务还远称不上时尚,但是它白手起家,在短短两年内便积累了数千万名忠实用户,他们一天发送的照片数多达4亿张,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投资者注意到了这一切,并且为Snapchat公司投入了1.23亿美元,此举让这家几乎没有任何营业收入的公司获得了20亿美元的惊人身价。

    投资者和其他成年人为什么对Snapchat如此痴迷?在他们眼里,这家公司不仅仅推高了Instagram公司(2012年4月,Facebook公司出资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掀起的照片分享狂潮,而且开创了全新的交流形式。它的标志性功能是可以让用户分享的照片和视频在几秒钟后就永远消失。(发送者用Snapchat应用程序中自带的一个智能计时器选择自动删除的时间,最长为10秒钟。)就像电子邮件让人们在工作中的“谈话”方式发生了革命性变化,以及推特(Twitter)彻底改变了人们广播信息的方式一样,Snapchat在转瞬之间就成为年轻一代的通用语言。

    Snapchat的崛起让它的竞争对手措不及防,(模仿不成的)Facebook提出了收购要求,此举表明社交媒体生态系统的其他部分对Snapchat创建的这一切垂涎三尺。谷歌(Google)和雅虎(Yahoo)均投巨资开发特色功能,鼓励用户实现照片互动。与此同时,在世界各地,尤其是在中国,类似的“短平快”的通信应用程序如Whatsapp、微信(WeChat)、Kik、MessageMe、KakaoTalk和Line纷纷崛起。用户可以通过这些程序免费复制短信体验,这一趋势令电话公司坐卧不安。

    未来,Snapchat能否成功尚不确定。从本质上讲,这个平台上的交易都是昙花一现,让Snapchat的受众感兴趣的恰恰是对市场营销人员的封杀,这些人想方设法监控和跟踪顾客的一举一动。不过,Snapchat的故事(目前它刚刚拉开序幕)让我们对移动服务扩散的速度有了重要认识。缺乏经验和虚张声势一度是公司高管想方设法低调处理的特性(还记得投资者强加在年轻创始人身上的“成人监控”吗?),现在反而成了优势,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出资人还是向创始人提供了足够的监督和支持。Snapchat的故事至少提醒我们,创新始终都在我们身边,而且没有哪家公司可以永远高枕无忧,即便是Snapchat自己也不例外。

    在2011年春天,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大三学生埃文·斯皮格尔和雷吉·布朗(Reggie Brown)想到了一个点子,开发一款手机应用程序。这款应用程序有一个独特的功能:让照片消失。斯皮格尔和布朗的同班同学对这个想法嗤之以鼻。当斯皮格尔向他所在的产品设计班阐述这个想法时,他的同学也否定了这个点子。不过,斯皮格尔和布朗认为他们正在干大事。他们请来了2010级的研究生博比·墨菲,墨菲还是Kappa Sigma兄弟会的成员,斯皮格尔曾与他合作创建了一家新创企业,但失败了。(这家名为Future Freshman的网站以高中生为目标,不过这家网站却没能毕业。)

    当年夏天,这个三人组开始在斯皮格尔的父亲约翰(John)的家里工作,约翰是洛杉矶著名的公司律师。约翰·斯皮格尔价值330万美元的住宅位于著名的Pacific Palisades社区,这意味着这家新创企业不是泛泛之辈:他们不会加班至深夜,然后像在硅谷工作时那样狼吞虎咽地吃外卖的墨西哥玉米煎饼。这些创始人有家庭厨师和私人泳池,他们享受的是洛杉矶的夜生活。7月中旬,他们推出了一款应用程序,上面印有黄色的“Ghostface Chillah”标志[这是向说唱歌手“鬼脸杀手”(Ghostface Killah)致敬]。起初,他们称这款服务为Picaboo——这是“图片”(picture)和“藏猫猫”(peekaboo)的混合词——目的就是要把他们的点子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功能传达出来:现在你看到了,现在你看不到了。

    这几位好友迅速把他们的点子转变为一家公司。仅经过3个月的编程,他们就在苹果公司(Apple)的App Store推出了应用程序的原型,不过公司内部也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以至于耗费巨资、动用了大批律师才得以解决。斯皮格尔和墨菲与布朗争论的问题是,在Snapchat的专利应用程序中,3个人的名字应该如何排序,经过争论,斯皮格尔和墨菲对布朗参与Snapchat的时间下了最后通牒,就像这个软件中众所周知的计时器一样,并且声称要把布朗赶出公司。现在布朗在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攻读MBA,他正在起诉Snapchat公司,要求公司弥补他的损失,并且给他1/3的公司股权,突然间这成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要求。

    与此同时,在2011年9月,斯皮格尔和墨菲把这款应用程序更名为Snapchat,随后这款应用程序立刻流行起来。它的第一批用户是橘郡(Orange County)的高中生,他们是从斯皮格尔的表亲那里知道这款应用程序的。学生们早就有了iPad,但是却不能用Facebook。(嘿,这里可是学校!)Snapchat成了理想的工作区。不到两个月,这款应用程序的用户就达到了3,000人。随后苹果公司在其手机的照相功能中增添了恢复按钮,目的是简化自拍功能。从此以后,这个软件迅速流行开来。

    从很多方面来看,Snapchat实现爆炸式增长的时机很巧妙。这款应用程序引起了希望与社交媒体的危险一面斗智斗勇的年轻一代的注意。网络已经沦为一个可怕的场所,稍有不慎就会铸成大错。安东尼·韦纳(Anthony Weiner)就因为不雅照而被抓个正着。其实,高校的管理人员在招录前就已经开始浏览候选学生在社交媒体上的简介。刚毕业的学生了解到,有意向的雇主可能会审阅他们年轻时不检点行为的证据。一个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暧昧的通讯工具突然之间吸引了大批用户。

    到2012年5月,斯皮格尔暂时放弃了学业,他与墨菲的现金越来越少。(之前,两个人都是自筹资金,主要依靠墨菲在iPad零售商店Revel Systems担任工程师的收入来支付服务器的费用。2012年4月,墨菲辞职了。)与此同时,这款应用程序的迅速风靡引起了风投资本家的注意。光速创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杰里米·刘(Jeremy Liew)从同事那里知道了这款应用程序,这位同事早就注意到十来岁的女儿的手机上有这样一个应用程序。刘通过Facebook的信息找到了斯皮格尔,并且成为第一位投资人。斯皮格尔和墨菲利用光速创投的48.5万美元投资招聘工程师,购买计算处理能力。当年晚些时候,硅谷的重量级选手基准资本(Benchmark Capital)和SV Angel加入了光速创投的队伍,并且投入了1,250万美元。

    起初,这个服务对25岁以上的人群没什么吸引力,但是它的发展速度却引起了一小部分政治掮客的注意。索尼电影公司(Sony Pictures)CEO迈克尔·林顿(Michael Lynton)的孩子在克洛斯罗德大学(Crossroads)的预备学校念书,斯皮格尔也曾就读于这所时髦的自由派预科学校。林顿的妻子给斯皮格尔发去电子邮件,邀请他共进晚餐,此后不久,也就是2013年6月,这家电影公司的老板加入了Snapchat公司的董事会。与此同时,Snapchat在IVP发起的一轮筹款活动中获得了6,000万美元投资,IVP对Snapchat公司的估价为8亿美元。事实证明,这算不上什么。还没过半年,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就投资5,000万美元,而它对Snapchat的估价是20亿美元。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