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汽车

“车牌割据”绝不是历史的进步

庞瑞 2014年05月08日

泱泱神州,隐隐有了“车牌割据”的苗头:继京、津、沪、穗之后,杭州也要开始限牌。而从实践中来看,“限制本地车主买车”和“限制外地车牌进城”,往往有着紧密的逻辑联系。

    当下“摇号购车”措施最被人诟病的一点,即在于其“权利—成本”配置的错位:

    现有的汽车污染和拥堵,是由已经上路行驶的汽车造成的,但摇号政策,却要来限制尚未拥有汽车之人的拥车权利。这是在付出新来者的机会成本,去弥补过往者的既成事实。这也造成了,享受道路空间的是一批人、即现在的有车人群,而承担政策成本的确是另一批人即无车人群。

    在这种政策配置下,整个社会付出的社会成本其实是很大的:

    对于有车人群而言,因着其向他人索取的道路空间资源没有被正确的定价,车牌比车还珍惜,等于是在变相鼓励其过度使用现有车辆,不利于环境保护。

    对于无车人群而言,是在强迫他为自己并不曾使用的资源而付出高额成本、为别人的行为而放弃自己的权利加深了其内心的不满情绪。

    对地方政府而言,因限牌政策而招致的议论和批评,损害了管理者的公信力。

    对于中国的自主汽车工业而言,由摇号、限牌造成的销量下滑影响不容忽视。

    因此,要想重新理顺当前这一被错误传达的成本信号,有必要按照“使用者付费、占用道路资源者付费、多使用多占用多付费”的原则重新加以设计。

    一言以蔽之,是要以市场的定价来代替行政的限制,同时通过市场定价来找到社会成本与个人成本之间的平衡点。

    限制人们追求幸福的权利,这绝不是解决问题,而可能是在制造矛盾。化天下通途为牌照割据,也绝对不是历史的进步。尊重公民拥车权利、市场配置用车成本,才是明摆在这里的一条大路。(财富中文网)

上一页 1 2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