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科技

万物皆互联

Michael Lev-Ram 2014年03月21日

高通,给你带来无处不在的移动性的公司,现在正准备把所有东西连接到网上。

    保罗·雅各布将他瘦长的身躯塞进了一把奶油色的宜家(Ikea)手扶椅子里,更重要的,是他坐在了一个被塞进了椅子泡沫坐垫里的微型动作传感器上。他正在高通总部的实验室里巡视,测试工程师们最新的创新产品。雅各布站起身,旁边的一盏灯熄灭了。他坐回椅子上,那灯又亮了起来。

    雅各布抬头看着站在身边、焦急等待他点头的两位工程师说:“我的问题是,这东西是电池操作的,那它如何能让我知道,我的臀部感应电池用完了?”两位工程师向他保证,除非被屁股的压力激活,传感器将处于休眠状态,能耗被降至最低。雅各布又抛出了更多的问题:控制界面是什么?电灯能否调光?增加的元器件成本几何?他最后说:“这是个好创意。”两位工程师松了一口气。

    在高通的园区,有关屁股传感器和可编程电灯的对话正变得越来越平常。公司有进军新领域的急迫感。高通的全部营业收入几乎都与手机元件的销售相关,比如基带芯片、应用处理器或是手机生产商为使用高通专利所支付的授权费。尽管在中国等市场的增长空间依旧巨大(中国的运营商正在发展数据驱动的宽带网络),智能手机的增长率却在更加成熟的市场中首次出现下降。增长放缓令高通受到两个方面的打击:元器件的销售增长放缓;它的用户手机制造商将精力转向为新兴市场提供更便宜的手机。这些手机给高通带来的专利费较低。

    为此,投资者强烈希望高通将其业务多元化。高德纳咨询公司(Gartner)的分析师们预计,将日常用品改造为数据发送设备的趋势横跨制造、医疗保健等行业,将在未来6年内将给全球经济增加1.9万亿美元的产值。雅各布认为,到2020年,每个美国家庭将拥有平均22台的联网设备。研究公司IHS的一名分析师弗朗西斯·希德科(Francis Sideco)说:“数字第六感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下一步演进。对高通及其竞争对手来说,它是一个未来要进军的充满活力的新市场。”

    要了解高通——以及无线技术极可能的未来——会走向何方,看看公司曾经的足迹会有所帮助。保罗的父亲、前计算机科学教授欧文·雅各布(Irwin Jacobs)在1985年与6位工程师共同创办了高通,他们的使命是实现CDMA的商业化。CDMA是“码分多址”的英文缩写,是一种曾被美国军队为保证通信安全而使用的无线通信技术。为实现目标,高通将一种新的无线标准引入市场,与欧洲及世界其他大部分国家所青睐的GSM系统竞争。结果造成了美国运营商的分化,威瑞森(Verizon)和Sprint为其数字网络采用CDMA标准,AT&T选择了GSM。

    高通申请了成千上万项移动专利应用技术,任何人想生产基于CDMA网络运营的手机,就不得不向公司支付专利费。这导致了公司与手机制造商之间很多激烈的法律争端,在这一时期,就连芯片竞争对手也被迫向高通支付授权使用费。但高通最终占了上风,到2000年,公司看到它的现金牛只来自芯片设备制造和知识产权使用费,因而卖掉了其他业务。但这并没有妨碍公司在智能手机的爆炸性增长中扮演明星角色,尽管它身处后台。高通执行副总裁佩吉·约翰逊(Peggy Johnson)说:“从我有印象的时候起,保罗就说,无线互联网将比有线互联网更伟大。”约翰逊曾帮助雅各布说服现已破产的PDA(个人数字助理——译注)生产商奔迈(Palm)在1999年推出今日智能手机的先驱产品:pdQ。

    约翰逊回忆,雅各布当时主管公司摇摇欲坠的手持设备部门。那是在智能手机时代之前。一天,雅各布现身一次会议,手里拿着一台与一部PalmPilot(奔迈的一款个人数字助理产品——译注)绑在一起的高通生产的廉价手机。他对团队说:“这是我要做的东西。”高通的高级工程副总裁、公司早期智能手机计划的主管史蒂夫·斯普里格(Steve Sprigg)说:“那时候还没有多少人会发短信。最大的障碍是消费者的意识,你要让人们相信,你手里可以拿一台小计算机。”

    在雅各布的推动下,高通高管花了数月时间讨好时任奔迈首席执行官的唐娜·杜宾斯基(Donna Dubinsky)和主要移动运营商,努力说服他们相信,消费者希望使用能够同时打电话和发送电子邮件的设备。6.2英寸(约15.75厘米)的pdQ最终华丽出炉。一位评论者说:“你一旦用上pdQ,就不再想回到从前,使用任何一台单独的奔迈产品。”这款产品的问题在于,除了电子邮件,基本上没有其他功能。雅各布为此制作了Brew,一种供CDMA手机使用的开放式应用软件平台。(一些手机生产商至今仍然给“功能手机”配备这个操作系统。功能手机不具备智能手机那样的计算能力,但价格较低。)

    雅各布显然为高通在推广移动计算机中所扮演的角色感到骄傲,但他会毫不犹豫地承认,其他公司在开发应用软件商店和生产手机方面更加出色。他说:“在探索对手机功能的认识上,我会给苹果记大功。谷歌凭借安卓(Android)打进这一领域,也让我们受益良多。”

    尽管大多数技术的准入壁垒正在粉碎,但芯片行业受保护的程度相对较高,原因主要在于芯片的复杂性[一位设计学校的辍学生是很难做出下一代的英特尔(Intel)芯片的]和生产成本。但是物联网有可能改变这一情况。用于冰箱、咖啡机等低技术设备的芯片所需功率极低,有可能为芯片制造行业招来新玩家,它们可以采用“无厂商”的模式,把芯片的生产基本外包给亚洲的工厂。这种模式对高通很有益。英特尔公司错过了向移动计算转型,令投资者感到失望(它的股价在过去10年下跌了20%,高通股价在同期上涨了185%)。现在,它下定决心,不再错过物联网浪潮。在新任首席执行官科再奇(Brian Krzanich)的领导下,英特尔正在研发适于“可穿戴”设备及其他产品的新系列芯片。

    雅各布坚称,高通打入新设备之举不是为了防御,而是对其现有移动计算业务的补充。在该领域,它拥有号令天下的技术领先地位。[高通正在研发它的第四代LTE宽带网络芯片,英特尔、英伟达(Nvidia)、联发科(MediaTek)、博通(Broadcom)等竞争对手还在制造它们的第一代LTE处理器。] Toq腕表被设计成与用户的智能手机同步。比如,当你有来电或是短信时,手表就会告知你。在与笔者漫步于高通园区时,雅各布透露:“我送了奥尼尔一只。”雅各布与洛杉矶湖人队(Los Angeles Lakers)的前中锋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共同拥有萨克拉门托国王队(Sacramento Kings)。他还是拉霍亚剧场(La Jolla Playhouse)的资助人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的大施主。在我们后来的谈话中,雅各布表示,对过早卸任首席执行官并不感到沮丧。(他的财富净值超过4亿美元,或许让这一打击有所缓解。)他说:“对我们来说,莫伦科夫接任首席执行官是一个好结果。我想做一些我真正感兴趣的事。”

    10年前,《财富》杂志做过一篇名为“反正都是赢”(Heads We Win, Tails We Win)的报道,讲述了电信业由窄带网络向3G宽带网络转型的故事。结果表明,所有的3G系统,无论开始是否采用CDMA,都离不开高通的专利。因此,收费一直是高通的权利。

    即将接任首席执行官的莫伦科夫认为,物联网面临着类似的机遇。“我们的抱负远比外人想象的大得多,不仅包括手机领域,也包括任何取代个人电脑的产品,还有家庭和汽车里的一切。”他说。“但我们也知道,这些东西将所处的系统类似于智能手机的生态系统,该系统随时处于联网状态,很可能需要高通的某种技术。”

    苹果对智能手机的发展,是高通在pdQ上所不能企及的。所以,其他公司肯定会制作驱动物联网运转的软件平台、应用软件、手表,甚至是屁股传感器。对高通而言,这样正好。换句话说:我们反正都是赢。(财富中文网)

    译者:天逸

上一页 1 2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