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近观欧洲

推动贸易 平衡世界 | 杭州G20峰会开启亚欧经济共同体新时代

赵永升 2016年09月09日

赵永升,财富中文网专栏作者,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本专栏聚焦欧洲经济、文化及中国公司在欧洲的发展。
凭籍资本与金融、贸易与结算,外加货币这三斧子,杭州G20峰会以及作为会前铺垫的“一带一路”战略,已经着实开启了“亚欧经济共同体”的时代。

按说最初的二十国峰会(G20),充其量只是一个“非正式的会谈(Informal Talks)”——规模也不算大,来人通常围张圆桌而坐,会议期间的用餐也颇为简陋。有的轮值主席国更是“抠门儿”,不乏只能靠比萨或者汉堡充饥的峰会。在G20峰会的选址上,不少的轮值国未必把峰会设在这个国家最为重要的几大城市之一,有的干脆找个小城镇了事。

相比之下,显然这次在中国杭州市召开的G20峰会,无论从会议的筹备时间之长,还是规模之大,抑或规格之高,以及为了确保杭州的“G20蓝”地方政府所做出的巨大努力,都可以看出G20所有的既往峰会,显然都难以与在杭州举办的G20峰会同日而语。

对此次杭州G20峰会的“超高规格”,自然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中不乏有些不同之声。笔者对此不想做任何的评价,只是想从另外一个视角来看待杭州20国峰会的重要意义所在:“亚欧经济共同体”将从杭州G20启程。换言之,杭州G20峰会开启了“亚欧经济共同体”的时代。

笔者曾经于今年2月在《财富》中文网上撰写了《亚投行,助力“欧亚经济共同体”》一文。在文中,笔者首次提出了“欧亚经济共同体”的概念;而后在为社科院欧洲所的年会研讨会所写的论文《“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将助力“亚欧共同体”的创建》中,笔者将之前提出的“欧亚共同体”稍加修改,变为“亚欧共同体”,正式提出了“亚欧共同体”的概念;并且进一步将“亚欧共同体”细分为“亚欧(政治)共同体”、“亚欧(经济)共同体”、“亚欧(货币)共同体”等亚概念。

杭州G20峰会讨论的议题,也颇为广泛,而其中经济更是峰会诸多议题的重中之重——既有宏观经济,也有微观经济;既有工业领域的结构性改革,也有货币领域的汇率政策;既有产能过剩,也有出口管制;既有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也有经贸合作;既有全球经济治理,更有创新政策、绿色经济等等,不一而足。

而参加的国家尽管有20个,堪称当今世界最强的20个经济体,但若稍加归类,便不难发现,其实真正的角力还在于“中美欧新三国”。笔者在2012年刊出的《中美欧已是“新三国”,中国将胜出》一文(赵永升,新华社,2012年5月7日)中,就已经提出了“中美欧新三国”的概念。笔者当时就主张欧盟与中国双方要联手,以共同应对美国霸权。中欧联手,将有利于全球的力量平衡与世界局势的稳定。

尽管笔者提出“中美欧新三国”的概念已经整整四年有余,但此次杭州G20峰会凸显出的依然是中国、美国和欧盟这世界三大经济体,尤其是在经济领域里的“针尖对麦芒”。倘若说2012年笔者只是提出了“中美欧新三国”这个概念的话,那么毋庸置疑的是,此次杭州的G20峰会体现出的正是这个概念在现实世界中的付诸实践。

“中欧联手,共御美国”,若只论经济领域的话,“亚欧经济共同体”自然是最佳的药方了。因此,笔者认为杭州G20峰会是“亚欧经济共同体”的一个里程碑,准确地说是“亚欧经济共同体”将从杭州G20峰会启程。

而在杭州G20峰会召开之前,中国政府已经做了坚实的铺垫——最大的举措,众所周知是“一带一路”战略。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称,“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10月率先提出的一个伟大构想。

上文提及的“中美欧新三国”的概念,其实指的是从地缘政治视角出发,为杭州G20峰会做铺垫的“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将有助于“亚欧(经济)共同体”的创建。而随着该战略的实施,尤其是昔日“陆上丝绸之路”的恢复和拓展,亚、欧两个大陆就能够真正实现互联互通了。由于作为“海洋霸主”的美国,其海上力量在短时期内还难以被中国超越,这种通过扬长避短之策,其实是相当有智慧的做法。

除了从地缘政治视角出发,若要从金融货币视角出发的话,“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还将助力“亚欧(货币)共同体”的创建。尽管人民币现在姑且还是作为一种“国家货币”(中国货币),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具有部分职能的“区域货币”(亚洲货币),但无论如何,人民币早晚是要国际化的。

要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第一步要走且已经在走的是人民币的“亚洲化”;而在人民币“亚洲化”之后甚而同时,笔者认为中国政府要走的即是人民币的“欧洲化”了。综合当今世界的几大“国际货币”(硬通货)与“世界中心货币”(美元)的态势,不难理解在未来人民币国际化的整个过程中,最为关键的步骤莫过于人民币的“欧洲化”。而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一带一路”计划,恰是助推人民币“欧洲化”进程的一大举措。

显而易见,中国拟通过“一带一路”计划,来加强东部亚洲与西部欧洲的联系。如果说中亚、西亚是该战略的中间“驿站”,那么无疑西部欧洲则是该战略的目的地。

其一,为杭州G20峰会做铺垫的“一带一路”是资本与金融的战略。例如,中国要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内陆省份开始,扩充修建铁路、公路以及输油管道,推进内陆贫困地区的发展,并且缩短与中国东部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差距。无论是中国出资400亿美元成立的“丝路基金”,还是投资于海上丝绸之路的160亿美元,都是“一带一路”计划的关键目标。这个目标是要给沿线的诸多国家或者地区经济体,提供在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协作与金融合作等领域的投融资支持。

其二,为杭州G20峰会做铺垫的“一带一路”是贸易与结算的战略。“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海上丝绸之路”,必将快速密切中国同中亚、西亚等地的政治与经济、文化联系与贸易往来。其实,欧洲与亚洲从地理上而言是相连的,被统称“欧亚大陆”。历史上欧亚之间历来贸易往来甚密,尤其是从欧亚大陆这一端的中国到欧亚大陆另外一端的西欧诸国,蜚声古今中外的“丝绸之路”即是明证。无非是由于陆地交通与途中各种“路障”的阻隔,后来才逐渐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

加上“一带一路”沿途、沿岸涉及的诸多国家,原本一直是欧盟诸多成员国或疏或密的经济和贸易伙伴。此次,习近平主席将陆上的“丝绸之路”与海上的“丝绸之路”合二为一,提出“一带一路”战略。这将在经济、贸易以及与此紧连的结算上所产生的意义之巨大,实难量化。

鉴于“一带一路”既是资本与金融的战略,又是贸易与结算的战略,而与这些关系最为密切的工具和介质自然都是货币。因此“一路一带”计划的实施,必将直接推动中欧双方之间的货币即人民币和欧元在操作层面上的合作快速加强;进而,随着“一路一带”战略的推进,中欧货币合作无疑将从操作层面提升到战略层面。

而凭籍资本与金融、贸易与结算,外加货币这三斧子,杭州G20峰会以及作为会前铺垫的“一路一带”战略,在笔者看来,此番已经着实开启了“亚欧经济共同体”的时代。

其实,为这次杭州G20峰会做铺垫的无论是“路上丝绸之路”,还是“海上丝绸之路”,早已是历史上亚洲与欧洲之间的通道,也是东方与西方之间至关重要的一条交流纽带。世界上颇为辉煌的两大文明,正是通过“丝绸之路”连接到了一起,共同创造了人类文明史。

而习近平主席率先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配合该战略设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尤其是此次的杭州G20峰会,恰是将恢复历史上欧亚大陆之间的辉煌时代——“亚欧经济共同体”将从杭州G20峰会启程。至于“亚欧共同体”与“亚欧经济共同体”的具体可行性操作步骤,笔者将在未来的文章中加以详尽阐述。(财富中文网)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教授,法国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财富中文网的专栏作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