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近观欧洲

马克龙当选对中资企业的影响:总体利好,喜忧参半

赵永升 2017年05月10日

赵永升,财富中文网专栏作者,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本专栏聚焦欧洲经济、文化及中国公司在欧洲的发展。
总的来说,马克龙战胜勒庞,是一件让华人、华裔和中资企业都值得高兴之事

上周日5月7日,法国举行了总统大选的第二轮投票。根据初步结果,法国“前进党”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以65.5%击败了“国民阵线”的玛丽娜•勒庞。待全部选票核对之后出来的结果,马克龙的得票估计会略高于66%。

倘若说面对第一轮投票时的11位候选人,华人、华裔乃至中资企业尚能保持矜持的话,到了第二轮只剩下所谓的“非左非右”的马克龙和极右翼的勒庞时,多数华人、华企的心应该都提到嗓子眼了。这其实不难理解,因为这两个候选人在对待外国人和外国企业的主张上,可谓“南辕北辙”。7日投票结果一出,几乎所有的华人媒体都叫好声连片,满屏都在为法国新总统上台后华人、华企能赶上良机而歌唱。

本文并非给大家泼冷水。诚然,马克龙与勒庞相比,确实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只是想在大家欣喜若狂之余,善意地提请华人、华企尚需多加谨慎,因为若仔细分析候任总统马克龙的多个主张,里面存有相悖、不利之处,因而喜忧参半。

笔者已经亲身经历了法国的三次总统大选——萨科齐当选的2007年和奥朗德当选的2012年,笔者都是全程见证几乎主要的竞选和投票活动;这次马克龙当选的2017年法国大选,笔者部分时间在法国,因而也经历了部分的竞选和投票活动。

与前两次相比,今年在法华人、华裔的参政意识显然有了不小的提高。当然,由于法国法律禁止对不同族群进行统计,因而难以获取准确的在法华人、华裔的人口数、投票人数及投票比例等信息;但从部分竞选活动现场以及投票点的观察来看,华人、华裔参政意识日益加强这个结论是毋庸置疑的。

笔者认为随着华人、华裔在法国人数的日益增加,估计已达到50万人口,尤其两大社团——一个是以青田、温州为主的早期华人移民社团,另一个是以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之后来法国留学的知识分子社团——逐步意识到双方团结与互助的重要性。前者以其日渐积累的财富而著称,后者以高级管理层与知识分子而逐渐为当地法国人所称道。

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巴黎传递火炬事件所引发的“4.19”大集会。从那以后,华人、华裔在法国的两大社团,摈弃先前的成见,越来越紧密地联起手来。最近一个典型的代表事件,是前不久在巴黎发生法国警察枪杀一名青田人而引发的法国华人、华裔大规模抗议示威游行活动。而继该事件之后,法国总统大选又一次将他们聚集一堂。从参加竞选活动的现场来看,不但有白发苍苍的长者,更有脸带稚气的少者。他们认为只有多加参政,才能确保自身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作为曾经的金融界人士并且担任过奥朗德的经济部长,马克龙认为:“拥抱全球化、加大自由贸易将使法国经济变得更有竞争力”。他在加强欧盟化、全球化以及自由贸易等方面的主张,在宏观层面对在法国的华人、华裔和华企自然都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另外,马克龙在“欧盟化”的进程上,实际上走得要比传统的法国政客更远:他还提出了要建立欧盟的“单一数字市场”和“单一能源市场”,并在欧盟内限定煤炭最高价格。看来马克龙已经不满足于传统的“一体化”战略,而要将作为新技术的数字市场和作为支柱的能源市场也纳入欧盟的一体化之中。笔者在此首次将其称之为“欧盟数字联盟”和“欧盟能源联盟”。

由于“非左非右”的马克龙与极右的勒庞,两者的个人背景迥异,导致两个人在经济上的主张也是截然不同。而大家普遍认为马克龙上台经济会向好的看法,会在投资者乃至民众的心理上产生正面的效应,从理论上讲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迁往法国进行投资,其中也包括中资企业。加之,马克龙在公共投资方面,提出要在当选总统后的五年内,推出规模为500亿欧元的公共投资项目,用于培训、基础建设以及对政府部门的现代化改革等。这一切,对华人、华裔和华企无疑都是利好的信号。

然而,在笔者看来,事情并非总是那么让人乐观。我们若细加研究,不难发现在马克龙堂而皇之的口号和言辞之下,也不经意地掩饰了不少的“木马”。

一则,为了保护欧盟的战略产业,马克龙提出要推动建立一个“在欧外来投资监管机制”,认为“要将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留给那些至少一半的生产都位于欧洲的企业”。这两点在笔者看来是未来将对中国企业极为不利。中国现在处于资本严重过剩的阶段,除了非洲和拉美以及中亚能够吸收部分的资本,尚需寻找新的投资目的地,而在亚非拉趋于饱和以及部分亚非拉国家的政局动荡不安,也迫使中国资本在积极的寻找尽管投资收益未必那么高、但社会稳定、法律制度健全的国家。这般,欧洲和欧盟成员国就成了诸多中资企业的首选之地。

例如,前不久被欧盟提起调查的连接匈牙利和塞尔维亚首都的“匈塞铁路”事件。该铁路项目85%的融资将由中国企业来完成。笔者认为调查的主要起因,在于诸多中资大型工程企业在之前的几十年,一直适应于亚非拉国家的社会和司法环境,一下子对纷繁复杂的欧盟法律体系尚缺足够的知识和意识。当然,笔者预计欧盟的调查最终对匈塞铁路不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至少要被巨额罚款。

在马克龙提议的“在欧外来投资监管机制”还没有成立时,中国企业就已经遇到难题了。那么,一旦该机制设立,可想而知中资企业将会在欧盟境内遇到何等的艰难挑战。

二则,对马克龙提出“要将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留给那些至少一半的生产都位于欧洲的企业”的主张,笔者发现极少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其实这是将对中资企业产生巨大影响的一个政策,因为现在欧盟公共采购除了少数产品之外,绝大部分都是面向全球的。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的总金额相当惊人,如果真地实施起来,中资企业将首当其冲。在这方面,笔者建议中国政府可以提前联手美国等西方国家,共同给马克龙施加压力,促使其最终放弃该提案。

三则,马克龙还承诺“要将法国的财政赤字水平降至欧盟规定目标(GDP的3%)之下;将企业税率从目前的33%减至25%;在未来五年内削减600亿欧元的公共支出,削减12万个政府岗位;将失业率从目前的10%降至7%”。这个似乎和中国没有什么干系,但实际上,笔者估计一旦如此规模的削减人员计划得以实施的话,必将引发法国社会的不安定乃至动荡:示威、游行更会是家常便饭。而法国社会的这些变化,自然将直接波及在法国的华人、华裔以及与法国有一定业务往来的中资企业。

至于马克龙主张的“要将法国的财政赤字水平降至欧盟规定目标(GDP的3%)之下”,似乎也没有太多人关注这一点。在笔者看来,这一点如果马克龙真要做到,那对法国社会和在法国的华人、华裔和中资企业的影响就更为显著了。现有法国的机制实际上部分是倚靠财政赤字和主权债务来维持的,倘若马克龙要当一名欧盟的“好学生”的话,只能大幅削减预算、勒紧裤腰带了。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马克龙在担任经济部长时的四点政绩——1)开放法国城际大巴业务;2)松绑周日工作限制;3)驾照改革,允许外部人员当路考考官;4)松绑法国公证员制度,使之可以自由流动。尽管这几项政策总体来说没有太多的施政效果,但至少松绑周日工作限制对早已习惯了没日没夜地工作的早期型华人、华裔来说,似乎也是一个“次佳之策”。

总的来说,马克龙战胜勒庞,是一件让华人、华裔和中资企业都值得高兴之事,马克龙的部分主张对我们也是利好的。只是在此提醒,马克龙作为法国选民投票选出来的行政长官,毕竟首先要优先考虑的是法国和法国人、法国企业的利益。而随着中国和欧盟之间贸易冲突的愈发频繁,法国候任总统马克龙宣称支持的“全球化”,和我们中国人所主张的“全球化”,其实在内涵上存有不小的分歧。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