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纽约来信

美国仅存的阶级矛盾

荣筱箐 2015年06月24日

荣筱箐,财富中文网专栏作家,旅居纽约,曾为《纽约时报》、《南华早报》、《南方周末》等中外媒体撰稿。这个专栏来自作者在美的所思所感,不是浮光掠影,而是希望从思维方式上带你了解美国。
纽约租金管制公寓的租客和房东之间的矛盾差不多成了当今美国仅存的阶级矛盾,“不可调和,你死我活”的标准在这里可以完全按字面意思理解。

    今天的中国人听到“阶级斗争”这个词可能就像听到储藏室的角落里埋在尘埃中断了发条的旧闹钟偶尔发出咔嗒一声,遥远,空洞,匪夷所思。在美国这个曾经被我们认为阶级界线分明的国家中,人们的“阶级”概念其实更加模糊。即使在占领华尔街运动的鼎盛时期,那些为99%普通人的利益走上街头去讨伐1%巨富的示威者也大都不认为这是场“阶级斗争”。在一篇分析美国为什么尚未产生女总统的书评文章中,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荣休历史教授Ruth Rosen也提出或许是美国传统上没有阶级概念,才使女性成了社会中被压迫阶层的替代品。

    这也难怪,“阶级矛盾”至少应该是不可调和、你死我活的,而在美国,雇主和工人即使常常为加薪闹得不可开交,也都明白双方其实是依存关系,一方过不好,另一方也没好日子过。富人和穷人也没有直接利益冲突,后者即使看前者不顺眼,也知道是前者的赋税和捐赠维持着公共设施,文化场所和扶贫慈善机构的运作。这些人之间的隔三岔五的吵吵闹闹,其实不过是要在各自利益中寻找一个平衡(婆媳?哈哈,在美国她们基本上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

    这样,纽约租金管制公寓的租客和房东之间的矛盾差不多成了当今美国仅存的阶级矛盾,“不可调和,你死我活”的标准在这里可以完全按字面意思理解。

    美国的政府管控租金政策从上世纪40年代就已经开始,最初以控制战时通涨为目的,之后几经流变时紧时松,管制方式和名目也多种多样,房屋租赁市场却在管与不管的辗转中蓬勃发展。1969年,纽约为了应付当时的住房危机,又通过了“租金稳定法”将更多房屋纳入管制范围,让低收入民众不至于无家可归。这些法律基本上使1947年2月1日到1974年1月1日之间兴建的大批公寓被列入租金管制范围,使自1971年1月1日起持续居住在这些租金管制公寓中的房客不用担心租金飞涨的问题。

    “持续居住”基本可以理解为“子女可继承”,即使年轻一代早已不属于低收入群体,只要一直住在老屋里,就享受涨租保护。所谓保护指的是每年房屋的涨幅房东做不了主,而是由一个政府指定的租金厘定委员会根据前一年通胀情况作出具体规定,这些年涨幅基本保持在2%到4%的水平,去年允许涨幅仅为1%,跌到历史最低水平。

    每年四月到六月期间是租金厘定委员会为制定房租涨幅召开公听会的季节,如果你从头到尾听完一场公听会,感觉可能会像看了一场《白毛女》,房东和房客各执一词剑拔弩张,前者说的是自己维持楼宇多么费力不讨好,后者说的是自己如何艰难几乎就要付不起租露宿街头。这种阵势说是血泪控诉绝不夸张,月初我在一场公听会上听到了或是史上最绝的房客演说,一位黑人大妈走上来对着话筒声泪俱下,用带着哭腔的浑厚女中音重复了两遍如下台词:“我知道房东要盈利,但我实在没有钱了,我该怎么办?”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离场,赢得了全场发言中最热烈的掌声。

    当然在有些情况下管制房也可以脱管,比如房客全家搬走,或者房东能证明房客年收入已经超过20万。但房客绝不会主动放弃一块肥肉,也不会向房东老实交代自己的年薪,房东就只能调集人性中所有的恶,即使不能咒死房客全家,也要想方设法断水断电逼他们搬走,要么就雇佣私人侦探调查房客的收入,掀起一场有你没我歼灭战。

    纽约现存的100万套租管房分布毫无规律,即使在寸土寸金的上东城,你花3000美金租一间一卧公寓,旁边可能就住着月租只要500美金的邻居。带租管公寓的楼售价总会比同类楼宇便宜,近些年有些资本集团专门低价购入这种楼宇,然后想办法让管制公寓脱管抬高租金赚大钱。但在房屋法差不多是180度倾向房客方的纽约,达到此目的需要超常的耐心和狠心。要是你从中国揣了大把现金来到纽约,打算学人家买幢小楼当起房东,过上轻轻松松不劳而获的幸福生活,偏偏又不小心买到了带租管单元的烫手山芋,就只能糟心了。(财富中文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