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财经爽谈

香港证监会起诉香椽:报告虚假及具误导性

王爽 2015年01月06日

王爽(Laura Wang),财富中文网专栏作家。曾任上海文广集团第一财经电视新闻评论节目执行制片人。现定居美国。关注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进程及美国公司的中国战略。关注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互动。王爽的联系方式:laurawangfortune@gmail.com
事隔两年半,香港证监会开始正式调查香椽创始人来福特,其实很可能是释放出一个加强对做空者管理的信号。

    2015新年前夕,香港证监会向美国做空机构香椽送出了一份“新年礼物”,只是这份礼物并不令人愉快——香港证监会通过香港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正式启动针对香橼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的调查,指控其在2012年6月发布有关中国房地产开发公司恒大地产的“虚假及具误导性”报告,并从做空中获利170万港元。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这是香港证监会第一次对做空机构采取法律手段。

    被调查对象莱福特至今未做出回应,这多少有点出人意外。四十岁出头的莱福特个性张扬,像绝大部分做空者一样,是个誓死捍卫自己观点的偏执狂,面对质疑甚至法律诉讼无所惧怕。2012年6月,香椽发布了一份关于恒大的看空报告,这直接导致恒大股价在隔日开盘后2小时内急挫近20%,市值则直接蒸发了约132亿港元。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莱福特说“如果被起诉的话,随时准备应诉”,并且他还在香椽网站上“主动交代”,在过去运营香椽的12年里,莱福特总共因类似的做空行为被诉5次,最后都以胜诉告终,起诉他的这5家公司中,有两家公司的CEO后来因“阴谋与洗钱”被指控。

    看上去,莱福特一点不担心来自被做空方的法律诉讼。原因是, 他很清楚,在美国要告倒香椽这样的做空机构非常难。美国的资本市场监管体系并非集权式的,除了证监会和交易所,各类市场研究机构、对冲基金、媒体、分析师、 律师甚至个人投资者都是整个监管体系的参与者,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发现某家上市公司有虚假行为,都可以站出来对其进行揭露并做空该支股票,同时完善的做空机制也为打假者提供足够的利益驱动力。纵观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历史,鲜有证监会等市场监管机构调查、起诉香椽这样的做空机构,倒常常是被做空方不满成为靶子,将其告上法庭。 美国的监管机构非常注重信息透明公开和真实,以此来保证股东及中小股民的利益,而香椽等做空机构“告而不倒”的法宝,就是抓住靶子公司信息披露不透明的弱点,赢得官司。美国这种看似“无为”的监管方式,也并非是滋生恶意谣言、大肆做空进而轻易获利的沃土,道理也很简单,一旦股价打不下去,空方损失惨重,自然就玩不下去了。

    12年来在美国基本上顺风顺水的莱福特,把手伸到了香港。他以为,香港和美国一样允许自由做空、游戏规则相似,但却忽略了香港证监会就像大家长,在凡是涉及到可能侵害中小股民利益的问题上是绝不手软。要裁定香椽违反相关法律,除了证明其恶意发布信息误导股民,直接目的还必须是做空获利,取得这些证据无疑是很困难的,但香港证监会在业界一直保有“鲜有失手”的声誉。

    事隔2年半,香港证监会开始正式调查香椽创始人来福特,其实很可能是释放出一个加强对做空者管理的信号,即使对一个美国公民所能采取的惩罚是有限的。这种对做空机构越来越严格的监管似乎在亚洲成为一种趋势,据《金融时报》报道,2014年以来,台湾市场监管机构对另一家美国做空机构——格劳克斯(Glaucus Research)采取了法律行动,印度市场监管机构则暂时禁止了香港的一家小型对冲基金从事内幕交易。

    中国的海外上市公司越来越富有面对被做空的战斗经验,亚洲的市场管理机构也不好惹,也许是美国做空机构“回归”美国市场的部分原因。至少,目前看来,香椽把焦点又重新放回了美国,它最近的看空的对象是美国本土企业特斯拉 (TSLA), 如新 (NUS) 和 Angie’s List (ANGI)。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