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斯坦福商学院评论

CEO快退休的公司更易被收购?

Dirk Jenter 2014年09月02日

本专栏由财富中文网与斯坦福商学院合作推出,荟萃来自该学院的最新研究智慧。斯坦福商学院一直以教授的前沿研究和专业的管理课程在全球范围内久负盛名,包括MBA项目和斯坦福“点燃”创新项目。
最新研究显示,由65岁的CEO执掌的公司更有可能吸引到收购要约。这些老帅急匆匆地出售公司,是不是想赶在退休前再大捞一笔?这一现象值得股东关注。

    给喜欢预测企业并购行为的人们提供一条小窍门:去找找看有哪些公司的CEO快到65岁了。

    请注意,不是63岁,也不是67岁。并购发生的那个神奇时刻,恰好是传统上人们退休的年龄——65岁,

    近日,一篇由斯坦福商学院(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学副教授德克•詹特与他人合著的论文显示,CEO的年龄对企业被收购机率有很大的影响,就连两岁的差距都会造成很大区别。

    对于那些CEO年龄达到65岁的企业来说,他们获得收购要约的可能性,要比那些CEO年龄为63岁的企业高出40%。同时,前一类企业最终被收购的可能性也要更高。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那些年届65岁的CEO急匆匆地卖掉公司,仅仅是为了赶在打打高尔夫,品尝果汁朗姆冰酒的退休岁月之前再大捞一笔奖金?他们是否会把个人利益置于股东之前?

    这是另一个让人大感意外的地方。如果说股东们果真面临一个问题的话,詹特认为,那倒不是这些临近退休的CEO打算出售公司的心情过于迫切,而是相对年轻的CEO(其中有不少人刚刚达到事业的顶峰)过于犹豫。他们会因此失去太多的东西。

    这篇论文是詹特与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Dartmouth’s Tuck School of Business)的卡特里娜•卢埃林共同完成的。詹特表示:“人们会直观地认为上了年纪容易犯糊涂,做错事。但是没有证据表明65岁的CEO签订的出售合同就是坏买卖。他们做出的交易看上去和那些年轻CEO一样好。所以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些年轻的CEO不多做这样的交易?从一名股东的角度来说,我的确喜欢那些老帅们。”

    值得注意的是,临近退休的CEO未必就是启动公司出售的那个人。詹特认为,收购通常是投资银行和那些早已瞅准目标的收购方提出的。那些有意收购其他公司的人通常会有意识地寻找CEO已经接近退休年龄的公司,因为那些CEO可以失去的东西比较少,从而不会拼死抵抗。

    詹特表示:“我和投资银行探讨过这个问题,他们坦承,很显然,公司掌门人临近退休是我们产生收购动机的原因之一。如果CEO相对年轻,那就很可能会引爆一场旷日持久的收购大战。”

    65岁退休的黏性

    这项研究惊讶地发现,65岁依然是CEO集中退休的年份。现在,人们的寿命普遍延长,哪怕早已过了65岁,许多成功人士依然有可能保持着积极和健康的状态。

    不过研究人员发现,对于很多企业高管来说,65岁是一个选择去还是留的时段。如果他们想退休,那么他们八成会到龄退休。CEO们退休的可能性飙升得非常厉害,从63岁的13%上涨到65岁的将近21%。但对于决定65岁以后继续发挥余热的CEO来说,他们退休的可能性会下降到17%左右。

    退休率在65岁时的飙升,正是詹特和卢埃林最初决定把CEO的退休年龄与收购联系在一起的原因。

    这项研究背后的意义非常有意思。大家不妨想想所谓的“黄金降落伞”,作为大企业通行的惯例,一旦公司被其他企业收购,公司原来的高管们一般会获得一大笔奖金,是谓“黄金降落伞”。虽然这样一柄降落伞经常被人诟病,但它的目的是消除CEO对收购要约与生俱来的抵触情绪。因为即便收购对股东有好处,CEO们一般对收购也是抵触的,因为它毕竟威胁到了他们自己的金饭碗。

    不过研究了“65岁效应”后,詹特认为,较年轻的CEO所获得的“黄金降落伞”一般会稍大些,随着他们年纪渐老,降落伞的尺寸也会越来越小。一个已经准备好退休的CEO,一般也就不会对收购患得患失,同时也不需要那么大一笔反向激励。

    企业的决策人

    詹特更感兴趣的是企业的决策人所扮演的角色。企业高管拥有不同于股东的既得利益,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不过根据标准管理模型的假设,企业高管们在面临相同的财务处境时,一般会做出类似的决策。

    詹特从更加个人的角度研究了企业的决策,并且经常带来出人意料的发现。

    比如在另一篇论文中,詹特和他的一名同事研究了CEO被解雇的模式。他们发现,企业高管在全行业陷于低迷的时期更加容易被炒鱿鱼。这再次和传统的管理理论背道而驰,因为传统管理理论一般认为,不应该以企业高管们不能掌控的事情来评价他们。如果整个行业都“受伤”了,那么一家公司的困境或许和CEO的能力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詹特表示,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看似不符合逻辑的行为。有可能是企业管理者在困难时期变得不大理性,或是被悲观的大环境冲昏了头脑。也有可能是CEO的弱点在困难时期会表现得更加明显。

    不过詹特还认为,真正的原因可能更有意思。据他的观察,在行业困难时期被炒鱿鱼的CEO,主要来自那些在非困难时期的表现也不如行业竞争对手。这说明那些公司“炒掉老板”的行为可能是合理的。所以,那些公司或许并非是在困难时间炒人炒得太快了,而是在太平时期炒人炒得太慢了。

    詹特表示:“可能那些公司的董事会在太平时期的关注不够,或许他们在好时期里炒人炒得还不够。我的解释是,在太平时期,那些公司的董事会可能一直在睡大觉,但在困难时期,他们突然惊醒了过来。”(财富中文网)

    本文作者德克•詹特是斯坦福商学院的金融学副教授,也是美国国民经济调查局的研究员。卡特里那•卢埃林是达特茅斯坦克商学院的商业管理学副教授。

    译者:朴成奎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