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专栏 - 斯坦福商学院评论

职场等级制是否仍有市场?

Eilene Zimmerman 2014年05月22日

本专栏由财富中文网与斯坦福商学院合作推出,荟萃来自该学院的最新研究智慧。斯坦福商学院一直以教授的前沿研究和专业的管理课程在全球范围内久负盛名,包括MBA项目和斯坦福“点燃”创新项目。
斯坦福商学院的组织行为学教授杰弗里•普费弗表示,对职场权力的渴望存在于我们的DNA中。

    如今,连初级职员都可以给CEO在微博上发信息,传统观念上的权力与影响力的界限似乎已经变得模糊。以至于斯坦福商学院教授杰弗里•普费弗在讲授有关美国公司等级权力架构的课程时,学生常常会提出反驳。他们坚持认为,这种权力模式已经过时,是典型的20世纪的思维。

    普费弗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千禧一代——他们在1980年至1992年期间出生,是职场上最年轻的一代。他表示,与大多数媒体观点一样,其学生都认为,职场中的传统权力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公司正变得更加有活力,不再等级分明。

    但他们错了。普费弗说道:“现在有这样一种观点,即我们都生活在后现代主义的、平等的、以业绩为基础的天堂,公司内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但现实却并非如此。”事实上,普费弗在最新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对于权力结构一直没有发生变化这种观点进行了研究。他解释称,实际上,现代组织的经营方式依旧是千百年来等级权力结构的体现,并且从来没有变化,因为这种结构“可以与职场中的生存优势挂钩”。他写道,对这种结构的信念和相应的行为,深深地存在于我们的公司DNA之中。

    为什么传统的权力结构会有如此长的持久力?原因之一是等级制度依旧有效。普费弗写道:“与老板的关系对于人们的工作任期和能得到的工作机会仍非常重要,还有交际能力也同样重要。”他注意到,有研究发现,等级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满足对秩序与安全的深层次需求,带来从心理到实用的双重价值。另外一个原因在于,如果一个人相信自己拥有出众的能力和品质,他在工作中便更有可能采取积极行动,这会带来成功的机会,成功则意味着在公司内得到提升——包括对其他人更多的权力和控制,这才是等级结构持续存在的根本因素。

    等级组织结构之所以存在,另一个原因是员工需要和胜利者在一起,以此“借光”。普费弗表示,这种欲望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人们不仅愿意在传统权利结构的约束内工作,而且会自愿给并不随和的老板工作。他写道:“这可能源自于人类赖以生存的遗传基因,即首先要识别在生存斗争中最有可能获胜的个体或组织,并与之联合。”权力和成功形成了一种自我强化的动力。有才能的人将自己与成功联系在一起,吸引其他人才到他身边,这更有可能形成持久的权力与成功。

    最后,在员工需要同时调和两种不一致的观点时,等级权力结构可以让其管理认识分歧。,比如说,一位糟糕的管理者是一个成功的、有权势的人,却可能在某些方面存在缺陷。在谈到权力和领导力时,普费弗写道,我们通常会假设成功的人具备许多正向特质,“不论他们是否真的具备这些品质”。同样,我们“在重新评估有权势者时,也会(自圆其说地)为其杜撰或推断出一些正向特质,即便这些特质根本不存在。”

    这些因素造就了职场的组织动态,最终形成了等级制度。普费弗写道,“没有证据能表明这些流程具有对特定时间或地点的依存性,或者说它们不能成为构建管理与组织理论的合理基础。”

    那么,为什么许多人仍然坚信这种情况正发生改变呢?普费弗说道,很大程度上,这是一种美好的愿望——随着组织结构扁平化,权力和影响力也会随之弱化。价格低廉的通信技术、社交网络和众包的兴起,也“使更多人倾向于相信,等级制度正在消失并且已经无关紧要。”

    但他表示,不论千禧一代坚持怎样的观点,职场游戏仍将按照旧的规则进行,每一个职场人依旧需要努力向上爬。与管理者的关系对于一段工作的任期和你能得到的职业机会,依然很重要。交际能力同样不可或缺。事实上,即便在千禧一代成立的公司,最终也会围绕领导力与权力采取同样的组织结构。普费弗说道:“人们很容易被天花乱坠的说辞打动,认为其他人所说的是新的世界秩序。但不要以为在职场游戏中可以采用不同的规则。你做不到。”

    杰弗里•普费弗为斯坦福商学院(Stanford GSB)组织行为学Thomas D. Dee II教授。

    译者:刘进龙/汪皓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中国煤业大迁徙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