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如何看待中国生育率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排“倒数第二”?

如何看待中国生育率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排“倒数第二”?

2024-04-03 10:00
中国总和生育率从1970年代之前的6左右,降至1990年的2左右,再降至2010年后的1.5左右,2022年1.05,2023年仅1.0左右,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倒数第二(仅比韩国略高)。 | 相关阅读(虎嗅)
48
無国界

無国界

思无羁 行无绊

我认为这是个深刻的社会问题。反映了政府在管理方面暴露出的系列弊端。
首先,谁都知道,生育问题是基本国策、民生之大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牵涉到国家能否安全这样的全局性、战略性的大事,何况我们是世界上头号大国、有着十几亿的人口,怎么能今天河东、明天河西,今天实行计划、明天又彻底放开这样的“任性”政策出台呢?!尽管国家要根据经济发展和人口出生情况制定和执行合理的政策,进行阶段性或临时性的调整,但人口出生和别的不一样,稍有变化就会影响到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波及到千家万户和几亿人,搞不好给经济发展都会带来直接影响,所以,始终保持稳定不变的政策是非常必要的。
其次,在经济低迷、人民遇到困难时,国家和政府要站出来敢于承担责任和担当,为民解决生存大计。当前生育率底下,反映出人民在就业、购置房产、养老、养育子女、治病和防病等方面,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拮据,迫切需要各级政府体察民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老百姓解决困难、帮助渡过难关,这样既体现了政府关怀,又体现了社会制度的优越性。但现实呢,涉及到民生的一些大的、基本的问题,多少年来没有得到多大改变,更谈不上得到根本性的改变。比如,“双轨制”问题,喊了多少年了,都知道不公平,可谁站出来给与解决!

58
王磊Sans Wang

王磊Sans Wang

资深营销顾问,商业专栏作家

关于中国生育率现在如此低,作为80后的一代人感触五味杂陈:计划生育还没有完全取消,现在又面临生育率太低的现状。
曾经的我们是坚决实现“计划生育”,我们都是时代的经历者,也从教科书上面不停地学到“人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但首先是消费者”。
从“计划生育”到“鼓励生育”,我们感觉时代切换得太快、政策来得太快、时间来得太快。这里用个人不太成熟的两个观点,与大家共分享:
1、“人口多”是劣势还是优势,取决于“开门”与“关门”。
当你把门关上,如果没有高效的生产力和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人口多确实就是劣势了。我们真可能养不活这么多人口。
当你把门打开,资源参与全球的配置,市场参与全球的消费;人口多就是优势了。不但贡献优质的劳动力,也带来巨大的潜力市场。
“开门”,就是各种资源得到重新配置,人口也得到重新配置。
2、“计划”在社会管理中并不是一个有效的手段。
即使我们今天有了大数据,但是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人口发展中,“计划”仍然不是一个有效手段。特别是现在的大数据时代,好像认为掌握了数据就可以再用“计划”的方式去鼓励、去刺激人们去做这个、去做那个。
计划经济也好,计划生育也罢,在一定程度上都是缺少效率、对资源配置经常会产生结构性失衡的。
我们今天的生育率如此低,和这个不无关系。
过去几十年的实践,也许我们对此需要做深刻的反思。

56
韵宁

韵宁

教育学者

虽然中国历来是人口大国,人口基数很高,就算现在大家都不爱生孩子,但最起码现在似乎看起来人口也不少,但是从生育率来看的话,中国生育率居全球主要经济体倒数第二,现在只比韩国多一点点,要知道日韩生育率低已经是个老问题了,从这里可以看出我国生育率下降速度可能比其他国家要更快。这篇短新闻或许点出了生育率下降的最根本原因,抚养子女成本实在是太高,就算我国“养儿防老”观念根深蒂固,面对庞大的成本,育龄人群还是要犹豫再三。

52
刘梓桐商者无域

刘梓桐商者无域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管理要基于人性,抑恶扬善的基本理念进行管理,而不是领导喜欢什么用奉阳违;
当今社会压力巨大,从结婚开始购房购车支付彩礼,已经演变成一种负担的结婚,购房每个月的房贷压力足以压垮很多人的积极与斗志;现在生孩子程序繁琐;培养孩子的成本巨高,再加上很多独生子女要赡养两边的老人,一个普通人有多大的能力。高负债、高压力、高要求于当下的实际情况形成很大的矛盾。所以拖结婚、托生孩子;
希望国家好好调控,把医疗、教育和老百姓能够扬眉吐气的司法构建好。

20
will

will

驰骋猎场十余载

出生率低的原因是一系列的问题导致的,主要原因是一二线城市房价过高导致,其次教育成本,医疗成本也非常高,最后是各种杠杆的债务让80及90后不敢生孩子,第四就是也是根本原因国人的传统观念和文化的改变,第五唯物质主义,唯吾主义的盛行。

20
Elysium

Elysium

生育需要什么,教育、医疗、住房等领域的改革措施,生育是结果,是系统性问题导致的结果。不改善民生问题,生育问题会一直存在下去。

26
张学峰

张学峰

一位不断探索的经济人

生育率高低是一个综合性的社会环境和社会治理问题。当下受教育年限拉长、教育费用高企、升学和就业竞争性强、生活和住房成本高、养老储备增加难度大、养育子女占用时间增加制约父母就业能力,等等。上述问题不是政府给予一些经济补贴或者宽松鼓励政策就可以解决的,多生育子女带来的困难主要还是要自己克服解决,而城市化进程中进入城市工作生活的年轻人多数不具备解决上述困难的能力。城市里的本地居民也面临资源环境供需不匹配的难题,获得资源的支配能力有相对衰减的趋势。
为了解决人口生育率明显走低的难题,需要适度分散人口居住聚集度,让人口在多地域多层级的分散就业和居住,就业环境多向基层社会倾斜,城市化要加强中小城市取向,大城市要向郊区分散,学习教育资源和生活设施布局要均等化。

9
小军

小军

30多岁没结婚大把哪来的娃,住房医疗教育养老四座大山压下来

6
Moonsh7ne

Moonsh7ne

宁愿双输 不愿独赢

撰写或查看更多观点, 请打开财富Plus APP
最新:
热读文章
热门视频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