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没了学区房和培训班,中产的钱还能往哪花?

没了学区房和培训班,中产的钱还能往哪花?

2021-06-23 16:30:00
有媒体报道“万元以下月嫂难寻”,月嫂的收费越来越高,收费等级也十分多样“至尊、特级、钻石、金、银”等。两三年前,国家人社部把月嫂划为“急需紧缺职业(工种)”,并开展职业技能等级认定,颁发人社部监制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 相关阅读(格十三)
49
陈CC

陈CC

“鸡娃”绝对是现今中产阶级家庭——或者说“精神中产阶级家庭”的头号焦虑。说白了,就是对下一代阶级滑落的焦虑。而对这部分家庭来说,教育是最主要的途径。因为他们处于中间的阶层,没有最上层那样的资产,只能拼命争抢留给大众分配的资源。一方面,这体现了阶级固化的趋势,但另一方面,焦虑的点还是围绕教育展开,也说明“知识改变命运”的优良传统尚得以存留。

所以整顿在线教育、学区房,都是防止人们一再破坏教育这一社会根基系统内部的公平性。虽然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但如今这两个领域已然成为人们的头号焦虑来源,卷的程度有点过火,也就容易引发市场乱象——只买贵的,不买对的;人有我也要有,就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下一个要整顿的家政行业同样如此,此前“名校保姆”的事件引发舆论一片哗然,其实还是离不开下一代教育的根本焦虑。结合最近倡导生育的趋势,“生得起,养得起”是人们的根本心愿。

撰写或查看更多观点, 请打开财富Plu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