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教育

比尔·盖茨欣赏的老师

David A. Kaplan 2010年11月03日

由一人独撑的汗学院推出的“家庭造辅导课”正呈星火燎原之势,引起了盖茨和约翰·多尔的密切关注

汗推出的数千个视频都是在硅谷家中衣帽间改成的工作室里制作完成的。
(摄影:Robyn Twomey)

    喂,萨尔·汗(Sal Khan)!比尔·盖茨(Bill Gates)是你的新“粉丝”了!盖茨痴迷于网络教育。今年春天,盖茨小型智库“bgC3”的一位同事通过电子邮件向他介绍了一家名为 khanacademy.org的非营利性网站。该网站收录有大量免费的电子版微型辅导课程,课程的旁白全部由汗录制。汗是一位工商管理硕士,毕业于哈佛大学,以前曾担任过对冲基金的经理,为人热情洋溢,口才上佳。盖茨在收到邮件后不到几分钟就回信说:“这家伙太神了。”他写道,“他能用极有限的资源干出这么一番大事业,真是令人惊叹!”自此,盖茨和他11岁的儿子罗里(Rory)就开始泡在这些视频课程里,学习从代数到生物等各方面的知识。几周前,当着阿斯彭创意节(Aspen Ideas Festival)2,000名观众的面,盖茨对33岁的汗大加赞赏。而这种机会让多少企业家都梦寐以求啊!盖茨津津乐道于这种被他称之为对课外教育资源的“迷幻般配置”,他对汗学院(Khan Academy)“令人难以置信”的10~15分钟的辅导课程赞不绝口:“我和孩子们一直在用。”这位世界排名第二的富翁对汗充满了敬仰,将他惊为天人。他说,汗“过去是挣大钱的对冲基金经理”,但现在“我要说,我们已经把用在对冲基金上的160分智商转移到了让更多人受益的大众教育领域中。当初汗夫人让他辞职,那一天绝对是个吉日。”盖茨作此表态时,汗并不在场——他是通过YouTube才得知盖茨一番溢美之词的。“这真是太酷了!”汗说。

    在硅谷高速公路的干道旁,坐落着一处不起眼的平房。房子里有一间由衣帽间改成的小房间,里面摆着一些只要几百美元的录像设备、几只书柜,还有汗的艾摩牌(Elmo)红色皮拖鞋。这儿就是让盖茨和其他人痴心不已、引发了教育界地震的震中,萨尔曼·汗就是在这里推出了一系列有关数学、科学和其他学科的在线课程,并一跃成为网络红人的。

    汗学院只有汗一位教师,学院通过YouTube及其他网站上线。从各方面来说,汗学院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教育站点。每天,汗学院播放列表中的1,630个课程(最新统计)都能获得平均70,000次的浏览量——几乎相当于哈佛及斯坦福大学学生总数的两倍。从2006年下半年开办至今,汗学院在全球范围内的点击量已经累积达到1,800万屏,其中也包括盖茨家族。大部分网页的浏览都来自美国,其次是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和印度。汗说,每个月,他都能招收到20万名学生,“应该没理由达不到2,000万人。”

    汗的低科技、言传式教程——他从不露脸,观众只能看到他在电子黑板上的板书和绘图步骤——绝不只是又一个几乎以零成本传播的病毒媒体案例。汗学院承诺要建立一座虚拟学校:一种去课堂化、无校园、无管理设施,甚至没有名师的新的教育转型。

    自电子邮件发明以来,远程教育和函授课程已经十分普及。私立的经营性学校得到了蓬勃的发展;菲尼克斯大学(Universityof Phoenix)注册的50万名学生中,绝大多数都是网校学生。其他私人机构,如教学公司(Teaching Co.),专门将全国知名教师的“优秀课程”集中出版:某位学术精英讲述《生活、商务及其他活动中的游戏理论》课程,总课时12小时,相应的DVD教学光盘定价为254.95美元。

    汗学院除了口碑出众、发展神速以外,其完全免费、注重简洁的特点也异常突出。还记得你那位宏观经济学老师一个人在大课上罗嗦了50分钟,能让死人都感到厌烦吗?汗可不是那样。他很少高谈阔论——如果你想听警句格言,可以上YouTube去看黑武士(Darth Vader,电影《星球大战》中的角色——译注)教欧几里得几何(“勾股定理就是你的命运!”)——但汗却能在不到15分钟的时间里切中精选题目的要害。

    网络评论家质疑说,汗只是想把学习变成教育“麦乐鸡”(McNuggets,麦当劳快餐产品——译注)的业余爱好者。只上一堂课,是学不会微积分的(这门课共分191节,还不包括之前的32节微积分基础),这个道理显而易见。但是,汗学院的教程在课时和内容安排上似乎更恰到好处,它涵盖的范围之广也令人瞠目。既包括了数学的核心课程——算术、几何、代数、三角、微积分、统计——也有必备的生物、化学和物理等理科课程。此外,汗还教授“杯形蛋糕厂经济学”、“拿破仑战争”及“外星人绑架揭秘”等课程。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相关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