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一座石油城的自救

一座石油城的自救

Katherine Dunn 2020年12月26日
不能糟蹋经济衰退带来的机会。

在接受我的电话采访时,加拿大卡尔加里市(Calgary)的市长纳希德·奈什(Naheed Nenshi)正驱车一路向北,前往埃德蒙顿(Edmonton)去省议会开会。这段路的车程达三小时,一路上我们都在交谈。

他沿着一段平坦的高速公路前行,背景传来GPS指路的声音,他开始介绍城市面临的挑战。石油价格跌跌不休,新冠疫情的来袭让情况更糟,卡尔加里的财政状况格外紧张。面临戏剧性的经济衰退,人们越发关注奈什强调多年的问题,即卡尔加里对石油和天然气工业的过度依赖。

(编者注:卡尔加里市位于加拿大艾伯塔省南部的落基山脉,是加拿大第四大城市,是艾伯塔省经济、金融、政治和文化中心,也是该省最大的城市。卡尔加里是加拿大最大的能源中心以及北美第二大能源中心。也被称为世界上最富裕、安全、幸福和拥有最高生活水准的城市之一。)

 
能源中心 艾伯塔省的卡尔加里市号称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之都,一条狗在市区附近的公园里奔跑。图片来源:Todd Korol

48岁的奈什曾经在麦肯锡公司(McKinsey)担任顾问,向来以开朗、友好而著称,毕竟他是加拿大人。他是很乐观,但在直言评价卡尔加里的经济状况时,从他的声音中能够听出一丝沮丧:“呃,不太好。”

突然,奈什的话停了下来,开始读路边的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艾伯塔省(Alberta)政府的宣传语:“实现经济多样化。”“对。”他冷冷地说。然后他笑着补充道:“说得挺到位。”

这句宣传语不仅简单,也很引人注目。奈什指出,这代表着该省政府宣传的突然转向。“六个月前我可不会看到这种广告牌。”他说。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创伤迅速改变了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天然气中心之一长期争论的话题。

卡尔加里的人口有130万,是加拿大能源行业的企业和金融中心。在2010年奈什当选后,他成为了这座北美大城市的首位穆斯林市长。他借助红蓝中间派选民组成的“紫色浪潮”联盟赢得竞选,宣誓就职时恰逢20年的繁荣期临近结束。过去10年里,油价从每桶超过100美元暴跌到目前的不到40美元,而且一路走低,艾伯塔很多人的本能反应是静静等着下滑趋势逆转。

奈什号召通过投资石油天然气以外的行业来巩固卡尔加里的经济实力,同时环保主义者的批评声势与日俱增,也让支持奈什的一些选民更加激进。

 

艾伯塔的能源主要是北部出产的所谓油砂。该地区的非常规石油储量庞大,已经探明的储量达1,654亿桶,位居全球第三名,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油砂占加拿大石油产量的60%以上。也正因如此,艾伯塔成了国际上环保积极人士的目标。

油砂炼油必须从含油泥沙中提取和加工,成本高昂且伴随大量排放,比起传统钻探通常更类似露天开采。长期以来,航空拍摄的大量尾矿池,即开采过程中厚厚的油性副产品引发了环保主义者的抵制。近年来,环保主义者一直呼吁封闭Keystone XL输油管道,该管道可以向美国输送更多的油砂原油。尽管特朗普政府努力推动管道项目,然而美国的一项法律规定已经叫停了建设。

 
原油土地 从油砂中炼油伴随着大量碳排放。图片来源:BEN NELMS—BLOOMBERG/GETTY IMAGES

多年来,油砂提供的税收收入确保了艾伯塔的预算平衡,而且艾伯塔一直为加拿大的联邦政府贡献收入,供其在全国重新分配。

然而,如今艾伯塔的会计师们发现了巨大的问题。

今年8月,艾伯塔政府发布了本年度修订后的预算预测,赤字比2月的预测高出128亿美元,主要原因是石油天然气部门的资源收入预计比之前的预测低30亿美元。与此同时,8月艾伯塔的失业率接近12%,在加拿大各省排名第二位。预计今年艾伯塔的经济将萎缩8.8%。去年,石油和天然气以及采矿业占了该省GDP的26%,间接影响则更为广泛。因此,经济放缓让人很不安。

从许多方面来说,艾伯塔充分体现了从美国西得克萨斯州到中东等石油资源丰富地区的困境。新冠肺炎疫情只是彻底揭露了艾伯塔在经济上面临的挑战,甚至导致问题更加严峻。这也是任何产油核心地区所面临的兴衰转换难题。当形势一片大好时,人们没有动力考虑从利润丰厚的行业转移。日子不好过的时候则口袋空空。

不过,打破“资源诅咒”很困难,艾伯塔的问题尤其麻烦,因为当地深居内陆,非常依赖南部的贸易伙伴美国,目前其96%的出口都是运往美国。同时,在政府和机构投资者的日益增强的支持下,越来越多的绿色能源倡导者正在全球范围内推动加快淘汰化石燃料。艾伯塔必须顺应形势,否则可能在新能源经济中落后。

 

这就是奈什为何认为艾伯塔别无选择,只能迅速改变对未来的看法。卡尔加里必须要接受发展清洁能源就业机会的新运动,也要加快在其他领域里进行投资的步伐。

“有个非常著名的汽车保险杠贴纸。上面写着:‘上帝啊,再让我轰隆一次吧,这次一定不会搞砸了。’”奈什边说边开车穿过草原。

他继续说:“我们特别擅长糟蹋繁荣,水平真的很高。但我们也不能糟蹋经济衰退带来的机会。”

卡尔加里还有机会改变吗?

*****

我出生时恰逢石油危机。1989年11月,我出生在卡尔加里,当天沙特阿拉伯宣布发现了一处新的大油田。似乎世界上到处都是原油。当时的油价仅为每桶20美元。种种因素促成了我的父母在卡尔加里的“银拖鞋沙龙”(Silver Slipper Saloon)酒吧相识,加入了前些年逐渐衰落的行业。(我父母一辈子都在能源行业。)

我开始上学时,出现了油砂扩张驱动的新一轮繁荣。这波繁荣的时间最长,规模也最大。很快,咖啡连锁店想招聘新员工都挺难。郊区到处鲜花盛开。连十几岁的男孩都知道,辍学去钻台工作很快就能够赚大钱。

当前的这波下跌始于2014年,在几个月里油价就下跌了超过50%。尽管后来有周期性反弹,但自那以后油价持续走低。最大原因是采用水力压裂技术的美国石油产量令人吃惊地激增。

2010年,美国的石油日产量约为550万桶。去年的日均产量超过1,220万桶。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放缓只会加大油价的下行压力。国际能源署近期的估计是,今年的全球石油需求预计为平均每日9,190万桶,比2019年减少810万桶。

 
卡尔加里市的市长纳希德·奈什认为,现在是时候让艾伯塔省考虑石油和天然气以外的问题了。图片来源:AARON M. SPRECHER—BLOOMBERG/GETTY IMAGES

虽然在新冠肺炎疫情过后,油价可能会再次攀升,但有迹象表明,类似上一波的繁荣可能永远都不会重现。安永(EY)在今年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动化对艾伯塔50%的上游能源就业岗位造成了威胁。

卡尔加里经济发展委员会(Calgary Economic Development)表示,为推动能源行业数字化程度,必须开展大规模再培训,主要针对卡尔加里多出的石油工程师和地球物理学家可以再就业的工作岗位。

在奈什的领导下,卡尔加里一直在努力推动新经济的发展。2018年,卡尔加里设立了1亿美元基金,向承诺创造就业机会的科技新创企业和非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当地公司提供资助。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和油价暴跌的夹击下,一些能够创造就业机会的来源受到了重创,比如曾经爆发式增长的餐馆和酿酒厂,以及位于落基山脉(the Rockies)附近的旅游业。

艾伯塔与一些石油资源丰富的经济体不同,多年来并没有做到未雨绸缪。在这方面最突出的是多年来靠着石油财富已经积累1万亿美元主权财富基金的挪威。当地有130亿美元的艾伯塔遗产储蓄信托基金(Alberta Heritage Savings Trust Fund),规模根本不足以填补缺口。虽然自1976年基金成立以来,政府的收入大幅增加,但基金市值却基本未变。艾伯塔的财富主要投向建立全球一流的公共医疗保健和教育,税收也是全国最低。

当然,石油天然气行业应该不会很快消失,即便油价不出现大幅反弹。虽然有可能积极推进绿色经济转型,但预计到2050年,仍然会保留一些石油生产,问题只是从何处开采。

挪威的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预计,未来10年的加拿大西部地区石油产量年增长率将接近2%,因为墨西哥和受危机重创的委内瑞拉的产量下降,而艾伯塔对重质原油仍然有大量需求。但不少分析师表示,现在不会有油砂方面的新投资。一些国际石油公司,例如法国的道达尔公司(Total)已经完全撤出了该地区。

石油行业从艾伯塔撤出,部分原因在于政治不确定性,即Keystone及其他石油运输管道能否获批。但最大的问题是在油砂的炼油成本。Rystad Energy和总部位于爱丁堡(Edinburgh)的能源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都将油砂炼油的盈亏价格定在每桶45美元左右,一些项目的成本可以维持在20美元至30美元之间。不过,另外一些项目的成本则非常高。

油砂项目需要庞大的基础设施投入,通常需要40年至50年才能够启动。哪怕是最高效的开发项目也要有非常密集的资本。2019年,艾伯塔政府估计,最贵的矿业项目的初始盈亏平衡价格高达每桶75美元或85美元。这个门槛相当高,尤其是当前银行和其他投资集团又面临着收紧化石燃料融资的压力。

奈什和政府同僚必须接受的另外一个现实是,基本上不可能通过政策来实现油价上涨带动经济繁荣。艾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能源经济学家安德鲁·利奇(Andrew Leach)表示,加拿大的其他地区,尤其是大西洋沿岸省份,在鳕鱼捕捞和伐木业都已经经历过前所未有的萧条,可以说比艾伯塔更需要帮助。但是目前并未出现一鸣惊人的解决方案。

艾伯塔经济繁荣的一大讽刺是,雇用的很多员工都是因为大西洋沿岸的经济萧条而不得不另觅生路。“不管政府怎么推出政策,也无法每年自动吸引数十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利奇说。

在艾伯塔,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工人普遍受到过高等教育,专业化程度高,工资也很高。虽然科技行业蒸蒸日上,但其也无法保证新工作岗位能够达到相应标准。然而,也有艾伯塔人在默默努力。

*****

利亚姆·希尔德布兰德(Lliam Hildebrand)曾经想利用在油田当焊工时学到的技能来推动绿色能源转型,但他根本找不到工作。他说,有人认为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工人并不愿意从事可再生能源的工作。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连工作机会都没有,怎么指望人们投身建设绿色的未来。

20岁时,希尔德布兰德在石油行业找到了第一份工作。2010年,他回到大学攻读地理学位,主要关注绿色能源事业,但找不到工作。于是他又回到油砂矿当了六年焊工。“从第一天开始,我的外号就是绿色和平。”他笑着说。尽管身边的不少同事都有合理怀疑,但很多人承认内心很担心气候变化,也承受着行业的繁荣和萧条所带来的压力。

 
利亚姆·希尔德布兰德在石油行业当了多年焊接工,现在他经营着一家倡导投资可持续能源的非营利组织。图片来源:JAMIE TANNER COURTESY OF LLIAM HILDEBRAND

2015年,随着油价暴跌,工作午餐时的谈话变得越发紧迫。“我们不是在讨论假设的情况了。”他说,“明天就可能失业。应该怎么办?”

那一年,如今35岁的希尔德布兰德和石油行业的同事们成立了“铁与地球”(Iron & Earth)非营利组织,倡导可持续能源投资。他们认为,全面能源转型将推动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热潮,不仅包括风能和太阳能,也包括生物能、地热能和氢能发电厂。

愿景很美好,可惜与现实相去甚远。不过进展倒是有一些。今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的加拿大子公司新投资的风电场将为艾伯塔东南部提供相当于7.9万户家庭用量的电力。2019年,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不到该省总发电量的10%。但据加拿大风能协会(Canadian Wind Energy Association)统计,目前艾伯塔已经是全国第三大风能市场,装机容量达1,685兆瓦。2017年,加拿大清洁能源部(Clean Energy Canada)估计,该省的清洁能源就业岗位有26,358个,整体行业约占艾伯塔GDP的1%。6月,位于艾伯塔的环境非政府组织Pembina Institute表示,在绿色能源转型过程中,预计到2030年将在艾伯塔创造6.7万个就业岗位,相当于该省能源部门现有员工的67%。

希尔德布兰德目前已经辞去了石油行业的工作,全职经营“铁与地球”组织,他相信艾伯塔人已经准备好迎接大变革。

“工人们都已经觉醒。”他说。

*****

然而,并非每个艾伯塔人都对绿色能源的概念持有开放态度。

近年来,艾伯塔政治两极分化愈演愈烈,导致可持续性相关对话愈加困难。2020年3月,加拿大的广播公司CBC主持了一项民意调查,询问艾伯塔人如何才可以让该省的经济重回正轨。

调查显示,近40%的受访者提到要控制新冠肺炎疫情或政府支持,还有约30%的受访者表示“需要经济多元化”,29%的受访者表示“加大石油投资”。此类指标与受访者的投票密切相关。自2018年3月以来,自称政治上偏左派或右派的人有所增加,而自称保持中立的人减少了9%。

很多艾伯塔人对反对化石燃料的论点持有怀疑态度。2018年,Pembina Institute采取了一项判断人们对可持续能源态度的调查,叫“艾伯塔故事项目”(The Alberta Narratives Project),发现约半数参与者要么坚决拒绝气候变化的概念,要么怀疑气候变化到底是不是由人类行为造成的。

企业界的观点不一。之前我采访的多名能源经济学家和专家表示,该地区最大规模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公司的高管极度怀疑气候变化,普遍支持现有的碳排放税。总部位于卡尔加里的石油天然气公司森科能源(Suncor Energy)和Cenovus都表示,它们到2030年每桶油的碳排放能够降低30%。

 

近年来,科学家将越来越多的自然灾害与气候变化联系起来。2013年,洪水淹没了卡尔加里市的市中心,导致曲棍球场的看台升高。2016年,规模庞大绰号“野兽”(The Beast)的大火摧毁了麦克默里堡(Fort McMurray)郊区的一大片房屋,当地是油砂矿企业的生活区。

尽管有种种让人体会到切身之痛的案例,但要明确提出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以及与艾伯塔石油业务的联系,往往容易遭遇强烈的阻力。

石油行业总喜欢提出,艾伯塔的油砂已经大幅降低了每桶石油的排放量,而之前的排放量一直为全球最高。加拿大石油生产商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of Petroleum Producers)表示,自1990年以来,每桶油砂原油的排放量下降了32%。

能源经济学家说,通过研究和开发,确实减少了多个项目的排放量,其中有些降幅还很大。但油砂密集开采意味着,平均而言,艾伯塔的石油产品仍然比其他大多数原油更加偏能源密集。此外,今天的产量增加也意味着同一时期内全行业绝对排放量增加。

中部地区 身为长期从事石油天然气行业的资深人士,同时也是原住民女性,迪安娜·比加尔努力将行业评论家与支持者的观点结合起来。图片来源:TODD KOROL

在各种争论中要理清头绪并不容易。45岁的迪安娜·比加尔(Deanna Burgart)以亲身经历出发,展示了如何在忠于行业和关注气候之间搭建桥梁。她的经验都来自于实打实的亲身经历。

当年比加尔35岁,在油砂矿区担任工程师期间与生母联系上,她的生母是经常抗议油砂的原住民女性。两人交流起来并不容易。“我学会了从爱和尊重出发,进行艰难的两极分化对话。”她说。

比加尔接受了自己的双重身份。她年轻时就在石油领域里获得了成功,后来才知道自己跟母亲一样属于原住民德恩和克里族。她想办法将种种观点加以融合。

如今,比加尔是卡尔加里大学(University of Calgary)的教授,努力将原住民知识融入工程课程,尽量在项目早期阶段参考原住民的意见。她还是咨询公司Indigenous Engineering Inclusion的创始人,与石油公司和原住民团体合作,处理从环境影响到创造就业机会等各方面的事务。

她说,选择离开石油行业投身创业,也是为了“融合”自身身份。她还表示,她尽最大的努力倾听每个人的心声,而且持续交谈,这也是她与母亲刚开始谈话时学到的策略。

*****

在1886年,阿尔弗雷德·欧内斯特·克罗斯(Alfred Ernest Cross)从蒙特利尔(Montréal)来到艾伯塔,一年后在卡尔加里以西建立了历史悠久的A7牧场(A7 Ranche)。后来,他成为了艾伯塔的上层,拥有牧场,支持石油和天然气工业,从政,还跻身“四大”(Big Four),即资助第一届卡尔加里牛仔节(Calgary Stampede)的四大赞助农场主之一,牛仔节是当地著名的牛仔竞技表演,持续十天。

克罗斯的农场成立约100年后,传给了孙子约翰(John)。约翰·克罗斯(John Cross)决定打破惯例,采用整体方式管理牧场,与天然草原的生态系统合作,不用化肥提高产量。

他承认,在20世纪80年代,这一决定“确实不常见,也颇具争议”。然而,这不是他唯一的奇怪决定。在20世纪90年代,他建造了完全“脱离电网”的房子,主要依靠风能和太阳能发电。(20年后,他宣布放弃,用回传统电力。他承认,完全依赖可再生能源“让人头疼”,尤其是冬天。)

土地上的男人 农场主约翰·克罗斯在位于艾伯塔南顿(Nanton)附近历史悠久的A7牧场上。图片来源:TODD KOROL

今天,约翰·克罗斯相信,在新能源转型过程中,这块地可以发挥作用。他主张通过补偿对艾伯塔的生态系统进行再投资,也理解自然的碳汇功能。“所以我认为艾伯塔的石油、天然气和土地产权能够互惠互利。”他说。

*****

回到高速公路,正在开车的市长奈什说他受到了新想法的鼓舞,希望艾伯塔人都可以做好准备,找到必要的共同出发点来践行广告牌上迫切的宣传语。

“你也看到了,最近政府已经从‘全押’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转向更加平衡。”奈什说,他正在穿过大草原,前往埃德蒙顿。

“人人都想要工作。人人都想要可持续的经济。这些都应该超越党派的偏见。”是时候像广告牌说的一样,通过采取实际行动来实现多元化了。

*****

石油产区重要数据

26%

去年,艾伯塔的GDP当中有26%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有关,也包括采矿业。该行业对艾伯塔经济的间接影响更大

30亿美元

今年艾伯塔修订后预算中预计的资源收入缺口,主要因为油价下跌

67,000

据非营利组织Pembina Institute估计,到2030年,艾伯塔转型绿色能源可以创造67,000个岗位

96%

艾伯塔出口到美国的石油比例

每桶45美元

业内咨询公司称,大多数油砂原油实现盈亏平衡的油价是每桶45美元。在某些项目中,盈亏平衡价格可能高达85美元(财富中文网)

译者:MS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