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新冠疫苗研制的两难

新冠疫苗研制的两难

岳巍 2020年09月12日
人们不得不面对现实,并非所有疫苗最终都能显示出期待的效果。

本周,人类在与新冠病毒对抗的战役中,遭遇了一次挫折。

星期二晚上,阿斯利康通报,它与牛津大学合作研制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试验已经暂停。这个消息让全球无数人感到不安,因为在经历过近8个月的因病毒扩散导致的混乱之后,人们原本寄希望于疫苗能够让他们的生活回到原来的轨道上。

阿斯利康的声明尽可能地把这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描述得冷静和低调,它说试验暂停是因为一名受试者出现了难以追踪原因的严重不良反应——后续有消息透露,这一“严重不良反应”是横贯式脊髓炎,尽管目前还不能确认这一病症与接种疫苗有确定的相关性。

阿斯利康表示试验暂停正是这家在疫苗竞赛中处于领先地位的制药公司,遵循“科学、安全和社会利益”的证明。而阿斯利康之外的科学家们也表示,疫苗试验中出现暂停是非常常见的情形,也是正常的操作,“如果一个药物在临床试验中没有出现过暂停,才是不正常的”。

2020年1月底,新冠疫情爆发后,迅速在全球蔓延,至今感染人数突破2800万,死亡人数超过90万。人类遇到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它行动迅速,手段狡猾,药物刺刀对它没有明显杀伤力,疫苗盾牌成为人们最大的期待。

过去8个月里,为了获得疫苗,科学家们从不同的路径进行探索,比如腺病毒疫苗与mRNA疫苗。

腺病毒疫苗的原理是用经过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作为载体,装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刺激人体产生抗体;mRNA疫苗则是将含有制造病毒蛋白的遗传指令的RNA分子直接插入人体细胞。

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合作研制的疫苗属于第一种。那名出现不良反应的受试者会接受全面的身体检查,医生和专家对检查结果的分析会提交给一个独立的“安全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将决定阿斯利康的疫苗的命运。

阿斯利康的首席执行官苏博科(Pascal Soriot)在周四说,只要能尽快恢复临床试验,阿斯利康仍然来得及在年底前知道这一疫苗是否有效。

据澎湃9月12日消息,牛津大学疫苗团队透露,该团队与阿斯利康合作的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已重新恢复临床试验。

尽管人们决定依靠疫苗来对抗新冠病毒,但是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并非所有疫苗最终都能显示出人们期待的防护效果。

目前疫苗最短研发时间的纪录,是由腮腺炎疫苗保持的,这一疫苗从研发到推向市场用了四年时间。现在,制药行业显然正在进行一项前所未有的大跃进行动,在不到一年时间内研发成功一种疫苗,并将其应用于临床。

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导致科学家们必须采用一种超越常规的节奏来进行疫苗的研发,而各国的监管机构,也必须以一种超越常规的速度来进行审批。也正是因为有了超越常规的节奏和速度,人们对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担忧才会更严重。

目前,除了阿斯利康,中国有四种候选疫苗处于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美国有三种候选疫苗处于后期试验阶段。

看起来这像是一种竞赛,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企业之间,在利用研发疫苗展示实力,事实上,疫苗也毋庸置疑地具有良好的市场前景。更不要说还有政界对疫苗研发寄予超出公共卫生范畴的期待,比如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人们相信他认为在11月大选之前批准疫苗上市,可以有效拉抬他的选情。

有科学之外的因素存在,反而要求研究机构、制药公司与政府部门必须如履薄冰般战战兢兢,不能为了追求速度,而忽视基本的科学以及安全原则。

就在阿斯利康宣布暂停试验当天,多家制药公司联合发布《新冠疫苗生产商誓言》,承诺只有在通过三期临床研究证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后,才会将疫苗提交审批。

这一宣言明显带有其针对性。不久前,俄罗斯政府火速批准了Sputnik V疫苗,后者只进行了2个月的人体试验。这在科学家眼中匪夷所思,他们指责“Sputnik V”的研发过程不透明,临床试验也不完整,尽管后来《柳叶刀》杂志发表了这一疫苗的相关论文,但科学界的疑虑仍未消除。

尽管制药公司甚至国家间存在竞争,但是必须确认,当前的敌人并非他们彼此,而是新冠病毒。这客观上要求竞争者们必须降低对市场前景的期待,放弃国家间的争强好胜,避免将科学与人道问题演化成无意义的争斗。

尽管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疫苗研发的速度与安全有效,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难以同时达到的理想状态,但是我们可以尽可能地接近它,在坚持科学与理性的前提下。(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