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她能删特朗普的推文

Kurt Wagner 2020年02月05日

2013年以来,维贾亚·加德一直担任推特的法律总顾问,在账号控制方面她有最终决定权。或许最让加德和团队头疼的就是著名用户特朗普了。

推特法律总顾问维贾亚·加德。图片来源:Martina Albertazzi—Bloomberg/Getty Images

每次推特(Twitter)上有人对规则或内容策略提出异议时,总会做同样一件事:发推并@jack。

快速浏览一下首席执行官,也是公司创始人杰克·多尔西的发言,就能看出找他处理相关事务的请求多么频繁。但用户不知道,其实找错了高管。虽然多尔西代表了公司形象,能拍板产品和策略,但制定并执行推特规则的繁重工作实际上并不在首席执行官的肩上,主要是推特的首席律师维贾亚·加德的工作。

作为推特的法律和政策事务主管,加德在技术方面有项工作最为困难,具体来说就是她领导的团队为数亿互联网用户制定规则并执行。如果用户违反了规则,违规推文可以删除,账号会被冻结,极端情况下则会销号。多尔西可能必须对推特的决策负责,但在制定和执行推特的内容政策时基本上不干涉。

“他很少过问单个执行情况。”最近接受采访时加德表示。“我印象中一次都没有。通常是我去找他说:‘马上要这么做。’”

因此45岁的加德握有账号处理的最终决定权。这一权力比较微妙,因为推特的规则既压制了言论自由,又鼓励了种族主义者和偏执狂,主要看取决于谁在发内容。“不管怎么做,都有人骂我们有偏见。”加德说。“总有人在喊,把一些内容推上去,另一些内容撤下,就像不间断的背景噪音一样。”

过去十年大部分时间里,加德对推特的影响很大,但跟多数公司律师一样,她一般在后台工作。加德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和纽约大学法学院,2011年加入推特之前,曾在湾区的律师事务所工作近十年,主要跟科技初创公司打交道。她在推特超过八年,跟多尔西工作的时间差不多。

随着推特在全球政治领域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加德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去年多尔西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时,她在现场,2018年11月多尔西会见印度总理莫迪时,她也同行。时尚杂志《InStyle》刚将她列入“最难搞定的50人”榜单,该榜单每年列出改变世界的女性。“用来形容维贾亚再贴切不过。”推特的首席营销官莱斯利·伯兰在推文里写道。

其实加德第一次加入推特时,互联网跟现在不太一样。当时很多政客只是对越来越熟悉社交平台。特朗普主要分享自己上电视的消息(尽管很快出现变化)。奥巴马总统的官方账户@POTUS一直到2015年才正式开通。

2013年加德接任法律总顾问时,推特有种“万事皆顺利”的心态。在那一年前,推特驻英国的一位产品经理一句评论很有名,他说公司自视为“言论自由党的言论自由之翼”,时任首席执行官的迪克·科斯特罗反复引用该说法。一位前员工表示,公司任由“推文随意发布”。

极度自由的环境也是吸引加德进入公司的部分原因。加德是印度籍移民,小时候移居美国,在得克萨斯州东部长大,父亲在墨西哥湾的炼油厂工作,中学时搬到新泽西。“上大学之前,多数时候我都是身边唯一的印度小孩。”她说。“感觉没有发言权。我想这正是我加入推特的原因——平台提供发言权,搭建社区,给你力量。”

不过,推特努力给所有人发言权,撤回发言权方面做得比较勉强。最近几年推特才决定封禁某些用户的账号,包括阴谋论者亚历克斯·琼斯和极右翼媒体编辑米洛·伊安诺普洛斯。之所以一定程度上变成新闻,主要因为推特决定采取行动的方式相当奇怪。加德承认政策变化,称近年来公司意识到有责任保护用户的安全,包括没有在使用产品时的安全。“可以说,公司(跟我入职时相比)做法做了极大的调整。”

或许最让加德和团队陷入困境的就是著名用户特朗普了,因为特朗普的推文常常打破推特规则的边界。由于面临迫在眉睫的弹劾,还要争取连任,特朗普越发积极地向7090万粉丝发信息。继1月初美国无人机空袭导致伊朗高层官员死亡后,特朗普发布多条推文用军事力量威胁伊朗,包括将文化遗址列为打击目标等等。包括推特一些前雇员在内的多位观察家都在追问,他的账号为什么不关停。特朗普发表其他长篇大论后也出现过类似讨论,出现过好几次。

上个月,特朗普攻击民主党竞争对手,抨击国会弹劾程序,还用推特账户@realDonaldTrump嘲笑青少年气候活动家格雷塔·通贝里。USA Today分析称,特朗普的推文里负面语言比以往更多。该研究主要针对特朗普的推文里带有积极还是消极含义的文字,发现他“表达喜悦、期待和信任的推文越来越少,而宣泄愤怒的推文越来越多。”社交媒体管理平台Hootsuite称,2019年12月特朗普发布或转发了1050多条信息,超过了上任以来任何一个月。

“从特朗普使用社交媒体的方式,就能看出他作为总统候选人,以及现在身为总统多么与众不同。主要原因是他违反了所有规则。”纽约大学政治和公共政策教授帕特里克·伊根说。“很多人真心喜欢的一点就是,他会说不该说的话,当然也都是在社交媒体上惹麻烦的话。”

2019年11月15日,华盛顿特区,位于国会山的众议院朗沃斯办公大楼,美国驻乌克兰前任大使玛丽·约瓦诺维奇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总统特朗普发布的推文。图片来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在推特内部,员工也经常谈论特朗普的推文,而加德肩负的职责也意味着她有权惩罚全世界上最有名的推文作者,如果确实需要采取措施时真是这样。“我的团队有责任对每位用户一视同仁,不管用户是一国总统、激进分子,还是我们根本不认识的人。”她说。“我尽可能给所有人同样的尊重。”

迄今为止推特认定特朗普没有越界,但已经做好准备应对种种情况。推特不太可能暂停知名政客的账号,因为公司内部也有新闻价值政策,意味着不太可能对当选官员发布的推文采取行动,不过公司为领导人设计了另一套惩罚措施。去年夏天公司推出了警告屏,可将某条微博隐藏,普通用户看不到,从而实现限流,如果用户点击按钮后仍然能查看微博。这是公开承认某位政客违反推特规则的方式,同时承认该言论极有新闻价值所以不应删除。“此举是为了维护公众利益保留言论记录。”加德解释说。

具体过程如此设计:内容审核方(可能是第三方)审查被标记的推文,确定是否违反推特的规则。盖德表示,如果审核方认定违规,通常可以立刻采取惩罚措施,但如果推文作者是公众人物,推特会采取第二层审查,一般是针对粉丝超过10万的身份已认证政客。

推特的信任及安全团队会收到推文,如果团队也认定该条推文违规,推特就会召集由公司各部门组成的员工特别小组进行审查。加德解释说,该小组约有六个人,来自不同团队,目的是引入不同视角。随后小组向推特的信任及安全主管德尔·哈维,还有她的老板加德提出建议,征求最终决定意见。

除非出现紧急情况,一般来说用不用采取措施最终由加德决定。“维贾亚的孩子还小,所以她习惯了随时被叫醒,挺有帮助的。”去年夏天哈维还对一群记者开玩笑说。

盖德当然不会直接说新的警告标签是为了特朗普设计。“我们努力在全球范围内考虑问题,不仅仅考虑美国。”她说。不过她补充说,内部称为“公共利益提示”的警告页面自去年6月推出以来并没用过,最终一定会用上。加德说,之前推特保留违规推文时用过“几次”新闻价值政策。她说,当时公司还没有警告标签,所以公众甚至不知道公司内部讨论过。“我们知道会采取措施,而且一定会实施。”

2017年9月特朗普发布了一条推文,看起来威胁要对朝鲜发动核战争,人们对该条推文是否应保留时,推特就提出了警告政策。推特也有针对暴力威胁的政策。白宫发言人史蒂文·格罗夫斯拒绝回答有关特朗普使用推特的问题。

过去推特对言论自由的规定过于宽松,嘻哈歌手莉佐、女演员米莉·鲍比·布朗和《纽约时报》作家玛吉·哈贝曼等名人和记者因面临威胁和骚扰纷纷停用,至少是暂时停用。美国民主党前大选候选人,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认为推特的执行力度不够,2019年10月曾致信公司要求关停特朗普的账号,称特朗普利用账号妨碍司法公正,恐吓民众,也恐吓导致他面临弹劾的举报者。推特回应称,特朗普的推文没有违反规定。

考虑要不要删除热门推文时,由于推特有新闻价值豁免政策,回旋余地很大。不过加德表示,警告页面的意义以及公司的解释都只是部分努力,最终目标是提升公司决策方式和原因的透明度。她承认,之前相关信息并未充分披露。加德表示,随着推特不断发展,也越发清楚不能简单地袖手旁观,让人们随心所欲地发布内容。多年来她的工作不断变化,这也是其中之一。

“我们尽可能将更多工作公开。”她说。“希望平台能获得人们信任。”(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