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 CEO访谈

帕特·基辛格:我们来中国种地,不打猎

财富中文网 2019年12月11日

全球云计算市场的领跑者VMware的全球CEO帕特·基辛格坦陈:“我们到中国是来播种,希望获得长期的收获的,而不是做上一单挣了钱就离开的。”

11月22日,VMware全球CEO帕特·基辛格出席在北京举行的“vFORUM 2019”时发表演讲。图片来源:VMware公司官网

帕特11月下旬又一次来到北京时,这里在大约一周之前刚刚开始市政供暖,以帮助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能够尽可能舒适地度过北半球寒冷的冬季。

对帕特来说,室外的低温,与他在北京CBD一间高级酒店大会议厅演讲时受到的热烈欢迎,形成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对比。

在聚光灯下,帕特向他的听众们描述了关于VMware的现在与未来,这令他们非常兴奋。台下端坐的人,有西装革履的企业家,他们中的一些人受邀上台,与帕特一同讲述他们之间的亲密合作;而更多的则是穿着随意、背着双肩包的程序员,他们也是VMware的“合作者”,并且是最直接的那一种。无论是哪一类人群,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真心欢迎帕特,也欢迎帕特的公司,更欢迎帕特与他的公司所代表的云。

帕特·基辛格,VMware全球CEO,闪耀在硅谷的科技明星,他在的职业成就与人生经历,令他的知名度超出美国,因为VMware在世界各地拥有数以几十万计的用户与使用者。

帕特身形瘦削,一副清教徒模样,2013年出任CEO之后,他带领VMware实现规模增加了一倍,跃升为全球云计算市场的领跑者。

即便如此,对一般公众来说,VMware与帕特还是有点陌生,所以他不得不面对一个庸俗的问题,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描述自己的事业。

帕特说,VMware做的是设备的管理,帮助客户打造和运行应用,把数据中心转变成云的环境。

在更为正式的描述中,VMware是全球云基础架构和移动商务解决方案厂商,全球不同规模的客户依靠VMware来降低成本和运营费用、确保业务持续性、加强安全性并走向绿色运营。在2019《财富》未来50强榜单上,VMware排名第42位,几乎所有的世界500企业都选择使用VMware的云产品与云服务。

“大约是在6到7年前,我们做了一个决定,推出了VMware的全面云战略。”帕特说。另一个重要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发展节点是2016年底VMware与AWS结成合作伙伴关系,这意味着VMware在混合云领域的竞争力得到强化。

在帕特的表述中,VMware的核心竞争优势体现在两点:私有云与混合云。在私有云市场,VMware占据超过80%的份额,是“毫无疑问的领先者”;同时,VMware在云服务领域已经与亚马逊、微软、谷歌、IBM、Oracle以及阿里巴巴等全球顶级的云服务供应商,以及大量第二档到第三档的云服务供应商结成合作伙伴关系,“通过我们自身的能力和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能够让客户部署和驾驭多云环境。”帕特说。

“帮助用户在公有云和私有云的环境之间实现无缝连接、无缝操作”,这样在混合云环境中,客户的应用可以根据具体需求在不同的云环境之间、不受任何干扰、不发生任何变化进行迁移,这是帕特认为的VMware的第二个核心竞争力。因为“现在越来越多客户希望能够部署多云环境,也就是说他们会把一部分工作负载放在AWS、阿里巴巴、谷歌这些公有云环境当中,把一部分负载放在他们本地部署或者基于自有数据中心的私有云当中。”他解释说。

帕特本人也承认这些核心竞争优势并不是VMware从一开始就具有的,这个最初旨在实现“硬件的软件化”的科技公司,早期的独特优势在于提供的企业级软件具有高可用性,能够让企业级的客户依赖。随着时间的推移,VMware开始专注在计算和应用领域,接着把优势扩展到网络领域,然后又推进与云服务商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与加强,“我们按部就班地把最初的竞争优势扩展到更多领域,很多看起来是一夜就实现的突破或成功,是经过了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积累才发生的。”帕特说。

帕特自己的突破与成功,也经历了几十年的积累,在成为VMware CEO之前,他曾经在英特尔工作30年。直到今天,他说起那段经历,仍旧无法抑制地带着满足的笑容用喜悦的语调讲述自己的那30年。

最初进入英特尔时,他是一名年轻的技术员,“甚至还没有达到工程师这一级别”。在30年中,他不断学习,不断地获得各种各样的经验,从技术经验到管理经验。他庆幸自己有机会在行业最优秀的一批技术先驱的领导下工作,“戈登·摩尔,罗根·莫里斯,安迪·格罗夫”,说出这这些人名时,帕特眼睛里放着光,这光芒一直持续到他接下去说出另一些在工作中接触过的人:乔布斯、比尔·盖茨、戴尔、莱瑞·埃里森……。

英特尔当时是行业内了不起的顶尖公司,所以能有这样的资源与机会让帕特从中汲取人生的养分。2004年,他成为英特尔首任CTO,“我成为当时整个技术发展当中的最重要的,或者是最具有意义,最重要部分的决策者。”帕特说,非常幸运能够有这些经历成就了今天的他和他的事业。

帕特原本最有可能的职业前景,是成为一名农夫,这不仅是因为家族传统,还因为家境贫寒。依靠助学金读完大学,进入英特尔,他的人生得以改变。

不过如果现在有再选择一次的机会,英特尔和VMware,问他会选择哪个,帕特没有一丁点迟疑地只说了一个单词:“VMware” 。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帕洛阿尔托VMware,在2019年《财富》“未来50强公司”榜单中位列第42位。图片来源:VMware公司官网

“在我刚刚加入英特尔的时候,英特尔是整个技术产业的中心,因为当时的芯片是所有技术的中心,而英特尔又处在芯片行业的中心。”帕特说,但是今天芯片已经成为一个基础的必备条件。技术创新的重点,是在技术堆栈不是在底层,帕特说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够始终处在创新的潮头,而“现在VMware的工作是基于技术创新或者是技术趋势的中心”。

帕特很清楚,对技术行业来说,每个人都是在前人成就的基础上继续进步,“每一个人都意识到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是,“有的时候,我们也要准备好去战斗,通过战斗带来创新,甚至颠覆式的创新”。

过去30年,数据中心发展的历史实际上是以硬件定义的数据中心的发展。而今天VMware在推动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发展和普及,帕特决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手持利剑,去和那些仍然想保留硬件定义数据中心的人战斗。

帕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战争时期的将军,但他强调还要学会和战场上的敌人实现和平,结成合作伙伴关系。他认为这是从中国的《孙子兵法》中得到的启示。

“在我40年的职业生涯中,我体会到了,也总结出了这样的智慧。”他说。

财富中文版:VMware对中国来所能提供的最大价值是什么?

帕特·基辛格:我们的核心能力在于,能够比任何一家其他公司都更好地去帮助我们的企业客户构建和驾驭混合云、多云的环境,从而帮助他们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走得更快更远,在当前的技术环境当中这是尤为迫切的。随着5G的到来,随着电信云、边缘云的不断发展,整个市场技术的变革的速度也更快,我们在帮助企业客户进行数字化转型方面,执行能力比任何一家同行都要强。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在中国市场是以中国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的,我们和我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密切合作,而且我们在中国建立了自己的研发团队。

因为我们在中国市场采取了中国式的做法,所以我们能够满足中国市场的独特需求。

财富中文版:必须承认中国市场具有的相对复杂性特征,你基于什么事实对VMware在中国市场业务继续保持持续的增长拥有信心?

帕特·基辛格:我认为中国的客户是希望能够得到最优秀的技术,而VMware在诸多的产品领域已经一次又一次证明我们的技术是最优的,所以对于那些想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领跑的中国公司来说,他们希望能够具备最优秀的能力来做到这一点。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得益于我们在中国的强有力的合作伙伴关系网络,虽然目前出现了一些地缘政治的挑战带来的干扰因素,使得一些跨国科技企业在中国已经无法再继续实现增长,但VMware继续保持了良好的战略的执行,继续在给予我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良好的支持,让他们能够继续把VMware的强大能力,以很好的方式交付给在中国的广大客户,所以VMware通过这样一种独特的优势,很多其他的跨国技术企业没有的优势,实现在中国市场继续表现良好。

一定要强调的是,要想到中国市场来发展,不能只看短期,到中国市场来,一定要培育和当地的合作关系,通过深耕中国市场,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会在业务上得到回报,从我个人而言,在过去的35年当中我不断地到中国来,我们在中国的团队和我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也建立起了非常良好的关系。打一个比方,我们到中国来,是来种地的,而不是来打猎的,我们到中国是来播种,希望获得长期的收获的,而不是来做上一单挣了钱就离开的。

财富中文版:信息技术的进步、5G的推广,甚至现在已经有机构开始讨论6G、7G,这对VMware未来的发展提供的是机会还是不确定性?

帕特·基辛格:现在我们讲的通信技术,每一G,一般要经过十年左右的发展时间,无论是3G、4G、LTE,还有5G,所以今天来谈6G和7G为时过早,因为5G的部署才刚刚开始。虽然在网络技术方面的创新推进,我们认为5G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技术平台,因为此前无论是3G、4G还是LTE,这些网络技术的网络架构基本上是由消费者来驱动的网络架构,而5G的整个基础架构是在更高程度上实现了软件化,不只能够支持消费者应用,也能够支持企业级的应用,通过5G的超低时延和超高带宽和高安全性的性能,很好地去服务于企业用户。

可以看到3G、4G到LTE,是一个平缓的发展,4G,LTE到5G是一个飞跃,将来5G到6G又是一个渐进的比较平缓的进步。我们不认为5G会替代云,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是云会去替代或者去更新5G网络的构建方式,也就是说5G网络会以一种云的平台来得到构建,我们将之称为电信云。

也就是说我们把新一代的无线接入网络和信息技术,IT的技术和云结合在一起,集成统一到一个平台之上,这恰恰也是VMware的战略,迄今为止已经有100多家通信服务供应商与VMware结盟,来用软件的方式构建他们的面向5G的电信云。(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