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 CEO访谈

第四种连接

杨安琪 2019年11月01日

百度提供人与信息的连接,腾讯提供人与人的连接,阿里巴巴提供人与商品的连接。而远景则要提供第四种连接--机器与机器

从公司的装修风格有时候可以看出创始人的性格。比如刘强东喜欢巨大的办公室;周鸿祎会把“为人民服务”的标语挂在墙上;苹果公司巨大的圆形建筑则是乔布斯钟爱的设计。如果说还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办公室,远景一定是其中之一:这里像一间巨大的白色太空舱,一块屏幕上闪烁着不同的数据,两旁的座位则是空间站内的驾驶位,唯一能够提醒你还在地球的是放在一旁的被拆解后的风机。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钟爱白色。据说我眼前的白色是他在20种白色中选择的结果。关于他本人则评价不一。有人说他“喜怒无常”:会因为高管开会迟到而大发脾气,在高层会议上痛斥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他想要做什么;也有人认为他是个“颠覆者”:身处一个看似资源垄断型的行业,10年后把公司带到了世界高度;关于他最多的评价是“偏执”—这种略带贬义的评价,曾经属于乔布斯,但他绝不是刻意习之。

当有人问到,你的竞争对手是谁?他会说:“我的竞争对手是大家对于落后生产力的依赖和眷恋。”

首先需要回答一个问题:谁是张雷。

几个月前,这位远景集团的创始人在梵蒂冈与教皇方济各会面,并且和全球各大油气公司的CEO共进午餐,探讨未来能源趋势。

教皇方济各让每位CEO把宣言写在一张纸上。用张雷的话说,“就像给每个人发了一张赎罪卷。”

能源危机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一些极端的观点将煤炭、石油能源称为“肮脏能源”,人类一直试图找到取代这些能源的办法,风能、光伏应运而生。

如果用传统思维来看,远景是一家新能源公司。

过去10几年来,张雷从来都是以挑战者的角色出现。2007年的一个普通工作日,他结束在投行的最后一天工作,从英国回到老家江阴。在此两年前,中国国家发改委出台“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的新政。回国后,张雷迅速进入风电行业。但直到次年,远景的第一台样机才下线。彼时火热的三北地区已经没有立锥之地。在低风速差异化打法和来自于华为的销售团队加持下,这家2011年还排名风电整机行业第15位的企业,短短两年后便开始稳居前四位,如今已经连续三年蝉联亚军。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员发布的《2018年中国风电吊装容量统计简报》显示,集团旗下的远景能源2018年新增装机量达到418.05万千瓦,占全国年新增风电装机市场份额的20%。根据一份公开资料,远景能源在2018年的收入超过160亿元。这一收入足以进入《财富》中国500强。

张雷的野心不局限在风电行业。变化早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远景是中国最早提出“能源互联网”概念的公司,以开发作为物联网连接终端的智能风机是互联网布局的开端,随之诞生了中国风电行业的首个软件操作系统Wind OS以及风场设计、评估、管理等应用。

这一年,远景与美国最大的独立新能源公司Pattern Energy签订合作协议,成为其新能源管理平台服务提供商。由此,远景从一家智能风机制造商演化为能源和物联网结合的设备和服务提供商。

随后,在光伏领域,远景打造了阿波罗光伏平台,通过物联网技术集成了光伏电站生命周期数据,通过智能分析帮助能源企业管理投资、技术和运营风险。美国再保险公司Ariel Re借助阿波罗平台,打造业内第一款光伏电站电量保险产品。

但张雷要做的更多。

张雷和阿里云的主要缔造者之一王坚博士有过一次探讨。两人探讨的主题朴素而宏大:物联网到底是什么?

张雷把自己的想法摆上台面:他要做一个机器之间的协同网络,而这一切的开始是远景身处的能源领域。

物联网的概念并不陌生。1995年,比尔·盖茨在他写的《未来之路》一书中的第一章开头就提出了10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位于哪里的哪一家商店在明天早晨以最低价把一个测量你脉搏的手表送货上门?”在这之后,盖茨又设想了一个应用场景:假定你在开车的时候想找一家新餐馆,并想看看它的菜单、酒水单和当天的特色菜。计算机系统会帮你找到。接下来你需要预定座位,并需要一张地图来了解目前的交通情况。当你发出相应的指令之后,便可以一边开车,一边等待计算机系统打印或者是聆听系统通过语音方式朗读出来的信息。而且,这些信息是实时、不断更新的。今天,当我们再次读到这段文字时,会发现:这正是在物联网中讨论的“位置服务”与“智能交通”应用的场景。

遗憾的是,此后物联网并未引起太多重视。但互联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直至现在已经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无论是Facebook或者谷歌、亚马逊,都让人与人获得了更多连接的机会。

在张雷的理念里,目前的物物连接世界中,人类充当了粘合剂的作用。比如,在至今仍然并不成熟的智慧交通领域,人类通过地图分析路况、通过红绿灯判断是否可以前进,而这些如果在技术足够成熟的条件下,一辆汽车通过与道路上的传感器经过“机器语言”的沟通后,完全可以自己解决,并不需要人类在其中干预。

目前的问题是:所有操作系统都是以人为中心,而机器需要自己的“语言”。远景试图从能源领域开始,设计并落地一个机器协同和进化的平台。

实际上,早在2016年,远景就推出了智能物联操作系统EnOS。目前EnOS管理着超过100GW全球新能源资产,连接着超过6,000万个传感器和智能设备,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物联网平台。通过EnOS,这些分布在全球、跨越发电端和用电端的资产像一个交响乐团一样,实时匹配供需,共同谐奏。

如今,在张雷的眼里,EnOS有望成为“一个提供机器连接的操作系统。”

科技公司们都将物联网当作“下一个路口”的胜负手。诸如阿里云计算自不用说已经成为与亚马逊、微软并肩的全球顶级云计算供应商,马化腾也将产业互联网当作重点对腾讯进行改革,大公司都跃跃欲试。

远景具备更丰富的对复杂物理世界的认知—它了解风机、光伏、储能、用能设备等机器的工作原理,从感知、决策到控制,实现降本增效的最终目的,“这回答了为什么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在做产业互联网时会碰到很多问题。”

张雷做出了一个类比:谷歌收购了摩托罗拉后,从而进入物理世界,它才能够真正改变操作系统。今年4月,远景宣布收购日产旗下的动力电池业务AESC,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扩展对物理世界的认知,未来有能力让每辆电动汽车、每个电池、每个储能都更好地融入电力系统,更好地实现动态平衡,更好、更安全地运行。

人类进入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机器社会,对于未来的畅想是:机器将成为复杂劳动的承担者。

在人类文明早期的建设中,奴隶制度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正是因为有大量的奴隶服从并进行了大量的繁重、重复性的劳动,才创造出诸如金字塔等伟大文明。从某个角度来看,人类的发展史就是通过机器替代重复性劳动的发展过程。现阶段的核心问题是:机器之间无法连接,没有一种通用语言让机器完成对话,结果就是效率低下。“人类要获得更好的尊严,必须依赖于机器,同时我们必须给机器以尊严。”

百度提供了人与信息的连接,阿里巴巴提供了人与商品的连接,腾讯提供了人与人的连接。这三家公司都成就了自己的事业,听到这里,张雷说:“你说的对,远景就是要提供机器与机器的第四种连接。”

对于物联网,新加坡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国度。在这里,“智慧国家”的战略已经悄然展开。

在“智慧国度”的愿景驱动下,新加坡将把所有政府部门的业务放在一个高度智能化的数字平台上,并以“万物智能互联”来驱动政府智慧管理。

在经过与多家世界知名的信息技术公司的竞争后。集团下属的远景智能中标总理公署下设“智慧国度”专属推进机构“政府科技局”(Government Technology Agency,GovTech)的物联网开发平台(DECADA)项目。未来,新加坡的所有政府机构都将基于EnOS!"智能物联操作系统,开发覆盖交通、政务、能源、通信、人力资源等众多领域的应用,成为新加坡实现“智慧国度2025”战略计划的一部分。这也是迄今为止,第一家中国科技公司中标新加坡政府主导的智能物联网项目。

2018年4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参观过远景集团后发表推文:远景的EnOS平台,可以让不同类型的智能设备之间沟通交流。不仅实现对能源系统的实时监控与调节,更能够推动新能源的使用和效能。远景的这些创新理念与技术,我们新加坡在建设‘智慧国度’的过程中可以学习借鉴与采用。

张雷认为远景和新加坡的合作只是一个开始。“国家顶层设计的好处就是能够从一开始就明确知道要做什么。”

在谈及EnOS及相关产品为公司带来的营收时,张雷说:“我们不能太看眼前。安卓能够给谷歌带来收入吗?”他坚信重要的事情一定会带来收入。风电板块是远景的“现金牛”业务,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远景集团旗下的远景能源相较于2017年营收增幅超过40%。

面对公司的战略规划,在远景内部的BBS“雅典广场”上,也存在一些争议和困惑,但张雷选择安静观看,不做回复。

在他的思维中,只有时间能够证明一切。“最浪费时间的事情就是对年轻人空讲大道理。”他要让年轻人知道公司并不美好,每个人对世界的认知不同,人要适应环境。他希望这些写出刺耳的评论的作者过五年后再来看当初的留言时,会有不同的观点。

张雷提到了《老子》里面的语句:“不笑不足以为道”。“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则笑之。”“我想说的是,我们允许人有不同认知存在,让时间去证明。远景历史上做过很多东西,大家因为你是开拓者,总是有不同的不理解、嘲笑、同情、担忧。”他摊开了双手。

****

远景集团

(Envision)

总部:中国江苏

公司创始人张雷曾入选

《财富》(中文版)2016年中国50位商业先锋

公司简介:作为数字能源技术领军企业,远景已经成为行业领先的智能风机产品公司,构建了智能物联操作系统EnOS!"。拥有智能风机和风场、EnOS!"智能物联操作系统、阿波罗光伏、“楼宇智能大脑”、智慧储能等领域的产品和服务。在美国、德国、丹麦、新加坡等国家设立了全球技术创新中心。

公司网址:

www.envisioncn.com

《财富》(中文版): 远景作为一家新能源公司,为什么要进入物联网世界?

张雷:我们是要打造一个机器协同网络。现在的情况是,人们像胶水一样,把不同的系统体系粘合在一起。比如,我们开汽车时人在中间扮演角色—先看地图,查看路线,然后过程中还要看红绿灯,还要驾驶汽车。当然,这个汽车也有自动的部分功能,比如这个地图很清晰、很全面,但其实人就是在不同的系统中,像胶水一样把这几个系统粘在一起。

远景其实做的能源互联网只是智能互联网操作系统的应用场景。核心是智能物联网操作系统,我的核心是Machine Collaboration Network(机器协作网络)。智能互联网的操作系统最后如果不用来改变行业,意义就不大。所以,我们想我们应该改变能源行业。而且本身我们是从能源行业里面长出来的,对这个能源行业有洞察力,也有最先进的工具。所以说本质上,我们是一家智能物联网的操作系统,或者说智能技术公司,应用智能技术去改变行业。

《财富》(中文版): 您的竞争对手是谁?

张雷:我的竞争对手是大家对于落后生产力的惰性和眷恋。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