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水浒传》里真正能独当一面的干将只有这一位

吴向京 2018年08月21日

干将是如何独当一面的?领导者又该如何使用干将呢?

 
编者按:独当一面的干将,需要坚定的意志、健全的心智、全面的能力、优秀的领导力。在梁山,真正称得上能够独当一面的干将,只有李俊这么一位。他有什么样的特质?

组织里或多或少都存在这个问题:到用人的时候,一把手把花名册翻来翻去,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名干将。梁山有一百零八位头领,但是能够横刀立马、独当一面的干才其实屈指可数,非常稀罕。

干将是如何独当一面的?领导者又该如何使用干将呢?

谁堪独当一面

独当一面的干将,需要坚定的意志、健全的心智、全面的能力、优秀的领导力。比如说井陉之战,韩信敢于违背常理,背水为阵,一则证明他意志坚定:三万远征孤旅对二十万以逸待劳的赵军,韩信是有超级胆略的人物;二则证明他心智健全、智力过人,能够超越一般战争原则,置之死地而后生,激发人的最大潜能,韩信是能够洞察人性的人物;三则证明他能力全面,除了背水结阵之外,还有周密的配套布置,并不仅仅像项羽的破釜沉舟之役。

井陉战胜后,韩信还能保持冷静、谦恭,尊重俘虏李左车的建议,轻易就胁迫控制了燕国,也说明韩信心智非同一般。独自领兵在外,危险系数比跟着主力部队大很多,给养和待遇肯定得不到充分的保障,所以凝聚军心是必不可少的任务,更需要有超乎寻常的领导力。

独当一面既是个能力问题,更是个信任问题。除了对上述四个方面素质的信任外,更关键的还在于授权者的信任。做到“独而不独”,是对授受权双方人格和能力的考验。多数人既无独当一面的素质,也没独当一面的表现机会,个别人偶有机会但综合素质有较大的差距,找个能独当一面的干部非常难,但是,只要用心发掘,人才终归还是有的。

江湖出身的李俊既有能力又有机会,在梁山上统领水军,特立独行,堪称梁山难得的独当一面的干将。

李俊是真正的高人

李俊是庐州人士,浔阳江上的私商头领,揭阳三霸的老大。上梁山后,江州帮有四人进入了天罡星,是梁山真正的实力派。李俊在江州曾三救宋江,上梁山后与李逵等镇守山南旱寨,随征祝家庄、高唐州、青州、华州。宋江代理寨主后,李俊改镇水寨并居水军头领第一位;大排名居第二十六位,列阮小二之前。

自来《水浒传》研究者对李俊评价很高。他在太湖中遇到费保等人,不仅能死里逃生,还能让人追随,这跟宋江在清风山的情况相似,但其格局又远远高于清风山——因为追随者费保等人的格局也远远高于燕顺等人,燕顺只知打家劫舍,费保遇见李俊这样的人,懂得鼓励他开天辟地,为自己的追随开辟空间,所以追随者的档次也能反映领导者的档次;李俊的格局也远远高于宋江,宋江就是要利用梁山换取资源当官,李俊能够听费保的劝说,毅然抛弃别人赐予的官爵,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天地。

李俊是真正的高人,是真正能够独当一面的干将,因为他的格局、眼光超出众梁山好汉,品格、能力在众梁山好汉中也是属于出色的。通过分析李俊具体是怎么做的,可以看出独当一面其实很不容易。

何以独当一面

取得信任

能够独当一面的前提是获得一把手的充分信任,而取得信任的方式各异。韩信取得刘邦的信任,一靠萧何的力荐,关键还是韩信跟刘邦的对话以及韩信建立的功勋。而这个信任只是让刘邦任命韩信当了前敌总指挥,直到遇到重大挫折时,刘邦才不得不让韩信独当一面。

李俊取得宋江信任的原因和方法与韩信不同,有四方面原因。

其一,李俊慧眼识珠,是真正识得宋江的人——注意,是李俊先识宋江,而后才是宋江识得李俊。我们往往关注职场规则的一面,而忽略了另一面,那就是:下属需要领导的认可和赏识,其实领导更需要下属的认可和赏识。特别是在困难的时候、走背运的时候,尤其需要有眼光、能识得领导的人。宋江逃亡和发配时,李俊迎在路上等着宋江,所以宋江真正单独结义的就是李俊和武松这两个人。

其二,李俊对宋江有三次救命之恩,在揭阳岭上李立的黑店里、浔阳江上张横的黑船上,以及劫法场后在江边无路可走时。

其三,理解领导深刻用意。李俊特别讲政治。梁山水军是晁盖的真正嫡系,宋江是内部政治斗争的行家,内部矛盾、内部斗争,把握在一定尺度内,有内斗却控制得极有分寸,没有影响组织发展、大局稳定和兄弟情感。

其四,低调踏实、能力强。李俊在揭阳岭三霸当中威望最高,眼光过人,又有救主之功,身居要职却很低调。

宋江除对李俊充分信任之外,另有隐隐的控制。这个控制隐约可以从梁山的大排名中看出来,大排名中,同是江州帮的穆弘排第二十四位,而江州帮老大李俊排第二十六位。和武松排到杨志前面一样,这就是宋江的帝王术——让你们的团队内部有芥蒂,不再能赤诚相见,万一有点什么事,为老大各个击破留有空间和伏笔。江州帮虽然是追随宋江上的梁山,但在宋江到江州前,这个帮派已经形成了,并且是以李俊为首,通过把穆弘放到李俊前面去,也让这个帮在梁山不至于形成以李俊为首的紧密小团体,便于操控李俊。这种手法无关公平,这就是稳定和平衡需要,或者笼统地讲“组织需要”“工作需要”,归根到底就是一把手宋江心理安全的需要。

其实信任和授权永远是相对的。充分信任不是绝对信任,作为独当一面的干将,李俊对这一点很清醒。带兵在外,与宋江的沟通频繁而及时,对于临时委派监督水军的步军头领很是配合。仔细研究《水浒传》会发现,那就是不论哪方,官军也好、梁山也好,对于水军是有意识加以控制的,战时常让步军将领统领水军:高俅三征梁山,涉及两次大规模水战,其中第一次是调来的专业水军,金陵水军统制刘梦龙,一支曾经在长江上建功的水师。但临战时高俅却派步军校尉牛邦喜统领,刘梦龙排在牛邦喜之后。巧的是梁山也作出了同样的安排:吴用命令刘唐统领水军,排在李俊之前。

在征方腊之战中,打下丹徒县,梁山军马兵分三路,宋江带一路打常州、苏州;卢俊义带一路打宣州、湖州;还有一路水军沿长江而下,攻打江阴、太仓直至沿海。派兵时,在统领水军的李俊前面,安放了一员步军将领石秀——如果把刘唐放在李俊前面还说得过去,毕竟刘唐排名、资历都在李俊之上,而把石秀放在李俊之上,就不好理解了。不管宋江出于什么目的和原因这么安排,李俊跟刘唐、石秀都合作得很好。

领兵在外,李俊有一点跟卢俊义一样,就是及时沟通、汇报,行动请令,与其他梁山将领形成鲜明对比。比如和石秀统兵沿江收服江阴、太仓,行动完成后,李俊马上亲自到苏州向宋江汇报,听取进一步行动指示,接着接受绕过太湖往南面探路的任务,再派其他人替回自己的助理童威、童猛,非常得体规范,确实是一位令上级放心的方面大员。

把控全局

独当一面,就是领导把这一摊交给你了,你需要独立负责,不可能靠领导帮你坐镇了。如果这个方面老出事,控制不住局面、摆不平关系、完不成任务、做不出业绩,那就是失败。

事实证明,李俊担任水军一哥,独当一面很成功,水军没有乱,本土派和江州帮不仅没有发生冲突,没有勾心斗角,而且人心齐、业绩强,新老将领相处得很融洽。特别是前面讲到的,关胜围魏救赵攻打梁山,张横立功心切,偷袭被捉,阮氏兄弟不顾张顺的劝阻,组织营救,虽然失败了,但是可以看出他们人心很齐,也证明李俊这个方面一把手在掌握队伍上是成功的。

李俊对梁山水军的指挥方式比较民主:六位水军主将都有足够的建议权和自主权,水军指挥呈现扁平化。李俊虽然排名第一,但并没有追求绝对的权威,阮氏兄弟、张氏兄弟有时候力主干的事情,李俊最后都会按他们的意思办,对于这些水军头领是充分尊重的。

业绩过硬

李俊刚刚调到水军,首战就是宋江一打大名府,关胜围魏救赵攻梁山,水军是防守的主力。在高俅三次征讨梁山泊时,有两次大规模、破纪录的水战,一次是金陵水军统制刘梦龙带领长江水师的进攻,这是首次专业水军的进攻,以前梁山遇到的都是陆军临时上船攻打梁山,一次是建造了海鳅船队进攻梁山,都被梁山水军击败。

征讨辽国时,梁山水军战绩不多,在檀州之战时,再次用运粮船做诱饵,攻击水路得手,率先破城。在攻打江南方腊时,收取了沿江、沿海失地,利用方腊向苏州送补给的船队,袭破苏州。在破杭州时,吴用第三次用运粮船为诱饵,载六位将领混进城埋伏,半夜放炮从城里发动攻击,李俊和石秀在城外,率先乘船渡过西湖,在涌金门上岸,首先登城。在接近方腊老巢时,李俊奉命再次以船载粮为诱饵,诈降方腊,里应外合破了清溪城,夺了方腊的首都,也是最后一座城池,迫其退进山里的帮源洞。

分析李俊的战绩,他跟其他大头领有显著的区别:李俊是领导水军取得业绩,亲自动手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是展现在他的领导和调度下,水军头领们发挥积极性、主动性取得的业绩居多。所以这也是李俊区别于关胜、林冲他们的地方,李俊更适合统览全局、负责一方,而不仅仅凭自己本身武艺建功立业。

人格独立

李俊相对梁山的其他人,包括宋江在内,思想更加独立,视野更加开阔。对待招安这个战略,水军将领们反对的声音最强烈、抗争得也是最激烈,不仅有态度,更有行动。相比而言,鲁智深、武松也抗争、也反对,但都停留在嘴上,真正拿出行动来的,只有步军中的李逵和水军将领群体。水军将领不仅在招安过程中有实质性的反对行动,更在征辽后还有再次反上梁山的计划。李俊是直接的牵头人和组织者。水军头领请军师吴用到船上,拟推戴吴用带头再次反上梁山泊。但吴用不敢,而是向宋江汇报了队伍的思想状况,宋江及时做了思想工作,用义气再次消弭了这次危机。

虽然再次反上梁山未成,从中也可以看出李俊思想独立、敢想敢干。其他人到这个时候,就是谋求利益大小的问题,不再有其他更多企图,独有李俊带领的水军,作为一个次要军种,仍有理想和情怀。同时,李俊的人格魅力也非常独特,他面对死亡,及其追随者面对死亡的态度,是《水浒传》中任何人难以比拟的。比晁盖的粗豪疏阔、色厉内荏,比宋江、吴用的迂腐拘谨、蝇营狗苟,强得不是一点点;更不是林冲、关胜、呼延灼可以望其项背的。

忠义理想两全

李俊带童威、童猛到太湖打探进攻苏州的路径,被太湖好汉赤须龙费保等抓获。因为义薄云天的英雄气概折服了费保等人,费保放了李俊,并与他们在太湖小结义。攻破苏州后,李俊等再访费保,费保的名言“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让李俊顿悟,他对宋江的价值观和事业不再认可,费保等人真诚挽留李俊,请他就此离开宋江,七个人另创事业。但李俊婉言谢绝了费保,告诉他,宋江正在用人之时,既然跟随了宋江,就要帮他把任务完成,如果能够侥幸不死,然后再开始新的旅程。费保等人欣然领诺,七人定下了新的共同愿景。

打完方腊后,李俊等三人都活了下来。此时李俊已经报答了宋江的恩义,他没有选择愚忠愚义,而是开始按照自己的理想行事,路过苏州诈称中风,请求宋江留童威、童猛看视。宋江领大军离开后,三人马上兑现与费保的约定,到太湖去找费保等人,打造海船,一起飘洋出海,开创了一番新的天地,后来做了暹罗国的国王。

在梁山,真正称得上能够独当一面的干将,只有李俊这么一位。(财富中文网)

本文刊载于《中欧商业评论》2018年8月刊;内容选自作者所著《水平:悟水浒中的领导力》,中信出版社出版。

注:作者吴向京是国家电网公司领导力开发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电网管理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中共国家电网公司党校副校长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