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Facebook不能独自解决的难题

Aaron Pressman 2018年08月10日

甚至连马克·扎克伯格都指出,更加严格的社交媒体监管势在必行,而且这样做是有益的。但新规究竟是支持今天的网络巨头,还是要让它们四分五裂?

 

马克·扎克伯格第一次来到华府参加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他一改往日的灰色T恤衫装扮,穿了一身得体的西装,并且反复表达精心准备过的谈话要点。

在两天的问答中,Facebook公司的这位CEO一再为不当使用8,700万用户的个人数据而道歉。一些议员却表现得像小丑一样,他们脱口而出的结论让扎克伯格俨然成为了胜利者。华尔街当然持赞同意见,此举使得Facebook的股价在听证会的两天内上涨了6%。

但是,当扎克伯格的证词逐渐成为记忆时,这次事件造成的最终影响才刚刚显现。“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有可能为更大规模的清算拉开帷幕。甚至连扎克伯格本人也指出,新的监管措施“势在必行”。现在的问题并非今天的互联网巨头是否会受到影响,而是这次影响究竟有多深远。

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Facebook的400亿美元营收。谷歌(Google)收集的用户数据只多不少,而且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和威瑞森[Verizon,通过旗下的美国在线(AOL)与雅虎(Yahoo)的合并]也对丰厚的互联网广告收入垂涎三尺。这个商业模式依靠的就是从客户信息中大肆获利,这个商业模式往往把渴求数据的广告客户的利益置于用户隐私保护之上。

在调解这两种相互竞争的利益的道路上,立法者究竟会走多远?制定《诚实广告法案》(Honest Ads Act)是一个比较适当的做法。这个得到了扎克伯格支持的法案有可能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按照它的要求,互联网公司必须公布每一个政治广告的付费者名单,就像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现在的做法一样。

扎克伯格还在一定程度上对欧盟(European Union)新推出的隐私保护法表示支持,新法要求互联网公司在收集多种数据之前,例如浏览的历史记录等,必须获得用户的许可。如果用户不允许,Facebook、谷歌以及其他公司就不能为精准定向广告收集到足够多的信息,由此获得的广告收入也会相应减少。

与此同时,电信公司一直在四处游说,希望放宽对网上追踪的限制,这个做法似乎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

无论是什么方法,分析人士都怀疑华府将会迅速做出应对。与此同时,Facebook有可能自行停止一部分数据收集,以及精准定向广告的做法。今年3月下旬,公司决定不再允许广告客户把第三方数据与Facebook的信息相结合,以便筛选出谁会观看他们的广告。扎克伯格还召集了2万人,专门删除令人厌恶或者不合适的内容。

人们对此类措施将会产生何种影响众说纷纭。“由此产生的是长期成本。”Pivotal Research公司的布赖恩·威泽说。“解决这个问题不能一蹴而就。”但是最近的行动还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公司的业务。“现在的情况是,Facebook是人们移动世界的核心。”BTIG Research公司的里奇·格林菲尔德说。“未来还会产生更多有问题的后果。但是(这种自发的做法)会在短期内影响用户或者营收吗?我看未必。”

当前,Facebook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或许是一些立法者在听证会期间提到的一件事情:是否有必要拆分Facebook,并且把Instagram和WhatsApp剥离出去。

“在这种情形下,大家往往更加愿意采取竞争的办法,或者动用市场的力量。”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Tennessee)的一位法律教授、曾经在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担任过反垄断律师的莫里斯·斯图克说。他指出,监管的执行很困难,而且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也没有能够奏效,而拆分的办法也许可以“把自由派与保守派团结在一起”。

如果这个选项可以考虑,那么我们可以肯定,这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扎克伯格穿西装。(财富中文网)

译者:钱志清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