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践行谷歌标准的大师

Adam Lashinsky 2018年02月07日

露丝·波拉特作为谷歌母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实现了硅谷奇思妙想与真实现实之间的平衡。

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是Alphabet及其摇钱树子公司谷歌(Google)的首席财务官,在公司位于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谷歌园区(Googleplex)总部,我与她进行了一次访谈,一如大部分聊天,我们的对话也是从说吃的开始。我脑子里蹦出了与食物相关的话题,是因为我才在山景城的主要用餐点Charlie's Café用过午餐,那里的印度美食仍然有一部分留在了我的胃里。这是2017年11月的第一天,就在一周前Alphabet公布了第三季度的利润为67亿美元,而收入以24%的迅猛速度增长,达到278亿美元,我则迫切地想从波拉特那里打听到,公司是否会停止向员工供应丰富的免费餐食。

在Alphabet内部,波拉特因为非常注重控制成本而闻名,但她对公司这个充满贴心关怀的“遗产”却十分支持。波拉特回答我说,一切都免费的小型厨房、美食车和自助餐厅都是“工作体验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我们已经研究过这一部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经营业务的方式。我们觉得,如果我们让员工待在园区内,结伴去用餐,其带来的回报十分可观。”

这种“大家一起来”的精神,同时兼顾严格的财务和分析标准,极具谷歌风格,亦是深得波拉特之心的一种品质。波拉特在两年前加入谷歌,此前是一位在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工作了多年的银行家,并最终做到首席财务官的职位。现在,波拉特是谷歌文化的主管人,这是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为该家类似于研究生院的企业所创立的独一无二的文化,现如今公司在全球雇佣了逾78,000名员工。(顺便说一句,员工们每日总共吃掉178,000份餐食。)除了担任首席财务官,波拉特还负责监督公司的“物业和办公场所服务”部门,这意味着她同时还要管理楼宇和所有那些闻名遐迩的特别福利待遇。公司在全球的设施都遵循很高的标准,她表示。需要兼具“有趣”和“充满奇思妙想”,还要能够促进合作。

作为一名新谷歌人,波拉特花了一些时间来了解那些用来描述在这些大楼里工作的谷歌人的词语。“是爱钻研、敢于冒险者、好奇心、鼓舞、有趣、协作和团队精神。”波拉特如是说。“我们需要非常聪明阳光、真的爱钻研、充满热情,想要创造大不同的人。”

但是,在硅谷长大、已经年满60岁的波拉特对公司最显著的贡献跟奇思妙想无关。在加入谷歌几个月后,波拉特主导了一项创举,而公告时该创举似乎还像是一个笑话。Alphabet会作为控股公司,承载公司那些特立独行或者非核心的项目计划—譬如Verily生命科学、Waymo无人驾驶汽车和Loon Internet热气球联网项目—同时谷歌的广告主导业务会独立并继续驱动公司的财务业绩。

该金融工程的即时效应是向投资者表明了两件事情:谷歌在挣钱,而且挣得比投资者料想的要多;“other bets”业务板块的亏损也没有投资者担忧的那般严重。波拉特回忆说,在分拆之前,“研究分析师们公布他们对‘other bets’运营损失会有多大的预估区间。区间上端达到100亿、110亿美元。事实是,第一年的运营损失约为35亿美元。在我看来,其代表的含义是,我们投资的是一个业务组合,而且确实是一个规模合理的组合。”

损失已经持续快速扩大,最近一个季度合计达到8.12亿美元。波拉特监督了部分令人痛苦的成本削减措施。“要素之一是确切细致地了解用于支持任何特定领域所需要的资源。”她表示,包括做出“投资、撤资或放慢步伐”的决定。例如,公司当前正在放慢对费用高昂的光纤高速互联网和电视服务的投资。2017年的早些时候,谷歌剥离了旗下的Terra Bella卫星影像业务。波拉特说:“我们的结论是,我们不需要这个资产。我们宁愿把资源投入到其他领域。可以由其他人持有这个资产;我们作为客户使用服务。”

波拉特同时也对余下资产施行了新纪律。一个根本的变化涉及到会计制度:要求公司领导层在常规预算编制时把员工股票期权和其他股权薪酬的成本考虑在内。这打破了互联网行业的常规做法,旨在向经理们展示一个更反映现实的支出状况。

另一个转变是要求全公司制定更为清晰的财务规划。波拉特说:“我需要里程碑式规划表。”譬如预估单个产品的使用者人数。“当6个月后我们坐下来讨论年中计划时,我想知道你原本希望取得哪些成果?”波拉特强调说,她的理念是“每个人都必须有一个参照其正在落实的工作制定出来的计划。”

用稳妥来描述Alphabet的财务状况显得过于保守。该公司的市值超过7,000亿美元,拥有高达1,00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而作为核心的谷歌业务拥有两个无可非议的高增长领域:YouTube和处于发展初期的云计算业务,后者与亚马逊(Amazon)的AWS云计算服务和微软(Microsoft)的Azure云服务展开竞争。

波拉特是为数不多的要同时负责Alphabet和谷歌业务的最高领导层之一。因此,波拉特的一周遵循一个固定的节奏。周一是谷歌日,她说,用来跟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达·皮采(Sundar Pichai)和其他最高领导层开会。周二则用来处理“other bets”事务,也就是与佩奇、布林和前谷歌首席执行官、Alphabet前任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长时间面谈。周五,波拉特的时间用于自己的财务团队。“但是,我们开展工作的方式,有点像是活在Chromebook笔记本里,仅仅只要现身谷歌称为huddle的小会议室。”但无论如何,美味的餐食总还是有保障的。(财富中文网)

译者:郑欢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