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 CEO访谈

用酶改变世界的公司 | 诺维信总裁彼得·尼尔森专访

高扬 2017年11月28日

来自丹麦的诺维信公司称,不论你是否相信,石油化工时代正在转向生物科技时代。

诺维信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彼得·尼尔森

《财富》中文版——1988年,中国摇滚歌手崔健正红遍大江南北,作为当时文化潮流符号之一的牛仔裤也在这一年流行开来。同时,一场绿色变革亦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当时,牛仔裤舒适又时尚,但制作的过程却十分繁琐,尤其是打磨和打造特殊牛仔外观环节。牛仔布在没有水洗之前都是靛青色,而流行时尚的泛白、复古、磨旧风格都是通过洗水过程实现的。传统洗水工艺通常采用石洗、石磨法,即在洗水中加入一定大小的浮石,使浮石与衣服打磨,以达到不同的洗水效果,洗后布面呈现灰蒙、陈旧的感觉。或者加入强碱助剂或者强氧化剂来达到褪色的目的。然而,由于反复磨洗及化学试剂的破坏,牛仔裤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耐磨,而且生产过程中需耗费大量的水资源和能源,造成环境破坏。因此,牛仔裤曾经一度被诟病并受到环保人士的抵制。

就在1988年,来自丹麦的诺维信公司生产的一种纤维素酶在纺织工业得以应用,为牛仔服装生产的绿色转型带来了生机。酶代替传统石洗工艺,帮助水洗厂提高生产效率,并节约大量水资源,还可延长织物寿命。在一定pH值和温度下,一小杯纤维素酶可代替数公斤浮石,对织物纤维结构产生降解作用,使布面可以较温和地褪色,除毛,并得到持久的柔软效果。

据诺维信开展的环境评估显示,改进后的酶水洗工艺最多可节省耗水量50%、耗热量50%、耗电量15%。此外,酶作为一类蛋白质,应用条件温和,使用完之后可完全生物降解,从而大幅减轻纺织污水对环境的影响。

这家创立于1925年的公司是全球工业酶制剂和微生物制剂的主导企业,2000年分立于丹麦诺和诺德公司。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工业酶制剂和微生物产品制造商,拥有超过48%的世界市场份额。诺维信一直从事发现和优化自然界中的酶,使之更好地适应工业需求。这家生物科技企业分离并生产酶和微生物,让工业生产更加高效,而且让生产过程变得更加生态友好,其产品从高效洗涤剂到高级动物饲料,从食品级酶到农业用微生物,不一而足。诺维信在2016年帮助消费者减少了69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帮助客户在水的使用效率上提高9%,能源使用效率提高15%。公司已经与孟山都达成合作协议,对如何提高农业产量进行测试,并已经在美洲开始销售包裹了特殊微生物的玉米和大豆种子,可将作物产量平均提高3%。

酶制剂可以替代化学品,加快工业生产过程。添加酶制剂,生产企业可以减少原材料使用、能源消耗和废弃物排放。酶制剂被成熟应用于衣物洗涤剂和厨具清洁剂,实现高效去污,低温洗涤,浓缩洗涤。酶制剂还被用于改善面包、啤酒和红酒品质,以及提高动物饲料的营养价值。酶制剂还能将生物质中的纤维素水解转化为可发酵糖,是纤维素乙醇等非粮生物燃料炼制过程中至关重要的工艺。与酶制剂一样,微生物制剂源于自然并被广泛运用于多个领域,诺维信的微生物制剂为农业种植、动物保健与营养、工业清洁和废水处理提供生物解决方案。诺维信的700多种产品遍及全球130个国家。诺维信的天然解决方案在在40余个工业中均有广泛应用。

2016年,该公司位列《财富》杂志“50家改变世界的公司”榜单前茅。2016年,诺维信应用生物技术,为全球工业领域减少约6900万吨二氧化减排放,相当于减少了3000万辆汽车上路排放。到2020年,诺维信力争将生物解决方案惠及60亿人,向100万人普及生物技术的潜力。诺维信计划与重点组织机构开展合作,促成五项全球性合作。诺维信希望推出10项改变生活的革命性创新产品,实现二氧化减排碳1亿吨的目标。

“世界面临的一些最重大的难题,有时会在自然界中最微小的东西身上找到答案,我们在创新方面投入很多,而生物在帮助世界变得更加可持续化方面总是给我们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惊喜。”诺维信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彼得•(Peder Holk Nielsen)不久前在北京的一间会议室如是说。1995年,尼尔森第一次来北京,住在东三环的酒店,据他回忆,那时三环上的汽车还很少。

这位如今61岁的首席执行官仍对自然界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他说:“科学本身的精神就是要具有好奇心。我本身不是成天泡在实验室里头,但让我刚到震惊的是,大自然是如此的资源丰富,而且他从来不会浪费任何的资源,每一项物品都能够物尽其用。不管你是在喜马拉雅山的高原,还是在比较温暖的地区,抑或是在深海当中,大自然存在的生物体,都能找到方式去适应大自然的状况,这非常让我着迷”。

他和整个公司都痴迷于微生物的世界。他们希望弄清楚微生物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生物体,它们能够给地球和人类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最大的影响。然后,人类可以利用何种科学和技术来挖掘生物技术的应用。该公司投入了巨大的资金,去研究玉米、大豆和土壤之间的微生物关系。“如果我们能够有很好的微生物制剂,我们就能够在同样的面积当中生产出更多的粮食”。尼尔森补充说,通过使用这样的一些制剂,就能够在同样的环境下,以同样的水的消耗、化肥的施用,以提升2%—3%的粮食生产效率。根据联合国的估算,到2050年的时候,我们需要比2015年再增加70%的粮食的产量,才能够满足世界人口对于粮食的需求,所以如果诺维信能够贡献出我们自己的1%到5%,甚至到7%的粮食产量的提高。我觉得,这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贡献”。

尼尔森常常去观察大自然。诺维信在过去的15年的时间之内,都一直在试图了解森林中的真菌或者酶是如何把大自然当中的生物分解开来的。该公司也把这样的酶应用到工业领域。在该公司的实验室当中,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够实现生物质的分解。尼尔森说这将带来一个巨大的影响,即人类可以更好的去利用植物当中所储存的这些光能还有碳,并且把它们转化为液体燃料,且不会释放二氧化碳。在尼尔森看来,中国是汽车的生产和使用大国,从生物质当中提取纤维素的乙醇,用于交通运输领域,是实现减少传统能源消耗的同时大幅度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切实有效途径。尼尔森也呼吁全球范围内的政策制定者以及其他合作伙伴能够推动这些先进技术的实施。

回到大自然,这位全球酶制剂和微生物制剂领先企业的掌门人充满敬畏之心。“每次当我们去研究科学,研究自然,我们都发现,越研究他会变得更加的复杂,需要更多的知识和技术, 有很多大自然的奥秘都还等待我们进一步的去了解,包括所有的这些生物体在大自然中是如何共存共生的。”

基于此,他更加鼓励员工释放自己的好奇心。该公司建立了一个允许大家去开展好奇心的文化,并且来促进这种文化的发展,不仅仅是为了研发,也是为了让所有的员工都能保持好奇心这一人的本能。“如果我们不再尝试新的东西,新的技术,新的想法,我们就不会进步”。尼尔森说。

该公司进入中国也离不开好奇心使然。尼尔森称,在上世纪90年代初,对于很多外国公司而言,中国极为陌生甚至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当时劝阻诺维信进入中国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尼尔森心底认为,“我们应该去那里看看,看看我们能为那里做些什么”。最终诺维信成为最早一批进入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而且他们从一开始就在这里建立了研发中心。作为首家在华设立研发中心的外资生物技术企业,过去20年,诺维信中国研发中心从新酶筛选,扩展至洗涤、食品与饮料、纺织、生物能源、外联、全球水环境和沼气、制剂、产品优化、法规、知识产权等众多部门,现有科研人员150余名,20%的员工具有博士学位。通过运用传统生物学、现代生物学、分子生物学和生物信息学等领域的先进技术,诺维信中国研发中心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创新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让工业生物技术更好地改善人们的衣食住行。

“中国研发中心已成为诺维信全球研发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某些领域拥有全球领先的核心技术,如新酶的发现、纺织酶制剂研发、全规模洗涤测试平台等。”诺维信中国研发中心高级总监吴文平博士介绍道,“每年,公司将营业额的13%-14%投入研发, 20年来,中国研发中心共向市场推出20余款新产品和应用,帮助客户实现产品差异化,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且更加环保。”作为诺维信中国研发中心的第一位员工,留学英国的吴文平博士见证了中国生物技术在过去20多年的快速进步。

吴博士称,针对中国市场和消费习惯,诺维信推出了多款致力于解决本地问题与挑战的新技术,如针对中国低温洗涤习惯研发的酶制剂,可在较低水温中仍保持稳定高效的去污性能;针对中国消费者喜爱的面条推出脂肪酶,减少面团上出现的斑点,改善面带压片过程中颜色稳定性等。

为助力中国绿色转型和发展,该公司积极寻求更可持续的生物能源解决方案。2009年,诺维信与中粮、中石化合作开发玉米秸秆商业化生产燃料乙醇的技术;2014年,诺维信与上海工业生物技术中心和山东大学合作研发的秸酿C5酵母取得成功,该酵母是诺维信推向市场的首支酵母产品,可大大提高从纤维素到燃料乙醇的转化率并降低生产成本,使大规模商业化利用纤维素生产燃料乙醇成为可能。

而对于尼尔森来说,他最大的快乐是用生物技术提供给客户想象不到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他说,在19世纪初人们开始掌握精细的石油开采技术,自那以后,我们生活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当今我们又发现了生物技术和数字技术,这些也将一次又一次地带给我们惊喜,并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