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我所感知的安迪·格鲁夫

方之熙 2012年11月06日

个性应该是我们用来与困境交锋的品质,而不是在顺境中矫情的花样。

英特尔公司副总裁兼
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方之熙

    我们正在处于一个空前强调个性的时代,当我面对那些为个性而个性的人们,我总不由地想起安迪·格鲁夫——这位在硅谷以“最有个性”而久负盛名的传奇人物。我觉得这两者相距甚远,那些故意个性张扬的人远离安迪·格鲁夫的个性传奇。

    安迪·格鲁夫是我所见到的全球IT史上最有个性的人物之一。然而,在我眼中,安迪·格鲁夫从不为个性而矫情,他的个性更多的来自他所经历的磨难、他的使命和他的一丝不苟的精神。

    我和安迪·格鲁夫的第一面是我在1995年加入英特尔后不久,当时研究院在英特尔总部——诺伊斯大厦的6层,而安迪·格鲁夫在5层办公。那时候,吃午饭的时候我总是习惯走楼梯下去。有一次我刚下到5楼的时候,楼梯门正好被人打开了,安迪·格鲁夫走了进来,楼梯间很暗的。安迪·格鲁夫有一个特点,他看人的时候很专注。在盯了片刻后,他略带点匈牙利口音问我:“你看上去脸蛮生的嘛。”我说:“我才来了六个星期。”他说:“你来得太晚了。”那时英特尔股票已经涨得很高了,而安迪也已经上了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

    就在我们一起从5楼走下来的短短几分钟里,安迪就记住我的名字、我的脸,那时候英特尔已有一万多员工。后来在英特尔研究院的会议上,他认出我,亲热地叫出我的名字,这让我很吃惊,让我很有认同感。尽管我来公司才几个星期,与CEO短暂一面就被他牢记,我很愿意为这个公司尽力做很多事情。

    今天,我已是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我每天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每一位新员工谈一次话,记住他们。

    在英特尔高速成长的1990年代,也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我记得当时在英特尔有很多严格规定,比如说每次进出公司,都有保安来检查你的包。我们那个时候普遍反感这个规定,每次下班都要排队,检查也很麻烦,就像我们现在进飞机场安检一样。

    但有一次我排队的时候,安迪就排在我前面,像我一样接受安检。我很吃惊啊,他是大老板,这个公司就是他的公司,但是他也排队,他的包也被检查。从那以后,我不抱怨了。

    这就是我见到的安迪·格鲁夫,用最不特立独行的方式让你震撼。他的行为与今天人们对个性的界定迥异,今天的人们可能更喜欢意外的、吸引眼球或是大跌眼镜的方式来张扬个性。

    安迪·格鲁夫在英特尔没有独立的办公室,像每位员工一样只有一张一模一样的办公桌;他在公司也没有特殊的停车位,他的办公环境并不比普通员工享有更多的特权。但是,我也耳闻目睹了安迪·格鲁夫极富个性的一面。有一段时间,硅谷的一些公司在逢年过节时,经常举办一些奢华气派的狂欢,而英特尔的庆祝活动却非常简朴,相比之下甚至有点寒酸。但安迪·格鲁夫坚持极简风格,他问员工说:“你们是要狂欢还是要奖金?我更愿意给你们多一点奖金!”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安迪个性”是,英特尔曾经发生的一个战略转折点。当英特尔原来的主营业务存储器,面临日本公司猛烈挑战,已经连续亏损,公司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董事会在抉择是否放弃存储器,改作CPU时,争论很激烈。当时,安迪·格鲁夫起身出去了,换下常穿的T恤,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再回到会议室。大家奇怪地看着突然换上西装的安迪·格鲁夫,他郑重地宣布:“我现在来应聘英特尔CPU总裁!我要带领英特尔人从头做起。”

    这就是安迪·格鲁夫的真正个性:面对公司危难时的勇气和担当。之后,他在转型的痛苦中,艰难但坚韧地完成了他的战略转折点,成就了自己,更成就了英特尔。

    通过安迪·格鲁夫的几件小事,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个性应该是我们用来与困境交锋的品质,而不是在顺境中矫情的花样。

    编者按:方之熙博士为英特尔公司副总裁兼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是一位科学家,拥有大约40项专利。1995年加入英特尔公司之前,曾任职于惠普研究实验室以及Convex和Concurrent计算机公司。有感于中国当下对于创新迫切需求,方院长将在本刊开设专栏“硅谷逸事”,分享他在硅谷30余年的见闻,以激励和促进中国商业和社会的创新精神。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